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60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第四部 泪血金莲 第三十四章 终成纤趾(一)

    琳达很快恢复了健康。刀口愈合,一切正常。七天之后,顺利拆线,可以出院了。

    琳达的刀口,看不到一点手术的痕迹。原来秦绍楼把面部做整容手术缝合的技术用上了,腹部像

原来一样光滑,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是开过刀的。

    秦绍楼特意到轿行雇了一顶两人抬的小轿,将琳达接回家。他选了一顶红布轿衣的轿子,可以当

作结婚的喜轿,如果有一班子吹吹打打的吹鼓手跟着,就可以把琳达这个新娘子,娶回家去了。

    琳达在秦绍楼的搀扶下,忍着缠裹的双脚在阵阵作疼,一瘸一拐地来到轿旁,打趣地对秦绍楼说:

    “几天功夫就等不及了。我的小脚还未完全裹成,仅是个半成品,离三寸还差整整一寸半,就要

把我抬回去成亲了。看被这事闹的,裹脚都裹不安生,东躲西藏的,这过的是什么倒霉日子。”

    琳达越说越气,还有一件事也惹她生气。

    秦绍楼从母亲处拿来一双六寸圆头满帮绣花鞋,请琳达换上。这鞋是新从大栅栏百年老店同陞和

鞋庄买来的。比自家做的漂亮,式样美观,做工精细,不愧是百年老店。可是价钱也不菲,二两银子

一双,以前一两银子两双。说是自从遵奉太后懿旨检查落实情况以来,供不应求。还是侍郎家面子大,

不是光有钱就能买到的。

    秦绍楼知道女孩要哄,满脸堆笑说道:

    “我对表妹裹脚的宏大志向,一向佩服极了。表妹说笑了,雇顶喜轿,是图个吉利,冲冲医院带

来的晦气。等下次表妹裹成了三寸金莲小脚,我一定用八抬大轿,全副仪仗,热热闹闹,欢天喜地,

娶回家,拜天地,入洞房。一年后,再到这家医院,生一个胖娃娃。”

    琳达有些害羞,双颊通红,说道:

    “就你会说,贫嘴。”

    琳达四寸半尖脚,却要穿一双六寸圆头鞋,空空荡荡,走不成路。秦绍楼找了许多纱布、药棉塞

满,勉强可以举步。刚裹下的外脚把骨阵阵作疼,磕磕绊绊,踉踉跄跄,举步维艰。

    妇产科主治医师林莉莉,因为年龄超过二十岁不用穿放足鞋,仍旧天天穿着一双黑色的三寸尖头

皮鞋,她看到琳达走路困难的样子,大为小妹妹琳达打抱不平:

    “咱们大清国,妇女最重礼仪,双脚修饰,尤为严谨,一丝不苟,诚为全球楷模。不像英吉利、

法郎西、米里坚等蛮夷之邦,全无教养,野性毕露,该国女子双脚全不修饰,夏天甚至光着双脚,当

众出丑,不堪入目,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从不知羞耻二字为何物。洋人不思改悔,倒打一耙,反说

咱们三寸金莲的种种坏话,丧心病狂,可恶至极。”

    “咱们华夏缠足文化渊远流长,博大精深,诚为世界瑰宝,脚苑奇葩。可是一些自居孔孟之徒的读

书人,也人云亦云,捡起洋人口水,奉为琼浆玉液,可笑至极,亦可恨之极,复可怜之极。”

    林莉莉义正词严,琳达深以为是。

    林医生性格豪爽,侠肝义胆,助人为乐,深受敬重。几天下来,两人亲如姐妹,几乎无话不谈。

    琳达有些不好意思地悄悄问道:

    “林姐,你从小裹成三寸金莲,至今依然完好如初,令我好生羡慕。据说,有些女留学生,经不

住诱惑,竟然把小脚放掉了,穿起了高跟鞋。林姐,您为什么不放呢?”

    林莉莉快人快语:

    “喜欢呗!你不也是嘛!放脚有什么好?死要面子活受罪,我才不干这种傻事。”

    说得琳达红了脸,连连点头称是。

    轿夫两名,前后各一,一身短打扮。头顶的月亮门,一周未剃,已生出短短的头发。后脑一根麻

花大辫,比大姑娘的更加粗壮,却是蓬蓬松松,零零乱乱。全不似女人天天梳洗,油光水滑,光可鉴

人。

    后头的一名轿夫,先钻到轿杠的皮条底下,将轿子抬起一头来,人好坐上去。前头的轿夫,恭恭

敬敬地掀起轿帘,请琳达入轿。

    秦绍楼一身西装革履,礼帽下梳着一根粗大的辫子,不过是副头套,足可以假乱真,许多留学生

回国后,不得不这样打扮。

    轿夫弄不清秦绍楼的身份,想必总非平民,所以对两人毕恭毕敬。

    轿子一直抬进侍郎家大门,在正房台阶前停了下来。两个小脚丫鬟春兰、秋菊,掀起轿帘,把琳

达小姐扶了出来。

    两人也是穿着同琳达一样的鞋子。三寸小脚穿双六寸大鞋,塞进更多的棉花,其不方便可想而知。

她们无奈地对琳达说:

    “大小姐,今天您也穿着这种掩人耳目、冒充天足的倒霉绣鞋,这种鞋可把我们害苦了。现在全

京师二十岁以下的小脚女人全穿这种鞋。你想,这得需要多少双鞋呀。据说,同陞和上次闹乱党卖不

出去积压的几千双这样的鞋,一下子全卖光了。春节期间加班加点赶制,还是不够卖,鞋庄赚了不少

钱。”

    大姨叶家慧看到外甥女安然无恙,心中十分欣喜,说道:

    “琳达,我们家已经检查过了,算是初步过关了。咱们该干什么就接着干吧。你立志裹脚很好,

大姨坚决支持。你现在裹脚正处于关键时刻,千万松懈不得。我看你住院七天,人瘦了不少,得好好

补补身子。”

    琳达高兴地说:

    “大姨,真的又可以继续裹脚了,太好了。”

    叶家慧叹了一口气,说道:

    “还是要秘密进行,不能声张,大鞋仍然要穿,不能嫌麻烦。一旦有人告密,传到太后耳朵里,

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李婆婆见琳达平安回家,心中非常高兴,满面笑容,欣喜地扭动着长仅二寸七分的俏丽的金莲,

飘逸轻灵地走上前来嘘寒问暖,亲热异常:

    “大小姐,听说您肚子上开了一个口子,肠子拿到外边,割去一截,把我吓傻了,没事吧。”

    琳达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

    “婆婆,真对不住,劳您担惊受怕。其实没什么,倒把大伙惊动了。”

    李婆婆关切地询问:

    “大小姐,您那裹着的脚还疼吧?厉害吗?”

    琳达委曲地说:

    “疼还是照样在疼,比刚刚开始裹瘦时疼得轻一些。裹脚,爱美,总是要吃苦的;不吃苦,哪里

裹得成一双小脚。婆婆,我不怕吃苦,您尽管使劲裹,我决不喊疼。裹了一双小脚住院,太不方便,

上床下床,穿鞋脱鞋,那些医生、护士一个个眼睛直直地,眼珠子瞪得像铜铃,都要来看我的小脚。

要是三寸小脚,倒也罢了。我刚刚裹了一半,这样大的脚,怎能见人?”

    李婆婆看到琳达穿着一双六寸大鞋走路非常费劲的样子,心里一阵阵心酸。这个活了大半辈子,

以替小女孩裹脚为生糊口养家的老婆子,实在弄不明白,千百年来裹得好好的小脚,怎么突然之间就

不叫裹了呢?这小脚碍着谁啦?得罪谁啦?那位深居紫禁城的慈禧皇太后老佛爷,本来在她心中占据

着很崇高的地位,现在也让她看不懂了。

    她一直是异常尊敬老佛爷的,还从心里感谢她。就说八年前,大清光绪二十四年戊戌狗年,康梁

闹维新变法那次。她实在不明白,小脚碍着你维新变法什么啦?你弄你的维新变法,我们照样裹我们

的小脚,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大路朝天,一人半边,岂不

甚好,你好,我好,大家好。

    李婆婆恨恨地想,康有为、梁启超这伙大逆不道的乱臣贼子,不知道喝了西洋的什么迷魂汤,让

洋鬼子迷住了心窍,不知道自己是中国人,还是西洋人了,把祖宗传下来的宝贝弄了个底朝天,楞是

拿小脚开刀,一时人心惶惶,怨声载道。她陷入了对往事的久久回忆中,她对琳达说:

    “大小姐,八年前,大清光绪二十四年戊戌狗年夏天,京师的大街小巷,黎民百姓,也曾沸沸扬

扬地闹过放足。那回,动静比这次还大。大姑娘、小媳妇赶时兴,纷纷在小脚外边套一双大鞋子,就

像您现在脚上穿的这种。”

    琳达回忆说:

    “那天夏天,天气特别热,都热出痱子来了,大姨天天给我擦痱子粉。那年我高小毕业,小学里

的小脚女老师人人都穿这种鞋,走路一点不方便。”

    李婆婆接着说:

    “百年老店同陞和的老板发了大财。他的生意越来越好,供不应求。涨到二两银子一双还是挤破

了头。有人买下来,到大街上转手一卖,就是四两银子一双。他看到奇货可居,于是又投入上千两银

子的本钱,日夜赶制,店后鞋作坊整夜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又制作了几千双鞋,将仓库塞得满满的,

不料老佛爷囚禁了光绪皇帝,维新变法宣告失败。人们与维新二字离得远远的,生怕沾上边,大祸临

头,这种时兴的鞋子再也无人穿了。几千双鞋积压在仓库里,一双卖不出去,愁得老板饭吃不下,觉

睡不着,整天唉声叹气,直埋怨折腾变法的人。据说,六大臣菜市口被砍头的那天,鞋庄老板也去看

了,还朝他们吐唾沫。”

    琳达接着李婆婆的话往下说:

    “这次鞋庄老板又大赚了一笔,积压的几千双鞋卖了个精光,怕是夜间作梦都会笑出声来。”

    两人相视,笑了出来。

    自从上次琳达去医院的当天早上,李婆婆为琳达紧紧裹过一次脚,至今已有一礼拜没有为琳达裹

脚了。本是想等检查裹脚的人走了,琳达便可回来,不料因为手术住院七天,出人意料。若是到病床

上为琳达裹脚,无遮无挡,如何使得。

    其实,在小脚裹成以前,无论是在裹尖、裹瘦、裹弯的哪个阶段,裹脚布均不宜常解常换。一是

裹脚疼过了劲,方好解开,七天,十天,半月,看情况而定。二是裹脚布常解,易将小脚放大,不利

裹小。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