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金蓮小說】蓮鈎秘籍19  方漁犀  星興典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第一部  山村翠色  第十四章  五女競纖

    一九一二年,無忌和麗鳳結婚,當時,二人均忙于學業,沒有馬上要孩子。兩家老人,則是迫切

希望抱孫子、抱外孫。

    一九一四年,婚后兩年,麗鳳懷孕了,肚子大起來,不便彎腰裹腳了。無忌母親便派丫鬟小梅過

來服侍,給二人裹腳。小梅已長成十七歲的大姑娘,亭亭玉立,蓮趾纖纖。小腳從三寸八分,裹小到

三寸,更加纖細動人。原來,無忌母親看到小梅眉清目秀,聰慧聽話,便對她刻意修飾。小梅腳秧又

好,稍加纏裹,便告成功。自己也甚為喜悅。

    一九一五年,麗鳳在北京協和醫院,順利產下一女。無忌之父,將孫女起名趙艷蓮。因二人學業

未完,無忌父母將孫女抱去,僱了一個奶媽喂奶,代為撫育。

    一九一六年,麗鳳畢業,留校為助教,給系主任顧頡剛教授擔任助手。

    一九一七年,無忌畢業。此時,洛陽高中剛剛創辦,急需師資。河南省教育廳長,是北大前身京

師大學堂首屆畢業生,邀請無忌、麗鳳赴豫,聘無忌為國文教員,妻子孫麗鳳為歷史教員,一聘五年。

這在當時一年一聘居多的教育界,是個頗為信任的表示。二人月薪大洋壹佰伍拾圓。以銀圓壹圓折合

現今人民幣八十元計算,約合人民幣一萬二千元,屬于上等白領的收入了。

    洛陽高中校舍位于洛河北岸,東鄰著名的龍門石窟。學校對面的洛河南岸,有盛唐著名詩人白居

易的墓地。歷史人文氣氛濃厚,是治學的理想去處。

    大女兒年方三歲,仍留北京父母家中。父母考慮,二人新到一地,教學任務繁重,再要撫育幼女,

太過勞累,故沒有同行。父母此舉實為他們排憂解難,免去后顧之憂,二人非常高興。

    晚飯后,夫妻二人挽臂在校園中散步。此時女教師甚少。無忌西裝革履,年輕英俊。麗鳳身穿旗

袍,腳上一雙三寸尖頭黑皮鞋,光可鑒人。形成校園中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夫妻住在學校專門為他倆蓋的二層小樓中。樓下為客廳。樓上一間臥室,一間書房,還拿出一間,

專為二人裹腳之用。此屋平時緊鎖,連僱用的中年小腳女仆亦不得入內,甚為小心。

    艷蓮一天天長大,是否裹腳提上議事日程。北京爺爺奶奶力主為孫女裹腳,而且宜早不宜遲。早

則易小,且少痛苦。孫女腳秧甚佳,百不挑一,不裹豈不可惜,有負上天厚愛。在二老心中,女人全

該裹腳,大家閨秀更應如此。不然,男不男,女不女,成何體統?試想,丫鬟三寸八分尚不夠小,還

要小到三寸,要求如此之高,更可知對長孫女的殷切期望了。

    二老又征詢親家意見,艷蓮姥爺姥娘均極表贊同,四位老人如此不謀而合,艷蓮纏足的事就無爭

議地定下來了。

    然而無忌父母到底年紀大了一些,生活能夠自理已經不錯,至于為孫女裹腳,則是心有余而力不

足,于是考慮請人為艷蓮裹腳,這時姥娘推薦了潘婆婆。姥娘說:“潘婆婆是極好的人選。嬌鳳、麗

鳳、鸞鳳的腳,都是請她裹的,見到的人,都說她裹的好。后來又給河南巡撫家太太、小姐裹腳。辛

亥革命后,巡撫又回到北京,把潘婆婆也帶回來了。本來是巡撫由京官外放,如今又回來了。”姥娘

又補充:“潘婆婆,生于同治十一年,今年四十七,大我三歲。”

    二人聞知甚為高興。二人就長女裹腳意見也是高度一致:女人不裹腳,實在是白活了。裹腳要從

娃娃抓起,以利健康成長。

    這話聽來頗為費解,因為那時由于西風東漸,放足之風日高一日,而這里卻認為早裹有利于兒童

健康成長,在新派看來,豈不是一派胡言。

    在這里,有一個誰同誰比的問題。天足同天足比,沒有問題。小腳同小腳比,也沒有問題。唯獨

小腳不能同天足比,因為二者的標準不同,觀點不同。小腳擁護者認為,女人應為小腳,這是天經地

義。天足擁護者認為,女人大腳才是天經地義。

    無忌和麗鳳說早裹有利于健康成長,是相對于晚裹而言。裹腳近似殘疾,何來健康?其實早裹,

利于裹小,裹好,少受罪,又實用。晚裹則非但難小,而且受罪,艱于步履,遺恨終生,像窯院的大

表姐。

    到洛陽高中任教后,麗鳳忙于備課,教學,白天忙個不停,晚上自己裹好腳后,還要給無忌裹,

一刻不得空閑。在麗鳳的精心輔導下,無忌也學會給自己裹腳了,這可真難為了這個二十三歲的大老

爺們。技術越來越熟練,麗鳳省力不少。無忌從中,逐漸享受到小腳女人的樂趣,體驗到小腳女人的

感受。從前自己從不動手,真是白白虛度了。他熱烈希望女兒也有一雙小腳,充分體驗和享受由此帶

來的幸福和歡樂,不枉今生。麗鳳的想法同他完全一樣。

    唯一困難的是裹腳地點。夫妻為人師表,卻為幼女裹足,難免為社會不容,遭到與論譴責。而且

二人均忙,無暇于此。今在北京由潘婆婆為艷蓮施纏,再好沒有。麗鳳尤喜的是,為母女裹腳的竟是

同一人,亦是一段佳話,麗鳳的二寸七分美足,就是潘婆婆裹的,故而麗鳳與潘婆婆情同母女,麗鳳

稱她為潘媽媽。

    回眸往事,感觸良多。纏足婆對于初纏幼女,如同啟蒙教師。小腳裹的好不好,如同根基打得牢

不牢。俗話說,“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有了良好的開始,還要有自己的刻苦努力。

    一九一九年,標志新民主主義革命開端的五四運動在北京爆發。北大是其策源地。北大畢業生趙

無忌和孫麗鳳的長女、年剛五歲的幼女趙艷蓮,開始當時女人必修的一課:裹腳。標志著一個嶄新的

開端,經過重新塑造,她將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反映了二十世紀一二十年代社會的景象,令人眼花

繚亂,目不暇接。

    是日是一九一九年,民國八年,十月十七日,農歷八月二十四日。民間傳說,是日為小腳娘娘誕,

辰裹腳的黃道吉日。

    麗鳳父母也親臨趙宅,同無忌雙親一道,共同觀看纏足大師潘婆婆為艷蓮裹腳。說是一件工程的

開工典禮,也不為過。

    潘婆婆穿戴一新,喜氣洋洋。二十三年前,一八九六年,光緒二十二年,也是在這一天,是她為

艷蓮之母麗鳳裹腳的。不過,麗鳳當時四歲,剛會走路不久。艷蓮則是五歲了,也算是較早的了。

    北大同學對無忌此舉不解,頗有微詞。無忌心儀小腳,不便明言,推說是老太爺之意。

    無忌同麗鳳,從一九一五年,到一九二五年,十年時間,一共生了五個千金。都是生育后,交給

父母撫養。父母心甘情愿,滿心歡喜。五個女兒,俱為五歲裹腳,從一九一九年,到一九三二年,由

纏足大師潘婆婆一手裹成靚麗嬌艷的三寸小腳。

    只有兒子趙家驥自己養大。家驥出生于一九三七年四月七日,三個月后,七七事變爆發,抗戰全

面開始。不久,北平淪陷,交通中斷。后來,洛陽淪陷,學校西遷甘肅天水,改名國立八中。直到一

九四五年抗戰勝利,才榮歸故里。兒子家驥已是九歲了。


(本章完,后篇待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