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金蓮小說】蓮鈎秘籍20  方漁犀  星興典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第一部  山村翠色  第十五章  征婚喜劇     遠親的故事,讓窯院里的人聽呆了。但是,遠親并不知道趙無忌從小裹腳,這仍是一個秘密。    大表姐和翠自然喜出望外,大娘、嫂子們,也為翠感到高興,鳳棲梧桐,有依有靠了。就請遠親作為大媒,為翠提親。    趙家驥是一個在如此濃郁纏足文化氛圍下長大的年輕人,從小生活在小腳堆里,小腳深深印在他的心中,從小渴望娶一位小腳姑娘為妻。    父母和胞姐,知道他的想法,極表贊成。可是,同齡女孩早就沒有裹腳的了,大上五六歲,粗纏略縛稍具雛形的也沒有。地處平原的永興鎮,以及附近鄉下,早就不興裹腳了。找一位小腳姑娘,比三九天找只蛤蟆還難。    小伙子要娶小腳媳婦,在鎮上被當作頭號新聞,迅速傳開了。許多認識趙家驥的人不明白,高高大大,一米七八的小伙子,書香門第,獨生兒子,什么樣的姑娘娶不到?盡挑盡選。非要找個小腳姑娘?小腳有什么好,走路一步三晃,搖搖擺擺,那有大腳姑娘健美。    媒人動了不少腦筋。有個老姑娘,一九二七年生,一九五四年二十八歲。小時倒是裹過幾天,裹成四寸半的半大腳,后來放掉了,現在有五寸半了。    家驥要求不高,四寸半的半攔腳也行,只是現在仍然還在裹著的。再說,年紀也大的太多,現在久已不興小郎倌了。家驥父母一聽女方已二十八歲,倒了胃口,連連搖頭。    還有一個十六歲的小姑娘,一九三九年生的。腳很小巧,只有五寸七分,卻是天足。由于小時患心肌炎,影響發育,身高僅有一米四五,比家驥矮了兩頭,顯然不行。    媒人劉大腳又找來一個。劉大腳有四十來歲,一對六寸腳,黃瓜不像黃瓜,茄子不像茄子,也不知是怎樣裹出來的。這個姑娘倒是細皮嫩肉,模樣也俊,雙腳絕纖,三寸不到。細細查看,為何身材如此之高,足有一米七五,原來這姑娘綁了一對硬蹺,以假亂真。    也有踩軟蹺的,用布做一對特殊的尖頭鞋,坡跟,腳掌擠在鞋內,腳后跟懸空。乍看似小腳,實為大腳。    更有趣的是,有戶人家,聽說趙家驥是老教師獨子,將來家產全是他的,就叫十六歲的女兒現裹小腳。小腳不是粽子,可以現裹現賣。一雙六寸五分的天足,被裹得鮮血淋漓,血肉模糊。裹到五寸半,再也小不了。    家驥連忙請劉大腳轉告女孩父母,趕快放足。女孩雙足才得以解放。所幸時間很短,沒有留下什么后遺癥。    總之這些事情,被添油加醋,傳得沸沸揚揚。傳來傳去,終于傳到鎮上翠的一位遠親耳朵里。    他立刻想到了翠,認為二人真是天生一對,地配一雙,金玉良緣。第二天,興沖沖趕了二十多里山路,到了羊頭垴,向翠及其家人報信。這對于翠一家來說可是個大好消息,所以沒費什么事就商量成了。遂請這位遠親為翠提親。    當初,兒子家驥執意要娶一位小腳姑娘,無忌與麗鳳雖極表贊成,卻是心中無底,不知能否找到。他倆清楚,兒子同齡女孩,或是大的女孩,早就沒有裹腳的了。但又不好潑他冷水。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也許天上會掉餡餅,真的找到一個,也說不定。    家驥征婚,屢屢失敗,心中甚是郁悶,不知如何是好。找一個才貌雙全的天足女孩好辦得多,但他心有不甘,仍存希望之心。也許上天終賜良緣,實現夙愿。    正當家驥苦苦尋覓之際,遠親的到來,使他大喜過望,恰如久旱逢甘霖,半天喜得合不上嘴。稟告雙親同意,當即請這位遠親充當大媒提親。    無忌和麗鳳亦是大喜過望,喜上眉梢。    夫妻二人中年得子,自是寶貝。家驥生于一九三七年四月,正當中華民族生死存亡之際,小兒尚在襁褓,學校即西遷隴東天水,顛沛流離,一言難盡。一九五四年,無忌六十歲,麗鳳六十二歲,均已退休,回到永興鎮老家的一所大宅院里。兒子如能如愿娶妻,二老自然異常高興。    第二天,媒人二赴羊頭垴,進得翠家窯門,把一包一包點心盒子放到炕上,說明來意,帶來男方生辰八字,上門求婚。    十六歲的小腳少女翠,羞得滿面通紅,款動兩只嬌艷靚麗的三寸小腳,裊裊娜娜,給叔叔點煙遞水,備極殷勤。    大表姐和姐夫,自然喜出望外,滿口應允,連連道謝。    臨走,送上翠的生辰八字,及翠精心繡制的一雙大紅緞面滿幫刺繡高跟木底喜鞋,因有坡跟,長僅二寸八分,備極秀麗,雖出自山村少女之手,足可望登大雅之堂。    女方送給男方繡鞋,說明小腳大小,以實物為憑,以免日后麻煩。本來,這一古老風俗,隨著纏足日益減少,小腳不再是婚嫁的首要條件,已漸稀少。建國以后,更是絕無。贈鞋此舉,情況特殊,因男方復將小腳列為首要條件。    翠一家人,殺雞宰鴨招待客人。表姐夫和媒人在炕桌上對飲。“人逢喜事精神爽,月到中秋分外光。”二人面經紅耳赤,喝得酩酊大醉。大表姐和翠跑前跑后,端菜送酒。翠一雙小腳,比平日更加輕快,裊裊婷婷,搖搖擺擺,似雨中荷花,風中垂柳,嬌艷婀娜。    第三天,媒人滿面喜悅回到永興鎮,向家驥一家人報告喜訊,送上翠的生辰八字,還有一雙翠親手刺繡的紅緞定親鞋。    家驥和父母一見繡鞋,如見斯人,想不到是如此之精致瘦小,剛得半揸。原以為,粗纏略縛已屬不易,四寸半、五寸亦不為大。大抵時過景遷,不能過份苛求。豈不料佳人竟是金蓮三寸,自然是大喜過望。    三人又仔細觀看繡花鞋,只見鞋幫上,一面平繡鴛鴦戲水,一面金線貼繡牡丹石榴。鴛鴦象征美滿姻緣。牡丹石榴象征榮華富貴多子多孫。繡工精湛,寓意甚為吉利,所以盡皆大悅。    無忌和麗鳳回想起自己定親時送鞋情景。無忌之母是麗鳳姑母,麗鳳之父是無忌舅父。姑舅結親,親上加親。無忌麗鳳,青梅竹馬,耳鬢廝磨,纖趾大小,早已熟知。不過囿于習俗,定親鞋照送不誤。回憶至此,不禁相對莞爾。    無忌八十高齡老母,聞訊從內室來到客廳。裙底露出錐子一樣的小腳,顫顫巍巍,走了出來。    麗風一見,連忙起身攙扶,扶她到紅木太師椅上坐下,一邊有些心疼:“姑媽,您老也不告我們一聲,萬一有個閃失……”    無忌父親去年仙逝,老母遂來兒子處。    老母一見繡鞋,贊不絕口,問及未來孫媳年齡,得知年僅十六,更是贊嘆不已:“想不到裹的一點點大,才只十六,真正難得,家驥好福氣。”    祖孫三代,大喜過望,興奮不已。    第四天,趙家驥這個十八歲的高中生,在媒人陪同下,走了二十多里崎嶇山路,從早上走到中午,來到山村羊頭垴,上門相親。    他隨身攜帶的見面禮物,放在媒人肩挑的兩個酸棗枝條筐里。一封一封的是冠生園的上等點心。一盒一盒的是綾羅綢緞,蘇繡杭紡。還有宮粉,胭脂,香水,一應俱全。還有一個紅木嵌玉首飾盒,盒中金鐲金光燦燦,腳鈴銀光生輝。首飾一應俱全,最珍貴的當屬重達一克拉的白金鉆戒,鉆石有黃豆大小,璀璨奪目。    不用說,高中生和翠這個山村少女,二人一見鐘情,相見恨晚,喜上心頭,天作良緣。家驥緊張地往翠腳上望去,大喜過望,只見這個十六歲的少女,竟然裹著一雙端端正正窄窄弓弓尖瘦俊俏長僅三寸的小腳。他原想,只要裹過就行,弓足難求,三寸難找,半大腳,四寸半、五寸均可。翠的小腳,盡善盡美,好上何止十倍。又朝上看,只見發如黑漆,瓜子臉,大眼睛,膚色白晳,白里透紅。眉如遠山,蒼翠含黛。眼如寒星,一汪秋水,光彩照人。鼻如懸膽,口如丹朱。齒如編貝,瓠犀微露。竟是西施再世,貂蟬重生,活生生一個絕代美女,不料山村竟有此佳人,更是大喜過望。他原想,只要小腳,像貌平平亦可。翠的像貌比心中期望值,好上何止百倍。    家驥想,絕代美女,幸有絕代小腳相配,相得益彰。半截觀音,實是美女不幸。    表姐夫和大表姐,對未來女婿,極為中意。認為二人十分般配。    家驥十八,翠年十六,般配;    家驥一米七八,翠一米六八,般配;    家驥高大、英俊、和善、鐘愛小腳,翠終身有靠。大人們想,雖說翠自己喜歡小腳,但現在究竟不時興了。若是不幸嫁了一個不喜歡小腳的丈夫,一輩子有受不完的罪,吃不完的苦。說不定,以后還會逼著翠放足。翠的小腳,早已纏斷纏死,根本放不開,一輩子有得罪受了。有這樣喜歡小腳的人家嫁過去,那是幾世修來的福份,再好也沒有了。    說到家驥家境,經濟狀況,更是沒的說。二老僅此獨子,歸西以后,萬貫家產,還不是兒子媳婦的。    翠的父母又將二人生辰八字,請算命先生推算,是否般配,有無沖撞。算下來,竟是十全十美,十分般配。大表姐想,家驥屬牛,翠屬兔,牛哥哥疼愛兔妹妹還來不及,怎么會去欺負她呢?    二人又去永興鎮人民政府登記結婚。那時鎮政府只有七八個人,在三間平房里辦公。現在今非昔比,鎮政府在一幢五層大樓里,有二三百號人辦公了。聽說,還準備蓋一幢更大的,更現代化的,以便跟上時代前進的步伐。    登記員是位短發女同志,有二十歲,自然是大腳。翠梳了一根大辮子,中式衫褲,小腳纖細。那位女同志,無意之中,發現了翠的小腳,大為驚奇。不過還是給他們辦理了結婚登記。結婚證是一張獎狀一樣的厚紙,有五星紅旗。翠姓李,叫李翡翠,十八歲。趙家驥,二十歲。寫的是周歲。每人多報了三歲。不然,不到法定結婚年齡,不給登記。    這次征婚,以鬧劇開場,卻以喜劇結束。月下老人成人之美,有情人終成眷屬。正是天機玄遠,未可以世俗之見視之。 
(本章完,后篇待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