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121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第七部 西域异闻 第四十四章 葑菲佚闻(四)

说起这位学长是由于一次金莲杯宴,而迷上三寸金莲的,颇有些传奇色彩。虽是距今已有六十六七

年了,读之依然香艳动人。

学长在信中写道:

“谈到金莲宴,记得我十一二岁时,遇到过一次。

“一天晚上,家父带我去谭老板家搓麻将。这家主妇谭太太,年纪约三十岁,面白肌嫩,标准的三

寸金莲。据说,在嫁给谭老板前,是当地风流女子。当时,有三男一女对叠,女即谭太太。

“时近午夜,大家搓累了,想吃点东西再搓。由谭太太安排酒菜,上席后,在喝酒中,不知哪位提

出,要用谭太太的绣花鞋做鞋杯饮酒。当时,我正醒来,刚好看到此景。

“谭太太大大方方将绣花鞋脱下来,那只鞋,最多三寸半(117毫米)长,又尖又瘦,满面绣花,

并且香气四溢。谭太太说:‘只要诸位不嫌弃,我献出绣花鞋做鞋杯,保诸位满意。’

“这件事,对我印象极深,可能影响我一辈子。这时我还不知道,元朝杨铁崖,就有鞋杯之举。”

学长生于一九三二年,十一二岁时,约在一九四二年到一九四三年。此时,确实金莲点点,繁华似

锦,美不胜收。今日金莲,无论就数量,就大小,已十不存一,不可同日而语了。

谭太太,嫁前既是风流女子,鞋杯想是司空见惯,驾轻就熟,堪称个中老手。若是良家妇女,想必

不会轻易答应,难免忸怩作态了。想是来客知道,谭太太原为风月场中人,故有此举。

金莲鞋杯,是小脚盛世之举。如今,在宴席上,尚未听说过,有哪一位女士脱下革履,中置酒杯饮

酒的。正是:

好花不常开,

好景不常在。

今日离别后,

何日君再来?

鞋杯离开我们,怕是已经有六十年,一个甲子之数了。鞋杯是永远不会再来了。欲寻她的芳跡,只

能是在金莲文化博物馆中了。

学长曾于一九九八年,给一位研究金莲文化的老前辈写过信,充分流露了对三寸金莲的爱慕之情。

这位老前辈,生于一九一二年,民国元年,是民国的同龄人,今已作古。老前辈颇有些传奇色彩,

他与姚灵犀主编《采菲录》时的重要助手邹英有过交往;与邹英等人,到上海妓女盖一城处吃过花酒,

作过采访。

学长的信如下:

老先生阁下:

弟子一九三二年生,大学文化,六年前退休在家,专攻金莲文化。

自幼,对家中女长辈们的三寸金莲就有同情感。随着年龄增大,逐渐对三寸金莲产生了喜爱之心。

因为年龄和环境所致,无法选择小脚女子为配偶,但内心对三寸金莲一直是喜欢的,甚至是崇拜

的。

几十年来,尽管多次运动,经历坎坷,但爱莲之心,始终未变,而且愈来愈强烈,这可能就是三

寸金莲特有的魅力吧!

文革后,文化禁锢缓解,我开始搜集缠足史料,包括文字史料,小脚绣鞋,采访小脚女人(多数

是老太)等。

八十年代中期,我在北京图书馆和天津图书馆,阅读了姚灵犀先生的《采菲录》,查阅了近现代

学者对缠足问题的各种论述,从而对三寸金莲的发展史,有了一个较全面的认识。

我特别对海上邹英先生的《葑菲闲谈》和《葑菲续谈》两篇文章,最感兴趣。

邹英先生对当时禁缠、放足政策的批评,代表了广大群众、尤其是缠足女子的呼声和愿望;这在当

时高压政策下,是难能可贵的。

邹英先生指出:

“余以为肃清缠足之最合理办法,惟有全力严禁未缠足之幼女的缠裹;而对足已裹小、骨骼变形

者,缠放不妨听其自便。盖其缠其放,初无重要之关系也。”

如果当时按照邹英先生的主张办事,就不会出现因强迫命令,致使缠足女子含羞(实际是被侮辱)

自尽逼死人命,也不会使众多家庭夫妇关系因骤变而破裂。

其实,已经缠成的小脚,是无法放开的。“短而肥的半拦脚,既无天足之活泼大方,再无小脚的

瘦小玲珑,实在难看。”(笔者注:现今网上的金莲裸足照,除少数外,多是这种解放足,奇形怪状,

惨不忍睹,实是强迫放足残害妇女的罪证,令人发指。但是,这些照片的摄影者,却是功不可没,令

人钦佩,因为动员小脚老妪拍其裸足绝非易事。)

港、台及海外对三寸金莲的研究,早已成为一种专门学问。国内自一九八六年冯骥才的中篇小说

《三寸金莲》问世以后,才行动起来。

上海走在全国前面,杨韶荣先生首先把搜集、研究、观展、交流三寸金莲的活动搞起来,已经形

成规模,并向社会公开。三寸金莲研究热正在悄然兴起,有点类似三十年代搜编《采菲录》时的情形。

在此情况下,我想请教老先生,作为老一辈的金莲文化研究者,您现在的心态如何?是否还像过去

那样喜爱三寸金莲?

我的一位天津朋友,高级工程师,金莲爱好者,在给我的信中写到“三寸金莲万岁!”这是他对

金莲向往之情的真实流露。

武汉有人写小说,主张办一家特型演员公司,专门培养造就三寸金莲女子演员。据说,海外有一

些影视公司,多年前开出高价招聘小脚女子演员,大概是为演古装戏更具真实感吧!

山东是孔孟之乡,过去比较保守,在一些较偏远地区,直至解放前仍有少女缠足现象,只是不像

过去那样严格罢了。

鲁东的莱州市(前称掖县)西由镇,历史上是有名的产莲区,女子小脚缠得小巧精致,每年农历

六月十三日有庙会,俗称晾脚会。

我于七十年代中期到此采访时,仍能见到六七十岁的老太小脚多数在四寸左右。多年松缠放大了,

着鞋已变为平底、圆尖头绣鞋,做工讲究美观,可以想见以前莲足盛行时的情形。

老先生,冒昧地给您写信,一是为了表达对三寸金莲的爱好;二是为了向您请教,希望您给予指

教。有机会,弟子当去上海拜望老先生,企盼复信。

安福

学生 艾连生

一九九八年九月五日


由于可以理解的原因,艾连生系化名。

他给笔者许多慷慨的帮助和指教,使笔者受益匪浅,至今仍怀念这位良师益友。

笔者十分荣幸地从杨韶荣老师处,看到艾大哥九月五日给老前辈信函的复印件,时间是在一九九

八年九月中旬。

看后,笔者颇受震撼,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听艾大哥的口气,是很想娶一位小脚姑娘为妻

子了,只是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如愿,颇有些惋惜。

笔者精神境界远未达到如此高度,思想远未如此解放;虽然很喜欢,但从未想过要娶小脚媳妇,

确如老宣当年戏言,想找一位与我同龄的小脚姑娘,就像三九天找蛤蟆一样困难了。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