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122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第七部 西域异闻 第四十四章 葑菲佚闻(五)

笔者儿时,家母倒是在女同事面前,戏言要为儿子娶一位小脚媳妇。

请勿误会,家母倒是一双如假包换的大脚,从未裹过脚。家母生于一九一一年十月二十九日,大

清宣统三年九月初八。这个年龄段,几乎没有大脚,尤其是农村。我姥爷信奉基督教,听耶酥的话,

四个女儿全是大脚。姥爷排行老二,大姥爷的女儿,四五岁就裹脚,全是三寸莲钩,小到极点。大姥

爷信奉佛教,不愿意闺女的脚同洋婆子一般大小,不听耶稣的话。

家母毕业于山东曲阜师范,当过小学校长,后来是师范语文教师。同班女同学,不乏小脚。小脚

居然能下操场、打排球,能跑能跳,难以置信,大约是“解放脚”吧。家母忆及求学往事,一边眉飞

色舞地叙说,一边站起来,模仿小脚女生用后跟起跳拦网。

女生中脚小者,以“小脚”为其别名。一九五五年冬,笔者从天津去济南看望三姨。三姨是母亲

大妹,母亲大排行老二。

一天,在按察使街,遇到一位和善的中年妇女,蹒跚行来。三姨与她寒喧,想必熟识,将外甥向

她作了介绍。听说是同窗好友之子,看了又看,非常热情,看得笔者低下了头,怪不好意思的。三姨

称她徐老师,是一位小学老师。分手后待她行远,三姨悄语:“她是你娘的师范同班好友,脚小,大

家称她徐小脚。”今天,如果有哪一位靓妹,有幸被人称为某小脚,该是一种难得的封号;可惜,半

个世纪过去,再也不曾听到,历史会不会翻开新的一页呢?

家父生于一九0七年十月十二日,大清光绪三十三年九月初六。一九三三年毕业于北师大数学系,

历任中学数学教师。

家父北师大同学,笔者称为王伯伯的,是教育系毕业的,是笔者高中校长。王伯伯的妻子,元配

夫人,是他私塾老师的女儿,老师看他有出息,将女儿许配于他。塾师是位老秀才。

笔者一九五二年秋上高中,时常见到一身老式打扮、小脚伶仃的王伯母。王伯伯住在我们两层教

学楼旁边,王伯母长长的裹脚布,堂而皇之地晒在我们眼皮底下,天天饱览金莲文物,福分匪浅。

王伯母生于清末,又是老秀才的千金小姐,自然处处中规中矩,符合小姐身份;首要的一条,便

是裹得一双极佳的小脚,最多只有三寸。当时王伯母年约半百,小脚依然原封原样,只是绣花鞋改成

了青布素面弓鞋。使我们这些莘莘学子有幸一睹清代金莲风采。

王伯母不但脚极小,而且极善行走。学校建在南门外的小山上,校内地面高低不同。王伯母扭动

三寸金莲小脚,颤颤巍巍,行走自如。观者提心吊胆,她却泰然自若。

回想起来,实是“看戏流眼泪──替古人担忧”,根本无需担心。

从山脚到校门,有几十米高,砌有石阶。王伯母不用人扶,不拄拐杖,从容登顶,令人敬佩。

现在裹小脚,当然不合时宜。笔者斗胆献言,如果有位靓妹,白领,极爱金莲,很想裹成像王伯

母一样的三寸小脚,单就行走功能来说,工作、生活、学习,没有大的困难。

可是,千万要慎之又慎,裹小脚不是买鞋,不合意可以另买。天足裹成三寸,形状完全两样,脚

骨彻底变形,只能当一辈子小脚女人,甭想恢复为天足。就像男变女,女变男,变性手术一做,甭想

再变回去。

再者,真想裹成三寸小脚,只有幼年开始才行,三四岁太小,五六岁刚好,七八岁也行,九十岁

嫌晚了。

但是,给幼女裹脚,肯定违犯《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触犯法律,要被禁止。除非躲进深山老

林杳无人烟之处,裹上十年,无人知晓,一旦出山,艳惊世人。可是上学问题如何解决?没文化当不

成白领。当打工妹,没人要。当一位小脚演员,保证受欢迎,也许能拿奥斯卡金像奖。

将来出嫁了,要丈夫喜欢小脚才行。网上虽然讲得天花乱坠,喜欢之声不绝于耳;可是事到临头,

保不准会叶公好龙。

总之,过去的小农经济金莲沃土已不复存在,现代化的后工业社会不适宜金莲生长。当然,不是

说绝对不能生长。冰山上依然盛开洁白的雪莲,斗严寒,傲冰雪,为世人景仰。

每天工作忙碌,洗脚、裹脚怎么办?城市中洗脚屋林立,浴足之后,请她们代为缠裹。

裹脚用品怎么办?以后,天降甘霖,裹脚兴起,裹脚之人多了,也许会有三寸金莲用品专卖店应

运而生,不用发愁。

美籍华人大学教授王屏女士,肯定不是唯一的“最后缠足者”,但她却是唯一得到证实的“最后

缠足者”。

最后的缠足者,你在哪里?

在三寸金莲网站上,自建立以来,阳光站长苦心求索,披露过不少有关信息,亦真亦幻,真假难辨。

讲述者言之凿凿,信誓旦旦。但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若请出示莲足照片,从此杳无下文。正是:

千呼万唤不出来,不抱琵琶不见面。

按照年龄大小,三寸金莲网站有如下报道:

一、二00一年十一月十五日,美人(meiren)在网上称:“我从一位一九五三年在丹东驻扎的

前苏联军人处得到一张老照片,是他儿子和丹东孩子的合影。照片上,有一位年仅十岁的女孩,已经裹

成了尖瘦的三寸金莲。”

点评:一九五三年十岁,生于一九四四年。如果六岁裹脚,应是一九四九年,建国之年。次年即

爆发朝鲜战争,丹东正是军需物资运输最繁忙之地,战争环境十分紧张,一九五三年战争尚未结束。

此时此地,十岁女孩裹着一双尖瘦的三寸金莲,难以置信。二十岁的女孩都未必有。三十岁的女人,

即生于一九二四年,有可能。如属实,小脚女孩今年(二00九年)六十六岁。

二、同日,美人在网上称:“文革期间,一九六七年初夏一天下午四时左右,在北京王府井大街

南口,我曾看见过一位不到二十岁的妙龄外地女子,不知是上访,还是逃难。当时她面朝西坐在路东

的马路牙子上,两腿平伸,赤足,但明显是一双已经裹成的三寸金莲。”

点评:不到二十岁,算十九岁,生于一九四九年。如六岁裹脚,时在一九五四年。此时,云南确

实还有人在裹脚。如属实,今年六十一岁。

三、双双于二00二年一月二十四日在网上称:

“说到‘最后的缠足者’是谁?我没有论证,仅我亲眼所见,是在一九七0年的冬天。当时我正

在部队服役,驻地在河北省承德地区兴隆县。一次,我和战友们在火车站候车,只见一支娶亲的队伍

向车站走来,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位姑娘。

“小姑娘骑在毛驴上,看上去也就十八岁。头上梳着还珠格格的发式,双鬓插着许多鲜花,脸上

擦粉,黑细的眉毛,红红的小嘴唇,十分羞涩。身上穿着红色的花棉袄和花棉裤,脚上穿的却是一双

尖尖窄窄的红色金莲鞋。”

点评:小脚女孩生于一九五三年,今年五十七岁。

四、二00四年,网上报道:

最近,本人在江苏出差,遇到一位年过二旬的打工妹,见其左脚小趾掰断,叠于四趾之上,遂问:

“你小时候缠过脚吗?”

她说:

“我没有,但我妈缠过,她是小脚。”

听说她妈是小脚,我以为是六七十岁的老太太,问道:

“你妈多大岁数?”

她说,一九五六年出生的,今年四十九岁。

并说,老家在四川成都附近的双流县,妈妈的奶奶是标准的三寸金莲。妈妈的爷爷非常守旧,力

主为大孙女缠足,免得一个女娃娃大脚板满街野。

我妈关在她奶奶屋里缠了一个多月,脚趾踩断,折到脚底下了。这是在一九六0年,我妈五岁。

在小脚鞋外面再套双大圆头鞋,以免被人发现。

我妈缠了一年多,上学了。上体育课时,跑不快,被老师发现了,到家里做工作,不让缠足。

但我妈的小脚缠得狠,一年多就定型了,尖尖瘦瘦的,根本放不开。

后来,我妈没上学了,脚也不缠了,但还是小脚,穿很厚很紧的布袜子和尖头布鞋。

点评:说句实话,笔者对此难以置信。笔者中学六年,初中一年级是在成都上的,时在一九四九

年下半年。一九五0年一月转学到绵阳县中,一九五五年夏在王伯伯任校长的四川绵阳高级中学毕业。

绵阳距离双流三四百里,情况差不多。笔者看见的,听说的,不曾有小女孩裹脚的。四十年代裹脚的

已不多见。难以想像,一九六0年会有小女孩裹脚。如果属实,小脚女孩今年五十四岁。

五、二00一年十一月五日,金莲在网上说,一九七二年深秋,六岁的她曾在姥姥家裹脚。裹了

两年,因上学,无奈放开了。

点评:金莲应生于一九六七年。如属实,今年四十三岁。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