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64  方渔犀  著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第四部 泪血金莲 三十五章  闹剧收场(一)

    正当琳达小姐忐忑不安地加紧缠裹小脚之际,一日,慈禧太后在养心殿西暖阁,思忖从一九0二年

二月一日,光绪二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发布禁止缠足的懿旨后的成败得失。太监总管、赏二品顶戴

大太监李莲英侍立在旁。

    养心殿在大内西路,东北有乾清宫,西有三希堂,北有后寝殿,南有御膳房、军机处。

    大内紫禁城,是世界上最大的宫殿群,长九百六十米,宽七百五十米,占地七十二万平方米,建筑

面积十五万平方米。明朝皇帝朱棣始建,三十万民工,十四年建成,有房屋九千九百九十九间半。殿宇

庄严、宏伟,金碧辉煌,显示皇权至上,震慑天下。

    说起来,慈禧这位大清国天字第壹号女强人,确有过人之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

    她是清末同治、光绪两朝的实际统治者。

    一八六一年(咸丰十一年)咸丰帝死,其六岁子载淳即位,生母慈禧被尊为皇太后。与恭亲王奕訢

定计杀死摄政大臣载垣、端华、肃顺,垂帘听政。

    她重用以曾国藩为首的汉族儒生,镇压了以拜上帝会教主洪秀全为天王(皇帝)的太平天国,挽救

了大清国。

    一八七五年同治帝载淳死,立五岁的载湉为光绪帝,仍然垂帘听政。

    慈禧仇视康有为、梁启超等人的维新变法,一八九八年(光绪二十四年)发动政变,幽禁光绪帝,

杀害谭嗣同等戊戌六君子。

    一九00年义和团运动发展至京津地区,慈禧为了保住自己的统治和发泄对外国公使要她归政给光

绪帝的怨恨,利用义和团的反帝爱国力量,曾冒然对外宣战。八国联军侵入京师后,仓皇逃往西安。

    一九0一年后,用实行新政和预备立宪拉拢资产阶级立宪派以反对以孙中山为代表的资产阶级革命

派。

    其实,慈禧太后于一九0二年二月、光绪二十七年十二月发布“禁止缠足”的懿旨,确属黔驴技穷

无奈之举。

    二十世纪初,穷途末路、病入膏肓的清帝国已经奄奄一息,无力回天。

    慈禧太后为了在中国人和外国人面前,装出一副革新的面孔,总得提出几样稍微像样一点的革新措

施。可她像只铁公鸡,不,应该说是一只铁母鸡,自己身上的毛,一根都不肯拔。四亿人民的共同要求

是:驱除鞑虏,建立民国。十年之后,到了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大清国这只鸡,不但身上毛悉数拔光

而且性命难保。

    那么怎么办呢?如何才能挽救大清国必然灭亡的命运呢?不谋而合,一如几年前康有为、梁启超一

批保皇派一样,为了标榜自己维新,昧着良心,拿祖母辈、母亲辈、姐妹辈裙下一双纤纤莲趾说事。好

像中国之所以贫穷、落后、愚昧,全在于妇女人人裹了一双小脚。似乎不裹脚了,把长长的裹脚布,尖

尖的小脚鞋,统统一副、一双不剩地扔到东洋大海里去,中国贫穷、落后、愚昧的种种疑难杂症全部药

到病除,迎刃而解。

    这真是有病乱投医,无病瞎折腾,鸡蛋里挑骨头,没有茬也要找出荐来。

    慈禧是个聪明人,她不会不知道,革新竟然有朝一日革到了女人的一双尖尖的小脚上,岂不荒唐可

笑,岂不是严重脱离群众,尤其是严重脱离占中国人口一半的广大妇女群众。

    这种荒唐可笑的事情,在康有为、梁启超的维新变法中也曾发生过,曾下令将寺庙改为新式学堂。

开办新学是件好事,何必将寺庙扯进去说事,说它们迷信,愚弄百姓,全系不实之词。寺庙关系宗教信

仰,又是宝贵文化遗产,怎能说改就改,形同儿戏。变法失败后,这项荒唐法令理所当然地被取消,广

大善男信女无不口念佛号,拍手称快。

    但是,慈禧顾不得那么多了,捡到篮里的全是菜,救命稻草能捞几根算几根。

    慈禧太后这道煞费苦心的懿旨,这几年到底贯彻执行得怎么样呢?可说是不怎么样,甚至可说是很

不怎么样。

    当初,太后懿旨一下,各省闻风而动,最高指示不过夜,总督、巡抚,如直隶总督袁世凯,四川总

督兼广东巡抚岑春煊,纷纷发表文告,贯彻、执行。

    直隶总督袁世凯在《劝不缠足文》中说:

    “圣人之言,仁至义尽,凡在士民罔不感喻。世凯敬译明诏,愿为我绅民劝者,厥有数端:

    “一曰保身。孝经有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今妇女之缠足者,自幼龄以迄成人,

束缚磨折,备尝痛苦,甚至骨节溃落,血肉消耗,趦趄跼蹐,举步维艰,以故中国女子大都孱弱多病。

徇世俗之习尚,而残父母之肢体,忘天性之亲爱,而忍令其女受百般之酷虐,岂仁者之所为乎?此言保

身,而当去缠足之害者也。”

    文中讲的“骨节溃落,血肉消耗,趦趄跼蹐,举步维艰”确是实情。但当时却是家家户户习以为常

心甘情愿的,非如此不能裹成一双尖瘦弓小的三寸金莲。习惯的力量是强大的。历经千年的习惯的力量

更是强大无比,绝非一朝一夕所能改变,切忌操之过急。

    袁世凯本人同其他千千万万男人一样,同为三寸金莲的爱好者、崇拜者,这在当时是一件完全合乎

情理、十分正常的事情。他所发布的文告,虽然昧着良心,作违心之论,那也情有可原,那是他作为一

个总督的职务行为。

    为爱美而甘愿付出任何代价,乃至宝贵的生命,从古到今,屡见不鲜。最近从传媒得知,一巴西模

特少女因过度减肥,患上厌食症,终于不治。有关方面不得不硬性规定,十六岁以下少女及体重过低者

不得登上T型台。

    在行文遣词上,举人康有为比袁总督属下笔杆子,文笔更加犀利:

    “乃乳哺甫离,髫发未燥,筋肉未长,骨节未坚,而横絷弱足,严与裹缠。三尺之布,七尺之带,

屈指使行,拗骨使折,拳挛蹜蹜,跼地蹐天,童女苦之,旦旦啼哭。或加药水,日夕熏然,窄袜小鞋,

夜宿不解,务令屈而不伸,缠而不壮,扶床乃起,倚壁而行。”

    刻画细腻,如临其境,确为大手笔。但是,康有为解决问题的方法,“严禁妇女裹足,其已裹者,

一律宽解。”却使亿万缠足妇女面临更大的苦难。康有为是个读书人,不谙女人裙下双钩之事。小脚一

经缠断缠死,长长的裹脚布片刻不得离开,否则寸步难行。名为维新,实是酷刑。

    正如一八五三年,洪秀全攻克了南京,作了皇帝,命小脚妇人一律解去裹脚布,上街赤足挑水,鲜

血淋漓,惨不忍睹,生不如死。一时之间,有千余人投井自尽。她们不但没有过上一天“天国”的幸福

生活,反而一个个被逼死了。不禁让人仰天长叹,从古到今,做人难,做女人更难,做小脚女人更是难

上加难。爱美之心,人人有之。难道小脚女人不但爱美的一点点权利被粗暴剝夺、施以酷刑,还要搭上

性命吗?难道时至今日,我们还忍心对小脚横加指责、说三道四吗?

    复旦大学中文系潘旭澜教授在《太平杂说》中深刻揭露:

    “‘天堂’中妇女的遭遇,比以前的封建压迫不知要惨多少倍,比监狱里的囚徒也要受更多的强制

与磨难。这是洪秀全反人性、反人类本质的一个不可忽视的方面。在妇女普遍地觉得活着比死还苦还难

的年代,历史展示了暴君加邪教主在罪恶的路上走得多么远。”

    袁世凯在《劝不缠足文》中的第二个理由是:

    “一曰教育。古者女子最重姆教。今东西学者论强国之道,辄推原於女子教育。盖德育、智育、体

育,男女并重,不可或废。中国妇女尚缠足,敝精劳神于猥贱纤屑之举,矫揉造作以修容饰媚为工,而

智识不开,德性不充,体盾不健,竟不知教育为何事。欲尽义务先除恶习。此言教育,而当去缠足之害

者也。”

    袁世凯强词夺理,似是而非。当时妇女不能受教育的根本原因,并不是因为裹了一双小脚,而是读

不起书,也没有那样多的学堂供她们去读书。贫民小户,衣不遮体,食不果腹,哪里有钱读书?有了钱

大家闺秀,莲趾纤纤,照样留洋,屡见不鲜。说缠足妇女“智识不开,德性不充,体质不健”,那千千

万万一双大脚的男人,就知识开了,德性充了,体质健了?!莫非“东亚病夫”净是小脚女人,没有一

个男人?!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