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79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林公子尚宾忙打圆场:“高公子且莫当真,杜公子不过是开个玩笑,并无它意。书林此言,甚为不

妥,想丽云本是堂堂公子,难道好好男人不做,竟然异想天开,梳头裹脚,去做一个女流之辈,世间竟

有如此之事?闻所未闻。书林你还不赶快向高公子赔礼道歉。”

    杜公子骑虎难下,本来想开高公子一个玩笑,不料想,人家如法炮制,独及自己最为忌讳的隐私,

大为尴尬。如今林公子出手相救,为他解围,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从容起身,恭恭敬敬,向丽云作了

一个长揖,说道:“小弟出言欠妥,万望仁兄见谅,不要生气,小弟给你赔个不是。”

    自从高府公子丽云中了举人,说亲的人络绎不绝。高丽云温文儒雅,像貌堂堂,年纪轻轻就中了举

人,前程未可限量,又是高知府的独生儿子,一旦二老归西,偌大一份家业还不全是他的。

    高丽云哭笑不得,心想自己是个女的,将来都要嫁人,如何娶得娘子,做得新倌人?

    于是就去对父亲高知府说了,高知府始料未及,不料一个假儿子引出一桩娶媳妇的事情来,甚为棘

手。于是高知府就向外推脱,说是儿子年纪尚小,接下去还要参加会试考贡士,再经皇帝亲自主持的殿

试即可考取进士,说不定还会中状元,现在分心不得,功名要紧,尚不是谈婚论嫁的时候。

    大家不以为然,有个娘子日夜陪在身边,端茶送水,温柔体贴,红袖添香夜读书,学问必定大有长

进,岂不甚好。

    林尚宾对高丽云印象很好,聪慧大方,像貌俊秀,只是有一股脂粉气息。他想自己胞妹林兰英今年

十五岁,有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小脚刚刚只得二寸五分,且又饱读诗书,正是一对金玉良缘。

    于是,他奏明双亲,欲结这门亲事。高丽云才貌双全,誉满长沙,二老满口答应。

    林尚宾将高丽云请到自己家中做客,二老就像对待“毛脚”女婿一样,殷勤款待,并请出林兰英小

姐在书房相见。

    高丽云一见林兰英,见她高挑身材,貌极美,莲极纤,惊为仙子下凡。高丽云亦是堂堂一表人材,

高大英俊,新科举人,知府独子,林兰英一见钟情,心中十分满意。

    高丽云以为林尚宾仅是邀她家中作客,不料却是相亲,毫无思想准备。

    众人借故退出,书房中只有一对女娇娥。

    林兰英含情脉脉,高丽云欲言又止。无奈之下,只得对林兰英说明自己也是女儿身,怎能娶妻,以

致误了小姐终身。

    林兰英不信,高丽云无论怎样解释,一无用处。高丽云情急之下,也顾不得许多,脑袋一热,就随

手脱下了官靴,将一只穿着大红缎子绣花鞋的金莲小脚亮给她看,不由得林兰英不相信。

    正巧林尚宾走了进来,他十分意外地发现,堂堂的高公子,竟然裹着一双极其尖瘦的金莲小脚,顿

时楞住了,脑子里一片空白。高丽云猝不及防,粉脸羞得通红,手足无措。

    高府八小姐高丽云,终与林公子林尚宾喜结良缘,郎才女貌,才子佳人,成就百年之好,此是后话

不表。

    百科年前,高丽云女当儿养的故事,并非全无实际依据,此事也非绝无仅有。

    祖国宝岛台湾辅仁大学织品服装研究所硕士罗莉华女士,因为她的外公没有儿子,就把她的母亲当

作男孩子来养。

    罗女士于二00四年七月一日,通过了题为《清末民初台湾与大陆部分地区缠足弓鞋造型、色彩与

绣花纹饰之研究──以柯氏典藏品为例》的硕士论文。论文的指导教授为胡泽民教授,指导顾问为海外

著名的三寸金莲鞋收藏家、三寸金莲文化研究家、台湾广川医院院长柯基生先生。

    罗女士的论文,图文并茂,印制极为精美,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是研究中国古代三寸金莲鞋极为

珍贵、难得一见的佳作。

    论文的第一章《绪论》的第一节《研究动机》一开始是这样写的,讲了她母亲的故事:

    “‘缠足’,又称‘裹小脚’,就是把女子的脚在小的时候用布帛紧紧的缠起来,使脚不能长大,

永远像小女孩的脚一样小巧玲珑,裹到多小?标准是三寸,所以我们称之为‘三寸金莲’。‘缠足’对

现代的年轻人而言,可能只是一个模糊的历史名词,但是对现今八、九十岁的老太太而言,却是一个永

远都挥之不去的记忆痕迹,那是一段常被遗忘的伤怀历史,而这一段历史伤痕却整整烙印了一千年!

    “家母适逢生长在崇尚缠足的年代,人人皆以小脚为美,她身边的妇女几乎个个都是三寸金莲,记

得小时候妈妈帮我洗脚,常常看着我的脚感慨地说:‘好险,你是生在这个时代,要是生在我们那个时

代,你这双脚怎么嫁的出去哟!’令我印象深刻,在当时崇尚缠足的时代,女子出嫁下轿时,轿帘掀开,

未露脸先露脚,婆婆如果见到媳妇的脚小,不论长相如何,都会很高兴的接纳,如果媳妇的脚裹的不够

小,婆婆就会嫌弃,更惨的是,如果大的离谱,在婆家就会失去应有的地位,成为众人耻笑的对象,家

人也会连带成为街坊邻居的笑柄!但是在当时家母却没有缠脚,其原因是:

一、适逢当时风气已经逐渐开放,加上政府大力的推行,有些家庭已不帮自己的女儿缠足。

二、因当时局势很不稳定,常常躲土匪,缠小脚跑不动。

三、另原因是我外公没有儿子,家里宠大的家产未来可能无人管理,所以外公就把母亲当作男孩来养,

不但不缠足,还让她上学读书认字,这个举动在当时尚未完全开放的社会是很前卫的,更由于当家母成

年后也没有按照传统的婚俗在十几岁就出嫁,她结婚时已经二十八岁了,在当时自是高龄、晚婚,而且

嫁的是外地的军人,这对于一个堂堂豪门里出身的大姐而言是非常委屈的,家母虽然免去了缠足之苦,

但是却有时也会羡慕脚小的女人,她们可以穿上自己制作的漂亮的绣花鞋,走起路来喀登有、摇曳生姿,

小脚的妇女在当时还是倍受称赞,且是人人争相说媒的对象,在传统习俗里不裹脚或脚裹不好的女孩,

出门经常被指指点点,每当母亲回忆家乡事时,一定会提到缠足妇女的种种,说谁的脚裹的多小,谁的

鞋子做的多好,这些故事虽然已经在我的脑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是长期以来在心中始终有个解不开

的疑惑,为什么中国女性要缠脚?这个习俗到底是怎么来的?母亲所描述的缠足妇女的种种究竟是个什

么样的情景?这些问题都令我非常的好奇。”

    为了弥补林兰英的损失,高丽云把自己的表兄,高大英俊的崔国英介绍给了林兰英。

    不难想到,林尚宾就是林莉莉的生父。

    高丽云出嫁后,在林尚宾的鼓励和支持下,不畏艰辛,终于裹成了盼望已久的三寸小脚。高丽云由

于自己未能幼龄裹脚,付出几倍的努力,方得如愿,所以给女儿裹小脚格外用心。林莉莉年方四岁,也

不过三周岁,高丽云就亲自为她缠裹小脚。

    林莉莉是益阳人,用的是益阳脚的缠裹方法。《采菲新编》第164~165页,对此作了介绍。

    益阳金莲,享誉华夏。莲术精妙,深合医理。以袜代缠,循序渐进。不尖自尖,不小自小。

    高丽云先是为林莉莉穿尖头袜,尖鞋。布袜用厚实的本色粗布制作,袜筒三寸余高。袜头开始稍圆,

以后每次缩尖窄。布袜极紧,贴脚缝制。五日洗脚一次,擦干,将各小趾向脚心捻转,脚尖套上尖袜,

依次套尽,各小趾极度紧贴,将脚极力前伸,将脚跟推进到底。尖袜一月一换,夜睡不脱,外穿尖鞋。

五岁后穿睡鞋。两年后,四趾已入脚心,大趾尖锐如锥。六岁开始用裹脚布紧缠。一载后,已成三寸金

莲,尖瘦弓小,刚强有力。

(本章完,后篇待序)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