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金蓮小說】蓮鈎秘籍16  方漁犀  星興典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第一部  山村翠色  第十二章  顛鸞倒鳳(二)
 
    麗鳳因記著母親叮囑,“到了趙家之后,不可任性,凡事謙恭禮讓,每日晚睡早起,方是作媳婦
的道理。”因對無忌道:“你且小睡片刻,我要起床梳妝了,天明要拜公婆,失了禮,可不是當耍的。”
無忌道:“哪有讓夫人獨自先起的道理,我也該起了,把昨夜對的詩詞謄寫出來。”因起床,準備好
筆墨,將那闕《西江月》寫出,又細細鑒賞了一回。
    此時麗鳳已梳好頭,正對鏡戴首飾,只見無忌在背后作鬼臉狀,不覺好笑,道:“你又生了什么
花花腸子?”無忌道:“我見眼前故事,正應著一首詩。”因念道——
        洞房昨夜停紅燭,
        待曉堂前拜舅姑。
        妝罷低聲問夫婿:
        畫眉深淺入時無?
    麗鳳道:“你還有功夫糾纏,好好想想還有哪些要緊事,不要耽誤了。”一句話提醒了無忌,道:
“剛才不是你說,幾乎忘了一件事——”遂把吃合巹酒的鞋杯取來,接著道:“有件重要的事,”麗
鳳見他說得如此鄭重,問道:“何等事如此鄭重?”無忌把鞋杯放到妝臺前,道:“就是這件,你看
作何用處。”麗鳳見他如此這般鄭重,不像是開玩笑,不解地問:“此物何用?”無忌道:“眼前正
需此物,其用處可非同一般,且聽我慢慢道來——”
    “此物原是我家傳家之寶,已歷三代。它有兩般用途,洞房之夜,用作合巹杯,是都已見過的了。
這第二用,是在合巹之夜過后,次日清晨,也就是今日,新婦要穿著它見公婆。一方面顯示我家乃書
香門第,香煙不斷,另一方面顯示新婦腳小可喜,以此佳兒佳婦,聲名遠揚耳。今日拜見公婆,當有
眾多人等,先來門外等候,以觀此盛會。”麗鳳道:“如此說來,原來你家選媳如此苛刻,可見做你
家媳婦是如何難做的了。如果新婦竟穿不進這雙鞋,如何是好?”無忌道:“不妨事,此杯大小正好
三寸,姐姐未來之時,我先曾試穿過,以我這般腳,用些力氣,也能擠得進。姐姐比我的腳小,穿進
自不成問題,故爾未曾和姐姐說起。”說罷,就把鞋杯遞給麗鳳,叫她試穿。麗鳳一試,果然合腳,
并無鑿枘。無忌遂令仆婦攙扶新人去前堂,并叮囑道:“到了前堂,邁進門檻時,須得用手稍稍將裙
子一側提起,此舉一方面是為避免被裙子所絆,一方面則是顯示金蓮的纖小合腳,這么小的銅鞋都穿
得進,可見腳小非同一般了。再有就是,腳要輕抬輕放,最好是‘落地無聲’,方顯得‘靜女其姝’
之神韻。”麗鳳道:“知道了。”遂跟著仆婦,緩緩向前廳走去。無忌則在跟在后面,迤邐而行。
    及至到了前廳門前時,早有眾多客人在廳前等候,多是左鄰右舍,一些婦人孩子,也有少數男
子,站在遠處眺望。看這大陣勢,就可知趙家的名聲不一般。如今遠近親鄰,都要一睹新娘穿著小腳
銅鞋拜見公婆的豐采。從后院到前廳,是一條青磚鋪成的蜿蜒小路。奇妙的是,新娘子穿著這雙青銅
弓鞋,走在青磚路上,并無一些聲響。兩旁觀望的眾人不禁暗暗稱奇。內中一個道:“聽見新娘子
腳步聲沒有?”一個道:“并未聽到。”又有人道:“腳步著實輕得很,你看新娘子小腳落地時的情
景,一定是腳跟腳尖同時落地,所以不似粗俗蠢婦的全以踵行,蠧蠧作響,”又有一個道:“穿著這
雙通底都是青銅的弓鞋,還能無聲無息,真是玄妙極了,不知這雙小腳是如何走法,能近前看個真切
才好。”一個說:“響屐石上悄無聲,這方是上上境界。光是這等蓮步走法,就夠你學一世的了。”
只見這時,廳內走出一位衣著鮮潔的仆婦,笑道:“大少奶奶來了!請進吧。老爺太太正在前廳等候
呢。”接著又道:“走慢些,防備不要傾踣。”說畢掀起簾子請麗鳳進廳。眾人也紛紛跟進,無忌
則最后進來。這麗鳳在院中行走時,眾人雖是想看鞋杯小腳,但由于有裙子遮蓋,而且此時院中無風,
裙子怎會揚起,所以總不得見新娘子的小腳真面目。待到進了廳后,新娘方始拉起一側裙邊,緩緩而
行,這時只見一對金蓮半隱半現,正是恰到好處。眾人中有看到的,不禁一陣喝采!那未見到的,連
忙左窺右探,想看個究竟,一飽眼福。麗鳳看到公婆都已在廳中坐好,前面拜墊已經擺好,麗鳳跪下,
盈盈拜過,然后給公婆奉茶。這時,無忌也到了,拜過了父母,在一旁侍立。無忌母親問了無忌一
些尋常應答的話,無忌一一答應。次后無忌母親吩咐給賞,無忌夫妻再次拜謝過了,仆婦端來一個盤
子,內有兩個紅包,一個方形盒,一個圓形盒,俱用紅紙包著,取“方方圓圓盡皆如意”之意。無忌
命跟來的仆婦收了,然后夫妻二人退下,仍回后院自己的房中。及無忌夫妻二人轉過身來向外走,尚
未出廳堂門時,仍是一手拉著一側裙邊。旁觀的眾人中原來沒有看得真切的,些時才算看得清楚了,
不禁交口稱贊開來,都道新娶來的大少奶奶人才出眾,一雙小腳更是世間稀有,因此才能穿得進趙家
的傳家寶——小腳銅鞋,也就是昨晚合巹時的合巹杯,此乃趙家的一絕,最可看處。其意則是:穿不
得這銅鞋,便做不得趙家的媳婦。其實,彼時的大家閨秀,個個都是三寸金蓮,極少有任憑一雙金蓮
隨意放大的。所以當時最難的不是穿不穿得上這雙銅鞋,而是有沒有機緣得穿這雙銅鞋。與其說是趙
家選新婦,不如說是給新婦一個展示小腳的絕佳時機。而就這雙銅鞋而言,三寸之外,毫無余地,如
果腳比鞋大上一兩分,尚能勉強擠入。如若差得多了,便無論如何也不能穿進。再者,能穿進這銅鞋
還算不得什么,還要能步態裊娜自如,方顯新婦本事。如果雙足稍大,雖能勉強擠入,也會因箍得太
緊,雙足酸痛不耐久站,久站則因雙足疼痛,如熱鍋上的螞蟻,坐立不安,雖有仆婦攙扶,不致傾跌,
但也難免丟乖露丑。麗鳳今日不啻通過一道考試。那情景,比中了舉人都要風光。至此風頭出盡,自
是風光無限。穿著這雙銅鞋,愈顯得蓮步裊娜,儀態萬方。大廳內外眾人看得真切,都紛紛稱道不迭,
及至麗鳳漸行漸遠,倩影消失,方才漸漸散去。
    且說無忌夫妻二人穿過青磚小路,回到自家房中,麗鳳趕忙脫下那雙銅鞋,換上平日穿的繡鞋。
無忌在一旁道:“恭喜夫人剛才腳下生春,這鞋與這金蓮,今日竟成曠世‘三絕’了!”麗鳳道:
“何謂‘三絕’?”無忌道:“夫人有所不知,我家這雙銅鞋,已歷三世,雖非金銀珠寶可比,但其
做工之精湛、構形之精巧,也算得是世上一絕了。沒想到夫人的尊足與此鞋配得竟像天造地設,如此
完美無缺,此是二絕了。穿上這銅鞋,竟能落地無聲,那步態、那神韻,是再精妙不過的了,這不是
第三絕么?”一番話把麗鳳說得心內十分愜意,口中卻道:“不要老說那些不正經,讓人聽見笑話。”
無忌道:“按說,這也算不得什么‘不正經’,不見旁觀眾人都嘖嘖稱贊的么?”此時麗鳳坐在床上,
把銅鞋脫下,正待要穿繡鞋時,無忌搶過來道:“讓我看看這雙蓮足,是如何恁地生輝。”說時遲,
那時快,無忌一把將麗鳳的兩只金蓮抓住,一手一只,麗鳳欲待掙扎,哪知無忌力大,死死抓住不放,
兩只金蓮絲毫動彈不得,直把麗鳳羞得滿面通紅。無忌把兩只金蓮放在一只手上,慢慢地賞鑒,看著
麗鳳說:“真是精妙無雙,幾歲上裹的?”麗鳳沒有理他。無忌又道:“我想起來了,你家的小腳,
都是四歲上就開始初纏,惟獨鸞鳳是三歲那年裹的,這是因為……”麗鳳打斷他道:“這般事情也如
數家珍一般地說,真沒出……”才待要說“真沒出息”的話,因是新婚之時,不宜說些不吉利的話,
便止住了不說。此時無忌已經聽出麗鳳的語鋒來,只是不便說破,便又改換話題說,“論這鞋,我先
前也曾試過,當時感覺兩只腳緊緊的,鞋底又是硬的,沒有一點回旋余地,站都站不穩,能夠走幾步,
就已經很難得了,沒想到夫人竟能走得如此精妙,這其中有何秘訣?”麗鳳不由得微微一笑道:“這
有何秘訣?不過是平日多走多練的結果罷了。”無忌道:“今日觀夫人蓮步之裊娜,方知方荔裳之
‘大家婢學夫人’,‘終不似真’所述的的意境了。”無忌一邊說著,一邊給麗鳳穿上繡鞋,看著這
般窄窄弓弓,因又鑒賞了一遍,不禁贊道:“真是深得‘一動一靜,皆堪入畫’之妙了!”麗鳳任他
在那里糾纏,只是低頭不語。無忌又道:“今日良辰尚早,我們行個令可好?仍以金蓮為題,不過以
前說的偏于斯文,如今要說得隨便一些,俚俗一些方好。先說一句俗語,再從這句俗語起,說一首歌
謠。”麗鳳道:“不要說那些人人皆知的,要說不常見的,又有些趣味的,方見本事。”無忌道:
“正是正是,此亦深合吾意。”于是便思索起來。
    麗鳳看無忌正作思索狀,便道:“我有了。”因說道:“守身如纏足,閑足以閑心。”接著又道:
       “漸收漸小束鮫綃,試移蓮步喜眉梢。         就是無人來讚好,自己也要低頭看幾遭。”
    麗鳳因問道:“做得如何?”無忌道:“似曾在哪里見過,又想不真切,可見是好的。”麗鳳道:
“該你說了。”無忌道:“我也想了一個好的”,因吟道——
    “大腳一雙,眼淚兩缸。”
    麗鳳道:“這又是杜撰了,平日里只聽說‘小腳一雙,眼淚一缸’,并未聽說,大腳一雙,卻要
眼淚兩缸,眼見得是沒得說的,拿這些來充數的。”無忌道:“我還未說完,怎見得是充數的?”
遂接著又道——
       “一匹絹,鞋幫剛夠;         底根用半個絲綢,上面繡著一對大黃牛;         兩傘大枯荷葉,七尺五牡丹頭;         姐姐兀自穿不上,提著走。”
    無忌一路吟,麗鳳就一路笑,及至無忌吟完,麗鳳道:“真是個狹邪鬼,哪來的這般促狹!”因
想起句中的“上面繡著一對大黃牛”及“姐姐兀自穿不上,提著走。”遂不禁又笑了。無忌道:“如
人人對著大腳這般唱去,怕她眼淚兩缸還不夠哩。不是么!”麗鳳微微笑道:“到底嫌刻薄些。”
小夫妻二人逐日在房內嬉戲不題。
 
(本章完,后篇待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