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88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三十九章之二)

    这是中国古代妇女,用她们超人的聪明才智,对世界文明作出的伟大贡献,在历史上写下了极其辉

煌的篇章。

    缠裹小脚将人体艺术发挥到极致,裹脚也可以说是一种最高境界的人体极限运动,缠裹成纤纤金莲,

千千万万的妇女,依然可以像天足一样地生活劳作,繁衍生息,而且从中得到了许多欢乐和幸福,这是

天足妇女做梦都想不到的,不然,小脚何以风靡千年?

    三寸金莲必须尖瘦弓小,否则难以小到三寸,玲珑剔透,勾魂夺魄。但这仅是最基本的要求,也可

以说,尖瘦弓小,仅是大小和形状的要求,这是观赏的感受。

    但三寸金莲却远远不是“只许看不许摸”,丈夫和情人,乃至妓院中嫖客,对于女人的一双小脚,

是既可以看,也可以摸,又可以嗅,还可以用舌舔,用牙咬,用口吞,既用口,又用手,“君子动口不

动手”,在这里是不存在的。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在这一千年中间,中国的男人是世界上最有福气的男

人,他们竟然在女人的一双小脚上玩出那样多的花样,使得性生活丰富多彩,绚丽多姿;据说,玩小脚

的方法,居然有四十八种之多。女人也是其中的受益者,她们甘心情愿地裹成一双小脚,从中得到无尽

的欢乐;她们是世界上最大胆的女人,敢于把自己的脚裹得那么小,达到“匪夷所思”的程度。小脚,

最能体现中国文化的特色;正是在中国数千年文明的沃土上,才能盛开小脚这样的艺术奇葩。

    小脚的香,是嗅觉的感受,也说明小脚主人很爱清洁,经常洗脚,这当然对小脚的保健大有裨益。

    软,是触觉的感受,“入握应知软似绵”,令人销魂。如硬如铁石,便大煞风景。对此感受稍作说

明的是,小脚的软,只能是在解开裹脚布的时。紧缠双趺后,小脚便会坚硬似铁,因为,不如此,便无

法步履。“双脚像棉花一样”,试想一想,小脚还能走吗?

    小脚的正,既是对小脚形状的基本要求,也是出于实用的需要。小脚不但是供观赏的,毕竟还要用

它来走路。不会走路的小脚美人,像座“泥塑美人”,成为寸步难移,只能抱在手中的“抱小姐”,违

背了当初裹脚是为了“纤丽善舞”的初衷。小脚只有正了,才能刚强有力,善于行走。

    由上可知,林莉莉的三寸金莲确实得到了长足的进步。教会学校如期实现了当初“教学、纤趾双达

标”的培养目标,将林莉莉不但培养成一个品学兼优、体格健全的高中毕业生,而且培养成一位小脚美

人。

    此时,林莉莉尖瘦弓小的三寸金莲,步履更加稳健,她的一双纤纤莲钩,将要越过千座山,踏平万

顷浪,去到异国他乡的英伦三岛留学了。这一串细碎的小脚印痕,在历史上留下了清晰的足迹,它将告

诉后人一些有趣的故事。

    此时,林莉莉的父亲林尚宾,已是苏松太道的三品道台大人了。林尚宾自一八八六年升任江苏省松

江府上海县七品知县,由于政绩卓著,深得上司器重,一路仕途平坦,官运亨通,六年前升任松江府五

品知府。今年,一八九八年,光绪二十四年,升任三品道台。林尚宾生于一八五四年,咸丰四年,今年

已经四十五岁了。

    林莉莉的母亲高丽云,生于一八五五年,咸丰五年,今年也已四十四岁了。

    林莉莉下面,有两个弟弟。

    大弟弟林文英,生于一八八二年,光绪八年,今年十七岁,正在读高中。

    小弟弟林文杰,生于一八八四年,光绪十年,今年十五岁,正在读初中。

    高丽云得知女儿被保送出国留学,进一步深造,自然十分欣喜,但同时心中也不免为女儿此行深深

担忧。

    担心的头一件事是,女儿从未一个人出过远门,如今要万里迢迢,远涉重洋去西洋留学,又是裹着

一双标准的三寸金莲,途中困难可想而知。俗语说“儿行千里母担忧”,现在,从中国到英国,高丽云

想,怕是一万里也不止了,她能不担心吗?

    还有,即使旅途一路顺风,平安无事,但是到了英国,人生地不熟,生活习惯有很大差异,女儿一

个人她过得惯吗?她喝得惯英国的水,吃得惯英国的饭,睡得惯英国的床吗?

    还有,女儿的一双三寸金莲小脚,会不会给她的学习和生活带来什么不便?小脚固然在中小学给女

儿带来不少荣誉,但那毕竟是在崇尚小脚的大清国。如今到了西洋,那些高鼻子、蓝眼睛的英国爷们和

英国娘们,他们会怎样看待莉莉的一双三寸小脚呢?他们会不会也像传教士那样,把裹脚说成是什么

“有害妇女身心健康”的“陋习”,是什么“野蛮的行为”,给莉莉在精神上带来什么负担和压力呢?

    高丽云还有更进一步的担忧,她想,莉莉面对这些对小脚的非难之词,能不能顶得住舆论的压力,

坦然面对,我行我素,故步自珍呢?她十分担忧,万一莉莉顶不住这种压力,屈服于这种压力,或是听

信了什么“放足是文明人的行为”等蛊惑人心的甜言蜜语,以至于误入歧途,甚至会把小脚放掉,不缠

裹脚布的小脚,只能变成不堪入目的丑八怪。高丽云心想,万一出现这种情况,那将是一种多么可怕的

情景呵!

    高丽云十分清楚,莉莉到了英国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那毕竟是以后的事,现在谁都说不清楚;

也许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也许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因此,多想也无益,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何让

莉莉平平安安地到达英国。

    这些日子,林莉莉全家都为这事犯愁,高丽云也算得上一个女中豪杰,却也束手无策,寝食难安。

几天下来,人瘦了一圈,林尚宾心疼不已。

    正当全家人为林莉莉万里迢迢出洋留学担心之际,一个好消息从天而降:林尚宾的妹夫、林莉莉的

亲姑夫崔国英,已被朝廷任命为大清国驻大英国特命全权公使,即将赴英国上任。

    这个振奋人心的大好消息,如同久旱恰逢甘霖,似一股清凉的山泉,源源不断地注入高丽云干涸、

焦急的心田,对莉莉年少脚小,万里迢迢,途中不便的担心尽释。高丽云款动三寸金莲小脚,颤颤巍

巍,朝爱女行去。林莉莉迈着三寸纤瘦莲钩,袅袅婷婷,向慈母奔去。一对裹着三寸金莲的母女,相拥

而泣,热泪盈眶。

    此时此刻,家里不止有母女二人。高丽云不知怎的,无意之间,不经意地问莉莉:

    “莉莉,你不会怪妈妈吧?妈妈在你很小的时候,就为你裹了一双很小很小的小脚。裹脚是很疼的,

好在你很听话,给你裹脚,你不哭也不闹,顺顺利利地裹成了一双人见人爱、人见人夸的三寸小脚……”

    林莉莉十九岁了,已经长大成人。在清朝末年,十九岁,已经是大龄女青年,绝大多数人已经为人

妻,甚至为人母了。莉莉由于在校读书,婚事也就一年一年地拖了下来。现在出国留洋深造,婚姻大事,

更是只得暂时放一放了。莉莉已经是个大人了,她有点奇怪,今天妈妈怎么啦?怎么忽然想起我小时候

给我裹脚的事,还说什么“你不会怪妈妈吧”,这是从何说起呢?

    说的也是,小脚给林莉莉带给了荣誉,说不定,正是由于她的一双出众的小脚,才获此留学的殊荣。

林莉莉只会无比感谢既给她生命、又给她纤足的慈母,怎么会怪妈妈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高丽云为

什么这样说呢?她心里究竟是怎样想的呢?

    这句话,说的是不是有些离谱呢?

    裹小脚,是一把相当锋利的双刃剑。正如天上从来不会无缘无故地掉下馅饼,除非是有人在扔。世

上也不会有什么免费的午餐,除非有人替你买单。有所得,必有所失;有大得,必有大失,这句话用在

裹小脚上,再准确不过了。

    小脚,三寸金莲,乃人间至美,尖瘦纤弓,娇小玲珑,美不胜收,艳丽俊秀,无以复加。但同时也

给行走带来不便,甚至是相当的不便。美丽是要付出代价的,绝世的美丽是要付出昂贵的代价的。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