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85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是不是在人体美容上,也存在着“成则为王,败则为寇”?当年,在维多利亚时代,英国成为“统御七海”“日不落”的全球第一超级帝国,束腰风靡全世界。是不是当年中华帝国如果一量独霸全球,三寸金莲也会独领风骚,独霸脚坛,至今全球处处纤纤莲趾?    玛丽亚嬷嬷轻启朱唇,莺喉宛转,含笑问道:“不知主教阁下,今天天驾光临敝校,有何指教?”    特特朗主教是玛丽亚嬷嬷在神学院读书时的同班同学,毕业后又同在一个教区传教,相当熟悉,他知道是老同学在同他开玩笑,说道:“我的校长大人,我在火里,你却在水里,一点不着急,又是主教阁下,又是大驾光临,又是有何指教,尽讲些没有用的客套话。今天我不是来指教,而是实实在在地讨教来了。”    玛丽亚嬷嬷身穿黑色修女服饰,全身遮盖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张秀脸和一双秀目,说道:“什么事使您这么心急火燎的?”    主教道:“还不是招生的事,小脚女生究竟收,还是不收?再有两个月就要开学了,现在这件事得赶快确实下来。”    玛丽亚嬷嬷一听主教说到招不招小脚女生的事,就气不打一处来,气呼呼地说道:“小脚女孩也是人,也有受教育的权利,基督教导我们要以博爱之心对待人类,没有理由不收她们。”    主教显得很为难,说道:“也不是不收她们,教区开办的女子小学招收小脚女生,怕引起人们的议论,说你们传教士宣传放脚,却在自己办的学校里招收小脚女生,说的和做的不一致,言行不一致。只要她们把脚上的裹脚布去掉,把尖尖的小脚放开,我们就收她们。”    因为是老同学,玛丽亚嬷嬷用不着跟他客气,尽管他是自己的顶头上司,直率地说道:“看您说得轻松,把女生的小脚放掉!中国人最看重小脚,一个女人美不美,全在一双小脚上,就像我们英国女人美不美全在一揸蜂腰上一样。您不妨好生打听一下,现在有哪一位英国女人肯把紧身衣去掉,将腰变得像水桶一样?如果变成那样,她如何有脸见人?那还不如将她活活杀死,痛苦可能更小一些。中国人的小脚同我们英国人的蜂腰同样重要。你们男人不懂,小脚和蜂腰有很大的不同。”    主教耐心地听她滔滔不绝地大发议论,陷入静静的思考。听到这里,不免好奇地问道:“小脚同蜂腰有什么不一样?不都同样是一种人体美容术,强迫使躯体变形吗?”    玛丽亚嬷嬷有些自负地说:“说你们男人不知道,你们还真的不知道。小脚主要是使脚骨变形,同时使脚骨周围的肌肉变形。蜂腰仅是肌肉变形,腰椎并未变形。小脚一旦缠断脚骨、缠死肌肉,裹上裹脚布是小脚,去掉裹脚布依然还是小脚,只是肌肉作不规则的扩张而已,于事无补,徒增痛苦,没有丝毫的益处,只是听着好听而已。一旦放脚,什么‘文明’、‘开放’、‘自由女’的桂冠接踵而至,而放足女的双脚骨断筋折失去裹脚布的约束,四趾离开舟状趾窝,走路一点使不上劲,似腾云驾雾,似酩酊大醉,东倒西歪,苦不堪言,如同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来,十足是干了一件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蠢事。”她越说越生气,嗓门不觉高了起来,说道:“有的教区只招收教民放了脚的女儿入学,这些女孩子为了读书只得放脚。迫于家长的压力,加上自己深深喜爱,白天放脚,晚上又将双脚紧缠,结果对脚骨造成了更大的损害。”    主教听后,似懂非懂,问道:“你说有道理,但是我想,为何蜂腰放开,一点事情没有,唯独小脚放不开,是何道理?”    玛丽亚嬷嬷耐心解释,说道:“束腰仅是腰部肌肉组织束紧、束小,并未使腰椎骨产生变形,一旦放开,一点事情也没有。已经缠断缠死的小脚,断骨难续,成难恢复原状,恰似已经炸好的麻花,如何能够改变形状?”    主教心中依然存在顾虑,面色凝重地说道:“你说的这些固然有道理,我也懂了,缠断的小脚依旧紧裹脚布走路比去掉脚布要舒适得多。可是,我们办的毕竟是传播西方文明的新式学校,小脚显得格格不入。”    玛丽亚嬷嬷耐心开导,说道:“入乡随俗,是我们传教士必须遵循的原则。没有大脚女生,小脚女生也是可以的。小脚就是小脚,是绝对变不成天足的。放足无疑掩耳盗铃,徒留笑柄,于事无补,反而把许多人材挡在校门之外。一定要她放脚,无疑给女孩本人和她们的家庭出了一道很大的难题,很可能因无人上学,学校连办都办不起来,还奢谈什么传播西方文明?招收小脚女生,恰是顺民意、知民意的明智之举。”    英国基督教会上海教区主教罗伯特·斯特朗牧师,最后终于接受了教区女子小学校长玛丽亚·奥本海默的意见,决定小脚女孩亦可招收入学。大脚女孩当然好,可是一个人也没有。当时,大脚女孩虽然稀罕,但并非绝对没有。她们多是远离上海这座远东大城市的乡下赤贫人家的女儿,一是并不知道上海有这样一所女学;二是即便知道,年届入学年龄的她们,要带弟弟、妹妹,要干一些简单的家务活,父母也不肯放她们来。    即使是同意小脚女孩可以入学,报名的人也不多。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女子无才便是德”的传统观念根深蒂固,女孩子裹了一双小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长大出嫁以后,生儿育女,相夫教子,用不着读那样多的书,女孩子书读得再好,又不能下考场,考取功名,读那么多的书又有什么用呢?其次,洋人办的洋学堂,教洋书,讲洋文,讲一些中国的“四书五经”上没有的洋道理,会不会把孩子教唆成不守妇道的人呢?如果是这样,毕业以后,又有哪一户人家敢娶呢?再说,虽说入学后依然允许学生照常同家里一样缠裹小脚,可是七岁的孩子还不会给自己裹脚,不知学校会请什么人来给孩子裹脚呢?这些缠足婆要给众多学生裹脚,会不会“罗卜多了泥洗不干净”吧?如果小脚裹得不好,书读得再好,又有什么用呢?岂非因小失大,得不偿失?    讲来讲去,家长的担心,主要还是在女儿的一双小脚上,如果在读书期间依然能够保持一双俊美的小脚,就是学习成绩不如人意,那也没有什么。    玛丽亚嬷嬷在主教的支持下,花费重金,从杭州留下镇请来了莲婆董莲芳,全权委派她筹划为校中小脚女生裹脚事宜。董莲芳昔日曾专门为杭州大富商胡雪岩家中女眷裹脚。胡府金莲,远近闻名,莲术精妙,广为传颂。    玛丽亚嬷嬷对她寄予厚望,亲自询问她的打算,说道:“董阿姨,你准备聘请几位莲婆来为小脚女生裹脚?人少了,忙不过来,人太多,学校的开支又太大了。请几位合适呢?”    董莲芳面对校长,恭恭敬敬地回答道:“承蒙校长垂询,小女子深感荣幸,回答有不到之处,还望校长指教。以前我在胡府时,府中妻妾有三十多人,丫鬟婢女有一百三十多人,专司裹脚的莲婆有二十多人,大约一位莲婆负责为六到七位女人裹脚,学校不像胡府要求那样高,一位莲婆为八个小脚女生洗脚、裹脚,应该完全来得及。现在学校招了多少学生?”    玛丽亚嬷嬷回答道:“到现在为止,一共招收了六十四位女生,全是小脚,一个大脚的也没有。”    董莲芳说道:“既是如此,八八六十四,一人负责八名学生,一共需要聘请八位莲婆,除了我,还要再聘请七位。好在留下镇从胡府遣散的莲婆还有多人,我再去一趟。她们个个莲术精妙,一定要让学生家长满意,为学校和校长增光添彩。”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