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123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第七部 西域异闻 第四十四章 葑菲佚闻(六)

六、wascjl于二00五年十二月三十日在三寸金莲网站·莲苑论坛·图文试帖栏目里发表了《我

的裹脚经历》。二00六年一月十日,又发表了《关于我的裹脚经历》。反响强烈,好评如潮。至今

已经三年,点击万余次。

点评:这是一个美丽的故事,宁愿相信是真的。女孩生于一九八一年,今年二十九岁。

七、古鸿铭老先生二00二年三月七日在网上说:

“我讲一个去年的奇遇:我在北京东四十条附近看到一位胖女孩,穿着显然是外地人。年约十八

九岁,是缠足女子走路的姿势,穿黑色一带式绒鞋,鞋尖较尖窄,脚面高高隆起,显然是裹了小脚,

或裹了又放的。她的女伴有四五人,不便与她问话。”

点评:小脚女孩生于一九八三年到一九八四年。如六岁裹脚,应在一九八八年到一九八九年。古

老不会“忽悠”人,不是赵本山。按时间顺延,小脚女孩今年二十六七岁,青春靓丽,金莲销魂。

八、红菱二00一年十月在网上说:

“现在发现,最小的缠足者还是一名女孩,在一九九九年被发现时只有十岁!很可能是在七八岁

开始缠足的,也就是一九九六年或一九九七年前后。”

“附报道原文《痛,然后轻松点》阿荣:‘一九九九年,我的同学在同样偏僻的师宗县竟然还见

到一个仅十岁左右的缠足女孩。’”

点评:师宗县在昆明东,距昆明约二百公里,属于曲靖市。如果属实,小脚女孩今年二十岁,生

于一九九0年。

九、二00二年五月八日,阳光站长以《金莲少女出世 缠足代有新人》为题在网上说:

“今年三月,重庆晨报、四川在线、大洋网、搜狐、北京青年报,先后报道了这样的新闻:

“‘在另一少数民族地区,有一个村搞了个旅游项目,就是女人的三寸金莲,要求当地的女孩子

七八岁的时候,就把她的脚趾除大拇趾外,其余四趾都窩断,然后用裹脚布紧紧裹住,使其畸形发展。

不仅外国人去看,中国人也去看。小脚女人颠着小脚不仅挑水干活,而且还蹦跶着跳舞。这里的旅游

纪念品,就是尖尖的三寸金莲鞋。’”

阳光对此评论道:

“从这则消息可以发现,现在有一些村落,已经出现了缠足的新一代,而且是从七八岁时就缠了

足。看来还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批人。尽管是出于经济目的,但已开了现代女子缠足之先河。虽然报

道者用的是批评的态度,但是已经说明,金莲小脚再度成为女子追求的目标,成为轰动一地的亮点。

因为过去缠足是强迫的,所以在禁止之列;现在的女子缠足是自愿的,反对者也徒唤奈何。看来,美

好的东西,是不会湮没无闻的。缠足女子现在能够堂而皇之地走出深闺,说明时代在变,人们的观念

也在变。虽然还有人重弹过去反对的老调,已经没有用了,这是纠正前人对于三寸金莲不公正结论的

最好说明。记得前几年,曾有人说,‘现在的女子要是缠了足,就会嫁不出去’,这不是弥天大谎么!

世人皆以小脚为美,金莲小脚更成了稀有资源,小脚女子现在抢都来不及,怎么还会有‘嫁不出去’

一说呢?现在的世界变了!

“有人认为,这则新闻没有指明具体地点,所以不实。但我想,可能是报道者唯恐缠足引起仿效,

不想张扬,故不写明具体地点。当然,具体地点还需要实地调查,才能落实。”

匆匆过客认为是在贵州黄果树、六枝一带,二00二年五月十二日,他在网上这样说。还说“我

知道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这里的女孩还裹小脚。”

点评:二00二年七八岁,生于一九九五到一九九六年,今年十四五岁,正在上初中。

贵州的少数民族似是苗族。四川省科学探险协会副主席邓廷良在《西南丝路──穿越横断山》一

书中写道:

“威宁也有不少苗族,他们‘汉化’已久。”黔西的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紧邻云南,属毕节地区。

县境海拔最高2879米,最低1234米。“这些苗妇汉化得比汉人还汉人。在她们中间不但有六七十岁的老

太,连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也缠着三寸金莲,而且穿着绣满花的小尖鞋。辛亥革命已过去八九十年,黔

西山区竟还保留着如此国粹。”

从“辛亥革命已过去八九十年”可知,时间应在一九九一年到二00一年。四十多岁,应生于二

十世纪五十年代,“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却是一双三寸金莲。充分说明:苗族妇女比汉族思

想要先进得多、解放得多。今年也不过五十多岁。

最后的缠足者,你在哪里?

笔者不禁想起当年慈母唱过的《秋水伊人》:

望穿秋水,不见伊人的倩影。

更残漏尽,孤雁两三声。

往日的温情,只换得眼前的凄情。

梦魂无所寄,空有泪满襟。

几时归来哟,伊人哟,

几时你会穿过那边的丛林,

那亭亭的塔影,点点的鸦阵,

依旧是当年的情景。

只有你的女儿哟,

……

这是一九三七年摄制的电影《古塔奇案》的插曲,七十年来常唱不衰,成为著名的三十年代流行

歌曲,而电影早被遗忘。著名音乐家、首任上海音乐学院院长贺绿汀词曲,著名电影演员龚秋霞主演

并演唱。龚秋霞生于一九一八年,二00四年去世,享年八十六岁。

笔者是幼年听母亲唱过的,非常好听。当时我还未上学,这已是六十多年前的往事了。

可是,这样一首深受大众喜爱的流行歌曲,文革期间却被粗暴地打成什么“靡靡之音”的“黄色

歌曲”。贺绿汀被关在牢里,女儿在家中开煤气自尽,家破人亡,他们犯了什么罪?除了味同嚼蜡的

“语录歌”以外,当时几乎无歌可唱。流行歌曲成了“封资修”,悉数被打入冷宫,正是:

弦弦掩抑声声思,

说尽心中无限事。


前面笔者说到,对艾大哥给老前辈的信,佩服得五体投地,深受鼓舞。于是也鼓起勇气,给这位

老前辈修书一封:

老先生:

蒙上海三寸金莲鞋博物馆馆长杨韶荣老师介绍,得知老前辈大名,倍感荣幸。

我叫方渔犀,现年六十二岁。一九三七年生于山东济南,与艾连生先生是同乡。我深深同意艾先

生给老先生信中所讲。

从小,不知什么原因,我看到小脚,即深深被吸引住了,仿佛小脚有迷人的魅力,使你心动不已。

囿于周围环境,这种感情和爱好只好深藏心底,无法吐露。

我一九六0年毕业于一所重点大学的机械制造专业。已于一九九七年四月退休,退休前为集团公

司研究所高级工程师。

缠足延续千年,即将完全成为历史。它与中国古代妇女生活史、刺绣史有极大的关系;不涉及缠

足,这些都讲不清楚。不讲小脚,《金瓶梅》则神韵全无。描写中国唐代以后的妇女,不讲小脚,也

是韵味全无。

刚解放时我只有十三岁,对旧社会知之甚少。解放后,此类书籍几乎为零。改革开放后,才陆续

见于报章杂志。一九八六年,《收获》上冯骥才的《三寸金莲》开其先河。十多年来,一些书刊有这

方面的内容,但大多抄自《采菲录》。上海出的《缠足史》,几乎全是摘自《采菲录》。其它各书大

多互相抄袭。

希望老前辈今后多加指教。祝

大安

晚辈 方渔犀 敬上
一九九八年九月二十日

老前辈于二十三日收到后,即于当天回信。收到后,大喜过望,十分感激。老先生次年八十八岁,

日本人称之为“米寿”,因米字笔划为八十八。观之,笔力遒劲,思维清晰,全不似耄耋老人手书,

足见身体健康,精力充沛。提携后进,大家风范。信曰:

渔犀同志大鉴:

大札奉洽。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是孩提时代遇到之景象,深入脑海。老朽叨长二十五岁,

对三寸金莲之景观,更深入产生感情,是可以科学辩证。

时代在前进,社会出现各种之翻复。一九六六年,母姒辈遗留下之绣履,书店买来之《采菲录》、

《采菲续集》、《采菲三编》、《采菲四集》、《采菲新编》及馈我留情之五彩瓷质鞋杯,悉数遭劫。

轻判我为落后分子,出我丑,为我焚琴煮鹤,从此杜门家居,古井不波。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拨乱反正。但此类物品,属破四旧,早已处理。反正人已夕阳西下,何必念

念不忘。一九八六年看到《收获》上冯骥才先生的文章,意味着三寸金莲事业,不仅可作古玩,犹可

作文艺研究。目今,美国、日本亦有许多人士爱好此中国特殊国粹。

武汉市有同志欲办金莲演员(特型)公司,培养金莲演员,看来不可能实现。一九六五年,无锡

影视城公司领队杨观云先生、宋大声导演到上海三山会馆拍摄有关三寸金莲之电视片。我曾声明,

乐于参加,不要报酬,至今不见播放。看来领导机构,不提倡,不通过。曾倩韶荣先生调查,亦无音

信。曾咨询为何凤凰卫视台可以播放影视明星刘晓庆采访变性人,同样之好奇,而此连音信结果亦无。

老朽已无能力为社会作贡献,长日无聊,欢迎时赐鱼雁,以匡不逮。草此奉复顺颂

秋安

老前辈大名
一九九八年九月二十三日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