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金蓮小說】蓮鈎秘籍14  方漁犀  星興典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第一部  山村翠色  第十一章  男人女脚
 
    一八九五年,光绪二十一年,赵无忌出生在北京,当时叫京师,一个京官的家庭。一九00年八
月十四日,八国联军攻陷北京。城破前,全家收拾细软,连夜逃往昌平一户农家,以避战乱。冬至这
天,全家去庙里祭拜,祀求平安,留无忌一人在家。天寒地冻,无忌将双脚放在火盆上取暖,不料煤
气将他薰昏过去,通红木炭将棉鞋烧着,又延至双脚,室内浓烟滚滚,夹杂着一股皮肉烧焦的气味,
终于惊动农人,忙去报信。
    等到全家火速赶回,无忌已经奄奄一息,无忌的母亲,颠着小脚,三步并作两步,奔上前来,一
把将六岁的爱儿搂入怀中,双泪交流。
    父亲赵尊儒焦急万分,连忙央人请来一位伤科老中医。老中医年近花甲,白髯飘胸,细查之下,
发现小男孩伤势十分严重。
    双脚仅大脚趾及脚后跟尚好,其余二三四五趾骨及四五蹠骨,均已缺失。血肉模糊,一片狼藉,
发出阵阵焦味。
    老中医将刚刚采摘的中草药捣烂,敷在伤口上。无忌感到一股股清凉直透脚底,疼痛减轻许多。
    老中医妙手回春,疗效甚佳,经过三个月精心医治,伤口已渐愈合。
    不料双脚已与伤前大不一样,四趾已无踪迹,四五蹠骨全无,于是大趾独伸,极为尖瘦,那里还
是一双男孩子的天足,活脱脱一双女孩子裹瘦之后的四寸半直脚。
    无忌之母异悲伤,儿子的脚如今弄成这般模样,男不像男,女不像女,不男不女,不雄不雌,如
何是好。无忌之父也是十分无奈。
    伤愈之后,无忌练习行走,无奈一层薄薄的皮肤,包着一团残骨,双脚酥软,寸步难行。
    母亲十分理解,赤裸的残足难于行走是必然的,这就好似,离开裹脚布,小脚寸步难行一样。小
脚,一层薄薄的油皮,包着一团碎骨残肉,肌肉、筋腱已失去作用,只有靠裹脚布一层层紧裹,借助
它的约束力,形成一个坚实的整体,才能举步。而且裹得越紧,走路越有劲。无忌同她们不同的是,
他的小脚,不是裹出来的,是大火烧出来的。我们经常看到,运动员用护腕、护膝来增强肌肉的力量,
道理相同。
    母亲新做了一副一丈二尺长、三寸宽的蓝色裹脚布,跟女孩子的完全一样。蓝布可以消炎,杀菌,
防止皮肤溃烂。又做了一双尖头布袜,一双尖头的黑布鞋。
    母亲像给女孩裹脚一样,用长长的裹脚布将无忌的残脚裹上,形似一支尖瘦的竹笋。无忌请求母
亲,另用窄布条将大脚趾单独裹上,防止肥大臃肿,母亲很是不解,这是为了能走,又不是求小脚漂
亮,大脚趾粗笨对走路并无妨碍。无忌坚持要裹,只得依他。
    裹好后,穿上合脚的鞋袜,果然可以行走,无忌异常高兴。双脚虽是略有发胀的感觉,于走路却
无碍,比女孩裹脚痛苦小得多。如今小脚趾及四五蹠骨都已缺如,比裹尖裹瘦后的脚样还要尖瘦。肌
肉由于烧伤,已大为萎缩,仅有一层薄皮,包着一团残骨。
    第二年,慈禧太后回銮,全家回城,室内已被洗劫一空,所幸房舍尚在。
    无忌虽可行走,但长长的大趾独伸,脚背上孤零零一根大趾蹠骨,亦称脚背骨,一触地,脚背就
隐隐作痛。无忌请求母亲将他的双脚裹成弓形,以利行走。
    母亲十分理解,无忌现在的竹萌式脚,拖泥带水,笨拙臃肿,远不如弓足轻灵快捷。
    她用裹脚布用力拉弯无忌脚背,缠成弓形。辅以较小之鞋,每换一次新鞋,约缩小一二分。无忌
虽感不适,但却甘之如饴,心里甜蜜蜜的。一早一晚,捧起自己逐日裹小的纤趾,有说不出的高兴。
    在逐日缠裹之下,脚背渐隆,脚心渐凹。缠到三寸半时,脚心已呈一寸深缝。母亲以为已可,但
儿子感到,越裹感觉越好,行走越轻快,于是又裹。
    裹了一年,换了十余双鞋,终于裹成一双极尖瘦的三寸弓足,脚缝深达一寸二分。脚布长六尺,
宽二寸,与母亲相同。母亲的高底弓鞋也可勉强挤入。
    无忌又请求母亲做一双红缎满绣高底弓鞋,稍大一点。母亲无奈,为了不扫儿子的兴,只好同意。
但只许在家里穿,不许上街,无忌一一答应,连连点头。
    一九0一年,刚刚进入二十世纪的七岁男孩赵无忌,阴差阳错,鬼使神差,拥有一双当时女孩个
个羡慕的三寸小脚。虽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无忌的小脚,虽属无妄之灾,却也称心如意。原来无忌从开始懂事时起,看到姑姑舅舅家的姐姐
妹妹,个个都是三寸金莲,心里好生羡慕。心里想,要是自己的双足也能像姐姐妹妹们一样,裹成尖
尖翘翘、窄窄瘦瘦的三寸金莲,方称心愿。无奈身为男孩,不得裹脚,此种情结遂深埋在心中,已非
一日。及至遭受火灾之后,双脚被烧成了近似妇人小脚的形状,父母虽深以为憾,而无忌自己却以为
这正是满足昔日缠足情结的大好机会。因而就顺水推舟裹成了小脚,又能穿上姑娘媳妇们无不向往的
高底大红绣鞋,自是感到天从人愿,美不可言。因而对于双脚被炭火烧残,从无半点遗憾。
    无忌从懂事起深被小脚吸引,极想自己也裹成一双小脚,偶尔向母亲倾诉,却被认为小儿痴语,
不予理会,一笑了之,并不当真。谁家肯为儿子裹脚?倒也不是绝无仅有。
    在人们看来,无忌的一双男人的大脚,鬼使神差地变成了一双小脚,而且从外表看来,与女人们
真正的小脚并无二致,真是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这已经够邪乎了,然而还有比这更邪乎的事情。说
来也怪,真是无巧不成书,无忌舅舅家有两女一男,八岁独生儿子鸾凤,竟然也是一双三寸金莲。这
倒不是像无忌那样,因为双足有残疾,不得已裹成了小脚,而是另有隐情。原来舅舅家三代单传,到
他这一代,人丁依然不旺。舅妈早年曾连生二子,均不到三岁就遭夭亡。舅舅家正是听信了白云观道
长之言,认为儿当女养,方保无恙。故在一八九四年,光绪二十年,表哥出生时,就取名鸾凤,以示
男作女养之意。以前所生二子,均在三岁以内即夭亡。此次因取女孩名字,活到了三岁而居然无恙,
所以就不敢再耽隔时日,在三岁生日那天就为其穿耳缠足,家中大小均称他为三小姐(在鸾凤之前尚
有两个姐姐)。
    这次逃难,母亲曾带无忌去过姥娘家,见到了名为三表姐的表哥,正同大表姐、二表姐在闺中嬉
戏。只见他额覆留海,戴着耳环,红袄红裙,一条长长的大辫子垂在脑后,裙下是一对尖尖翘翘、地
地道道的三寸金莲,穿一双绣着些许小荷的大红绣鞋,无忌此时,竟然看得惊呆了,一股羡慕之情
油然而生。无忌与鸾凤两家本是亲眷,彼此常来常往,因此早就深知此事,所以见怪不怪。不但见怪
不怪,而且还萌生艳羡之心。只见鸾凤款动小脚,袅袅婷婷,来到无忌跟前,细声叫道:“表弟,来
啦,看表姐的小脚好看吗?”无忌正呆呆地,双眼不离地看着鸾凤的一双小脚,听到鸾凤问话,连
声说:“好!”鸾凤看到无忌这副情态,心知无忌也痴迷于小脚,就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既然喜
欢,明儿叫姑妈也给你裹一双小脚,好不好?”无忌嗫嚅道:“好是好,可是母亲是万万不会同意让
我也能像表哥一样,裹一双小脚的。你真幸运!要是我也生在你家就好了,如果那样,就把双足裹了,
做个四小姐,方称我意。”鸾凤听到无忌如此一番言语,心想世上竟有与我一般想法的男子,因而兴
致有加,因又说道:“表弟这就大差了,你如果生在我家,家中已有一位公子易弁而钗,岂能再容你
把双足裹小?定是要你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顶家过日子,岂能和我们女流之辈一样,三绺梳头,
两截穿衣,这岂不是断了我家的香烟?”无忌不觉好笑道:“你口口声声‘女流之辈’,岂不知你这
个‘女流之辈’竟是个赝品!”鸾凤道:“赝品不赝品,如今且不与你理论,可这对金莲,”鸾凤说
着,伸出一只金莲,接下去说,“这可是假装得成的?”鸾凤又把金莲收回去,说,“到了五月十三
那天,赛脚会时节,用一道幕布把上半身遮住,只露出下半身,我和姐姐妹妹们站在一起,令游人品
评,怕的是我这双小脚,说不定还要夺冠哩!”无忌听了后,不禁叫道:“真是奇谈怪论,但确也是
妙!妙!既是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说到此时,却又不说了。只见他一个人立在那儿发呆。鸾
凤见状,以为他或许会像贾宝玉一样,发出什么呆话来,就轻轻推了推他,道:“无忌表弟,怎么了?
你倒是说呀!”无忌这时如同梦中醒来,说,“不要混我,我在酝酿写首诗,现在好了。”鸾凤诧异
道:“表弟何时竟学会了作诗?倒要请教。”无忌道:“听表哥说到此时情景,小弟不觉诗兴大发,
请拿笔来!”鸾凤遂命笔墨侍候。无忌举起笔来,一挥而就,鸾凤近前看时——
贺鸾凤姊赛脚会夺魁两绝
    緑陰如幄覆芳檐,
    團坐門前笑語添。
    惹得遊人偷眼看,
    裙邊一樣露纖纖。
        其二
    数瓣莲钩下翠薇,
    芳帷一道隐须眉。
    姐姐妹妹浑不识,
    不是雌儿也夺魁。
    鸾凤看了第一首后,不禁笑道:“好个‘裙边一样露纤纤’!有此一句,也不枉我往日受了诸多
苦楚,才成就这般窄窄弓弓。”因再往下看时,遂不禁叫道:“妙绝!妙绝!尤其是‘不是雌儿也夺
魁’这句!愚姊日后如果果真能够在赛脚会上夺魁,全靠表弟今日青睐!多谢表弟的好诗!请受愚姊
一拜!”说着,竟拉着袖儿,盈盈地道了一个万福。想那无忌往日只与些童子逐日玩耍,后来便在一
起读书,哪见过闺阁中如此阵势?此时听鸾凤一番莺莺燕燕呢喃之语,真是玉软香温,如坠温柔乡中,
这时又见鸾凤道万福,不由得连忙频频万福还礼,道:“表哥见笑了。”互相谦让一番,表过不题。
    日后无忌忆起此段情景,回想鸾凤“请受愚姊一拜”那句话,当时不觉好笑,并不在意,以为不
过聊以为戏耳。但反复品味这句话时,再联系鸾凤“岂能和我们女流之辈一样”那句,便觉得鸾凤不
只是双足改过了,而且连身份语言也都一体改过,稍不留意,竟以为鸾凤与大家闺秀一般无二。他已
不能清楚地辨明,是“三绺梳头,两截穿衣”、以及裙下的三寸金莲,成就了娇小姐的女人气质,还
是十足的女人气质成就了“三绺梳头,两截穿衣”、以及裙下的三寸金莲。古人云,“近朱者赤,近
墨者黑”,诚哉是言!
    谁知,事过景迁之后不久,斗转星移,仅仅在一年之后,无忌也得到了一双窄窄金莲,与先前早
于自己“男足女缠”的表哥鸾凤相比,情况却有很大的不同。鸾凤由于家里惧怕夭折的悲剧重演,在
鸾凤三周岁生日那天就迫不及待地为鸾凤缠了足,由于缠足的年纪小,所以几乎没有经过多少痛苦就
裹就了一对三寸金莲。只是在七八岁“扳弓”时着实受了些罪,但由于爱美心切,一咬牙就挺过去了。
无忌的情形却并非如此,他是双脚被大火烧成残疾之后不得已的权宜之计。缠足前原走不得路,岂知
缠足后反而能走路了,而且便捷了许多。鸾凤是属于“缠足限步”类型的,既然男作女养,当然就得
当成一回事,认真的作起女儿来,少不得就要像别人家的女儿一样,用缠足来限制步态,从而养成一
种袅袅娜娜、莲步轻移的女儿情态来。而无忌却是因为双足残疾,走不成路,用缠足来助步的,所以
不但没经什么痛苦(除了烧伤的意外伤害之外)就成就了一双小脚,而且也没有“厌胜”一类的指导
思想,虽是无忌倒是私下想像女儿家一样拥有一双小脚,但并没有人教他习学女性的修养情态,所以
除了一双小脚像是女人外,其余一切还都是男人的情状。既然是男人,就得经常外出,习学男人应做
的事情。当然,到了外边,自然是小脚绣鞋上再套上一双大鞋,以掩人耳目。
    回城之后,母亲带着无忌走娘家,舅舅家的三位表姐与无忌又见面了。大家想起当年在一起时的
嬉戏,彷彿就像昨日一样。这次听说了无忌的遭遇,不免慨叹一番。鸾凤原以为相见之时,一定能看
到无忌裹着的一双小脚,岂知是被一双大鞋掩盖着。好奇心不觉减去了一半。因对无忌道:“表弟这
番打扮未免有些不伦不类了,与其这样上阳下阴,外阳内阴地打扮,倒不如干脆来一个彻底的阳变阴,
就不至于不伦不类了。因把无忌领到自己的闺房,让无忌穿上自己的衣裙,再把大鞋脱掉,露出一对
窄窄金莲,无忌试走了几步,觉得十分满意。装扮好了之后,鸾凤不由无忌同意,就串通他们三姊妹
强拉硬拽地,把无忌拉回姑妈与自己母亲相见的房间。鸾凤并请姑妈看看这是谁来了。无忌母亲说,
“这是谁家的千金,倒好像在哪里见过。”鸾凤调皮地说:“姑妈再好好看看,不要看走了眼。”无
忌母亲再一细看,方知是无忌扮的,不由得一笑。鸾凤母亲得悉缘由之后,笑嗔道:“看鸾凤这丫头,一天到晚都不让人省心,你看,今天又玩起这般恶作剧来了。”无忌母亲说,“嫂嫂可不要这般说,
你家鸾凤姑娘强我家无忌十倍,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很守规矩,整天在闺房里描龙刺凤的,心又细,手又巧,哪里像我家的无忌,整天在外面撒野,少不得要人整日操心。”鸾凤母亲原想,这
次无忌横遭不幸,虽说性命无忧,但到底留下了残疾,一双酷似女人的小脚更会使人有不尴不尬的感
觉。本应安慰无忌母亲几句,但她看到了无忌的一双小脚,竟同自己的女儿们一般模样。连同自己与
无忌母亲一起,竟像是六个女人六对金莲。而且无忌的小脚与鸾凤及其余人的小脚并无本质上的不同,反觉更饶妩媚。因而觉得鸾凤之言不无道理,无忌改成女装果然更加好看。因对无忌母亲说道:“今
天虽说是鸾凤等人淘气,但看无忌换了女装反倒更觉得体。你看他那一双小脚和鸾凤她们的裙下物都
不相上下,很是令人喜欢。”因又问鸾凤道:“你们试了没有,看绣鞋是不是可以彼此换着穿?”鸾
凤笑道:“不劳母亲大人操心,我们早就试过了,无忌妹妹的绣鞋和我的完全可以换着穿,只是我穿
起无忌妹妹的绣鞋来,觉得略松些。”无忌也插言道:“还是鸾凤姊姊的脚儿小,我穿鸾凤姊姊的绣
鞋,竟紧得很哩,不是用鞋拔子用力登,便不能上脚的。”鸾凤听无忌夸她脚儿小,心里爽爽的,因
说道,“看无忌这丫头……!”鸾凤母亲连忙喝道:“鸾凤,不得胡说,明明是你表弟,哪来的丫头!还不赶快向你姑姑陪个不是!”无忌母亲赶紧说,“嫂嫂这又是见外了,她们姊妹几个在一起,又不
是一天两天,日子久了,说起话来不分你我,大家在一起亲亲热热,有什么不好,又有什么见怪的!”娘儿们几个在一起说说笑笑不题。
    过了几天,无忌和他母亲要回去,鸾凤提出无忌不要改回男装,就这么女装女扮的回去,反而更
自然,无忌母亲觉得无忌反正是小脚,这样装扮也未尝不可。于是母子俩就改作母女俩回家了。谁知
无忌尝到了做女儿家的兴头,便不肯脱下鸾凤送的女装,决心要和鸾凤一样,正儿八经的做起小姐来。
无忌母亲拗不过,只得依他,但要他不得耽误学业,只能在假期为之。假期过后,仍要完成学业。无
忌自然照办,因为每年到底有两个月以上的时间可以着女装,再说,这确也不是长久之计,所以就不
坚持一定要长期这样做了。
    后来无忌与鸾凤三姊妹见面时,鸾凤的大姐娇凤,二姐丽凤,与鸾凤一起,都改称无忌为“表
妹”,无忌初时羞得满脸通红,胡乱答应,后来也就习以为常了。为了与鸾凤三姊妹在一起好称呼,
无忌给自己又另外取了个名子:偕凤。由于无忌改女装后不便外出了,就经常住在舅舅家,与鸾凤做
伴,在一处起居,鸾凤也乐得有闺中佳侣,每日在一起梳妆画眉,缠足裹脚,做些针黹之类,兴致好
时,还一起吟诗作画,此筹彼应,好不热闹。久之,声扬远近,人称“孙家四凤”,可外人无论如何
也不会想到,这“四凤”之中,竟是两凤两凰!
 
(本章完,后篇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