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120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第七部  西域异闻  第四十四章  葑菲佚闻(三)     “人们怎么能把脚放进这种玩具鞋子里呢?是什么原因,使她们必须把脚弄得如此之小和如此之尖?她怎样行走?她遭受到了什么样的痛苦?为了什么?    “我朝下看了看我自己的脚,自从十岁后,它已被阻碍发育,只有六寸大小。回忆起在六个月秘密裹脚期间,我自身遭受的持续不断的火烧般的疼痛。在裹脚期间,脚会停止发育;但是,一旦把弹性繃带解掉,脚会长宽,留下两个永远向上的尖锐的大脚趾。    “我把纤小的弓鞋拿在手上,凝视弓鞋上优美的刺绣图案。以往千年中我的女性先辈的痛苦和渴望,一针一线地缝进三寸长、不到一寸宽的空间。”    王屏现在的脚只有六寸长,同她十岁时一样。她不便穿高跟鞋,只能穿宽松的旅游鞋,在圣保罗的校园里蹒跚行走。王屏戏言:“或许这是对我老年的一种惩罚。”    王屏书中自己裹脚的经历,引起了读者浓厚的兴趣。美国金西学院图书馆馆长周丽娜在【《渴望靓丽》读后】中回忆道:    “在文化革命期间,我的邻居女孩是十五六岁的红卫兵,她们互相骄傲地比较谁的脚最长。为了能够宣称,她们思想中不存在封建残余,她们甚至用一层又一层的布带把胸部裹起来,以便有一个中性的外貌。”    这代表了另一种“美”的理解和取向,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上海影片《小街》中,电影演员张瑜就有这样的镜头,用长长的布带把已经发育的胸部束缚起来。王屏则是把脚束缚起来。    在女留学生中,十九世纪末留洋的,例如林莉莉,无一例外,她们都是官宦小姐、大家闺秀,自然全是三寸莲钩。林莉莉生于一八八0年,一八九八年出国,可以算是第一代。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和三十年代出国的,大多亦是三寸金莲。冯沅君和张爱玲之母,均为典型的三寸金莲。袁昌英是解放脚。苏雪林从小裹成标准的三寸金莲,后来被放掉了,不知是否是在留学时放的。冯沅君生于一九00年,一九三二年出国,可以算是第二代。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后出国的,在童年裹过小脚的女留学生,得到证实的,仅有王屏一人。王屏生于一九五七年,当时有五十五万知识分子被错划为“右派”,一九八五年出国。王屏比冯沅君小五十七岁,相差两辈,该是孙辈,只能算是第四代或第五代了。    王屏也是唯一被证实的“最后的缠足者”。有理由相信:王屏不会是唯一的“最后缠足者”。因为,无论时间和地点,她裹脚的环境差到不能再差了;既然这样差的条件都能裹脚,条件好得多的地方更可以裹脚了。    时间。王屏裹脚是在一九六六年文革开始、“破四旧”之时,缠裹小脚无疑是“四旧”中的“四旧”了。在这“黑云压城城欲摧”之际,无人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相比之下,文革以后,环境不知宽松了多少。    地点。王屏裹脚,不是在“夹皮沟”的深山老林中,而是在车水马龙的大上海,居然裹了六个月,令人十分惊奇。也许在王屏家的弄堂里,就住着那位穿小脚尖头皮鞋的老奶奶。    大街上如此,校园里呢?无论是中学校园,或是大学校园,都是文革中的重灾区,后者尤甚。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在劫难逃,万难幸免。    山东大学小脚教授冯沅君先生,陷入了灭顶之灾。她是山东大学副校长,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说起走资本主义道路,一九三二年,她同丈夫陆侃如赴法国留学,三年后,双双取得博士学位,也可算是走过一次,因为法国是资本主义国家。    她是巴黎大学文学系东方文学博士、一级教授,是货真价实的“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    身为文学博士、一级教授,而又是一双典型的三寸金莲,无疑是“四旧”中的“四旧”了。    冯沅君教授在文革中,身受的迫害,由此可想而知。    赵淮青在纪念恩师的文章《当代著名女学者冯沅君》中说:    “一九五八年,冯先生步丈夫后尘,沦为‘拔白旗’的典型,天天到千佛山砸矿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岂止是对文化的亵渎“革一切美好事物的那场‘文化革命’到来了,侃如先生已是‘死老虎’,冯沅君先生顺理成章成了‘反动学术权威’,成为全校的重点打击对象。一次,那些造反派们把她推到一个高处,作为‘教育黑线’活靶子展览。而她站不住,摔了下来。又勒令她去打扫教学楼的走廊和而所,从一级教授跌到罚苦役的深渊。    “每天服劳役之后,神情麻木、步履艰难地到学校食堂打饭。站立不稳,手抖得厉害,多次把饭菜泼在地上。有时饭打回家,却吃不下,呆呆地坐着,望着,在饭桌前和衣睡着了。她就这样,担惊受怕,心情抑郁,先是得了心血管病,后来罹患癌症。”“于一九七五年六月十七日溘然长逝,享年七十五岁。”    许志杰在《陆侃如和冯沅君》一书中写道,破四旧时,小鞋被踢飞,冯沅君以大代小,大鞋内用棉花填充,有时还用废纸,步履维艰。    不料一八九八年百日维新中小脚穿大鞋的一幕,七十年后,竟又重演,令人啼笑皆非。    十年浩劫,给中华民族带来深重灾难。可是,林彪、四人帮一伙竟然美其名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把“革命”等崇高字样当成江湖郎中的狗皮膏药到处乱贴,欺世盗名,自吹自擂,真是恬不知耻。    群众运动,分明是运动群众。无产阶级专政,专了无产阶级的政,国家主席刘少奇死于非命。文化大革命,革掉了冯沅君的命,使无数宝贵人材英年早逝,无数珍宝毁于一旦。    恶梦终于结束。艳阳高照,枯木逢春,萌发新枝,三寸金莲重见天日。    笔者的一位学长,是一位资深的金莲文化研究者,他在信中写道:    “随着改革开放、思想逐步解放,小脚女人成了稀世珍品。有一些酷爱三寸金莲的成年人和老年人,想找小脚女人为妻。确如一位老先生所言:‘金莲魅力大矣哉!’    我们说,“三寸金莲历经千年而不衰,是符合事实的。直到今天,还有那么多的崇拜者和爱好者,足见三寸金莲已深深扎入中华文化深处;若不是强制取缔,说不定今天仍可见到金莲点点,繁花似锦。    “其实说到底,缠足是一个个人的行为,对社会、对别人并不构成危害。我想,如果三寸金莲产生在其它国家,很可能,现在仍有一席之地;至少不会用行政手段强制铲除。然而,在中国命运就不同了,这也是金莲之厄运;为此,我也为三寸金莲叫屈。    “现在,我们更要珍惜三寸金莲的遗物小脚绣鞋,广泛搜集,好好保存,著书立说,传於后世;以慰藉三寸金莲的开拓者、推动者,以及为此而身受摧残的先辈们之英灵,使其永垂不朽!”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