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70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琳达的一双大脚,在叶家慧心中造成的不适,或者说心病,远不止是大脚儿媳羞于见人这样简单。

琳达的一双大脚,岂止仅是叶家慧的一块心病,简直就是她心中十余年来,时时隐隐作痛的一个刻骨

铭心的伤疤。

    十四年前,年方七龄的琳达,在生父诺里斯·金西的陪同下,从遥远的南国广州,千里迢迢,风

尘仆仆,来到北国京师,投靠大姨,上学读书。

    当时,侍郎夫人叶家慧,正请来京师著名的缠足高手李婆婆,为新买来的丫鬟、年方五龄的双胞

胎春兰、秋菊姐妹俩缠裹小脚。

    众人甚是不解,侍郎夫人钟爱小脚,即使是使唤的丫鬟,也要裹成纤纤莲趾,举足生辉,充分显

示官宦人家高贵典雅,风度非凡,为何夫人的亲外甥女,贵为小姐的琳达,已经七龄,还不赶快为她

裹脚。

    当时,名门闺秀,四五岁即已紧束双脚,六七岁尚可,过了七岁,就不容易裹小了。而且要受许

多痛苦。叶家慧四岁开始裹脚,没有多少痛苦,就裹成了纤纤莲趾,自然深明这个道理。

    不是叶家慧不为琳达缠裹小脚,是琳达的英国人生父诺里斯·金西同同意。

    他为什么不同意女儿裹脚呢?人们通常会想,他是英国人,英国女人从来不裹小脚,许多人不知

小脚为何物,见所未见,甚至闻所未闻。因此,很难让诺里斯接受中国流行千年的习俗和文明,将琳

达双脚裹成纤纤莲趾。

    这种猜想,一般说是符合实际的,英国女人当然不会裹成小脚。否则,她们怎么穿高跟鞋,跳交

谊舞呢?如果英国人的风俗习惯,同中国人一样,英国人岂不变成中国人了,这可能吗?但这对诺里

斯来说,仅仅说对了一半,或者仅仅说对了一小半,其中尚有人所不知的原因。

    英国远洋轮船公司水手长诺里斯·金西,是大英帝国第二大商港利物浦人,出身于水手世家。从

小书读得不怎么样,却是酷爱游泳。也许是遗传基因的关系,还没有学会走路,就先学会了游泳,令

人难以置信。观者均言,诚游泳天才也。说到基因,不难理解,水手哪里有不会水的?天天在浪里讨

生活,如果是只旱鸭子,一旦不幸失足落水,岂不活活丢了性命,白白送给龙王爷当点心?

    这诺里斯水性极佳,人称“浪里白鱼”。比起梁山泊好汉、水军第一头领“浪里白条”张顺,功

夫也不差。诺里斯是白种人,皮肤可比张顺白晳多了。两“白”相较,诺里斯更胜一筹。

    诺里斯尤喜蛙泳,乐此不疲。成绩优异,遐迩闻名。多次代表利物浦,参加全英游泳大赛,得到

五十米、一百米、二百米及四百米蛙泳冠军,夺得金牌无数。十九世纪的英国,在维多利亚女王陛下

领导下,蒸蒸日上,成为世界头号殖民强国,一天二十四小时,阳光均能照射在联合王国的疆域上,

殖民地遍及全球,号称“日不落帝国”;“东方明珠”香港,就是一八四0年鸦片战争中被掠走的。

由于国力强盛,金牌纯金制作,不像后来镀金,徒有其名。四块金牌,挂在脖子上,沉甸甸的。诺里

斯尤感荣幸的是,一八七二年,在首届全英游泳大赛上,五十三岁、登基三十五年的来丽山德丽娜·

维多利亚女王陛下,亲临大赛,为冠军颁发金质奖章,会后,并邀请诺里斯等金牌获得者做客白金汉

宫。伦敦《泰晤士报》,将此作为特大新闻,登在头牌头条上。

    一八八六年,琳达出世后,诺里斯一心一意要把女儿培养成为全英、乃至世界女子蛙泳冠军。琳

达很小时,他就将她抱到游泳池去游泳。琳达像一个青蛙,在水中游来游去,诺里斯看到女儿逐渐长

大,游技日佳,心里乐开了花。

    琳达生母叶小媛,则出于自己的爱好,认为女儿天生丽质,如果不裹成同自己一样纤细、长仅二

寸二分的绝佳小脚,那真是太可惜了。琳达学会走路仅一年、刚刚四岁,她就不止一次地向诺里斯请

求,要为女儿缠裹小脚。

    听到妻子要为女儿裹脚,诺里斯毫无思想准备,脑子里一片空白,半晌没回过神来,完全出乎他

的意料。

    在英国水手长诺里斯的脑海里,从来没有给心爱的女儿、未来的全英乃至世界女子蛙泳冠军缠裹

一双纤细小脚的念头。正如那时的中国父母绝对不会有给女儿留一双天足的念头。

    道理十分简单,裹小脚和当冠军是完全背道而驰的两回事,裹了小脚,游泳池都下不去,就是尖

尖的光溜溜的两只小脚下到游泳池里,怎么游蛙泳呢?蛙泳要靠脚掌用力向后蹬水才能前进,两只粽

子一样、根本没有脚掌的小脚,怎么登水呢?叫小脚女人去游泳,岂非天方夜谭,匪夷所思!

    诺里斯第一次看到叶小媛赤裸裸的小脚,是在一八八二年,光绪八年,新婚后不久。一天晚上,

新娘子叶小媛正在新房里洗脚,两只短短的小脚,像两只白白的小鸭子,在脚盆里游来游去,煞是可

爱。诺里斯推门进去,一见此景,禁不住在一旁看傻了,口水流了一地,一点没有查觉。叶小媛大大

方方朝自己丈夫嫣然一笑,在那一瞬间,诺里斯觉得妻子美极了,小脚也美极了,对小脚十分喜爱。

    但是,在诺里斯看来,妻子是妻子,女儿是女儿。妻子是中国人,从小裹成一双小脚,十分正常。

女儿是英国人,不裹小脚,同样十分正常。他认为,琳达一旦裹成小脚,不止是无法蹬水,还存在许

许多多无法解决的实际困难。诺里斯发现,妻子不但没有脚掌,而且小腿极度削瘦,几乎没有肌肉,

只有一层薄薄的皮肤,包着细细的小腿的胫骨和腓骨,只能支撑实在身体的重量,要小腿发出力量是

不可能的。游泳运动员,四肢肌肉发达,不但需要有爆发力,还要有耐久力。四百米蛙泳,对耐久力

的要求很高。诺里斯训练时,天天要跑一万米。琳达一旦裹成像妈妈一样的小脚,别说跑一万米,就

是跑一千米、一百米,甚至五十米,都不可能。恐怕根本就不能跑。在这里说一句,就是以后,琳达

在读初中时,由于阻碍了双脚骨骼、肌肉,乃至筋腱、血管的正常发育,对跑步的影响同样是很大的。

当然,小天足尚能跑步。不过,想拿冠军就难了,除非与小脚女人同场竞技。总之,诺里斯认定,要

当游泳冠军,就绝对不能裹成小脚。

    叶小媛和诺里斯这一对异国夫妻,情投意合,恩恩爱爱。叶小媛被恩人诺里斯从火坑中救出来,

组成幸福美满的小家庭,生了可爱的女儿,生活似蜜甜,自然对诺里斯感激不尽,百依百顺。叶小媛

多次请求给女儿裹脚,诺里斯总是不肯。从诺里斯苦口婆心的解释中,叶小媛逐渐懂得了,并且接受

了不给琳达裹脚的种种道理。虽然如此,实是无奈,谁叫人家英国人就是不兴小脚,只是替琳达无缘

纤足而十分惋惜。

    叶家慧也终于明白了诺里斯不同意给琳达裹脚的深层原因,认为诺里斯的理由十分通情达理,人

们万难提出异议,岂能因为裹脚,而埋没和断送了这位游泳天才和未来的世界冠军。虽然如此,叶家

慧依然为琳达十分惋惜。

    可是,事情并未到此为止。

    琳达七岁了,还不给她裹脚,议论纷纷,疑惑不解。关心此事的亲友问及叶家慧,原因何在?

    叶家慧倒也不难回答,琳达的亲爹是英国人,英国人和咱们不一样,全是大脚,不兴裹小脚。

    问题又来了,琳达的生母、叶家慧的亲妹妹叶小媛,分明是中国人,为什么嫁给一个英国人,而

且还是个飘泊不定的水手呢?是谁保的媒?是谁牵的线?难道中国人都死绝了吗?

    接踵而至的问题,令见多识广、素有秀才之称的叶家慧难以招架,头疼不已,实是内有隐情,难

以启齿。

    怎样回答呢?三十五年前,一八五七年,咸丰七年,叶家慧全家悲惨的下场,血泪斑斑,不堪回

首。

    讲什么呢?难道要她当一个不孝的女儿,历数她亲爹叶名琛,是如何误国误民,乃至误了自己和

全府的身家性命的吗?她想到她爹被英法侵略者装 入木笼,运至印度,像大猩猩一样展览,任人参观,

终被活活气死,至今心口依然隐隐作痛。

    讲什么呢?难道要将家丑悉数外扬,讲府中男丁如何被万里充军发配,女眷全被卖入妓院为娼?

    叶家慧只得面带微笑,不发一语,作为回答。人们有好奇心,越是这样,大家越是要寻根问底,

想弄个明白,使得叶家慧十分难堪。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