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金蓮小說】蓮鈎秘籍05  方漁犀  星興典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大表姐牙齒也長得不如人,有兩顆大門牙。這在男人,有說法:“兩顆大門牙為人忠厚”。而
大門牙太大,放在女子身上,則有“似非佳相”之說。其實,這根本不算什么缺點。
    大表姐將近一米七的個子,如未裹腳,雙腳該有七寸二分長了。四寸半,僅合七寸二的62.5%,
在今天看起來,僅有15厘米長,僅能穿20碼的童鞋,同成人相比,已經夠小的了。可在當時,
三寸為“標準”,四寸已嫌大,四寸半已是“大腳”了。今天看來似乎不可思議,難以理解,可當
時就是這樣。歷史的軌跡,就是如此。小足,小足,真是舉“足”輕重呵。
    媒婆本是天生一張巧嘴,能夠說得天花亂墜,丑女說成美人。可對大表姐一雙吃盡苦頭,依
然裹得十分不如人意,半大不小的腳,無論如何夸贊不起來。說到模樣,家庭,村莊,人人滿意。
一說到四寸半的腳,個個搖頭。恰如今天男青年不到一米七,算三等殘廢一樣。
    可能是受其父大骨骼的遺傳影響,那雙肥厚平板歪拉、裹不出成色來的半大小腳,讓人家相不
中的多,相中的少,苦了好心的介紹人了。
    就這樣,也不知提了多少親,一直沒有嫁出去。直到一九三六年,年已雙十的大表姐,嫁給了
大山深處窯院里,腿有點殘廢的表姐夫,還是再婚的續弦。表姐夫原來的發妻因病去世了。我從內
心里為大表姐感到委曲,這也是她羞于開口的原因。
    我第一眼見到大表姐時,見她是一個十分溫善的人,兩只眼睛黑而且有神,眸子里一片溫情,
給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人很忠厚,模樣也俊,就是腳大了一寸半寸,卻不能被人們認可接受,
談婚論嫁就不能不受到很大影響,只能延挨下嫁到偏僻的山溝窯院。若其不然,只好當一輩子老姑
娘了。
    還好,男人是個忠厚人。忠厚老實,倒也過得美滿。男耕女織,十分安然。
    舊時代,抓壯丁的多。可是這個老六偏偏想去當兵,想將來功成名就,榮華富貴。他不想
想多少人戰死疆場,“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里人”,他不知道。
    可是,人家偏偏不要他,因為他走路時跛著一條腿。凡是有些毛病疾患的,或者五官不端正的,
尤其是眼疾的,歪鼻子,斜愣腦袋的,在舊時代也驗不上兵,人家是不收有明顯毛病的。
    因此,老六只好跛著一條腿,面朝黃土背朝天地干農活了。這樣,就有了夫妻終生廝守的
團圓,少了一去杳無音訊妻子守活寡的終生苦楚。這些,不言而喻,因疾得福,是鄉間少數夫妻團
圓者之一。
    老六前妻去世,能娶大戶人家的碧玉為妻,也算前世修來的福分。不遇到特殊情況,就他那
條當兵都不要的跛腿,又是再婚,休想。如同天上掉下了餡餅,癩蛤蟆吃到了天鵝肉,鴛鴦譜里
又點出了一對獨特的鴛侶。說來生活安然,美中不足,婚后夫妻得一子,不幸夭折。翠出世后,又
過了許多年才連得兩女。至今膝下無子,不免有些失落之感。女兒終究是人家的,女婿雖名為“半
子”,終究不是親生。
    老六忠厚老實,到處為人傳說。大表姐忠厚和善,越老越顯得穩穩當當。可是苦了年輕時的妙
齡年華。
    一日,大表姐在窯內炕上做鞋,說起了“認腳鞋”。她用左手食指,沿著自己的腳外側,劃了
下來。腳外側是斜的,既然斜,做鞋就要“認腳”。周正的小腳的新鞋,是不分左腳、右腳的。但
再好的小腳,兩只腳也不會完全一樣,穿久了,也是要分左腳、右腳的,不然別扭得很,好像把鞋
穿反了一樣。
    俯視下的小腳,向內彎曲,成為香蕉形。由于腳骨太硬,拉緊裹腳布,減少小腳長度時,腳背
本應向上弓起,現在卻向內側彎曲,腳背本應一條直線,現在卻變成弧線,是最忌諱的一種腳形,
素為小腳婦女卑視。
    大表姐上炕,自然是脫了鞋的,襪子是絕對不脫的。盡管腳裹得讓人難以恭維,可她自己十分
珍惜,護得很緊。襪子里面,顯然是層層緊纏的裹腳布,萬難舍棄得之不易的小腳。她不會向一個
小伙子,哪怕是自己的表弟,講自己幼年裹腳的經歷,她羞于開口,避免觸及傷口痛處。因為是表
姐,小伙子雖是表弟,也難以多問。況且,那時除了稀罕之外,并不知道裹腳還有眾多學問。
    男人黎明即起,套上牲口,扛上犁耙,下田去了,昏黑才回家。女人坐在紡車旁,或是高大的
織布機上。男耕女織,家家如此,年復一年,傳下來不知多少代了。
(本章完,后篇待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