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71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随着琳达一天天长大,她的一双大脚,益发引人注目。后来,她自己虽然将双脚约束成六寸小天足,但同当时同龄女孩个个三寸纤趾相比,不啻莲船巨足。所有见到过琳达的女眷,几乎都要询问堂堂侍郎府的小姐为何六寸圆肤?因为这在当时绝无仅有。叶家慧只得装聋做哑,默不作声。就是无人询问,她一见到琳达的一双惊人大脚,不由自主地忆及往事,心头不禁隐隐作痛。    如今琳达裹成三寸小脚,不但琳达自己如愿以偿,大姨叶家慧更是去掉了多年的一块心病,以及时时在心头作痛的一处伤疤。因此,叶家慧见到琳达款动三寸金莲小脚,袅袅婷婷向自己走来时的赞美之语,确系发自肺腑,绝非泛泛的溢美之词。    琳达不明白大姨对自己“生脚”走路何以如此赞美,尚不熟练地扭动着新近裹成的三寸小脚,腼腆地问大姨:    “大姨,我见您今儿个很高兴,有什么喜庆事呀?”    叶家慧欣喜地对琳达说:    “什么高兴事?我正要问你呢,你反倒问起我来了。”    琳达被大姨问糊涂了:    “我的喜庆事?裹成小脚可算是我的一件大喜事,大姨,您问的是这件事吗?”    叶家慧依然满面笑容地对琳达亲切说到:    “你好不容易裹成一双三寸小脚,确是一件大喜事。可是你为什么要裹成小脚,你表哥秦绍楼可是对我说过了。”    琳达听到大姨说起表哥,想起了自己一年前自己还是一双大脚时对表哥说过的“裹成小脚拜堂成亲”的话,不由羞得双颊绯红,一直红到耳根,心里甜甜美美的,羞得说不出话来。    叶家慧欣喜地望着自己的亲外甥妇、快要过门的小脚儿媳妇,心里满意极了,大有功成名就之感。    英国留学生、协和医院整形外科主治医师、琳达的表哥兼未婚夫秦绍楼,下班回到家中,欣喜地看见,小表妹兼未婚妻琳达,正小心翼翼地扭动着三寸小脚,袅袅婷婷,向自己走来。看见琳达新近裹成就的小脚,金莲俏步虽欠熟练,却楚楚动人,姿态比原来大脚走路优美多了。不裹成三寸金莲,这种优美的俏步根本走不出来。琳达自从裹成小脚,人更漂亮了,姿态更优美了,气质更高雅了,风度更潇洒了,从里到外,脱胎换骨,焕然一新,换了一个人。秦绍楼大喜过望,想不到一双纤纤小脚竟有如此超凡脱出神入化之奇功。    人们也许要问,留学生秦绍楼,吃了五年洋面包,喝了五年洋墨水,难道西方的文化和文明,对他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练就一身硬功,刀枪不入,依然留恋中国传统的金莲,钟情小脚,海枯石烂,永不变心?    这一点用不着奇怪,留学生喜欢小脚的,大有人在。这种例子,俯拾皆是,举不胜举。著名的大学者、北大教授、通晓六国语言的奇才辜鸿铭,钟情小脚,达到痴迷的程度,为人熟知。他喝的洋墨水,可比秦绍楼多多了。秦绍楼喜欢小脚,十分正常。血浓于水,这些留学生血管里流淌的,依然是中国传统的古老文化,金莲小脚正是这种文化的精髓之一。    再举一个例子。大家想不到吧,著名的新月派诗人,三十六岁即英年早逝的才子徐志摩,留学英美四年,竟然地是一位多情的爱莲君子。    一八九六年,光绪二十二年,徐志摩出生于浙江海宁硖石巨商家中,父亲徐申如是硖石商会会长,闻名浙沪。一九一八年,二十三岁的徐志摩在北大毕业后到美国克拉克大学留学。两年后,一九二0年,他又来到英国伦敦著名的剑桥大学留学。说来也巧,秦绍楼也是剑桥大学的学生,从一九00年学习到一九0五年,比同门师弟早了二十年。两年以后,徐志摩的原配夫人、后来著名的银行家张幼仪,也来到剑桥,夫妻团聚,住在附近的小镇沙士顿。    张幼仪,出身于名门望族的大家闺秀,却是一双天足。她的大哥张君劢,是近代哲学家,民社党主席。二哥张嘉璈,是上海银行界巨子,政学系首脑人物。这样一个新式的家庭,不为女孩子裹脚就不足为奇了。    张幼仪已为徐志摩育有一子,温柔贤惠,颇具大家风范,可谓佳侣。可是风流才子徐志摩,这个多情种子,活脱脱一个现代版的贾宝玉,得到一些才貌双全的女孩子的青睐,此刻他正爱上一个张幼仪称之为“明小姐”的女性。这位明小姐,英国爱丁堡大学女留学生,却是裹着一双端端正正尖尖瘦瘦窄窄弓弓的三寸金莲,可说是一九三二年到法国留学的山东大学一级教授、小脚冯沅君的前辈了。    比秦绍楼留学晚了二十年的徐志摩尚且钟情小脚,说明小脚确有迷人的魅力而且经久不衰。比徐志摩早了二十年,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小脚如日中天,徐绍楼这个留学生喜欢小脚,更是顺理成章。    徐志摩是如何钟情于明小姐的小脚的,徐志摩的大脚原配夫人张幼仪,在看到徐志摩的举止后,心里又是怎样一种酸楚的感觉呢?    在张幼仪本家侄孙女张邦梅近年写的《小脚与西服》中,张幼仪是这样讲的:    “说也奇怪,我竟然也想不起那女人的名字,干脆叫她明小姐好了。我唯一真正记得的一件事,是她的外表。她非常努力想表现得洋里洋气,头发剪得短短的,擦着暗红色的口红,穿着一套毛料海军裙装。我顺着她那穿着长袜的两条腿往下看,在瞧见她双脚的时候,惊讶得透不过气来,那是双挤在中国绣花鞋里的小脚。原来这新式女子裹了脚!我差点放声大笑。    “明小姐说,她也是在上海市郊长大的,她父亲在外交部任职。我只有一个想法:如果明小姐家里这么新潮,肯让她单身到海外求学,为什么还把她的脚缠了。    “我注意到徐志摩说话的时候不停看着地板,偷视明小姐的脚。于是我不由自主焦躁地把我的大脚伸到桌子底下,差点就踢到徐志摩。她那身外套和裙子与她的小脚摆在一起,完全不相称,而且根本不成比例。她父母看到她那样子把两只脚露在外面,会做何感想?    “徐志摩把我给弄糊涂了,这难道就是他两年以前到伦敦以后一直约会的女人吗?为什么是她?他老是喊我乡下土包子,如今他带回来这么一个女人,光看她那双脚,就显得比我落伍了。为什么徐志摩想和这个女人在一起的程度,超过想和我在一起的程度?我并没有小脚,年轻的时候也读过书,我学的东西可以和这女人一样多啊!”    不用说,张幼仪十分委屈,她实在不明白,她分明是一双从未缠过的天然大脚,名门闺秀,也曾受到教育,徐志摩却老是喊她“土包子”。徐志摩钟情的“洋包子”,又是一个什么人呢?只不过比她多读几年洋书,会说几句洋文,却裹着一双标准的中国古老的三寸金莲小脚,不知徐志摩看上她哪一点?是她受过极好的的教育吗?假以时日,张幼仪自信自己也完全可以做到。    是看上她那一双纤纤莲趾吗?为了同明小姐好,徐志摩竟然还要张幼仪打掉腹中的孩子,那可是他的骨血呵。张幼仪真是欲哭无泪。她想,一旦把她娶进门来,“有了那双小脚,她只会给我制造出更多家务事,我还是得一手包办买菜、打扫种种事情,而且得像服侍老太太那样伺候她。”    “而且得像服侍老太太那样伺候她”,道出了张幼仪的无奈。    在张幼仪看来,裹着一双纤纤莲趾的小太太一旦进了门,行动不便,家务活还不都是自己的。不但如此,走在崎岖不平的路上,沟沟坎坎,甚至上下楼梯,恐怕还得自己搀扶着她,防止她跌跤。万一不慎跌倒,伤及脚骨及关节,卧床不起,更加麻烦。    张幼仪想,这哪里是娶进一个小太太,倒像是在伺候一位小脚老太太,就像在硖石伺候徐志摩的老娘徐老太太一样。少奶奶伺候老太太,是儿媳的本分。可是,大脚大太太,服侍小脚小太太,算哪门子规矩?!    “吃过晚饭以后,徐志摩把明小姐送到火车站”。不送不行。    明小姐是从爱丁堡大学来的。爱丁堡是英国北部的一座城市,是苏格兰有名的古都,爱丁堡大学是苏格兰最高学府,距离沙士顿千里之遥。明小姐裹着一双莲趾,小脚伶仃,长途跋涉,殊属不易。晚饭之后,黑灯瞎火,更加不便,当然要送。一路之上,徐志摩搀扶着小脚红颜知己,难分难舍。    明小姐的出现,使得张幼仪心烦意乱,对徐志摩气愤、失望、厌恶之至。    张幼仪知道,对徐志摩来说,“就算我给他生了儿子,他还是有资格拥有别的女人,不管是像老爷那样和她们玩玩了事,还是娶来做小老婆都行。”“梁启超的小太太就是他在日本求学的时候嫁进他家的,徐志摩显然也会如法炮制。”自己只能忍气吞声,逆来顺受。    徐志摩送走客人,回到家中,问张幼仪对明小姐看法。张幼仪知道应该无条件地接受徐志摩挑选的小太太,发誓要采取庄重随和的态度,但她还是脱口而出:“呃,她看起来很好,虽然小脚和西服不搭调。”    “不搭调”,大约是一句上海话或是海宁话,意思大约是不协调。全身西装套裙,下面一双小脚,当然不协调。张邦梅将书名定为《小脚与西服》,可能即由此而来。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