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钩秘籍》58  方渔犀  撰

第四部 泪血金莲 第三十三章 弄假成真(二)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林医生惊奇地望着秦绍楼,有些不相信似地问道:

    “我没有听错吧,亲爱的师弟,你是说,先将琳达小姐裹成小脚,再同她结婚。我不相信,你这

位剑桥毕业生,脑子里装的竟是如此古怪的念头。我现在感觉,师弟,你越来越像一件出土文物。”

    秦绍楼一脸无辜:

    “师姐,您可冤枉我了。不是我要求她裹,是她自己要裹,她从小就想裹,一直没有如愿。我不

忍心阻拦她。再说,我也很喜欢小脚,对我们两人都是一件好事。”

    秦绍楼从琳达的外公叶名琛讲起,对她的身世详加介绍,末了诚恳地说:

    “师姐,琳达小姐这次为躲避检查来此,千万为她保守秘密,百般遮掩才好。”

    林医生为病床上躺着的琳达作了全面检查,当她摸到琳达隆起的,却又是松软的肚子时,差点笑

了出来。她扭动三寸小脚,步履轻盈地把秦绍楼叫到床前,问他:

    “琳达肚子上是什么东西?”

    秦绍楼不知就里,如实回答:

    “芦花枕头。”

    林医生笑盈盈地问他:

    “孕妇的肚子有这样软的吗?”

    秦绍楼也笑了起来。

    “师姐,是装装样子的,经不起摸的。请师姐大发慈悲,不要对人说。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本

来裹脚都是光明正大的,这次给闹的,偷偷摸摸,像做贼一样。”

    林莉莉从小裹成三寸金莲,珍爱无比,至今仍是莲趾纤纤,故步自珍,对琳达的处境十分同情,

她像大姐姐对待小妹妹一样,和蔼可亲地对琳达说:

    “琳达小姐,你到了这里,就像到了家一样。在妇产科,除了主任,就是我说了算。有什么事情,

你尽管对姐姐说好了。”

    林医生是表哥的师姐,自然也是琳达的姐姐。琳达想到这里,情绪逐渐好了起来。

    琳达供职的教会子弟小学,在东单的金鱼胡同路南,与协和医院仅隔着一条煤渣胡同,可说是近

在咫尺。以前,琳达常从医院大门口路过,可是从来没有进来过。今天,琳达暗自好笑,想不到自己

还没有结婚,就先进了妇产科病房。虽然假戏真做,有了这次经历,以后如果仍在这里生孩子,岂不

是更加熟悉。

    协和医院是著名的协和医学院的附属医院,是当时中国最有名的医院。协和医学院,原名协和医

学校,是英美两国的五个教会团体和伦敦医学会合办的。就像以后英法联合研制的超音速客机,同样

取名协和,称为协和式客机。

    当琳达小姐在表哥小心翼翼地搀扶下,挺着大腹便便的肚子,费劲地舞动着阵阵疼痛、正在裹瘦

中的四寸半小脚,一步一步地迈上高高的台阶,进入这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式的宏伟建筑时,她好笑地

望着自己滑稽的打扮,心中不禁感慨万分。为了躲避检查,顺利地裹成自己盼望已久的三寸金莲小脚,

只好委屈自己,一个从未结过婚的黄花大闺女扮成临盆的孕妇。她忐忑不安地想,以后不知道还会发

生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

    琳达经过四个月的裹尖之后,裹成了四寸半的尖尖小脚。紧接着把双脚裹瘦,即把第五小趾的趾

骨和蹠骨,即是称为外脚把骨的,深折脚下。

    在裹瘦时,把外脚把骨,向着脚下向里,用手向下按着,立刻把裹脚布紧紧向下缠上。向下一缠

外脚把骨,立刻折了脚腰。外脚巴骨向下折的越大,脚腰随着也折的越大。两只脚体,全都利利落落

地细瘦了,将脚裹成竹笋样的圆锥体形状。

    原来在裹尖时,二、三、四、五趾的脚趾,不过踩在脚底下一半。现在缠外脚把骨,足趾当然压

入的更多。外脚把骨折到脚外侧面的脚底下,四个脚趾也都裹至脚心底下的内侧面。由脚内侧能够摸

到趾头。这时双脚完全变成细瘦的形状了。

    琳达在裹瘦时,遇到从未遇到过的困难。

    一是双脚疼痛较裹尖时更加难忍。李婆婆每次用长长的裹脚布将琳达双脚缠好后,琳达疼得满头

大汗,举步维艰,如同光脚踩在碎玻璃上,疼彻心脾,肝肠寸断。

    琳达为了裹成小脚,完全豁出去了,纵然双脚骨碎筋折,亦在所不惜。为遂心愿,宁愿付出任何

代价,作出任何牺牲和,忍受任何痛苦。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她在小脚丫鬟春兰、秋菊的耐心搀扶下,天天在院子里忍痛行走。

    二是天天忐忑不安地想,不知道哪天会裹不成小脚。这种压力,反而变成了她裹脚的动力,她要

抓紧一切宝贵时间,早日裹成小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一想到这里,仿佛疼痛减轻不少。

    三是琳达的脚,越来越难以裹小。也许是她二十岁才裹脚,早已不是五六岁小女孩那样细皮嫩肉

骨头软的脚秧了。

    就在琳达住院的当天半夜,她突然被一阵又一阵的腹部疼痛痛醒了,疼得在病床上打滚,两只小

脚不停地蹬踏,就像两支尖尖的竹笋在病床上舞动。

    值班医生当即赶来了,她是协和医学院来医院实习的大五学生。她耐心问琳达哪里难受,琳达已

是满头大汗,腹部疼得说不出话来。

    她以为琳达就要生了,已经开始临产前的阵疼,即产妇临产前子宫一阵阵强烈收缩以便产出胎儿

所造成的剧烈疼痛。

    她先把听诊器按在琳达高高隆起的腹部,用心倾听胎儿心脏跳动的声音,医生的术语称为“胎

心”,以判断胎儿的健康状况。

    可是,值班医生一点听不到胎儿心脏跳动的声音。她怕听诊器坏了,又重新换了一副从未用过

的听诊器,听诊器上还悬挂着美国强生医疗器械公司的产品标签,可是依然听不到胎儿心跳的声音。

她急得满头大汗,以为胎死腹中,这下可麻烦了。

    她还是头一次遇到,大汗湿透了内衣。她一面叫护士将琳达推入产房,准备进行手术,一边立即

汇报了主治医师林莉莉。

    在产房里,她检查了琳达宫口开启的大小,按照常理,琳达宫口此时应该开启。可是琳达的下身

依然像处女一样,没有什么不同。这又使她大为迷惑不解,这种情形,她还是头一次遇到,有些不知

所措。

    秦绍楼和林莉莉闻讯,匆匆赶来,一双八寸大脚和一双三寸小脚,走在红漆木地板上,发出截然

不同的音响和频率的声音。一个威武雄壮,一个袅袅婷婷。一个阳刚,一个阴柔,相得益彰。巨者愈

巨,纤者愈纤,相映成趣。

    林医生从琳达肚子上拿出一个枕头,令实习医生看得目瞪口呆。她又为琳达全身做了详细检查,

根据白血球升高,右下腹疼痛,伴有恶心、呕吐等明显症状,断定琳达小姐系阑尾炎急性发作。秦绍

楼从始至终,在旁仔细观察,并询问琳达症状,完全同意师姐诊断。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