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67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第四部 泪血金莲 第三十五章  闹剧收场(四)     中国展区的大门口,矗立着一座高大的宫殿造型的大牌坊,所有建筑材料全部来自中国,且由国内工匠建造。    在“文理学科宫殿”,中国展品,琳琅满目,美不胜收,有青铜器、瓷器、丝织品、木雕等传世精品,甚至还有四千把花色各异的扇子,一百种大小不一的中国船。    在“世界尖峰区”,建造了一个逼真的中国村,让世界各国的游客认识中国古老的文化和艺术,有剧院、庙宇、茶馆和集市。长达五丈的舞龙,奇幻的魔术和吞火,游人印象深刻。这项活动,是由费城的中华工商协会主持的。费城,是美国的第四大城,仅次于纽约、芝加哥和洛杉矶。费城原名费拉德尔非亚,字节很多,称呼不便,华人简称为费城。费城工学院享有盛誉。    在中国馆,除了展出上述物品及著名的茅台酒和龙井茶外,据说还同时展出了外国甚为稀罕的鸦片烟枪和三寸金莲绣鞋。    还有更为稀罕的,慈禧太后颁布“禁止缠足令”已有三年,十分令人纳闷,馆中居然还有两位裹着三寸金莲小脚的二八佳丽,袅袅婷婷,大大方方,殷勤为游人奉茶,金莲纤小,丽姿动人,成为中国馆一道极具民族特色、十分靓丽的风景线。    中国的三寸金莲小脚,风靡华夏千年,在世界上享有盛誉。但是游人之中,绝少有人亲赴神州一睹金莲风采。绝大多数人,仅止道听途说而已。今日有幸亲睹,诚所谓“百闻不如一见”而大开眼界。    欧美妇人,对三寸金莲分外眼热,进而艳羡。她们由于不掌握中国传统的裹脚方法,只能穿一双高跟尖头皮鞋,聊以自慰。她们通过翻译,穷根究底地询问两位小脚少女,她们是如何裹成这令人羡慕的三寸莲趾的?    小姑娘没有思想准备,登时羞得满面通红,不知说什么才好。    此时,中国馆有小脚少女奉茶的消息,不胫而走,迅速传开,更有媒体大加炒作,中国馆游客如织,人气极旺,将小脚姑娘里三层、外三层地围得水泄不通,人越聚越多。    在中国馆负责维持秩序及安全保卫工作的美国警察,为了防止发生意外,限制入馆人数,每次间隔二十分钟,以一百人为限。闻讯赶来的游人越来越多,在入口处排起了长龙,从头看不到尾,有一华里之长。    警察人数有限,人手不够,遂向圣路易斯市警察局报告,请求支援。全市警察为了确保博览会万无一失,一个萝卜一个坑地坚守岗位,无人可派。局长遂又向市长求援,市长又向州长求援,请求州的国民警卫队支援,事情才得到解决。    据说,如此兴师动众地维持秩序,在该市历史上尚属首次。以后再举办世博会时,汲取经验教训,从中获得不少启发,使其预案更加完备,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情况。    中国馆的游人中,尚有留学美国的大清国留学生,他们看见两位十五六岁的中国少女,穿着宽袍大袖镶边衣衫,梳着一根油光水滑的大辫子,裹着端端正正窄窄弓弓刚刚三寸的金莲小脚,袅袅婷婷,殷勤为游人端茶倒水。    这个展台,正是广东茶瓷赛会公司的茶叶展台。茶叶装在密封性极好的锡罐内,外贴大红纸品名,有西湖龙井,太湖碧螺春,武夷太红袍,洞庭君山茶,云南普洱茶等,俱为神州名茶,宫廷贡品。得到与会各界人士一致好评。    留学生一见小脚女孩,如同家丑外扬,隐私泄露,极为难堪,羞得满面通红,无地自容,万料不到,中国的三寸金莲竟然毫无遮拦地完全暴露于异邦大庭广众面前,岂非颜面尽失,使华夏蒙尘?全美大清国留学生知道后,群情哗然,义愤填膺。    留学生推举代表,去见皇贝子溥伦,郑重递上抗议书,请求予以制止。    其实伦贝子并不知实情,其中隐情一言难尽。    最初选派的十六名为中国馆服务的少女俱为天足,不料在上海登船时被人调包为纤趾少女。在茶台之前奉茶,原来安排为外套六寸大鞋,伪饰天足。却不料茶瓷公司参展人员擅自改动,认为大脚丑陋,小脚俊美,未套大鞋,以致成为现在的情况。    身为皇家贝子,岂能不知太后老佛爷“禁缠足令”?被人调包,已是难以向上交代,岂能一错再错,使小脚不加伪装、公开展示?!    据当时在上海出刊的《东方杂志》记载,国内报纸对此更是深以为耻,纷纷大张挞伐,声称“何物贱种,乃敢于万邦瞩目之会场,献此丑态,可谓无耻极矣。”不知太后见此作何感想。    当时参加会展事务的中国缠足少女,远不止二人,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新民晚报》的一张老照片上,看到有十数人之多,俱是莲趾纤纤,光彩照人。    其实,中国留学生大可不必如此痛心疾首,无地自容。说小脚是什么“陋习”,全是洋鬼子为侵略中国找借口、说中国什么都“落后”,而别有用心地编造出来的无耻谰言,毫无根据。实际上,缠足文化正是中国宝贵的文化遗产,是中国妇女对世界文明的杰出贡献,应该理直气壮,引以为荣。绝不应该自惭形秽,中了洋人的奸计。    同样道理,也被洋人说得一塌糊涂的男人辫子和八股文科举制度,如同小脚一样,蒙垢多年,含冤受辱,令人发指,今天该是为这所谓三大“陋习”彻底平反昭雪的时候了。    在这期间,发生了一些令人捧腹的趣闻,成为士农工商一干人等茶余饭后的笑料。    说是有次上朝时,慈禧太后问众大臣还有什么事情要启奏的。恰值太后禁缠足令颁布不久,一位大臣出班跪地奏曰,为奏臣妻先放大脚事,态度十分认真。慈禧太后微笑,尚未答话,满朝文武,已是忍俊不禁。事后,众人对该大臣颇有微词,说不料放脚竟成为军国大事,摆在了朝堂之上,沽名钓誉,不择手段,丢尽了读书人的脸面。    又说是江南一位富家女,从小娇生惯养,怕疼怕苦,双趺裹成一双六寸长的脚。如果勉强可算半拦脚,也是等外品和处理品,简直就是一件不堪入目的废品。    因此之下,难觅佳婿。这次借慈禧太后禁缠足令的威力,并陪嫁百亩良田,总算找到了婆家。    拜堂之日,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遮掩一双莲船巨足成为难题。    富户自有办法,在新娘子花轿两侧,高举两方红漆金字的职衔牌,上书四个大字:奉旨放足。新娘子的一双大脚赫然呈现于轿帘之外。路人瞠目结舌,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众人并不认同,纷纷嗤之以鼻。    以上这些信息,通过各条渠道,源源不断地传到慈禧太后耳中。    有些事情,例如美国圣路易斯万国博览会中国馆派小脚少女为观众奉茶,乍听之下,慈禧太后颇有些迷惑不解。既然我已颁布懿旨,明确指示:“汉人妇女,率多缠足,行之已久,有乖造物之和。此后缙绅之家,务当婉切劝谕,使之家喻户晓,以期渐除积习。”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外事人员,为何有旨不遵,有令不行,背道而驰,丢人现眼?    当时,一九0四年,光绪三十年,正值慈禧七十大寿,大太监李莲英担心此事会冲淡喜庆的气氛,婉劝太后放宽心,叫醇亲王载沣来问问,便可知原委,他正是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的总理大臣。    也是在这间养心殿暖阁中,醇亲王载沣双膝跪地,不敢抬头,不知太后、同时又是他的婶娘和大姨,因何事叫他来。    太后一向对载沣印象甚好,他安分守己,规规矩矩,叫他站起来回话。他小名叫小顺子,太后从小叫惯了。他当时仅二十四岁,在太后七十老人面前,还是个孩子,太后皱起眉头不快地说道:    “小顺子,你怎么越来越不会办事,差事越办越回去了。派小脚女孩子到美国去,是谁的主意?”    载沣一见太后生气,连忙跪下禀告:    “老佛爷息怒,奴才该死,奴才没有把差事办好,有负圣恩,听候处罚。”    在清朝,满族大臣对太后、皇上均自称奴才,分外荣耀。汉族大臣,仅能自称臣,是没有资格自称奴才的,说明他们连当奴才的资格都没有。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