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73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三十七  巾帼少爷     同明小姐一样,京师英美教会合办的协和医院妇产科小脚主治医师、英国剑桥大学医学院留学生林莉莉,七岁那年裹成一双标准的三寸金莲小脚,至今仍是莲钩纤翘,引人注目。她从小开始,到大学毕业,十七年时间,受的是西方教育,老师多是英国人,头脑已经西化了。在林莉莉的思想里,东西方文化水乳交融,和谐共处。从脚上看,她是一个道地的中国小脚女人,好似一尊古朴典雅的茅台洒瓶,但那里面装的却是正宗的英国威士忌。这是在二十世纪初年,新旧社会交替之际,出现的瑰丽景观;在千年缠足史即将结束之时,写下的崭新一页。至今仍有历史学家、人类学家、民俗学家,在孜孜不倦地研究这一奇特的历史景观,何以英国留学生林莉莉对中国古老的三寸金莲情有独钟,终生不渝?    林莉莉于一八八0年,光绪六年,出生于大清国湖南省长沙府益阳县桃花江镇(今湖南省益阳市桃江县)的一个书香官宦之家,父亲林尚宾才华出众,学富五车,是光绪乙亥科(光绪元年,一八七五年)进士。母亲高丽云饱读四书五经,秀外慧中,是湖南省庚午科(同治九年,一八七0年)第十名举人。姑父崔国英供职京师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外交部),后任大清国首任驻英特命全权公使。姑母林兰英,是林尚宾的亲妹妹,亦是饱读诗书,才思敏捷,有女秀才之美誉。    益阳小脚享誉大江南北,与著名的大同、兰州小脚齐名。益阳脚,又以桃花江(又称桃花港)所产之莲最负盛名。    出生官宦之家,又是产莲胜地,林莉莉小脚之纤之美,俱臻上乘。    《采菲录初编》第130页,报癖(陶报癖)在《采莲新语·品足》中说:“龙阳女子益阳脚,为三湘之俗谚。世之品足者,大同而外,咸推益阳,而所目睹者,又以此为状头。盖云中莲钩虽卓绝,惜余福薄,未之见也。益阳之足,又以桃花港为首选,余尝以瘦小尖弯香软正七字绳之,其能深合规律者甚众;弯之一字,尤曲尽其妙,秀媚之态,非拙笔所能状其万一当阿母教缠之际,又能因势利导,绝不蛮缠硬裹。初不求甚小,而注意于各部之调匀,然其结果,则仍异常纤小,无秽气,无鸡眼,行步矫健,盛名之享,非倖致也。又以俗尚纤趾,故小女子不待其母董促,而自知勤缠,八九龄时脚即裹成。”大同,古称云中。    同书第145页,藤窗寄叟在《莲钩碎语》中说:“光绪庚子年,仆服官长沙,因知湘中女子对于纤足十分注意。其缠扎方法,甚有研究。‘益阳脚’之盛名,远近皆知。闻该地风俗,幼女缠足,以能平放于量米竹升筒中者为标准。故足之长度,不逾三寸,多在二寸七八之间。同僚金绶堂司马,曾纳一益阳女为妾。仆得窥其莲钩,果然纤小非常,且无脚背,平直瘦秀,宛如春笋,诚妙选也。”    光绪庚子年,即一九00年,是年八国联军侵入京师,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犯下了滔天罪行。从上面两文中可知,益阳脚不但纤小,而且莲形俊秀。益阳脚是湘莲的优秀代表,湘莲之小之妍,超出人们的想像,最小之莲,居然“纤小不盈二寸”,二寸即6.67厘米,约等于食指长度,可以说是小到极点了。    《采菲新编》第157页,湖南痴人在《莲乘》中说:“沈桂喜,清末民初,湘中名妓,有都督之称。其姑舅携入长沙妓班作工,时仅八岁,玉肤花貌,足穿平底鞋,莲瓣纤纤,见者惊为天人。姊妹间劝之习稼业,学皮簧,数月成功。十四岁时,即蜚声沪汉京津。民三四五六年间,居长沙樊西巷沈吾庐。时湘中放足风起,妓女尤为趋时。桂喜不能例外,惟足过纤小,长仅二寸许,宽仅七八分,解去双缠,穿大足鞋,如杨柳临风,翩翩欲仆,仅一日夜,肿身热,不能行步。余曰,速用皮硝、泽兰煎水浸之,撒以三七、梅片药末,仍用布缠,方免肿烂。如法行之,遂即平复。喜谓余曰,大家都放足时派,我不能解缠奈何。余曰,有一法,可于布缠后,穿软小鞋,于前尖加一二寸许长皮套,尖再多加布缠,俾肥实,罩以丝袜,制四寸多长之高跟皮鞋着之,既时派,又无放足苦。喜曰(此处的喜曰,有双重含义,即沈桂喜高兴地说),善,遂遵照办法,出局时特为出众。”“在长沙南关外白云庵为比丘尼,双足虽穿僧鞋,内实如前,软鞋套皮尖,层层重裹。前二年,见其褪去外缠种,尚纤小不盈二寸。”    出家前,小脚长仅二寸许。出家后,小脚不盈二寸,莲钩裹得更加纤小了。经过层层加长、加大的装饰,双脚依然只有四寸多长,还不及五寸许粗缠略缚的半拦脚长,说明湘莲确是小到极点了。    它还说明,天足裹成小脚,固然千辛万苦;小脚扮成大脚,同样不易。外观似是放足,里面依旧层层缠裹,与前不差分毫。    小脚依旧紧紧缠裹,冒充大脚,实是无奈之举。一旦除去裹脚布,失去裹脚布约束的小脚必将寸步难行。放足运动,名为爱民,实为扰民;名为移风易俗,改革陋习,实为摧残妇女,侵犯人权。    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巴纳德学院历史系高彦颐教授,仗义直言,说出了缠足妇女的心里话:    “通过二十世纪早期数十年喧嚣时期的生活,缠足妇女在平稳地适应这种改革。‘放足’实际上是一相对术语;对于大多数缠足妇女来说,放足意味着对小脚较少的关注和较松的缠裹。在适当的时间内,放开的小脚会肿胀,会稍微伸直,但是,对于许多妇女来说,她们保持健步行走的最好办法是继续保持裹脚布。”(引自高彦颐教授《步步生莲》英语原版第139页第17行至第22行)    “我坚决主张,在十九世纪的中国,缠足与其说是标新立异,哗众取宠,倒不如说成是,生活在一个男人世界里的一个女人的身体,必须要做的世俗事。”(引自前书第19页第12行至第14行)    “缠足不是一种负累,而是一种特权。缠足的存在,不仅是为了向外在世界宣告身份地位和可欲性,对于女人本身而言,这还是自尊的一种具体体现。”(引自高彦颐教授著、苗延威博士译《缠足:“金莲崇拜”盛极而衰的演变》,台北左岸文化出版社2007年6月初版第329页第1行至第2行)    “湖南莲足,以能穿竹筒鞋者,方有人赞美。其鞋制法,取竹筒五六寸高,当中有节,两头各半。下端留二寸余高,五六分宽,齿四个,如四柱然。余竹凿去上端,削去其皮甚厚,内中换节处,实以木片。筒口左右各钻两眼,贯以小绳。足踏进筒后,覆以布,将贯绳系之为雨具,两足各一。缠至此,方算审美。”(引自《采菲四录》第121页倒数第三行至第122页第二行,湖南痴人《竹筒鞋》)    湘莲如此纤小、美丽,它是怎样裹成的呢?《采菲四录》第120页至121页,湖南痴人在《湘莲缠法》中说:    “(一)‘预备’:凡小姑娘四岁时,其母或代缠人即为穿尖鞋尖袜,三五日洗足一次,洗后将各小趾向足心捻卷数次,最后紧捻,将足尖套上尖袜极紧贴,挨次套完各小趾,足向前伸直,手抵后跟推进底,夜睡不脱尖鞋亦如之。五岁后穿鞋睡,。小孩喜运动,如此年余,各小趾均压入足心,布缠时既易成功,且美观,不痛苦。    “袜三寸高,量其脚之长度做成,开始前头稍圆,以后每次制作时,必加缩小,渐趋尖窄,务极紧贴。    “鞋之制法亦如之,五岁后夜必换干净鞋臥,使足易小,而无尘垢。    “(二)‘干缠’:姑娘六七岁时,用七八尺长、二三寸宽布紧缠,慢者二三年,速者一二年,即成三寸金莲。    “(三)‘湿缠’:姑娘年事稍大,足不能纤,或自求美观,或出嫁后夫婿不喜,取山中紫金花藤皮,捣融,醋汁少许,调浸半日,取净汁,浸缠布微湿,并将汁涂全足,日一次,夜一次,如此二三月,可以纤小其程度听人自爱。甚有用人尿每日久浸,再用此法狠缠者,更易成功,然太不卫生。”    紫金花藤,又名紫金藤,原植物为昆明山海棠,其全株或根、皮,可以续筋接骨,袪瘀通络。治骨折,风湿疼痛,跌打损伤。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