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金蓮小說】蓮鈎秘籍18  方漁犀  星興典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第一部  山村翠色  第十三章  步履唯艱(二)
 
    原來,麗鳳與同學妻子,是小時玩伴,閨房至友。此刻正在書房觀賞古董,還有一雙剛從大柵欄
一家百年鞋店“內聯升”購得的女式皮鞋。此鞋似三寸弓鞋,卻是皮幫皮底高跟,黑色。鞋帶由后跟
移至腳面,同男式皮鞋一樣。三寸鞋有兩排扣眼,五寸鞋則有五排扣眼了。是英國商人專為中國纏足
婦女特制的尖頭女式皮鞋,式樣雖新,但皮革堅硬,極難適足,穿著不如布鞋舒適。
    正看得起勁,忽聽丫鬟匆匆直來,在麗鳳耳邊附語了幾句,麗鳳立刻意會,連忙趕來,向同學夫
妻解釋原委:“無忌幼年雙足被焚,導致畸形,觀之不雅,所以羞于脫鞋亮足,還望見諒。”
    同學疑惑頓解,連連致歉,并命車夫用馬拉轎車送無忌伉儷回府。
    不久,北大新開設了體育課,規定一律腳上穿白色帆布幫膠底網球鞋。小腳女生一律免上,如有
愿意上者,則極表歡迎。
    但無忌卻為了難,有心不上,卻無以為詞,只好硬著頭皮參加。頭一堂課立定跳遠。無忌腳穿嶄
新的網球鞋,鞋里塞滿了棉花。若是尋常人等,一雙大腳全靠腳掌蹬地。無忌只有一根大趾,腳掌全
無,只能腳跟發力,兼之小腿、腳腕肌肉萎縮,筋腱如老化的牛皮筋,全無彈性,奮力一躍,不到一
米,如同小腳女生跳的距離一樣。
    男生一陣哄堂大笑,笑得無忌面紅耳赤。男生成績均在二米五十以上,相差懸殊。無忌好不容易
從松軟的沙坑中出來,一個男生說道:“堂堂七尺男子,竟同小腳娘們一樣,莫非也是纖纖蓮趾?可
否脫鞋,一睹尊足芳容?”
    無忌被羞得面紅耳赤,作聲不得。
    一位男生也接著口無遮攔地說:“莫非女扮男裝,是個娘們。”玩笑越開越大。
    這時,一位與無忌關系甚好的男生出來解圍,說無忌是因小時腳骨受損,不利行走。今日奮力一
躍,殊屬不易,應予鼓勵。大家這才無語。此后,體育老師免去了無忌的體育課。
    晚上,無忌講給麗鳳聽,麗鳳笑疼了肚子。無忌望著自己赤裸的小腳,感慨萬千。裹了小腳,離
男人越來越遠,卻離女人越來越近。因為腳小無力,許多男人輕而易舉之事,自己卻比登天還難。失
去了大腳,也就失去了男性;變成了小腳,也就變成了女人。
    一天,麗鳳要無忌陪她去買皮鞋,她在小姐妹家中看到的由英國進口的女式尖頭黑皮鞋,是北京
上層社會婦女最流行的款式。這家百年老店“內聯升”座落在著名的商業街,前門外的大柵欄。
    這種小腳皮鞋,是東西方文明和制鞋理念交融的產物,它既有中式小腳鞋的功用,又受到西方鞋
履對稱原理的影響。從十九世紀九十年代起,到二十世紀二十年代,是蓮鞋式樣和技藝非常富有創造
性的時期,新式的小腳皮鞋使纏足到了時髦的程度,西方的制鞋技術竟然堂而皇之地用到了東方的小
小腳上,不能不說是世界一大奇觀。
    小腳皮鞋的鞋墊上有燙金巴塔公主字樣,巴塔公司是世界著名的鞋業公司,享有盛譽,至今在加
拿大多倫多有世界著名的鞋文化博物館。
    鞋店伙計看見無忌伉儷購買價格不菲的進口女鞋,自是殷勤招待,拿來多雙,以供挑選。小腳皮
鞋不同于小腳布鞋。當時小腳鞋全為自制,絕少購買,故鞋極合腳。而小腳形狀、大小、肥瘦差異極
大,且皮革堅硬不似布帛柔軟極難通融,故挑選一雙合適皮革相當不易。
    麗鳳那雙由潘媽媽纏成的二寸七分小腳,端端正正,窄窄弓弓,十分標準,也沒花太多時間,就
選中了一雙合腳的皮鞋。
    正當伙計替麗鳳捆扎鞋盒這際,忽聽得店外一片嘈雜之聲。無忌抬頭一看,卻是同班同學四五人
走了進來。
    打頭的是個山東人,高個子,大嗓門,為人最為詼諧,不拘小節。其余幾人,也與無忌極熟。麗
鳳是他們的師姐,自然認識。
    他們幾人相約是來買尖頭皮鞋的。那時,不但婦女是尖尖小腳,上流社會男士也以尖頭皮鞋為美。
無忌由于腳小穿皮鞋不便,常年穿著布鞋,鞋頭略尖圓,倒也俏麗。其實,他無論穿多么尖的鞋子,
也絕對不成問題。
    那個高個子山東人,心直口快,他見無忌一雙不起眼的布鞋,與大學生身份甚是不配,慫恿他買
雙皮鞋穿穿。也不等無忌回話,便叫伙計拿雙皮鞋試試。
    無忌身高一米七二,顯然因傷殘響了發育。那同學便叫拿一雙40碼的試試。其實,無忌三寸弓足,
長10厘米,只合10碼,同一周歲多的幼兒腳差不多,再小的皮鞋也能穿得下。
    伙計遵命拿來一雙進口的40碼黑色男式皮鞋,恭恭敬敬地放在無忌面前,請他坐下來,把布鞋脫
掉,試一試尖頭皮鞋大小,是否合腳。
    無忌自從一九00年冬不幸燒傷致殘后,無奈之下,只得裹成一雙三寸弓足,好像男性器官被損
缺失后,只得通過變性手術,改成一副女性器官,要多別扭有多別扭,要多無奈有多無奈。全靠層層
裹腳布緊緊纏裹,方才得以舉步,否則寸步難行。知曉事情經過的,同情他是個殘廢人。不知者,幾
句話卻難以解釋清楚。
    無忌確實被難住了。他怎么能脫鞋試鞋呢?一個大學生,一個大老爺們,脫去外面穿的大鞋,里
面卻是一雙尖瘦彎小的三寸纖趾,怎么解釋得清楚呢?
    那個高個同學,卻是大嗓門,不依不饒:“趙無忌,你這個娘們,干什么事情都是婆婆媽媽,磨
磨蹭蹭的。你是不是從小當女孩子養,裹了一雙三寸金蓮,天天套著大鞋子冒充大腳,不敢脫掉,怕
我們看見?”
    一邊說著,一邊半真半假地要脫掉無忌的鞋子。
    無忌卻是十分無奈,只得連忙站起來,解釋說:“仁兄這話甚是荒唐,一點不著邊際。我本堂堂
七尺男子漢,豈會裹一雙娘們的三寸金蓮,那還能走路上學堂嗎?我不想試鞋,實是不喜歡穿皮鞋。
皮鞋太硬,傷腳,沒有布鞋養腳。”
    麗鳳誠然一雙絕小的小腳,但她是女人,理應如此,沒有一個人說她另類。她在一旁靜觀事態發
展,這時打圓場說:“無忌就是這副牛脾氣,大家也是一番好意,他不試就算了,用不著跟他生閑氣。”
    在麗鳳的勸說下,終于沒有讓無忌脫履試鞋,躲過了一難。
    無忌心想,想不到一雙小腳竟會帶來這許多麻煩事。
    其實,無忌的麻煩事遠遠未完哩。
    一天,無忌放學回家,麗鳳有事還沒有回來。十八歲的丫鬟小梅,款動三寸小腳,端來一盆熱水
為無忌洗腳。
    她幫無忌脫下外面的高統靴,脫去三寸弓鞋,把凌波小襪也脫下來,長長的裹腳布在地下盤了一
圈又一圈,蜿蜒曲折。再將無忌兩只小乳鴿一樣可愛的小腳,放在盆中用心洗濯,盆中是中藥熬制的
藥液,無忌自傷腳后,一直用藥液浴足,療效甚佳。無忌感到一股暖流,從腳心涌泉穴升起,沿著經
絡,直達頭頂百會穴,渾身通透,異常舒服,一天疲勞盡去。
    正在這時,忽聽一陣腳步聲,由遠及近,傳了進來。原來大門未閂,一位同學徑直走了進來。
    無忌措手無及,只得匆忙將兩只濕漉漉的小腳放在靴子里,起身迎接。
    兩只小腳沒有裹布,四個小腳趾離開舟狀趾窩,隱隱作痛,與客人寒喧了幾句后,連忙坐下,已
是力不能支。
    那同學看到滿地的小鞋,小襪,裹腳布,甚為不解,不知道是誰剛剛在此洗腳。說是無忌的吧,
一個大男人不該有此小腳,那小鞋,可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紅緞滿幫繡花三寸弓鞋。說是丫鬟的,
丫鬟不該在少爺少奶奶房內洗腳。說是麗鳳的,麗鳳又恰巧不在。
    且不說同學疑惑不解,無忌也是如坐針氈,不知怎樣解釋才好。
    恰好那位同學又是一位愛蓮君子,家中妻子雙彎極纖,與無忌不分伯仲。他拿起無忌的三寸弓履
贊不絕口,說這樣俏麗的小腳,不知從小是怎么裹的,他如是個女人,也很想裹這樣一雙小腳。又說,
聽說有人兒當女養,從小同姐妹們一塊裹腳,裹成一雙三寸蓮趾,不知是真是假,說得無忌臉上紅一
塊白一塊。
    無忌心想,今天真倒霉,不幸碰上了你。你如也是小腳,我們倒可交流交流,我也不致受此洋罪
了。
    無忌盼望談話能早一點結束。往日洗腳后都是立即將腳揩干,灑上明礬粉末,把腳裹好,會感到
非常舒服。今天匆匆忙忙一雙濕腳,套上靴子,非常難受,雖是與同學交談,卻是心不在焉。盼望同
學早一點走,好把小腳好好拾掇拾掇。
    不料那位同學談興正濃,一點沒有想走的意思,忽然又對墻上掛的一幅唐伯虎的仕女畫發生了興
趣。問無忌可是唐寅的真跡。這幅畫是無忌祖上傳下來的,是真跡無疑。無忌只好耐心解釋,但那同
學半信半疑,指著畫上的一些線條著色,表示懷疑。無忌無奈,只好勉強站起身來,忍著腳趾疼痛,
艱難地移動到畫前仔細說明。由于小腳并未纏裹,且未塞緊棉花,空空蕩蕩,行動甚是不便。那同學
見無忌行動不便,關心地詢問無忌可有腳疾,無忌甚為尷尬,不知如何回答才好。由于裸足長時間未
纏裹腳布,雙腳又麻又脹,異常狼狽,不知如何是好。
    這時剛好麗鳳回來,一看現場,便知無忌又遇到麻煩事,忙向同學解釋,使無忌擺脫困境。
 
(本章完,后篇待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