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74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前面讲到的,湖南痴人治疗沈桂喜放足肿胀,所以用的皮硝、泽兰、三七、梅片,亦具有类似功效,可以活血化瘀,消肿止痛。    裹脚使得双脚骨断筋折,形同跌打损伤,应用的中草药,亦与跌打损伤药类似。    中国两千年封建社会最后一个王朝──清王朝,虽说是关外旗人做了九五之尊的皇帝,统治了占中国人口的绝大多数的汉人,也许是由于汉族妇女强烈的“男降女不降”的逆反心理,或者是亿万妇女发自内心的无比喜爱,清朝在千年缠足史中,却是三寸金莲的极盛时期,可谓登峰造极,如日中天。    不用说,汉族无家不裹,无女不纤。就是不少的少数民族,由于受到金莲文化的深刻影响,有的妇女也在自发地裹脚;尤其是土司和头领家中的女眷,她们以脚小显示地位尊崇,身份高贵。    由于生活环境的不同,她们小脚的形状和长度,与汉族不尽相同。例如,藏族妇女,由于生活在马上,出于对踩踏马镫的需要,她们的小脚不能裹到三寸那样小;那样小,她们踩不住马镫,可能会打滑。    像林家这样的官宦之家,对女儿的裹脚更为重视,小脚的优劣不但关系她一生的幸福,更是全家的一张脸面;一双靓丽的小脚,足以光耀门楣。即使小到四寸多,依然会被视为“大脚”,颜面俱失,如同有兔唇、瘸腿等先天残疾。而小脚肢体变形,行动不便,迹近残疾,不但毫不在意,却认为,正是裹成小脚,莲步始得销魂;脚大,虽然利于行走,却是难看已极,比残疾更为残疾,不被大家认可,没有一家肯因小失大,不把脚裹得小而又小的,宁肯走不成路,出不得门,望着无比尖瘦弯小的纤足,心满意足,更无他求。    林莉莉小脚纤美,得益于生母高丽云的精心缠裹。桃花江盛产妙莲,本不足奇。而高丽云在为女儿裹脚时,不但倾注了浓浓的母爱,而且别有与众不同的情怀,内有为人不知的隐情。    高丽云生于一八五五年,咸丰五年,生于长沙一个官宦之家,父亲高穆廉,是长沙府知府。高穆廉原籍杭州府仁和县,是个浙人。清朝规定,本省人士不得在本省为官。    高穆廉是个爱莲君子,穆廉,即是慕莲,爱慕金莲。    高知府生于嘉庆十九年,一八一四年。高丽云出生这一年,高知府四十二岁。    高知府功名顺畅,仕途平坦。他十六岁中秀才,十九岁中举人,二十二岁便金榜题名,高中二甲第三名赐进士出身。    进士,意即贡举的人才。历代相沿,以进士为取得做官资格的首选。明清均以举人经会试考中者为贡士,由贡士经殿试赐出身者为进士。    进士在殿试后,分为一甲、二甲、三甲,三个等级,合称三甲。    一甲,一共只有三人,第一名为状元,授修撰,第二名为榜眼,第三名为探花,授编修,三人俱赐进士及第;    二甲,赐进士出身;    三甲,赐同进士出身。    现在,有人把一、二、三名,冠军、亚军、季军,金、银、铜牌的获得者,称为“位列三甲”,想来是一种误会,应是“位列一甲”。    说起二甲和三甲,一为赐进士出身,一为赐同进士出身,仅仅差了一个“同”字。一般人不会注意这个细节,以为反正都是进士。但在打败太平天国、挽救差点覆灭的满清王朝的头号功臣曾国藩看来,这二者天差地别。他对自己三甲赐同进士出身,始终耿耿于怀,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据说,曾国藩有次到一个下属家里去,看见下属的小妾正在洗她一双光溜溜的小脚,不由得诗兴大发,想出一句上联:看如夫人洗脚,请他的下属对下联。    下属倒也才思敏捷,对了一句下联:赐同进士出身。    曾大人一时楞住了,本想调侃下属,同他开个玩笑,不料想,这玩笑开过头了,反而是自取其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看如夫人洗脚,    赐同进士出身。这一副看似平淡无奇的对联,竟是对得珠联璧合,天衣无缝。如夫人,像夫人,并不是真正的夫人,只是个小妾。同进士,与进士相同,也并不是真正的进士。这样一对比,进士仿佛是大老婆,同进士仿佛成了小老婆。    曾大人哭笑不得,却也无话可说,怪不得这位下属。    不过,平心而论,这位下属做人不够厚道,何必去揭人家的旧伤疤,哪壶不开提哪壶。曾国藩究竟气量大,若是碰到一位小肚鸡肠的上司,恼羞成怒,借机报复,还不是自己倒霉,何苦将鸡蛋硬往石头上碰呢。    高穆廉由于考试成绩优异,钦点翰林院庶吉士。    两年后,二十四岁时,经过考评选拓拔,高穆廉又由于成绩优异,便外放到山西省,当了大同府大同县七品知县老爷。    大同本是华夏著名莲城,盛产妙莲。高老爷于公务之余,尽览大同香莲,纤纤翘翘,美不胜收,流连忘返,目不暇接。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上海有一家小报,起名《风人》,曾经载有衡三的一篇记事,对大同金莲作了介绍,衡三是邹英的朋友。文曰:    “北地胭脂,向推大同为独步,而凌波纤细,在明代已著盛名。降及有清,益为世所艳称,燕晋两省争相仿效。品足者咸奉大同式小脚为模范,其冠绝一时可知矣。大同式之足,于瘦小尖弯香软正七字诀,确能字字俱全。”    邹英认为,“瘦小尖弯软正”,尚在情理之中,“香”则未免言之过甚。    衡三回答说:“大同妇女虽经年不浴,然于双趾却缠洗甚勤,且散麝香,孜孜不倦,虽非出于天然,但亦芬芳扑鼻。甚尤难能者,即行步便捷,操作自如,了无抚墙摸壁之苦。”(引自《采菲续录》第195页,邹英《葑菲闲谭》)    大同古城,钟灵毓秀,人杰地灵,大同的妙莲又是怎样缠裹出来的呢?邹英作了说明,文曰:    “曩昔因公赴大同,寓西门大街万升客寓。见主人之女,虽曰北地胭脂,而风姿绝世,纤纤莲瓣,尤令人注目。值此,余注视其足良久。女笑谓余曰,先生岂未见此足乎?余曰,然。俄主人来谓余曰,君观吾女之足,称绝妙,吾女足已下选矣,尚有仅二寸八分者。余曰,当缠足之际,女岂不大受痛苦乎。主人曰,缠足为最简易之事也,虽长成十龄左右之女子,欲其金莲三寸者,亦匪难也。余絮絮诘其秘法,主人具以告余,兹述其详,以为醉心莲瓣之尝试也。(以下比万升客寓主人语)    “女子缠足时期,最好在五六岁时,太少则足骨太软,恐成残废。太大恐足骨太硬,不易束裹。缠足宜择吉日,必焚香拜祷。有资者,又广延女宾客以参与是举。是日于着手缠足之前,必以羔羊一头,破其腹,使女双足插羊腹中,羊气管未断不死,必呜呜而鸣。少顷羊死,女足插入如故,至二时许,女必大哭,盖足甚痛也。亟取出,鲜血淋漓,缠婆以白绫裹之。盖女足在羊腹中取出时,软腻如棉,血干则又复硬矣。缠婆手脚极快,能于三四分钟即可毕其事矣。至此阖家举酒称贺。俄卧女于榻,从此不起身者七日,则成纤纤莲瓣矣。七日后,复裹之,则女足必脱一层皮,视之则白如羊脂,无丝毫之尘垢杂其间也。”(同上文)    湘莲益阳之足,用的是尖袜紧束,不小而自小,不尖而自尖,日积月累,逐渐成形。而晋北大同之足,则是借助于滚烫的羊血以软化足骨,能于短短的七日之内将足裹尖,虽十岁之女,也不难办,可谓别辟蹊径,令人称奇。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