【原創金蓮小說】蓮鈎秘籍22  方漁犀  星興典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第一部  山村翠色  第十六章  小翠出嫁(二)     翠的小腳,在鎮上的理發店里,成了青年人談論的話題。    幾個剃光葫蘆頭的小伙子,不期而遇。    一個俏皮的小伙子,還沒輪上他剃, 就在店里與眾人海聊,可沒說幾句就轉到翠的小腳上來了:“那小腳裹得可真小,做鞋也省不少鞋面布。”    另一個則說:“下地先得等男人套好車,好坐車到地頭上去。”    還有一個憐惜地說道:“走路太吃力了,見風都要刮倒了。早都不興裹腳了,她是咋回事,非得要裹腳不可?”    又一個接著說:“又不是你娶她,看你那可憐人的窮樣。”    這人臉紅了,回答說:“你想要娶她還娶不來呢!做夢去吧!”    說著說著,吵得剃頭匠剃不下去了。    這伙十七八、十八九的年輕小伙子們,為了翠的小腳,爭論不休,七嘴八舌,幾乎要爭吵起來了。    剃頭匠在家驥拜天地那天,關了店門,也去湊熱鬧。大家聽說,十六歲的新娘子有雙漂亮的小腳,紛紛擠到跟前看個仔細。果然不假,小腳剛剛三寸,玲瓏剔透,博得一致贊譽。    當院磚地上,放著一個量糧食的木斗,盛滿了麥子。面上放著紅棗花生,還插著一桿秤。棗的含義是“早生貴子”。花生意為,“既生男,又生女,花花著生”。秤為“稱心如意”。    至于婚禮中鬧新房投擲繡鞋,并未當眾舉行。只是家驥的大姐趙艷蓮,將新娘子翠的繡鞋脫下拋擲,以試生兒生女,僅有家人參加。這道理很明白,趙家是書香門弟,人民教師。新中國已建立五年了,改革舊習陋俗,拋繡鞋自在革除之列,當然不能邀請街坊鄰里參加。    這是怎樣一種習俗呢?    拋擲繡鞋,以占卜為名,行戲謔新娘小腳之實。專對小腳,解放腳和天足均無資格。是鬧新房的重頭戲,對小伙子有極大的吸引力。兩個小伙子,對坐在炕席上的新娘子,不由分說,一個摟住頭,一個抱住腳。不管新娘子愿意不愿意,惱不惱,三下五除二,脫掉了繡鞋。新娘滿臉通紅,一言不發,聽憑擺布。將繡鞋擲過房梁,而后落下。鞋口向上,生小子;向下,生閨女。    新娘子最希望是一只向上,一只向下,既生小子,又生閨女。那心里美滋滋的,甭提有多甜蜜了。但只能偷偷看,不能言語,聽憑眾人議論。還得防止有人乘機偷偷揑握她的小腳。如果有,那也只有強忍著。“三天沒大小”,是習俗。沒有脫襪子,或解開裹腳布的事情發生。誰膽敢越雷池一步,必遭眾人長期嘲笑,并取消以后鬧新房的資格。    脫掉的繡鞋,不會馬上再穿上。否則,又會遭到第二次的戲謔。    新娘子的繡鞋被人搞掉,從未被人揑過的小腳,在眾目睽睽之下,被陌生人狠揑幾把,那個小伙子也不怕把小腳揑折了。也許那人,從未觸及過小腳,興奮過度了。    待眾人散去,新郎回來之前,新娘要抓緊時間,使勁穿上大紅繡鞋。為了顯示瘦小,新娘子的鞋總是偏緊的。新娘子一邊穿鞋,一邊莫明地掉下淚花,至于是幸福的熱淚,還是受了委曲,是難于盡言其衷的。    我曾親眼見過一條街的王家大少爺續弦,娶來的是一個年齡相當的小腳寡婦。白天鬧洞房,兩個小伙子,擠進去,扒開小孩子們,一個抱頭,一個抱腳,脫下新媳婦的繡花鞋,往梁上拋。她經過這事自然不是頭一回了,所以任憑他們擺布,低著頭,臉不紅,一點不緊張,并不躲閃。    已是建國初期了,已是青年人了,二十多歲了,也嫁過一次了,她仍然嚴嚴實實囫囫圇圇地裹著小腳。一雙三寸弓形小腳,雖是寡婦,王家大少爺卻歡心得了不得,給小孩們撒糖吃,分花生吃,一臉的春風得意。    不用說,十六歲的小腳女孩翠,在趙家受到了相當熱烈的歡迎。家驥把一克拉的白金鉆戒,鄭重替翠戴在她的左手無名指上。翠有些納悶,這樣有錢的人家,又是獨子,一枚金戒指都沒有,拿一枚嵌玻璃白銅戒指充數。家驥又把腳鈴替翠系在腳脖子上,走起路來,鈴聲清脆,益顯小腳嫵媚。    除了家驥,家中俱是聞名遐邇的三寸纖趾,全家對翠的喜愛,自是不言而喻。    公公無忌,更是別有情懷。他自世紀初年,不幸腳殘致小,已是五十四年,小腳情結,沁入肺腑,根深蒂固。五十多年來,天天濯腳、纏裹、修飾,無異婦人。從翠的身上,仿佛看到了當年自己的影子,鐘愛有加。    婚禮舉辦得極為隆重。家驥父母,俱是當地名人,賓客如云,高朋滿座。宅院張燈結彩,喜氣洋洋。院子里放著一斗麥子,上面鋪滿棗子花生,插上秤桿。    一拜天地,拜的是寫著“天地國親師”五字的牌位。原為“天地君親師”,辛亥革命后,皇帝被推翻,改成現在這樣。    二拜高堂,無忌、麗鳳端坐上位,笑容滿面,欣然受禮。    拜天地,例需三跪九叩大禮,站起來,跪下去,叩三個頭,再站再叩,一連重復三次。舊時,新娘腳小,受到優待,伏在地上,待新郎拜完,一同起身即可。現已早無小腳新娘,拜天地儀式也少有采用。鎮上數年,僅有翠獲此殊榮,伏在地上,一動不動。    家驥更是對翠疼愛有加,當成心肝寶貝。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花燭之夜,把翠香噴噴的兩只小腳,迫不及待地解開裹腳布,聞了又聞,舔了又舔,弄得翠面紅耳赤,手足無措,受寵若驚。翠也許還不知道,這用鼻子聞,和用舌頭舔,僅是四十八種玩法中的兩種。有其父必有其子。不知還有什么花樣。但丈夫如此喜愛自己的小腳,翠心里美滋滋的,就耐著性子,任他玩弄。翠歷盡千辛萬苦得到的小腳,終得豐厚回報。    婚后,丈夫不讓翠干重活,對翠的小腳呵護有加。經常主動幫助翠洗腳裹腳,甚至洗裹腳布,干男人從來不干的活。但家驥幫助翠洗腳,一個小時還洗不好,好似頑童玩水,沒完沒了。替翠裹腳,也是沒有章法,胡繞一氣,翠只得重新裹過。    雖然如此,小倆口情意濃濃,使翠倍感夫妻恩愛。夫妻生活如魚得水,如鳳得凰,如膠似漆,形影不離。不久,翠懷孕了。十月懷胎,一朝分娩,在洛陽專區人民醫院婦產科,翠順 利產下一個八斤重的大胖小子,正合鞋口朝上之兆。    老教師花甲之年抱孫,了了多年心愿。這一年是一九五五年,新中國第一個五年計劃第一年,老教師特地給孫子取名趙建設。    翠也更加得到全家的疼愛,所以直到一九五六年,翠還金金洋洋地裹著小腳。若非男人喜愛,怕是早就放開了。 
(本章完,后篇待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