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金蓮小說】蓮鈎秘籍15  方漁犀  星興典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第一部  山村翠色  第十二章  顛鸞倒鳳
 
    上一章曾談到趙無忌的舅舅家有兩個表姐,大表姐孫嬌鳳,生于一八九一年,即光緒十七年。二
表姐孫麗鳳,生于一八九三年,即光緒十九年。嬌鳳、麗鳳都是四歲起纏足,裹成二寸七分大小,雙
彎纖翹,嬌艷絕倫,不但天生麗質,更兼聰慧過人,所以遠近聞名。至于三表姐鸞鳳,雖是個假鳳虛
凰,但纏足年齡卻大大早于兩個姐姐,所以一雙小腳,倒比兩個姐姐還要纖小,因對外稱三小姐,故
而也是芳名遠揚。無忌上中學時,每年暑假,都要到舅舅家住上一段時間,常常一住就是一兩個月。
趙無忌在自己家中也并非孤獨一枝,他自家也有個妹妹,比他小一歲,名叫紅蕖,無忌之對金蓮萌生
愛心,就是因為小時候每日看妹妹纏足,遂作羨慕之想,也非一日。及至無忌稍大,上了中學,借暑
假期間在舅舅家小住,名義上是與鸞鳳一處起居,平日里則是四姊妹一起嬉戲玩耍,雖說歲數一天天
大了,應有男女之別,但由于兩家是至親,并且又都是女裝,所以并不避嫌疑,反顯得格外親眤。
    及至無忌記事起,大概是五六歲的時候。無忌到舅舅家里玩耍,看到舅舅家的三姊妹都已纏足,
雖說尚未裹成,但是個個蓮瓣纖纖,已初顯靚麗。無忌最喜蓮鉤,所以每見到孫家三姊妹,自是欣喜
無比。無忌因自己是男孩,不能纏足,每日看孫家三姊妹打理雙足,倒也有趣。二表姐麗鳳長無忌兩
歲,與無忌最親近,與他人不同。兩人常常一起玩耍,一起吃飯,但終因是小孩子,并不解風情,所
以大人也并不在意。后來因避戰亂,無忌一家躲到鄉下,兩家來往中斷。等到無忌一家再次回到城里
時,無忌因雙腳成殘疾,順水推舟裹成了小腳,與孫家來往又多起來了。麗鳳遂與無忌重敘舊情,此
時卿卿我我,互相羨慕,又大大不同于往昔,不免日久生情,難舍難分。無忌遂告知慈母,欲以二表
姐為妻。
    無忌母親得知后,暗忖道:“這混混子,倒還真會挑。”因想道,麗鳳不但容貌姣好,而且溫文
爾雅,得此賢媳,自是良緣。但又想到偏偏又是親上作親,遂覺有難色,孫家必未會同意這樁婚事,
如果為此傷了兩家和氣,反為不美。為此躊躇了幾日。無忌見母親無動靜,遂又來催。母親道,“不
是不同意這門婚事,而是恐怕你舅媽那邊不會同意,傷了兩家和氣,反為不美,遂日日思慮。”無忌
道:“既然母親不便于出面,找個媒婆去說,成則皆大歡喜,不成則兩家到底沒見面,只當沒有這樁
事,自然不會傷和氣,怕怎的?”母親無奈,遂答應尋一諳事的媒婆。
    不數日,果尋得一甚為圓滑世故的張媒婆,堪為作媒。誰知張媒婆去后不久便回,道,“不濟事,
不濟事!孫家不聽則可,一聽是趙家求婚,遂不禁作色道,‘要論作親戚,原不在乎這些,可說到談
婚論嫁,不得不說實情給你聽,他家兒子,原是雙腳殘疾,一雙婦人也似的小腳,我家女兒如何能嫁
他!’因此推過一邊。任你口似懸河,也休想動搖他家如是想法。”無忌母親只得道:“既然如此,
只得權且放過一邊,從長計議便了。”媒婆自去不題。
    看官請看,這媒婆乃是舊時的“三姑六婆”之一。何謂“三姑六婆”?三姑者,尼姑、道姑、卦
姑也;六婆者,牙婆、媒婆、師婆、虔婆、藥婆、穩婆也。這里面有幾個“婆”須加注意,不可只從
字面意義簡單理會。牙婆者,即人販子;師婆者,即畫符念咒、跳神問命的巫婆;虔婆即妓院之鴇母,
以上諸“婆”,乃是最為黑暗、最為可恥之輩,萬不可與此輩來往。了解以上諸“婆”后,其余諸
“婆”便好理解。如媒婆即作媒之輩;穩婆即接生婆;藥婆即賣中藥的婆子。舊時通常認為,這些人
皆非善良之輩,因為她們通常不學而又往往有些小詐術,又能深入家庭,與良家婦女接觸,誘諞婦女
以圖一己之私利時,往往連連得手。久而久之,弊端叢生,三姑六婆,遂成為不良之輩的代名詞。雖
有如此說法,但也不可一概而論,譬如說媒婆,專以搓合兩家婚姻為業,雖不免有時會隱瞞雙方家庭
實情,然而如果專以騙人為能事,則不能長久。故爾有的媒婆,也知道須從實情出發,再作若干說服
工作,則常常能夠成功。這張媒婆,乃是舊日京城里面,最為世故圓滑之輩,故爾不可等閑視之。這
張媒婆自從得知趙家要與孫家通媒之后,遂逢人便打探兩家就里。這天探得兩家都有些蹊蹺之事,歸
家后默默地想了一想,不禁笑道:“有了!”遂再次來到趙家。屏去旁人,與無忌母親悄悄計議道:
“孫家從前不允婚事,乃是人之常情,但孫家也有這般尷尬之事。孫家三小姐,實際上是大公子,因
厭勝,不得已扮作女裝,現在這大公子,竟也是一對三寸金蓮。試思此等情狀,誰家又肯把好端端的
女兒嫁與他家?此也是孫家一樁心病。若按老身之計,莫若趙孫兩家換親,方可皆大歡喜。即趙家大
小姐紅蕖,嫁與孫家大公子鸞鳳為妻;趙家二小姐,嫁與趙家公子無忌,豈不是兩全其美?”無忌之
母沉思了半晌,方道:“此計看似可行,只是委屈了我家紅蕖小姐,如果不諧,如何是好?”張媒婆
道:“天下父母哪有不愛自己兒女的?媽媽只知愛惜紅蕖小姐,那邊孫家,也是一般疼愛麗鳳二小姐,
如此都不肯嫁,則兩家誰也別想得到媳婦,如果兩家各讓一步,則利益均等,并無偏向,而且是親上
作親,孫家二小姐既與趙家公子兩相情愿,安見得你們趙家紅蕖小姐就與孫家公子不諧?此事還須仔
細端詳。”無忌母親又思忖了半日,最后嘆口氣道,“也罷,就按你的意思,再與孫家去講吧。”張
媒婆得了這邊將令,遂再次前往趙家,兩邊來往不下十余次,方將這兩樁連為一體的婚姻(或者說是
連環婚姻,亦即“換親”)說定。
    一九一二年,民國元年,無忌與麗鳳完婚,實則是兩邊婚事同時進行,兩家都是這般:一邊送
女兒出嫁,一邊安排迎接新人。由于是親上加親,原來的表兄妹,婚后成了夫妻,各人身份就有了變
化,如果還按當初表兄妹稱呼,豈不是亂了規矩?故爾麗鳳之母與無忌之母事先商定,作了一番“正
名”的準備。麗鳳母親道:婚后各自家中身份稱呼,均以男方為準。比如紅蕖原系表妹,鸞鳳為表哥,
而婚后則不再稱鸞鳳為表哥,而是以“夫婿”稱之,稱鸞鳳的父母,亦不應再稱舅父、舅母,而應改
稱“公、婆”(實際稱為“爹、娘”),其余一干人等,均應以此為例。無忌之母深以為然。原來無
忌之母也曾為此躊躇過,譬如,以后麗鳳過來,應該是娶來的媳婦,而不是請來做客的麗鳳表姐,如
今從了麗鳳母親之說,各人正了身份,正合著無忌母親的想法,再說,這本是人倫常理,所以自然兩
家一說即合,并無異議。
    當完婚之日,無忌年已十八,正讀高中,麗鳳則已考入剛剛由京師大學堂改名的北京大學文學院,
研修文史,利用暑假完婚。
    完婚之時,雖說是兩家既嫁且娶,一般熱鬧,然而趙家的婚事則別有一番風趣。你道為何?原來
一對新人拜過天地高堂,夫妻對拜之后,須吃合巹(讀作“瑾”,即jin,三聲)酒,今稱“交杯
酒”,這趙家的合巹酒,又與別家不同。趙家有一對特制的合巹杯,是祖上傳下來的,是仿弓鞋模樣,
剛好三寸大小,由黃銅制成,是乃由鞋杯代合巹杯,故爾十分新鮮。來看婚禮的各色人等,半為看新
人模樣,半為看趙家的傳家之寶合巹杯,及至一對新人舉起合巹杯對飲時,全場人都看得呆了,這對
合巹杯雖說已歷三代,但在無忌婚前擦得明光鏜亮,所以看起來十分耀眼,而且制作得又如此精致,
與姑娘媳婦們平日里穿的繡履形狀大小一般無二,眾人不禁連聲喝采,紛紛道一聲“開了眼界”。其
實,
趙家的這對合巹杯的用處,并未道盡,尚有后文。只是一家人說不得兩家話,故爾不得不先放過一邊。
    無忌二人入了洞房后,揭了蓋頭,見表姐麗鳳一幅新婦裝扮,腦后的大辮子已經梳作一個大大的
發髻,桃花般面容,櫻唇一點,更令人中意的,乃是裙下一對尖尖玉筍,著一對新簇簇的大紅繡鞋,
自是心滿意足。麗鳳由于妝新,低垂粉面,含羞不語。此時仆婦人等已退出洞房,無忌道:“表姐今
晚妝了新,與往日更加光采照人,真是‘燈下看佳人,比平日更勝十倍’!”這里麗鳳只是不語。半
晌,方道:“又來了!雙親大人不是早就教誨過了,今后不準再稱表兄妹、表姐表弟的了,從今后,
你就是我的夫——”就到此時,不禁脹紅了臉,停住不說了。無忌聽到麗鳳喚自己為“夫婿”,話雖
未說完,也自深深意會那一番濃情蜜意,遂道:“這里只是我們兩個人,并無外人知曉,隨便說說也
無妨。”說到此時,忍不住抱住麗鳳溫存一番,只見麗鳳羞得頭更低了,依舊默默不作聲。無忌遂思
得一個打破沉寂的法子,曰,“夜尚未深,大家都呆呆的坐在這里,未免太生分了,我們一起做詩耍
子可好?”麗鳳道:“也好。”無忌正思索著,看到兩只大紅燭,還在屋內閃爍,對麗鳳道:“我們
就以眼前景物為題,一人一句往下說,說不出的便罰酒。”說著看了麗鳳一眼,只見麗鳳依舊低頭不
作聲,無忌心知麗鳳心下已然應允,乃又說道,“現在由我開一個頭,
調寄《西江月》——”
 
        “金粟初垂一穗,”說畢輕輕推了推麗鳳。
        “銅壺已報三更,”麗鳳張口接道。無忌道:“果然合著眼前的景致!”因又道——
        “梅花繡帳影搖燈,”這是無忌說的。
        “可是芳魂未定?”麗鳳略加思索后,說道。無忌道:“這句絕佳。”
        “往日哥哥妹妹,”無忌把話鋒一轉,然后等著麗鳳如何應答。
        “翻為琴瑟情濃。”麗鳳不慌不忙,吟出這句。無忌心想:果然好句!因又接道——
        “鴛鴦被底事非虛,”麗鳳正待對時,無忌笑嘻嘻的說,“下面的句子我替姐姐想好了,讓
我替姐姐說了罷。”遂吟道——
        “四瓣蓮鉤同夢!”
    無忌又道:“你看,此時用這句正合著眼前故事,今晚不豈是四只小腳在一個被窩,同入夢鄉?”
無忌說著,并有幾分得意。其實麗鳳原本已想好了的,只是不好掃了夫婿的興,所以聽他糾纏。便低
聲說道:“夫婿說得是。”無忌又問:“這句是被我僭越了,姐姐原來準備對的是何樣句子?”麗鳳
道:“我的不好,就是你這句罷。”無忌道:“姐姐不必謙遜,是好是壞,先不須計較,看看姐姐對
的到底是哪句方好。”麗鳳這才緩緩吟道——
        “劉阮天臺綺夢。”
    麗鳳剛剛出口,無忌細細賞鑒了一回,心內想道:“到底是這句含蓄渾厚,我那句也太淺露了些。
因道:“還是姐姐這句更好。你看,眼前故事,說得千種萬種好處,無非就是神仙眷侶,讓人如墜美
夢之中。一句‘劉阮天臺綺夢’,就已概括眼前全部故事,如此含蓄典雅,不愧大家。”夫妻二人,
又如此這般,著實繾綣了一回。不覺已近天亮。
 
(未完待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