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81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三天以后,洋人斯特朗主教如约而至,令林知县和徐师爷未曾想到的是,斯特朗还同时带来一位年约三十、高矮适中,容貌俊秀、双足绝纤的中国妇人。    林知县和徐师爷同两人见礼之后,将两位客人延入二堂,分宾主坐下。    斯科特主教而带笑容,说道:“关于贵小姐读书一事,不知贵夫人意下如何?”    林知县不无歉意,说道:“贱内极表赞同,甚为感谢。只是小女刚刚裹就一双小脚,一旦住校读书,不知每天小女的一双小脚由谁来扎缚》如此事能够妥善解决,理应送小女入校读书,还望多加栽培。”    斯特郎主教胸有成竹,说道:“敝校早虑及此,已经聘请多位莲术精湛的缠足婆来为女生裹脚。如果入学时由于种种原因未曾缠裹小脚,家长仍愿女儿裹脚者,校方亦可代劳,并不额外收取费用。每个学期,学生莲趾大小,还要进行评比,优胜者,分一、二、三等进行奖励,为该生裹脚之妇人,亦会受到相应奖励。因此广受欢迎和民众赞誉,口碑其佳。”他喝了一口龙井茶水后,示意随来之妇人,说道:“这位便是学校专门请来为女生裹脚的妇人,她原在杭州胡庆余堂主人、人称胡财神胡雪岩家中,专司为胡府女眷裹脚之役。前年,胡雪岩犯事被朝廷抄没家产,破败了,小妾、婢女被遗散至杭州西边的留下镇。去年女子小学开办,为解决学生每天不可少的裹脚需要,教会特地不惜重金,从该地聘请了一批像她这样莲术精妙的缠足婆,也可称之为莲婆。”    斯特朗主教对招收莲婆,用了“聘请”字样,而非“雇佣”字样,分明把她们与学校聘请的教师同等看待。在他看来,教师向学生传授知识,教书育人;莲婆则是学生的形体教练,为学生塑造美丽的艺术形象,教会她们如何莲步翩跹,妖娆多姿,同样是培育新苗,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至于社会上有的人把莲婆看成下贱的职业,斯特朗认为,那显然是不公平的偏见。俗话说,“母以子贵”,人人看中金莲,为什么塑造金莲的人,反而不被看重呢?    县衙内宅县令夫人,听说主教带来一位莲婆,便特地派遣一个丫鬟出来传话,说是夫人很想单独见一见这位专为学生裹脚的妇人。    林知县一听,非常高兴,莲婆一人进去,一五一十,向夫人仔细介绍,免得自己多费口舌了。大老爷们对裹脚之事一窍不通,夫人问及,难免讲不清楚,让莲婆当面向夫人讲清最好。夫人有不明白之处,也好当面询问。    斯特朗主教得知夫人要见莲婆,同样高兴,他十分清楚,女生入学,母亲最担心的是,女儿到了学校,一双小脚,有没有人给裹呢?裹得好不好呢?一双小脚,千辛万苦才能裹就,天天精心缠裹才能保持纤瘦的形状,由于缠裹松懈,小脚变大,变丑,却是轻而易举之事。如果因为读书,导致小脚失形变丑,那真是因小失大,追悔莫及。有鉴于此,待夫人从莲婆口中得知一切,必定可以解除顾虑,高高兴兴送女儿入学。    丫鬟今年十六岁,是夫人从湖南带来的,裹了一双三寸半的小脚,虽不甚小,却也尖瘦耐看,走路袅袅婷婷,讨人喜欢。莲婆裹了一双三寸小脚,更加俏丽动人,行路姿态分外优美。正如民间传言,胡府金莲,高人一等,与众不同,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高丽云祖籍杭州,虽是出生在长沙,喝湘江水长大,家中依然讲的是杭州话,见莲婆讲的一口从小熟悉的家乡话,感到十分亲切,有几分好感,距离接近了不少。    原来这杭州话,常常带一个“儿”字,例如把小孩子称为“小伢儿”;筷子称为“筷儿”;姑娘称为“姑娘儿”;饭桌上的调羹,称为“调羹儿”。在江浙一带语言中,它没有苏州话软糯,也不似宁波话粗硬。如果说苏州话像宁波汤圆,那宁波话就是棒子面窝头了。女士讲苏州话,效果极佳,吴侬软语,平添几分妩媚。男士讲苏州话,恰恰相反,因为太过软糯,本非娘娘腔,也会成了娘娘腔。在听苏州评弹时,这种感觉十分明显。宁波话,有点像天津话,男士讲没有什么,女士讲嫌太硬了。所以人们常说:“宁听苏州人吵架,不听宁波人说话。”    经知县夫人询问,莲婆自称姓董,名莲芳,祖籍杭州,老家清河坊,生于咸丰七年(一八五七年),今年刚好三十岁。夫人思忖,比自己小两岁。夫人老家杭州湖滨平海街,距离清河坊不远,乡里乡亲,心中欢喜。    夫人见董莲芳小脚裹得整齐有致,莲步婀娜,很是称赞了几句,又仔仔细细询问了学校中的各种情况,尤其是如何给学生裹脚的情况。董莲芳据实一一回答,说自己从前在胡雪岩家专门为女眷裹脚。夫人听了,非常满意,不再为无人替女儿裹脚担心,并领出林莉莉与莲婆董莲芳相见,希望她对女儿格外关心,取得学业、金莲双丰收。    莲婆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县令的千金小姐,只见一位年约七岁、裹着一双三寸金莲小脚的女孩,由夫人领着,袅袅婷婷地走了进来,她迈动小脚行走不太熟练,用行话说就是还有些“生”,显见小脚裹成的时间不长,是一双“生脚”。董莲芳以专业眼光打量,小脚裹得有模有样,端正有力,便于行走。因为小脚不仅要小,要好看,毕竟还要用它走路。小脚裹得好坏,走几步路,便可知晓。因此,董莲芳今后为县令千金小姐裹脚,心中踏实了不少。斯特朗主教为了劝说县令小姐入学,以推动更多家长送女儿进来,下了很大的决心,派全校最优秀的莲婆来为县令小姐裹脚,树立一个具有影响力和号召力的榜样,一再叮嘱董莲芳:此事关系重大,一定要格外认真。董莲芳见到林莉莉小脚裹得很好,为今后保持秀美小脚形状,打下了良好基础,只须第天例行缠裹就可以了。若是原先没有裹好,裹成了“夹生饭”,想要另起炉灶,推倒重来,那可就麻烦多了。试想一想,“夹生饭”,半生不熟,还能煮成干饭吗?只得多多加水,煮成稀饭煮熟了事,那味道,显而易见不会好吃。干饭,稀饭,那味道差得远了。给小女孩缠裹小脚也是同样道理。粽子包坏了,可以重新包过;小脚裹坏了,总不能换一双脚丫再裹。如果为女孩裹脚者,是一个平庸的农妇村姑,不谙莲术,一味短小,只知蛮缠硬裹,全无章法可言,将小女孩的脚趾头裹得七歪八扭,纠结在一起,如同一团乱麻,脚背隆起,像一个圆球,小脚似猪蹄,如驼峰,一塌糊涂,丑陋不堪,全无三寸金莲的韵律和美感。董莲芳心想,如果不幸遇到这种情况,就是小脚娘娘亲临,也是束手无策。试想,一根炸好的麻花,它的样子,还能改变得了吗?哪怕是小时从未裹过脚,哪怕是七岁了依然一双大脚,到了董莲芳这种金莲行家手里,完全可以裹成一流的小脚。所以,一旦裹坏了,还不如不裹。    林莉莉小脚裹得中规中矩,有模有样,董莲芳心中十分高兴,今后为林莉莉裹脚省事多了。    董莲芳又向县令夫人询问了小姐幼年裹脚的情况。    高丽云说道:“莉莉四岁开始缠裹小脚,是我为她裹的。”    董莲芳问道:“四岁,也就是三周岁光景,刚刚学会走路一年多的时间,脚又小又软,最适宜开始缠裹小脚,只是小姐年幼吃不得苦,将脚裹小,骨头裹断,小姐会不会忍不住疼而哭哭啼啼呢?”    高丽云答道:“小孩子裹脚时哭泣,是常有的事,莉莉也不例外,慢慢习惯了就好了。我虽是杭州人,却是生长在长沙,裹脚也是湖南的裹法,小脚裹紧以后用烧酒浸泡,不但消炎水肿,而且麻醉止痛,莉莉裹脚不十分疼,不大哭泣。湖南的益阳脚,纤瘦短小,脚背平直,很有名,又以莉莉祖籍桃花江镇最出色。”    董莲芳十分赞同,说道:“夫人所言极是。小孩子一定要从小开始裹脚,那时双脚还未长大,脚骨柔软,容易裹小,也不会很疼。年纪大了再裹,可就麻烦了。夫人您也是我们杭州人,杭嘉湖一带,农家女,天然爱好小脚,年纪十三四,方才自行缠裹,成年后,双钩正如新月,俗称‘镰刀脚’。”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