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69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第四部 泪血金莲 第三十六章  袅袅婷婷(一)     琳达小姐经过缠足婆李婆婆一年的精心缠裹,终于将原来的六寸圆肤裹成了多年期盼的三寸金莲,将与钟爱小脚的表哥秦绍楼共结连理,自是满心喜悦。    不用说,大姨叶家慧和表哥秦绍楼,对琳达裹成小脚,自然是十分满意。    就连协和医院妇产科主治医师林莉莉,也对琳达的小脚赞不绝口。    琳达本人,也许对自己裹成小脚后仪容、风度的变化感触不深。可周围亲友却感到琳达裹脚前后变化很大。他们都说,琳达裹成小脚后,步态十分优美,气质更为高雅,仿佛从里到外,换了一个人似的。用一个形象的词,自从琳达小姐裹成小脚之后,整个人,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焕然一新了。    琳达的大姨、未来的婆婆、侍郎夫人叶家慧,每逢看见外甥女、未来的儿媳妇琳达,迈着金莲碎步,嬝嬝婷婷地走来,总是笑逐颜开地夸奖道:    “琳达,大姨看你裹成小脚后,走路越来越好看,人也越来越漂亮了。”    琳达听见大姨说自己好看,夸奖自己的小脚,十分惊喜,不由得飞红了脸。琳达由于小脚刚刚裹成,还是“生脚”,走路免不了还有些磕磕绊绊,大姨分明是过奖了。她双脚纤小,站立不稳,仰仰合合,不住倒脚,说道:    “大姨见笑了。外甥女不过是把脚刚刚裹成,走道还不熟炼,让大姨看见了。”    琳达说的是心里话。叶家慧说的也是心里话。自从一八九二年,光绪十八年,琳达为上学,七岁时来到京师大姨家中,叶家慧是从小看着琳达长大的。琳达身材修长,一米六八的个子,容颜秀丽,美中不足的是一双大脚使其美貌大打折扣。虽然琳达自己含辛茹苦,把双脚约束到六寸长,但在大姨眼里,虽比一般女性天足短小了不少,但同千娇百媚的三寸金莲相比,却是天壤之别了。现在,琳达刚刚裹就的小脚,走路虽略显生涩,但同大脚走路相比,就大不相同了。更兼琳达丽容,配上纤趾,自是十全十美。有这般小脚佳丽做儿媳,叶家慧满心欢喜。    叶家慧对小脚的钟爱,自幼就有,根深蒂固。其父叶名琛,是大清朝的重臣,官居体仁阁大学士,位极人臣。作为叶府的千金大小姐,在仪容、举止、待人接物等诸多方面,从小受到严格的训练。其中,重中之重,便是需要从小裹成一双绝纤的小脚,方才符合官宦人家小姐的身份。    叶家慧于一八四三年,道光二十三年,由叶府专司裹脚的仆妇为她施缠,历经三载,于一八四六年,道光二十六年,裹成一双二寸七分的绝佳小脚。自此以后,裹脚成为叶家慧每天头等重要的必修功课。    在叶家慧看来,如果说,生为女儿身,能够裹成小脚而竟然不裹,是辜负了上天的恩赐。那么官宦之家的千金小姐,有如此优越的家庭环境和条件,不裹成一双绝佳的三寸金莲,更是如此。    这是因为,生活在锦衣玉食之家的千金小姐,不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而且每天有专门司其职的缠足婆为其裹脚,仅仅把纤纤的莲足伸出来就行了。自然会缠裹得端端正正窄窄弓弓,并不劳自己亲自动手。在这种家庭,梳头有专人负责,裹脚有专人负责,享福自头顶一直享到脚上。有如此优越条件,何乐而不为之。    如果说,千载以来,小脚成为亿万华夏女性的至爱。但是,裹成一双风情万种的纤纤莲趾,特别适合于像叶家慧这样的深闺红颜、大家闺秀。    她们决不会如同清代莲学大师方绚在著名的金莲文献《香莲品藻》中说的那样:    “不幸嫁逐村郎,终身延俗手把握;不幸坠落风尘,终夜受醉汉架肩;不幸身为侍婢,终日奔驰;不幸贫为丐妇,终年踵决。”    这些不幸的金莲小脚女人,难得享用多少小脚带给她们的欢乐和幸福,虽然也有,但毕竟终日面对的是生存的压力和生活的艰辛,显然没有条件,去尽情享受小脚的美妙感觉。    她们难以避免日常生活中遭遇金莲的屈辱:郎君不解轻怜;被人误踹;用粗布行缠;履袜破碎;行不择路,践踏污秽;经年不洗;泥途跋涉;人海追踪,坠鞋徒跣;半路出家;伏侍大脚夫人;穿草鞋;瓦盆冷水濯足。    叶家慧的生活环境、家庭条件,同上述相比,一个天,一个地,她可以充分享受到小脚带给她的无尽欢乐,如同方绚在《香莲品藻》的《香莲十六景》中所一一列举的:    “缠足;濯足;制履;试履;挑灯剝茧;倚槛兜鞋;花阴蹴踘;闲庭踢毽;对月看花,凭栏胡跪;观书抛卷,抱膝微吟;凤鞋泥污,偎人强剔;缠春韫玉,顾步徘徊;误踏春弓,含嗔款捻;戏拈绣履,作意打人;攲枕屏,调白玉猧儿;丁香阶,结鸳鸯袜系。”    叶家慧从自己的亲身体验中深切感到,小脚就是女人的第二张脸,它的重要性,一点不比脸面差,甚至比容颜还要重要。一个人生得美还是丑,是上天赐予、生来注定、父母遗传的。如果一个女人容颜俊秀,却没有一双俏丽的小脚,那就太可惜了,无疑是辜负了上天双重的恩赐。第一重恩赐,是赐予她一张俊脸;第二重恩赐,是赐予她可供裹成千娇百媚小脚的一对脚秧。生为女人,纵然貌如天仙,如果一双大脚,还是要被人们称为“半截观音”的。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救苦救难,是妇女的保护神。观音原为男性,早期观音画像,观音唇上还有一撮小胡子。观音后来变成女性,不知为何,双脚并未缠裹,依然是一双赤裸的天足。或许仙佛世界,并不流行小脚,这也不尽然。庙里十八罗汉,如属女性,分明尖尖小脚。至于五百罗汉,女性更多,个个小脚。如果观音法相,莲趾纤纤,必定香火更盛,信女佛号更为虔诚,响亮。至于容貌欠佳的女子,更是充分利用上天赐予的一双脚秧,刻意缠裹,“脸上欠缺脚上补,脚不惊人誓不休。”在缠裹小脚上,充分体现了上天的好生之德,人人平等,一视同仁。大家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不分社会地位、家庭贫富、宗教信仰、民族人种,可谓机会均等,那怕贫民村姑,一旦裹成绝世金莲,在万众瞩目的赛脚会上夺魁,犹如读书人中了功名,立刻闻名遐迩,身价百倍,家庭蓬壁生辉,父母光彩。至于大家闺秀,小脚尤为重要。小脚不但是她们本人的又一张脸,而且是她们家庭的脸面。对于名门佳丽,小脚不但是女性的标志,而且是社会地位的象征。如果说,纵然农村妇女,小脚亦不可少,对于像叶家慧这样的侍郎府上的少奶奶,尤为重要。她深受小脚的恩惠,对小脚的钟爱,不言而喻。    叶家慧天生丽质,更兼一双美足,得到了公婆的宠爱和丈夫的欢心。她孝敬公婆,体贴丈夫,宽厚待人,贤惠能干,受到了上上下下的一致赞誉,又为秦家生了两男两女,确立了她在秦府牢不可破的地位。婆婆看见媳妇能干,又落得清闲,便把管家大权交付于她。她管得井井有条,蒸蒸日上,上上下下,交口称赞。到了一九0六年,光绪三十二年,叶家慧六十七岁了,公婆俱已仙逝,她在府中更是一言九鼎,丈夫秦天祥素来对她言听计从。    叶家慧今年六十七岁,自从裹成二寸七分的丽足,六十年来,她就是天天款动纤趾,袅袅婷婷,一步一步,太太平平,轻轻松松地走过来的。看似小脚伶仃,走的却是一条康庄大道。与此恰恰相反,她如果不裹小脚,或是脚裹得不够小,看似便于行走,说不定却是脚下遍地荆棘,行走在一条蜿蜒曲折的羊肠小道上。    因此,大姨叶家慧对于外甥女琳达裹成一双三寸小脚,打心眼里高兴。小脚,不但是琳达多年的夙愿,也是叶家慧殷切的盼望。试想一想,如果娶进门来的儿媳俨然一双大脚,对于名门望族的侍郎府第来说,该是一件多么扫兴和不幸的事情。娶进门后,怎样带这位大脚儿媳妇去见诸位亲友呢?用裙子遮起来,不行。大家看新娘子,第一重要的头等大事,就是要看新媳妇脚有多小,容貌还在其次。当然脚貌俱佳更好。相貌即使平平,只要双脚纤细,亦是漂亮。一俊遮百丑,好花遍地香。可是琳达一双大脚,即使仅有六寸,又怎么好见人呢?一旦看见,还不是丢人现眼,徒留笑柄,增加烦恼,实是两难。“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是一句俗语,意思是不雅之事,决要为大家知道,大白于天下。叶家慧是看着琳达长大的,又是自己的亲外甥女,大脚就大脚,又不是外人,只是替琳达惋惜。只要儿子喜欢就行。如今琳达裹成俏丽小脚,自然心病全无。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