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92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四十章 公使赴任(三)     华夏刺绣,闻名于世,技艺精美,巧夺天工,以苏绣、湘绣、蜀绣、京绣最为有名。京师本是京绣的发源地,因林兰英系湘人,遍身罗绮,以及鞋履上的花饰,全是精美的湘绣。    高丽云看见小姑子林兰英一双二寸五分小脚,俏丽多姿,心中甚为羡慕,思忖裙下三寸莲钩,自愧不如,有一种酸酸的,又带着一丝苦涩的感觉,但并不外露,仍是满面笑容。    林兰英对嫂嫂高丽云的一身打扮,也甚为眼馋。高丽云是浙人,虽然生在湘江之畔,宽袍大袖依然江南风韵。服装亦是上等缎面,上面花饰,却是富丽堂皇的织锦,在金黄地上,织出著名的西湖十景。是杭州都锦生丝织厂的最新产品,刚刚获得一八九八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的金奖。现在尚未上市,是高丽云通过她的表姐、浙江巡抚夫人开后门刚刚弄到手的。更使小姑子林兰英眼睛一亮的,是她嫂嫂穿的一双半高跟的大红尖头小脚皮鞋,因为三寸长,只有两排孔眼,上系大红鞋带。    林兰英羡慕地问道:“嫂嫂,您这大红皮鞋真好看,我还是头回见,是在哪里买的?能不能也给我买一双?”    高丽云含笑道:“现成的买不到,是定做的,一双要五十两银子呢。”    林兰英不解,问道:“像我们京里,大栅栏的百年老鞋店同升和鞋庄就有现成的坤鞋卖,不用定做,为何皮鞋需要定做?”    高丽云说道:“妹妹,听嫂嫂细说,布鞋质地柔软,容易合脚。皮革坚硬,不易合脚。且小脚大小,形状,差异甚大,极难一致,只有定做,方才合脚,便于行走。”    林兰英又问:“嫂嫂,您在哪里定做的?能不能也给我定做一双?”    高再度云说:“上海没有地方定做,是通过洋行,向英国伦敦的巴塔鞋厂定做的,前前后后,花了大半年的时间。这次,您们全家到伦敦去,直接向厂家定做,方便多了。只是定做需要脚模,却有些费事。不过妹妹亲自去鞋厂‘量脚定做’,也许不要脚模。”    脚模,就是同脚大小,形状完全一样的一个模型,以木模居多,间或也有铁模,据说,还有铜模,瓷模,甚至银模。    说到这里,笔者想起,在姚灵犀大师的《采菲录初编》第137页上,有署名万石厂主写的《妇女足饰之进化》,内容饶有趣味,写道:    “纤纤玉趾,瘦不盈握,吾华千百年来之国粹也。古今名士詠之诗歌,其珍重恭维之表示,实有逾于奉天承运之帝德颂。顾此纤纤之来,宁其容易,不牺牲其筋骨肌肉,始克成此削趾适履之功?而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由是而饰足之器兴焉。器以木制,厥名高底,纳诸莲舟之内,外束以寻丈锦带,则虽巨等野人之跡,可使锐如春笋。我乡顾某以善制高底擅名沪上,经其手削者既美观而复稳步。名门闺秀、妓院娇娃之招至妆阁,使实地审量而当场奏刀者,接踵无稍间,其业虽臭,人间艳福为此奴占尽已。顾初只设摊于小东门内之某桥下,既赁一庑设肆,兼营兑钱,渐进而为小钱庄,为汇划庄。至民初倒闭,罄其所得臭钱外,犹累入十余万。倘以北美之风尚例之,亦不失为高底大王矣。”    上文所述启示,虽经营妇人纤弓之物,亦可致富。顾某擅制木底,想必脚模也难不倒他。不知高丽云的脚模,是否出于顾某一流之手?    林兰英久居京师,虽是天子脚下,但哥嫂一家身居沪上,尽睹十里夷场之新奇,不可同日而语。今日随夫赴英,虽旅途艰险,心中依然欣喜。    也许是高丽云做过多年“高少爷”的亲身经历,使她对闺阁以外的世事,比起深居绣楼的大家闺秀林兰英,自然有更多的了解和更多的思忖。    说来说去,还不是担心一双小脚到了西洋,如何应对完全不同的风俗习惯和社会环境。    莉莉的一双小脚,身为母亲的高丽云是担心的,但她毕竟是个学生,唯一的事情就是学习,与外界并没有过多的交往,莉莉英语娴熟,与英国人交流没有困难,应该不会因语言不通而产生误会。    高丽云更担心林兰英的一双小脚,林兰英是公使夫人,照例有英国妇女界的活动,要公使夫人参加,遇有舞会,还得跳舞,不知林兰香一双二寸五分的小脚如何去跳交谊舞?林兰英英语一窍不通,离开翻译,无法与英人交流。她对英国的风俗习惯、社交人情一无所知,裹着一双纤纤莲钩,不知无意之中是否会做出不合适、不得体,甚至是有损于国家声誉的事情来?林兰英毕竟是公使夫人,而公使夫人又是代表泱泱大国的使节。    事后证明,高丽云不愧是“高少爷”,她的这些担心,确非过虑。    林兰英见到侄女林莉莉,非常高兴,几年不见,莉莉长成了容颜俊秀,仪表端庄,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十九岁,身高五尺(一米六七),三寸小脚,益显俏丽。听到侄女会讲一口熟练的洋话,赞不绝口。林兰英从小入女塾,饱读诗书,但不懂英语,对侄女十分羡慕。    林莉莉见到姑父、姑母、表妹、表弟,自己一路跟随他们一家远赴英伦留学,自是欣喜。又见到表妹崔莺莺裹着一双同自己一模一样的三寸小脚,倍感亲切,扭动着小脚,走上前去,拉住表妹的手,问长问短。崔莺莺同表姐数年不见,有些生疏,微微有些害羞。相比之下,十九岁的表姐,与十二岁的表妹交谈,俨然就是大人和小孩对话了。林莉莉十九岁了,小脚已经裹了十五年,由“生脚”变成“熟脚”,又由于常年在学校中坚持体育锻炼,脚力甚为强健。崔莺莺才只十二岁,小脚尚未完全定型,尚未由“生脚”变成“熟脚”,加之缺少活动,走路还不太熟炼。    对于此次女儿到英国留学,高丽云做了许多准备工作,其中之一,便是到南京路上有名的“小花园”鞋店,定做了三双七寸长的黑色半高跟的女式天足皮靴。    七寸,约合23.33厘米,相当于37码,是女鞋最常见的尺码。    高丽云,不愧是“高少爷”,当年积累了丰富的女扮男装的经验,裹着小脚,套着官靴,出入社交场合。    如今,高丽云并非女扮男装,而是小脚扮成大脚。高丽云想,英国人一旦看见莉莉的小脚,难免少见多怪,问长问短,回答不是,不回答也不是,讲也不清楚。加之,传教士往往把小脚讲成“酷刑”,不明真相的人,乍听起来,毛骨悚然,十分可怕。由于先入为主,一时之间,再怎样解释,恐怕也难以解释清楚的。如果不幸走在大街上围上一群人,恐怕警察都会赶过来了,如果遇到这种情景,何等尴尬。冒充天足,诚为上策,免去许多麻烦。    林兰英倒没有考虑那样多,她究竟没有当过“林少爷”,没有这种体会。她着实不知道,到了英国后该如何生活。就是总理各国事务衙门里的人,恐怕也没有一个清楚的。她想,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天无绝人之路,吉人自有天相,老天爷会保佑我们的,一切听其自然吧。    一周以后,一八九八年九月二十八日,光绪二十四年八月十三,崔国英一行离开上海,前往日本。他们当时并不知道,正是在这一天,被捕的“戊戌六君子”谭嗣同、刘光弟、康广仁、杨深秀、林旭、杨锐,被慈禧太后下令斩首,血溅菜市口。    八月初七,“戊戌政变”的第二天,慈禧心腹荣禄派兵三千,封闭城门,严查维新派。    此时,康有为已经遵照光绪谕旨,去了上海。不久又在英人护送下,去了伦敦。    梁启超躲入东交民巷日本使馆,后在日人掩护下,去了东洋。    在“百日维新”中,广大妇女并未感到新政给她们带来多少好处,反而带来普遍的怨言。农历六月二十六,公历八月三十日,光绪皇帝发布上谕,禁止各省妇女缠足,而且惩罚十分严厉:“其已裹者,一律宽解。若有违抗,其夫若子有官不得受封。无官者其夫亦科罚锾。其十二岁以下幼女,若有裹足者,重罚其父母。”一时之间,京师广大缠足妇女及其家属,受到了沉重的压力,缠足不是,放足也不是,包括林兰英母女在内,人心惶惶,手足无措。不久老佛爷重掌朝纲,从小脚妇女深为庆幸。百日维新,并未得到广大妇女的认同,她们反而认为,谭嗣同这些乱臣贼子,理当斩首,杀得好。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