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97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四十一章 初到剑桥(三)     剑桥大学的老师,对于中国自己办的学校不甚了了,但对于这所著名的教会学校,却是耳熟能详,如数家珍。原来,林莉莉的恩师,黑帽黑袍的修女嬷嬷,不少是剑桥的高材生。她们把西方的文明,带到了古老的中华帝国,书写了中国现代教育的新篇章。    玛丽娜对林莉莉的印象非常之好,林莉莉身材修长,容颜秀丽,聪明伶俐,彬彬有礼。她穿一套英国女孩常穿的一套裙装,除了黑头发、黑眼珠,黄皮肤,俨然就是一个漂亮的英国女孩。美中不足的是,脚上并非穿一双高跟鞋,而是一双样式陈旧的半高跟女靴,现在即使中老年妇女都不喜欢了穿了。    玛丽娜忽然感到有点不大对劲,仿佛是什么地方有点对不上号,她终于想起来了,问题出在罗莎莉的一双脚上。从鞋上看,罗莎莉是一双天足无疑,但不知为什么,罗莎莉似乎有脚疾,走路有些不便,步态也不自然,双脚不是一起一落,而是拖着鞋在行走。    玛丽娜十分同情罗莎莉,她到底患了什么脚疾,以致走路这样艰难呢?一个可怕的念头突然闪现在玛丽娜的脑际:这个十分可爱的中国女孩,令人难以置信,至今依然裹着一双中国古老的三寸金莲小脚。    这并非玛丽娜无端猜测,却是有根有据,在罗莎莉的档案里分明写着:罗莎莉是教会女校一八九八年度毕业生中最优秀的学生,品学兼优,德智体美全面发展,是学校历年小脚评比的冠军,还曾在上海县赛脚大会上夺魁。    玛丽娜十分替罗莎莎惋惜,这位美丽聪明的女孩,真是美中不足,干什么不好,为什么偏偏要将好好的天足裹成一双行走不便的三寸金莲小脚呢?就算是小脚好看,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在她看来,与其裹成小脚,不如束成细腰,一双天足,一揸细腰,岂不是比小脚更好看?    由于东西方文化和风俗习惯、审美标准的巨大差异,加之早期来华传教士的刻意渲梁,西方人便先主为主地认为小脚是一种“野蛮的风俗习惯”,是迫害妇女的“酷刑”,这种错误的观众,由于无人去纠正,日积月累,以致积重难返,铸成历史冤案。    玛丽娜·普尔曼老师,生于一八四九年,今年刚好五十岁。她是三个女儿的母亲,三个漂亮聪明能干的女儿俱已长大成人。她真无法想像,三个女儿一旦裹成一丁点大的尖尖小脚,她们将如何工作、学习、生活?如何面对社会?    她想起一位到过中国的西方人,在书中这样写道:    “在靠近蒙古边界的张家口,农妇跪着劳动,膝盖上绑着厚厚的毡垫,以免受到潮湿泥地的浸袭。甘肃有三个地区,妇女们仍然跪在地上,以膝代足,在室内爬行。    “在山西和陕西,农妇坐在地里收割庄稼,因为弯腰收割会严重损害她们可怜的小脚。用车将她们带到麦地里,离开车,她们举步维艰。由于小脚行动不便,她们嫁到婆家后,多数人,一生中从未离开过自己的家。    “一个上午,我们可能会遇到上千男人,却看不到几个女人。她们只有坐在车上,才能从一个地方来到另一个地方。下了车,她们只能扶墙或柱杖蹒跚而行,以免跌倒,走不多远。英国妇女在走路时,身体重量一旦落到前脚的脚掌上,后腿膝盖马上就会打弯向前摆动。然而,中国妇女走路去不是这样,由于小脚没有脚掌,走起路来,为了保持平衡,不致跌倒,小腿只能碎步移动,僵硬的膝盖几乎无法打弯,走路像假肢一样摇摇晃晃。她们的小腿,由于血脉不流动,缺乏营养,瘦得像扫帚一样。”    玛丽娜想到这里,庆幸自己是个英国人,可以不用裹成三寸金莲小脚,否则,她实在无法想像,一旦她也裹成小脚,将如何面对生活?一面想,一面无意之间朝林莉莉的脚上望去,也不知道这个可爱的中国女孩,裹着一双三寸金莲小脚,万里迢迢,是如何历尽艰辛到达英国的?她又是惋惜,又是怜悯,又是敬佩,又是好奇,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心情十分复杂。    林莉莉看见老师注视自己的脚,以为老师发现了自己的小脚,粉脸羞得通红,侷促不安,手足无措,可怜巴巴地朝老师苦笑,好像是在恳求老师,您千万千万要为我保密,千万千万不能说出去呀,求您了。    玛丽娜当然不会说出去,她想,罗莎莉小脚扮大脚,必有难言的苦衷,何必拆穿呢?罗莎莉同自己的女儿一般大小,看她可怜巴巴的样子,她怎忍心说出去呢?    可是,玛丽娜无意之中,又犯了第二个错误,不知怎的,她关切地问林莉莉:“刚才你进门的时候,我看见你走路一拐一拐的,是不是脚疼?”    林莉莉羞得无地自容,老师也真的的,知道我是小脚还要问,哪壶水不开,偏偏提哪一壶。我一双三寸小脚,套一双七寸大鞋,走了许多路,双脚酸胀,能不一拐一拐的吗?废话!问什么都可以,千万千万别问我的脚是怎么回事!对玛丽娜老师关切的询问,林莉莉真不知道怎样回答才好。    说脚不疼,那为什么一拐一拐的呢?说脚疼,问题更大了,是哪里疼呢?要不要紧呢?要不要找位骨科医生检查一下呢?    小脚上生了个疮,扎了根针,检查、医治,比天足麻烦得多。    天说,脱了鞋袜就行了。    小脚,可就麻烦多了。就拿林莉莉来说,皮鞋脱了,里面是一双三寸绣花弓履;弓履脱了,里面是一双绣花小袜;袜子脱了,里面是二寸二分宽,八尺长的裹脚布,足足裹了七层,解开得花不少时间。    林莉莉无奈地想,真要把小脚脱得一丝不挂,脸往哪里搁?还不如干脆承认自己是小脚得啦,也用不着劳师动众检查了。    这便是裹着一双小脚出洋留学的难处。    林莉莉只好依旧苦笑,尴尬极了,像是说,老师,您饶了我吧,别问了,我服了您啦。    还好,玛丽娜老师没有再问,林莉莉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不料,新的困难和问题,又摆在了十九岁小脚女孩林莉莉的面前。    玛丽娜关切地征询林莉莉本人的意见:“罗莎莉同学,按照学院的规定,一年级女生,两个人住一间宿舍,为了安全,设在学生宿舍楼的顶楼,也就是四楼,有什么困难吗?”    林莉莉显得有些为难,四楼,显然太高了,比城隍庙的假山,高出一倍也不止,今天,她已备尝了小脚穿大鞋的累人,要她天天爬四楼,实在吃不消。再说,她裹着一双小脚,天天要濯脚、裹脚,两人一间,非常不方便。小脚,是女人最私密处,岂能让外人,尤其是外国人看见?就是和自己一般大的外国女孩也不行。林莉莉很是为难,想不到,出洋留学,竟会碰到如此多的困难,说来说去,事情全出在一双小脚上。林莉莉有些为难地说:“能不能一个人住一间?”    玛丽娜想了一想,说道:“作为外国留学生,可以格外照顾,估计院长会同意。”    林莉莉双问:“有二楼的女生宿舍吗?”    玛丽娜两手一摊,有些无奈地回答:“罗莎莉同学,非常抱歉,女生宿舍全在四楼,一楼到三楼,全是男生宿舍。”    林莉莉又问:“老师,还有没有别的住处?”    玛丽娜回答:“有是有,是在剑桥镇上,有一公里。再说,一个女孩子,住的这样远,让人不放心。万一出了事情,学校不好交待。”    玛丽娜看着林莉莉失望的样子,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遂慨然说道:“罗莎莉同学,你愿意的话,住在我家里行吗?最近,我大女儿出嫁了,搬了出去,她二楼的房间空了出来,给你住。我们家,是座三层别墅,在学院里面,院子用篱笆围住,绿草茵茵。不过,我还要打一个电话,征求我丈夫的意见。”说完,她拿起电话,接通了,设讲几句话。她放下电话,高兴地说:“我丈夫同意了,他让我问候我们的中国客人。”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