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119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第七部  西域异闻  第四十四章  葑菲佚闻(二)     以上三件香艳的金莲故事,使人不禁想起了南宋诗人杨万里的《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需要指出的是,这三件令人称奇的事情,均发生在“文革”以后改革开放的年代。在文革期间,是肯定不会有的,即使有那个心,也没有那个胆。如果叫红卫兵和革命群众知道了,必然一千个不答应、一万个不答应。相信没有一个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即以那位离休老干部为例,省总工会副主席,副厅级,文革初期,即已被造反派打倒,靠边站了。老伴去世,别人介绍一位女干部,如果他嫌脚大不要,执意要找一个三寸金莲老太,叫造反派知道了,肯定要开万人大会,批斗这个“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将他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    革命群众会义愤填膺地控诉:    “你这个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三反分子,罪行累累,罄竹难书。如今又不要大脚专要小脚,分明是向无产阶级猖狂进攻。大脚代表社会主义,小脚代表封建主义。放着社会主义光明大道你不走,一心要过封建主义的独木桥。处心积虑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叫广大妇女又回到三寸金莲的旧社会中去,其用心何其毒也!”    文革中,尤其在初期,当权派,又称走资派,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哪里还敢存此非分之想,分明是在找死呵!    文革初期,“破四旧”时,笔者有次去上海出差,看见福州路上海旧书店被勒令停业,问题出在店名的“旧”字上。店里专卖旧书,称为旧书店,名符其实。可是不行,凡是沾个“旧”字的,均在剿灭之列。上海旧书店的店名匾额,在“旧”字上,用红漆涂了一个触目惊心的X,判处了这间专门贩卖旧书、“藏污纳垢”之店的死刑。    “旧”字一律不准用。“旧书”不准叫“旧书”,要叫“看过的书”,或“读过的书”。“旧衣裳”,不准叫“旧衣裳”,要叫“穿过的衣裳”。“旧家具”,不准叫“旧家具”,要叫“用过的家具”。真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搞得乌烟瘴气乱七八糟。    “破四旧”的“革命群众运动”在曾经是远东最大城市轰轰烈烈展开。作为“四旧”,即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一个表现,“三包一尖”,也在革除之列。“三包一尖”,指的是包头、包裤管、包屁股和尖头皮鞋。    包头,是一种发型,又称飞机头。    包裤管,即小裤脚管,将小腿紧紧包住。    包屁股,裤子特别紧瘦,将臀部紧紧包住,屁股毕露无遗。    这些,都被扣上“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大帽子,提到了党不变修、国不变色的吓人高度,均属取缔之列。    按说尖头皮鞋,是天足男女脚上之物,与小脚无涉。可是,上街破四旧的“红卫兵小将”,有的还是初中娃娃,竟然当街拦住一位脚穿尖头小脚皮鞋的老太太,声称她穿的乃是尖头皮鞋,分明是“三包一尖”,典型的“四旧”,不许穿。    小脚老太面对年龄如自己孙子的执法检查者,微微一笑:“你还太小,不懂得这些事情,说不定你家中祖母的鞋比我的还要尖,你回家问问就知道了。”“革命”革到老太太小脚上来了。    据说,有当街将男士或女士的尖头皮鞋剁去鞋尖的,使得他们面红耳赤,狼狈不堪。    庆幸的是,尚未听说有将小脚皮鞋也剁去尖头的。    更为庆幸的是,尚未听说有将裹脚布当街解掉的。    但是,“破四旧”足以让小脚老太们闻风丧胆,不寒而栗了。在这期间,就像她们幼年在放足运动中一样,杜门不出,不敢上街了。她们当然不愿看见,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和三十年代的一幕再次重演。    穿小脚尖头皮鞋的老奶奶,做梦都不曾想到,也许就在她家同一条弄堂,有一位年仅十岁的小女孩,正在忍着剧烈的疼痛,咬紧牙关为自己裹一双精美的小脚。    她就是美籍华人王屏,一位学者,诗人,小说家,翻译家。一九五七年生于上海。一九八五年来到美国,获得纽约大学比较文学哲学博士学位。她是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马卡来斯特学院的教授,教授创作文学。    对于自己童年这段刻骨铭心的经历,她在《渴望靓丽》一书的《序言》中写道:    “她十岁开始自己给自己裹脚,她并不知道复杂的、传统的裹脚方法,是把脚趾头完全弯曲在脚掌底下,把脚前部裹尖,把脚尖一直到脚后跟尽可能地相互靠近,形成小钩子形状的三寸长的弓足。她发明了给自己裹脚的方法,用弹性绷带一层一层地将双脚紧紧缠绕,不让脚长大和长宽,尽管没有把脚趾头弯曲到脚掌底下把脚骨弄断,但是,她的双脚仍然受到了伤害。(笔者注:这是一种满族妇女“刀条脚”的缠裹方法。《镜花缘》中,给男王妃林之洋裹脚,亦是此法。)她在炎热的白天和夜晚裹脚,每走一步,就像光脚踩在碎玻璃上。但她决心不让脚长大,使得母亲和姐妹们不再嘲笑她。十岁,她的双脚已经长到六寸大小,像一对“轮船”,一扇招牌。按照中国的宿命论,这样一双大脚,天生只能当一个老妈子,或是一个农妇。    “一九六六年,毛泽东发动了文化大革命,以反对中国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的残余势力。裹脚习俗,革命者眼中压迫妇女的象征,差不多已经消除半个世纪了。当我开始给自己裹脚时,除了祖母的‘解放脚’,我从来不曾听说过,或是看到过一双真实的金莲小脚。祖母把脚缠成小孩那样小,成年后依然缠着裹脚布。在一九四九年毛泽东接管中国时,祖母在四十一岁那年把小脚放开了。形状艳丽、香气馥郁的小脚,俊秀,雅致,富有象征意义。究竟是什么东西驱使我,从而决心给自己裹脚,还是一个谜。    “美丽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培育的?它是社会强加于人的吗?由于自己的一双大脚被取笑为乡下人,我已经厌倦了。    “为什么我会认为小脚比大脚好看?为什么我会在任何美丽的东西(天生的或人工修饰的),均被认为是危险的、坏的,甚至是违法的时期,自发地将小脚隐藏起来?    “如果美丽的观念是天生的,那么,我为什么会选择在脚上下功夫,而不是在身体的其他部位?那些地方,也是我受人嘲笑的靶子:一双小眼睛,黝黑斑点的脸,粗糙的手。    “不管它是什么东西,我的动机是坚定、清楚的:不惜任何代价和作任何事情,我要拥有一双像母亲和姐妹们一样小的迷人的脚;这样,我便可以位列贵族、文明、幸运的阶级之中了。    “一九八六年,我在布鲁克林美国朋友的公寓里看到一双弓鞋,弓鞋的大小和形状震撼了我。从前我始终认为,‘三寸金莲’,仅仅是一种比喻。但是,我透过玻璃罩子看到的红色绣鞋,长度不超过我的手掌,鞋尖仅能容纳大脚趾,精致,文雅,超出了我的想像。    “我转向我的朋友们,他们猜测我正在思索,向我发誓:这双弓鞋不是玩具。一九八三年,他们在云南的一个市场上买到了这双弓鞋,还亲眼目睹了一位中年小脚妇女。他们说,她的脚实际上就是如此之纤小,坐在丈夫自行车的后座上。    “我透过玻璃罩子,盯了一眼小钩子样的弓鞋,回忆奶奶变形的小脚,当我愤怒的时候,曾经在背后喊她‘大脚’。她声称一直到放脚时,她的小脚仅仅三寸半长。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