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76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不但如此,这泥娃娃,每年还需送到庵里去“洗”,也就是在泥娃娃身上再加一层泥,表示长大了。年年人要长大,泥娃娃也要长大。“洗”,只是说说而已。实际上是换一只大一号的泥娃娃,原来的泥娃娃扔进烂泥堆重塑。    虽说是个泥娃娃,身份却不低。如果高知府生了儿子,高知府的儿子便要称他大哥,儿子的孩子便要称他大爷,儿子的孙辈便要称他大爷爷或是大姥爷。别人称高知府的儿子,只能称二哥,不能称大哥,因为大哥是个泥人。    这同山东的风俗有些类似,山东人一般称呼别人为二哥,因武松排行老二,身材高大。武松的大哥武大郎,人称“三寸丁,谷树皮”,猥猥琐琐,上不得台面。    咸丰三年,一八五三年,高知府又从直隶调回湖南,依旧任长沙知府。    原来,广东花县穷困潦倒的老童生洪秀全,装神弄鬼,于道光二十三年(一八四三年)创立邪教组织拜上帝会,蛊惑人心,图谋不轨。洪秀全原名洪火秀,从一八二七年到一八四三年,用了十六年时间,考了四次,竟连一个最起码的秀才都没有当上,只能同私塾的小孩子一起,被称为“童生”。    洪秀全于道光三十年十二月初十,一八五一年一月十一日,在广西桂平县金田村起事,号称“太平天国”。    一八五二年,太平军自永安突围,攻桂林不克,北进入破全州,乘胜入湖南,败于蓑衣渡,经道州、郴州进军长沙,围攻不下,转而进取岳州(今岳阳)和汉阳、汉口。咸丰二年年底(一八五三年一月)克武昌,两个月后,攻克南京,改名天京,洪秀全这个邪教教主在此当了皇帝。    在此次战乱中,长沙城虽然未被攻破,幸免于难,但也损失惨重。原来的长沙府知府,在守城时,在城墙上被太平军炮火不幸击中,壮烈殉国。城内满目疮痍,百业凋敝,饿殍遍地,民不聊生。朝廷又把老知府高穆廉派回来,收拾这副烂摊子。高穆廉幸运地躲过一刼。    太平军席卷半个中国,清王朝摇摇欲坠。高知府忙于为曾国藩的湘军供应粮草,忙得焦头烂额,无暇它顾,生子的事情暂时置于脑后。    两年之后,咸丰五年,一八五五年,五夫人益阳小妾杨香莲又快要生了。    高知府从保定娘娘宫求来的泥娃娃也已五岁,他坚信在送子娘娘的保佑下,这个大哥一定可以带出一位小弟弟来。    当接生婆迈着三寸金莲小脚,一颠一颠地走来,向他报告五夫人生了一位千金,母女平安时,高知府快要昏厥过去了。    高知府多年生子的强烈愿望,一次又一次地化作了泡影,尽付北流的滔滔湘江水,消失得无影无踪。    怎么办呢?还往下生吗?谁又知道何时才能生出儿子来呢。    高知府盼子心切,他已经四十二岁了,决心不再等下去,他要把这个女儿高丽云当作儿子来养,对外宣称他喜得贵子。同时,反复叮嘱家人,万不可将这秘密泄露出去。又规定高丽云的奶娘李梅菊,不许将“小少爷”高丽云抱出大门,换尿布时不许被人看见,不许让别人抱,等等。总之有可能泄露“小少爷”性别的漏洞,一概严加防范。    高府上下均称高丽云为“小少爷”,高知府的七仙女均称她“第第”。    全长沙城都知道了知府大老爷喜得贵子,纷纷前来祝贺。    高丽云一百天时,高府张灯结彩,大宴宾客,长命锁、虎头帽、虎头鞋、婴儿服,收了几大箱,收礼单写了一厚本。    高丽云周岁时,全家举行抓周活动,她不负众望,抓起了一支毛笔博得一片赞扬之声,高知府倍感欣慰,生母杨香莲脸上有光。    事后,其余妻妾甚为不平,说道:“大家都是生的女儿,老五凭什么一个人脸上光鲜。”    此时,生于道光十五年,一八三五年的大女儿高逸荪已经二十一岁。她从四岁时开始裹脚,七岁时已经裹成了一双妖妖娆娆的三寸金莲小脚。貌似天仙,双趺纤弓,被巡抚的元配夫人看中,三年前嫁给了巡抚的小公子。进门后,夫妻恩爱,如鱼得水,已育有一子。这次,夫妻抱着周岁的儿子前来祝贺。高逸荪叫儿子喊“舅舅”,儿子发音不准,说成了“九九”,惹得众人哄堂大笑。    生于道光十九年,一八三九年的二女儿高茹荪已经十七岁,亦是双脚绝纤,不及三寸,只有二寸八分。她的她的生母金翠莲,在她四岁时,将其双脚置于羔羊腹中,七天功夫双脚就裹尖了。如今已许配给湖南藩台公子为妻,即将过门,正憧憬着当新娘子。套用一句小品红星(当红明星)宋丹丹流行的著名台词,婆家对“毛脚”儿媳的小脚是相当的满意。高茹荪不但脚小,而且人俊。大同的女孩鲜灵得如同一朵鲜花,她从生母那里继承了不少基因。    生于道光二十二年,一八四二年的三女儿高玲娣,刚好十四岁,小脚已经裹成七年了。也许是兰州小脚,纤纤三寸,而登山越岭如履平地。高玲娣的三寸莲钩,脚力强健,深得乃母甘秀莲的真传。    四女儿高黛娣亦是金翠莲所生,十二岁了,亦是双脚纤纤。    五女儿高婕婷则是甘秀莲所生,只有九岁,小脚裹成不过两年,走路还不太熟练。    六女儿高莺莺是宁美莲所生,仅只六岁,小脚已经裹了两年,正在裹弯,走路不免扶墙摸壁。    七女儿高燕燕是杨香莲所生,只有三岁。她的母亲准备再过一年,就要给她紧套尖袜了。    高知府在生高丽云时,已过不惑之年,四十二岁了。中年得“子”,格外珍惜。高知府既然已把生子之事广而告之,俗话说,“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那也只有假戏真做,硬着头皮将戏演到底了。    高穆廉从衙门回到后宅,脱下五品白鹇补子的官服,换上便装,便把“小少爷”高丽云,从奶娘李梅菊怀里接过来,抱在自己手上。他既是把丽云看成儿子,也就真的认为她就是自己赖以传宗接代的独苗苗,自我陶醉不已。    衙门里的人知道后,众人说道:“看来知府大老爷确是喜得贵子,以前大小姐、二小姐小时曾经抱过几回,其余五位小姐,别说去抱,看都很少看上一眼。”    几位姐姐,对“小弟弟”高丽云都非常喜欢,她们不缺妹妹,就是缺弟弟,她们也知道,丽云一身男孩打扮,并不是真弟弟,但即使是个假弟弟也好。    高知府一妻四妾,八个女儿,只有他一人是男人,其余全是女人,十三比一,可谓阴盛阳衰到了极点。高丽云“高少爷”,就是在这种金莲丛中,一天天长大的。    高丽云虽然是当男孩子养,扮成少爷,可她究竟是个小姐,有些男孩子的动作,她做不出来。比如说,男孩子都是站着方便,高丽云只能蹲着。高知府怕露馅,规定丽云只能蹲在马桶上方便。    高丽云这个假少爷,在一群小脚女人丛中一天天长大。她在懂事以后,慢慢知道,像父亲等男人,全是大脚。而大妈妈,三位小妈妈和自己的生母,几位姐姐是女人,全是小脚。自己是个“少爷”,当然是大脚。    可是,高丽云究竟是个女孩子,喜爱小脚,是女孩子生来就有的天性,她也不例外。高丽云从小就非常喜欢小脚,加之高府浓郁的小脚氛围,她非常希望将自己的天足,像姐姐们那样,也裹成一双极好看的三寸金莲小脚。    咸丰九年,一八五九年,七岁的高燕燕已经裹成了小脚,五岁的高丽云羡慕不已,央求生母杨香莲也给自己裹一双像姐姐那样好看的小脚。    燕燕和丽云俱是香莲所生,杨香莲也希望自己的一对漂亮的女儿俱裹成纤足。她想,丽云虽说现在扮成少爷,但她究竟是个女孩子,终久是要嫁人的,长着一对蒲扇样的大脚,到头来总不是个事。可是她是个小妾,根本作不了老爷的主。她叫女儿去向父亲讲,如果高知府答应了,她马上就给丽云裹小脚。丽云五岁了,裹脚正是最合适的时候。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