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78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高丽云因为假扮少爷,直到十三岁才开始裹脚,显然是太晚了,带来了种种不利的因素,为她裹成

小脚,增加了许多难度。

    首先是脚硬了许多,难以将四趾裹曲,即使能够裹曲也将增加许多痛苦。

    脚骨不但长硬了,脚也长得又长,又宽,又厚,将其裹成小脚,谈何容易。值得庆幸的是,三年前,

十岁时,由于天天穿着一双束足布袜,限制了双脚的发育,至今双脚仍只有五寸半长。不然的话,恐怕

现在六寸也不止了。

    仅比丽云大两岁的燕燕已经十五岁了,她从四岁起,开始穿尖尖的布袜,双脚不尖而自尖,不小而

自小。两年后,六岁开始正式裹脚,裹脚布有八尺长,二寸二分宽。短短一年时间,就裹成了二寸半长

的好脚,也没有遭受多少痛苦的折磨。丽云对此羡慕不已。

    对丽云来说,八尺长、二寸宽的裹脚布,显然是太短太窄了。八尺长的裹脚布,燕燕可以裹七、八

层,丽云恐怕五层也不够裹。脚布越长,裹脚的力量越大;裹脚布短了,力量不够,难以裹小。再者,

二寸二分宽,太窄了,四个小脚趾包不住。丽云裹脚用的是一丈三尺长、三寸宽的裹脚布。

    丽云虽然憧憬着一双属于自己的真正小脚,此前也作过不少的努力,但是到了真正裹脚时,由于脚

骨长硬了,费了很大的劲,才将四个脚趾头裹下去。

    为十三岁的女儿裹脚的是生母杨香莲,她奋力为女儿裹脚,裹得满头大汗。丽云由于钻心疼痛,也

是大汗淋漓,头上直冒热气。

    丽云裹脚虽然痛苦不堪,但看见双脚一天天变尖、变瘦、变小,朝着自己渴望的三寸金莲小脚不断

前进,心里却是美滋滋地甘愿忍受。

    为了减少丽云裹脚时的疼痛,双脚裹好后,置于六十五度的烧酒中浸泡,疼痛减轻了不少。

    燕燕忍不住说道:“妹妹,你如从小裹脚,便不会这样辛苦了。”

    丽云一脸委曲,想到自己裹脚的坎坷遭遇,心里很不是滋味,十分无奈地说道:“谁说不是,可是

父亲不答应,我又有什么办法。扮成假少爷,可把我害苦了,将来有哪个人家肯娶我这个大脚婆。”

    燕燕已经许配给巡抚十八岁的外甥为妻,明年就要过门了。

    丽云望着大自己两岁的姐姐,裹着一双二寸半的靓丽小脚,明年就要做新娘子了,而自己这一双囫

囫囵囵的五寸半大脚才刚刚缠裹,裹成二寸半的小脚是不可能了,裹成三寸怕也不易,还不知道要克服

多少困难呢。心中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涩,苦,咸,一齐涌上心头。

    丽云虽然裹脚疼痛,在稍微不疼的时候,还是要继续扮成高少爷。

    丽云一年年长高,官靴也得年年变大,加上现在裹了脚,脚逐渐变小,靴中的棉花越寒越多。自从

裹了脚,走路明显不如以前方便了。丽云未裹脚时,虽然穿着束脚布袜,偶而也可跑路。现在,跑跳是

不可能的了。

    认识丽云的官家子弟感到有些奇怪,丽云怎么既不跑了,又不跳了。脱了鞋袜,光着一双脚丫子,

下河摸鱼捉蝦,以前是丽云经常同小伙伴干的事。现在,多年不见丽云光脚丫了。

    不但不光脚丫了,丽云走路也比以前迟缓了许多。问丽云是怎么回事,丽云笑笑说,双脚一边一个,

长了两个大疔疮,走路不便。

    又过了两年,同治八年,一八六九年,高丽云十五岁了,裹成了四寸半的半拦脚,虽然离三寸甚远,

但心里还是很高兴。四趾蜷伏脚底,异常尖瘦,脚背微微隆起,脚底是平的。丽云听从母亲的指导,直

脚愈是裹得尖瘦,以后越容易裹成三寸弓足,在裹瘦上狠下功夫。

    这一年,高丽云经过考试,进入长沙县学,成了一名生员,人称秀才。高秀才年少得志,俨然一位

风度翩翩的美少年,貌比潘安,风流潇洒,气宇不凡。身着一袭蓝衫,脚穿厚底官靴,人们并不知道靴

里却是一双四寸半的小脚。府里学政对生员训话,生员笔直站立。高丽云一双小脚不耐久立,两只尖瘦

的小脚又胀又麻,只有强忍着,这便是裹着一双小脚女扮男装的难处,小脚女人最怕久立。

    又过了一年,同治庚午年,一八七0年,高丽云十六岁了,有五尺(一米六七)高了,长身玉立,

益显娇柔妩媚。虽是男装,仍不掩俊秀。

    这一年,高丽云参加了乡试。

    乡试,三年举办一次,逢子、午、卯、酉为正科,秀才等生员皆可应试,今年适值同治九年庚午科。

考期在八月,分为三场。

    高丽云携着考篮,带着湖笔、徽墨、端砚等文房用具,经过严密搜身检查,看有无私自夹带,循私

舞弊,方才进得文庙广场上的考棚。考棚密密麻麻,隔成六尺见方的上千个小间,像鸽子笼似的。

    丽云从五岁起,便跟随姐姐们进入家中女塾读书。闺塾师是位五十岁的老年妇人,学富五车,满腹

经纶。只因裹着一双二寸有零的小脚,是个女流之辈,便下不得考场,取不得功名,掌不得官印,甚是

不公。

    丽云从《三字经》、《百家姓》学起,学了《千字文》、《幼学琼林》等蒙童读物,以后又陆陆续

续学习《千家诗》和《唐诗三百首》等。由于是女塾,《女儿经》为必修之课。其中特别讲到女儿裹脚

一事,认为裹脚并非为了美观,乃是为了防微杜渐。文曰:“为甚事裹了脚?不是好看如弓曲,怕他轻

走出房门,千缠万裹来约束。”

    还有一册木版雕字的线装书《闺门便读》,也是女塾的必修之课。文曰:“穿了耳,戒耳闻。裹了

足,戒足行。”又云:“行回头,语掀唇,坐动膝,立摇裙,此四者,最难嗔,人见之,即贱轻。”可

以说是女孩的一种礼仪启蒙课本了。

    年纪渐长,熟读“四书五经”等做八股文的经典文献。

    高丽云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三场下来,中了当年湖南省的第十名举人。

    送信的报子,红衣红帽,高举大红纸金字喜报,上书“恭喜高府高老爷名讳丽云高中湘省同治九年

庚午科第十名举人”。高府给赏报子五两银子,若是头名举人,就要十两银子了。

    高知府五十七岁,年近花甲,不顾年迈体弱,闻知“少爷”高中全省第十名举人,激动得老泪纵横,

难以自已。

    在高府门楣之上的高高张贴的大红喜报上,十六岁的“少爷”高丽云已赫然成了老爷,高知府该当

老太爷了。

    在同科举人中,有两人平时与高丽云交往最多,一个是益阳人林尚宾,一个是杜书林,两人都是十

七岁,比高丽云大一岁。林尚宾身材高大,有五尺三寸(一米七七)高,忠厚老实,一表人材,丽云很

喜欢这个益阳小伙子。杜书林只有五尺高,有些油腔滑调,喜欢捉弄人,原籍长沙。

    有次,三人在茶馆聚会。丽云裹着小脚,套着官靴,行动不便,慢慢踱进来。

    杜书林口无遮拦,张口便说:“高公子如此拖泥带水,老半天才来。不知是在梳装打扮呢,还是在

缠裹小脚?可否脱下尊靴,让小弟一睹玉足芳容?”

    丽云镇定自若,从容答道:“仁兄说笑了,小弟七尺须眉,何来小脚?莫非书林仁兄,从小作女儿

养,与姐妹们一同裹成三寸莲趾,可否让小弟一观,大饱眼福?”

    杜公子一下双颊通红,不知如何回答。他并非从小裹脚,却是天生脚小,只有六寸长,最怕有人说

他小脚。不知今日自己阴差阳错,开此玩笑,真乃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暗自后悔不已。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