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68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第四部 泪血金莲 第三十五章  闹剧收场(五)     慈禧太后推心置腹地说:    “咱娘俩也不是外人,有什么难处尽管同我说。小顺子,你也知道,我这日子也不好过,洋人老是拿小脚说事,说小脚的坏话。康梁也跟在洋人后面瞎起哄,撺掇皇上,搞什么变法维新。咱们总得应付应付,我才下了懿旨,劝她们不再缠足,这是做给洋人看的。至于老百姓裹不裹脚,那是下面的事情,不是政府行为。如今你们把小脚女孩子派出去,打着大清国的旗号,有损国格,往我脸上抹黑,仿佛我说一套,做一套,口是心非。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且说说看。”慈禧禧气消了一些,觉得不值当地跟一个孩子呕气,便叫李莲英给醇亲王搬来绣墩,叫他坐下来回话。载沣连忙叩首谢恩,躬身坐在绣墩上说:    “实是奴才粗心大意,铸成大错。我们衙门原是打算选派几个大脚少女去的。虽然难找,却也找了有十多个。俱是极贫之家,有的连裹脚布也买不起,有的把女孩当男孩子养,好下地干活,不给她们裹脚。”    慈禧问道:    “如此甚好,怎么后来又变了?”    醇亲王似有些无奈地说:    “老佛爷圣明,实是奴才办事不力,用人不当,万望恕罪。说来有些荒唐,临上船之际,她们被人调包。”    “何人胆大妄为?”    “启禀老佛爷,此船是由上海吴淞口启碇,搭载参展的一应物品及工作人员,到了旧金山下船,这才发现,十六名女孩,其六寸圆趺俱成三寸金莲了。”    “小顺子,现裹脚也来不及,怎么回事?”    “原来上海一些富商之女,莲趾纤纤,从小跟随父亲,出入外国洋行,与洋人女眷相熟。听说外国如何好,连月亮也比中国的圆,亟想出洋观光。遂通过父兄,与有关人员串通一气,顶替了原来的大脚女孩。”    “一双小脚,上船时,没被发现了?”    “一双大鞋,假扮天足,处心积虑,蒙混过关。”    “船上也没被发现?”    “上下串通一气,把伦贝子一人蒙在鼓里。到了美国,分明木已成舟,无法挽回了。”    “那中国馆,岂不成了三寸金莲馆?”    “老佛爷圣明,外国记者正是这样讲的,大幅小脚少女的照片,登在头版头条。我闻此讯,无地自容,如坐针毡。”    慈禧太后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觉得事已如此,无可挽回了,她又想起一件事,问道:    “听说在中国村,还有一个中国吴桥去的马戏班子,其中有小脚女子表演的踩索、蹬缸?”    醇亲王恭恭敬敬回禀:    “老佛爷圣明,明察秋毫,确实有一个马戏班子,外国人大开眼界。”    “是你们衙门派去的?小顺子,你明知我早已颁布了‘禁止缠足’的懿旨,如今又派一些小脚女孩去美国表演杂技,很容易使洋人误会我说一套,做一套,不讲诚信。”    “奴才该死!奴才有罪!请老佛爷息怒。这个马戏班子不是奴才衙门派的。”    “那是谁请来的?”    “回禀老佛爷,是费城的中华工商协会请来的,中国村是由他们主持的,刚好吴桥有一个马戏班子正在美国各地巡回演出,为了使中国村对洋人更有吸引力,就把她们请来了。”    直隶河间府吴桥县(今河北省沧州市吴桥县)是我国著名的杂技之乡,在国际上享有盛名。当时,杂技女艺人均裹小脚,却能走绳索如履平地,蹬车轮面不改色,极具观赏性。    在圣路易斯万国博览会中国村表演杂技的女艺人,还能在飞奔的骏马上,表演各种高难度动作。一双三寸纤趾,屹立马背,如玉树临风,纹丝不动,各国游人,尤其是妇女和儿童,看得如醉如痴,极为称赞。小脚女艺人的表演,比单纯奉茶的小脚女孩,更能吸引观众,分流了一大部分在中国馆门口排长队的游人,使伦贝子及随员减轻了不少压力。    当时此类艳闻花絮,尚有不少。    大清国驻英国公使崔国英的夫人,莲趾纤纤,每天在裹脚后,把长长的白色裹脚布,洗净晾晒在公使馆窗户外面。大风刮来,白布条漫天飞舞,恰似丧事的白幡在天空飞扬,仿佛在召唤逝者的亡灵,魂兮归来。英人纷纷猜疑,莫非大清国太后、皇帝宾天,举国哀悼。    慈禧太后耳目众多,对这些海外逸事,早有耳闻。心知肚明,所谓禁止缠足,不过是故作姿态、掩人耳目的一种技俩。她忽然想起,醇亲王载沣的妹妹宝珠格格已经多日未见,便问道:    “小顺子,为何多日不见宝珠格格进宫?她挺招人喜欢,我有些想她了,叫你娘下次带她来。”    格格,是清代皇族女儿的称号。    亲王女,称和硕格格,即郡主;    郡王女,称多罗格格,即县主;    贝勒女,称多罗格格,即郡君;    贝子女,称固山格格,即县君;    镇国公、辅国公女,称格格,即乡君。    醇亲王载沣一听,立即答应:“喳,谨遵懿旨,请我娘带我妹妹进宫见驾。”随即恭恭敬敬地解释:    “宝珠格格久已想见老佛爷慈颜,当面聆听太后教诲,只是心里有些怕,胆小不敢来。”    慈禧太后有些不解。    “这小丫头片子,怕什么?难道我吃了她不成?”    “她怕老佛爷责怪。”    “宝珠格格好好的,我责怪她什么?”    “她从小裹成一双四寸半长的刀条脚,老佛爷是知道的。如今离开布袜子,寸步难移,根本放不开;只好穿一双六寸长的放足鞋,冒充天足。她怕老佛爷责怪她,所以不敢进宫见驾。”    “还有什么人,也是小脚穿大鞋的?”    “回禀老佛爷,户部侍郎汪容甫的孙女宝姑,从小缠成一双三寸小脚,无法放开,也是天天穿一双六寸放足鞋,早充天足。汉族官宦人家,家家如此。满族女孩不少人羡慕汉族金莲小脚,又怕违背祖训,不敢裹成弓形小脚,纷纷裹成刀条儿脚。此脚四寸多长,离开紧袜,寸步难行,只得小脚穿大鞋,冒充天足。”    醇亲王载沣跪安退下后,慈禧太后思忖良久。宫女送了几次平日喜欢的西湖狮峰龙井茶,一口未喝。她想,载沣素来胆小怕事,不会说假话,也不敢说假话,看来事情确如他言,上面轰轰烈烈,下面不过应付应付,装装门面。她转向大太监、心腹智囊李莲英问道:    “莲英,你看此事往下如何办理才好?”    李莲英连忙低头向前,垂手恭恭敬敬回禀道:    “老佛爷圣明,此次原是圣心为汉女着想,解放小脚,免除痛苦,却不料积重难返,积习难改;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冰化三尺亦非一日之暖。想当初,康熙爷在康熙三年颁旨禁止缠足,康熙七年又罢此禁,也是如此原因。老佛爷七十二岁寿辰快要到了,庆贺生日要紧。她们不愿放足,那是她们自己的事,不是我们没有提醒,就由着她们去罢,好在不影响咱们大清国的江山社稷、祖宗家业。”    慈禧太后,一八三五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道光十五年十月初十,生于京师。父亲惠徵,当时任吏部二等笔贴式。笔帖式是低级官员,做些抄写拟稿的文书工作。以后升任安徽徽宁池广太道的道台。    一九0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光绪三十二年十月初十,是慈禧太后七十二岁的生日。在这个喜庆的寿日,她又发下一道懿旨,宣称自从光绪二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颁布对缠足务当婉切劝谕的懿旨以来,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为俯顺民情,体现我朝深仁厚泽之德,此项劝谕暂时告一段落,到此为止。今后断不准官中胥役,藉词禁令,扰累民间,致伤上天好生之德。如有不法之徒顶风作案,一经查实,严惩不贷。    自此懿旨颁下,亿万妇女如云开雾散,重见天日,郁闷心情顿除,胸中无比舒畅,齐呼太后老佛爷万寿无疆!万岁!万岁!万万岁!    琳达小姐更是欣喜万分。一九0六年,自二月份以后,尖尖小脚一直无奈地穿着一双六寸放足鞋,冒充天足。脚越裹越小,鞋显得越来越大,走路越来越不方便。要命的是,由于没有合脚的小脚鞋约束,自十月份裹成三寸弓足后,纤瘦小脚,极易放纵。更要命的是,佳期在即,难道拖着一双难看的莲船巨足去拜堂成亲、丢人现眼?现在这些重重压在心上的问题都不复存在了,焉得不喜。 (本章完,后篇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