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72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这位裹着一双小脚、留学英国的明小姐,是谁呢?    有人说,被张幼仪称为“明小姐”的人,是我国著名建筑学家、梁启超的长子梁思成的元配夫人,清华大学土建系一级教授林徽音女士。    林徽音生于一九0四年,徐志摩生于一八九六年,大林徽音八岁。这时,林徽音随父亲来到伦敦,深深被徐志摩的才华吸引住了,成为他的红颜知己。徐志摩也深深地爱上了国色天香的林小姐。要不是林徽音与梁思成已有婚约,很有可能嫁给徐志摩。    但是,“明小姐”,却不是林徽音。    一九一六年,林徽音十三岁时,与表姐妹合影,裙装校服,黑皮鞋,四人俱是天足。此照登在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第八辑封二。第88页,林徽音在罗马的留影,也足资证明。    一九一六年林徽音一双大脚,仅仅过了五年,到了一九二一年,绝对不可能忽然变成一双小脚。女孩出国留学,只有将小脚放开,或是扮成大脚的,从未听说过,为了留学,反而将原先的一双大脚裹成小脚的。    林徽音的父亲林长民,又名林宗益,早年留日,辅佐孙中山先生,早沐新潮,难以想像,他也会给女儿裹脚。    林徽音从小读书,进的都是洋学堂。中学似乎是一所贵族学校,从照片上看,校服像是用黑色丝绒制作的,相当华贵。如从小裹脚,进这种学校的可能性不大。当然,也并不是绝对不可能。    林徽音的公公梁启超,是维新变法的代表人物之一,与康友为并称“康梁”,极力反对裹脚。一八九五年,他在广州成立了不缠足会,规定入会者不得给自己儿子娶小脚媳妇。难以设想,梁启超会自食其约,带头违反规定,给他的长子、生于一九0一年的梁思成娶一位小脚太太。    林徽音不但有绝世美颜,而且才华横溢。不但是我国近代著名的女文学家,而且是我国近代最著名的女建筑学家。建筑和文学两大领域,俱为翘楚,绝无仅有。她与梁思成考察、测绘了数以百计的佛寺大殿等古建筑。梁下肢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被当时北洋政府一个部长的儿子的小汽车撞成残疾,无法登高,全靠娇妻。林徽音如果裹着一双走路都颤颤巍巍的三寸金莲小脚,根本无法攀登几丈高、晃晃悠悠的竹梯或是木梯,爬到大殿梁上测量。林徽音是才女,是美女,很可惜,她不是侠女。梁思成不是小说《儿女英雄传》中的安骥公子,林徽音也不是大破能仁寺的女侠十三妹,十三妹“脚下穿一双二蓝尖头绣碎花的弓鞋,那大小只好二寸有零,不及三寸”,却是能够飞簷走壁,如履平地。林徽音根本不行。    还有,明小姐说,她父亲在外交部任职。而林徽音的父亲曾任北洋政府司法部长,不知道在外交部任过职没有。    综上所述,林徽音不可能是小脚,而明小姐是小脚,因此明小姐不可能是林徽音。    会不会有一种可能,是张幼仪硬把林徽音的大脚讲成小脚呢?    她的目的何在?    是故意丑化情敌林徽音,以解心头之恨吗?    是说徐志摩莫明其妙,不要大脚偏要小脚,格调低下吗?    这种可能性,仔细分析,似乎都不存在。    首先,写本书的目的,是张幼仪将历史真相公布于众,说明自己无辜,说明夫君如何无情无义,为了得到到明小姐,连结发妻子腹中亲骨肉都不肯放过。如把大脚说成小脚,一旦被拆穿,反而弄巧成拙,适得其反。读者从一处不实,进而会怀疑到全书的真实性。张幼仪不可能让一只老鼠坏了一锅汤。    其次,张幼仪口碑极佳,人极本分,规规矩矩,绝对不会凭空臆造,故意将大脚说成小脚,造谣中伤,丑化情敌,她不是这种人。    再次,即使张幼仪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本书作者、本家侄孙女张邦梅女士着想。把大脚写成小脚,名为《小脚与西服》。一旦穿帮,不但张幼仪自己下不了台,还要连累张邦梅也同时下不了台。    看来,明小姐确是小脚,既然不是林徽音,想是另有其人。    有人说,明小姐是国立武汉大学外文系的教授袁昌英女士。    徐志摩说,明小姐是从爱丁堡大学来的。那时,袁昌英的确是在爱丁堡大学英国文学系学习过。但光凭这一点,还无法确定明小姐就是袁昌英。    道理很简单,张幼仪是一九二一年冬天,到了伦敦与丈夫徐志摩团聚,住在离剑桥约二十华里的沙士顿。此时,袁昌英已经回国。她是在一九二一年八月取得硕士学位后,二十八岁的她和三十七岁的杨瑞六,回北京结婚去了。因此,张幼仪在沙士顿看到的“明小姐”,肯定不会是袁昌英,而是另有其人。    袁昌英和杨瑞六,是一九一六年,先后来到伦敦,并由袁昌英父亲介绍,两人订了婚。徐志摩是一九二0年才到伦敦的,此时,名花早已有主的袁昌英,不可能再同徐志摩约会,而且直到张幼仪来了以后还到徐志摩沙士顿的家里去,根本不可能。袁昌英同徐志摩熟识,也仅是熟识而已。英国的中国留学生就那么几个,又都是搞文学的,认识并不奇怪。    袁昌英是一双半大不小的解放脚,缠了又放,放了又缠,始终没有缠成小脚。所以她才有力气在假期与英国的同学一同骑自行车到六百多华里以外的苏格兰乡间旅游。一去一回,一千二百多华里,小脚实难胜任。    到了国外,小脚女生都是小脚扮大脚的,没有听说有解放脚反而扮小脚的。袁昌英一双本来粗缠略缚的解放脚,不难放大,正好穿双皮鞋,扮成天足,没有必要挤在中国绣花鞋里扮成小脚。    还有,袁昌英生于一八九四年,大徐志摩两岁,在岁数上可以当徐志摩的姐姐,即使她名花无主,徐志摩会钟情于她吗?不太可能。    说来说去,袁昌英有像是张幼仪见到的那位“明小姐”。    我们大概只搞清楚了,明小姐裹了一双挤在中国绣花鞋里的小脚。从她洋派的打扮看,她并不是不喜欢穿尖头小脚皮鞋,很可能,她母亲把她的脚裹得太小了,穿上皮鞋走不成路,穿绣花鞋,当然合脚、舒适,便于步履。    至于明小姐是谁,现在还无法说清楚。    是已在台湾谢世的百岁老人、大名鼎鼎的文学家苏雪林吗?她虽然也是从小裹成三寸莲趾,但她自述“未到过牛津剑桥”,看来也不是明小姐。    明小姐,您究竟是谁?这已成为八十多年的悬案。今如健在,应是百龄寿星了。这桩公案,八十多年来,一直扑朔迷离,莫衷一是。明小姐本人,也从未在报刊上留下片言只字。即使百岁寿星依然健在,但她肯不肯说呢?往事如烟,随风而逝,就让它永远过去吧。    说徐志摩喜欢明小姐的小脚,是徐夫人张幼仪亲眼所见,并非无中生有,凭空捏造。张幼仪在书中说:“我注意到徐志摩说话的时候不停地看着地板,偷视明小姐的脚。”    “不停地看着地板”,不知道徐志摩看了几次,而且还是偷偷地看,大概是越看越想看,看了还想看,没完没了,看得张幼仪火冒三丈,“于是我不由自主焦躁地把我的大脚伸到桌子底下,差点就踢到徐志摩。”    人们不曾想到,不但李渔、方绚这些被称为“旧式文人”的人喜欢小脚,就是徐志摩这些留学英美的新式文人同样喜欢小脚。    时代在前进,小脚女人也在前进。李渔、方绚时代,小脚女人没有留洋读书的。徐志摩时代,不但早已有了,而且越来越多。    像明小姐这样的小脚女人,可以称之为新式小脚女人,除了一双已经传承了一千年的三寸小脚,从服饰到思想,全是西式的,“受过极好的教育”,“徐志摩、明小姐和徐君开始讨论起英国文学,讨论的时候中文里夹满了英文,所以我几乎没法听懂他们的谈话。”受过相当教育的大脚名门闺秀张幼仪,面对纤纤莲趾,满口英语的明小姐,只能自愧不如。    虽说是同样喜欢小脚,但徐志摩喜欢的却是明小姐的小脚,旧式的小脚姑娘,他未必喜欢。当然,徐志摩的父亲、硖石商会会长,在浙江、上海金融和实业界都大有名气的徐申如先生,不会给儿子娶一位当地的小脚姑娘,哪怕是最有名的。但只要明小姐自己点头,徐志摩却是下定决心要把这位小脚姑娘娶进门的,这一点,大约不会存在问题。    在明小姐的玉体上,中国古老的文化和西方现代文化,水乳交融,和谐统一,这是一个特定的历史阶段,一种独特的历史景观,一道令人惊奇,又赞叹不已的靓丽的风景线。    不难理解,剑桥大学医学院毕业生秦绍楼医生,他所喜欢的小脚女孩也是新式的。    琳达正是这种新式的小脚女孩。但她同明小姐又有所不同。明小姐的小脚是从小裹的,琳达的小脚却是二十岁才裹的。打个比方,把明小姐的一双小脚,比喻成一只造型古朴的茅台瓶子,里面装的却是英国的威士忌。琳达却是在二十岁时,把原装的威士忌瓶子换成茅台瓶子了。 (本章完,后篇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