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118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第七部  西域异闻  第四十四章  葑菲佚闻(一)     大清国小脚留学生林莉莉,患病四天了。贝茜、埃玛姐俩,天天无微不至地照料着她,林莉莉心里非常过意不去。    林莉莉思忖,我与她们一家人,既不沾亲,又非带故,却对我如此之好,这是为了什么?    她自己心如明镜,如果说,教授夫妇和劳拉阿姨是出于一片真诚;这一对姐妹,除了真诚之外,无疑还有个人的钟爱向往,那便是非常喜欢她从小裹就的一双三寸金莲。    有些哭笑不得,姐俩竟然迷上了自己一双如花似玉的小脚。端的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了。给自己带来麻烦的是小脚;如今受到青睐的,同样还是这双宝贝小脚。    百年之前,两个英国女孩喜欢小脚,充分显示,三寸金莲确有神奇的魅力。说明了一个道理:凡是美好的东西必然会得到世界公认,是不分肤色的。林语堂大师说:“缠足实在是中国人感官想象力最精致的创作。”大师,究竟是大师,一言九鼎,深得金莲真髓。    说到“创作”,笔者不禁想到一段文坛佳话。相传法国大文豪大仲马的儿子,人称小仲马的,创作了小说《茶花女》轰动法国,一时洛阳纸贵。小仲马兴奋地对老爹说:“《茶花女》是我最好的作品。爸爸,您最好的作品是什么呢?”按照常理,大仲马最好的作品无疑是脍炙人口的《基督山伯爵》,又称《基督山恩仇记》。可是,大仲马却说:“我最好的作品,就是你呀!”大文豪,不愧为大文豪,回答得妙不可言哉。    同样道理,无论林莉莉最好的作品是什么,林莉莉自身及其小脚,都是高丽云最好的作品。高丽云不但生她、养她,还为她裹了一双精美的小脚。    林莉莉患病的第四天,按照公历,是一八九九年一月四日。按照中国传统的农历、或曰旧历,则是大清光绪二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三。到二00九年一月四日,已是整整一百一十年了。    这一百一十年,却是整整跨越了三个世纪:十九世纪、二十世纪和二十一世纪。在这期间,无论就全世界,无论就中国,均发生了千年未有的巨变,三寸金莲的兴衰,表现得格外明显。    百年之前,小脚如日中天。如今,已日薄西山。百年来,小脚历经坎坷,饱受磨难,几无立锥之地,委曲,彷徨,无奈,辛酸,即将走完最后的一百年。历史的大幕即将完全落下,千年的绝唱即将曲终人散。    但是,三寸金莲的文化内涵,是中华民族的宝贵历史遗产,一定会铭记在炎黄子孙的心中。    埃玛和贝茜的爱莲、迷莲,由于她们是英国人,只能停留在初级水平上。下面三位主人公的爱莲、迷莲,毋庸置言,当属更高层次了。    一九九七年春天,湖南省郴州市桂阳县,紧靠城关镇的城郊乡,传出一件令人瞠目结舌的特大新闻:当地一位名叫李灶生的六十八岁的男性农民,娶了比他大三十七岁,年已一百零五岁,足可以给他当母亲的小脚太婆王日姣为妻。    一时之间,村民像炸开了锅,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据了解,这位一百零五岁的王日姣老太身体还可以,特别是有一双好小脚。村民议论,李灶生就是看好了有一双好小脚的王老太。    为此,有人做了专门采访,以《百岁新娘》为题,登在《老干部之家》杂志上。    这是真人真事,有时间,有地点,有人物,三要素俱全,绝非笔者凭空杜撰,干些有失诚信的骗人勾当。骗得了初一,骗不了十五,总有被戳穿的一天,笔者从不干这种傻事。不信,尽可去当地查对,好在城郊乡离郴州不远,不到百里,郴州又是京广铁路上的大站,交通方便。    王日姣一九九七年一百零五岁,应是生于一八九三年,大清光绪十九年。她是湖南人,湖南的小脚全国有名。当然地,湘莲首推益阳,林莉莉就是正宗的益阳脚,长仅三寸。    根据一般惯例,四岁,即一八九六年开始缠裹小脚。三年后,一八九九年,即林莉莉养病的这一年,王日姣已是裹成三寸金莲。当然,远在英国的林莉莉不可能知道,她的湖南老家有这样一个名叫王日姣的小脚女孩。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王日姣的小脚必是标准的清式小脚,尖瘦弓小香软正,七美俱全。    也许有人会问:“一九九七年,即是十二年之前,六七十岁的小脚老太并非没有,李灶生何以定要娶一位百岁新娘?”    也许可以这样回答:“就像大成至圣先师孔老夫子‘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一样,乡民李灶生,也许真的是在灶旁生下了他,对小脚情有独钟,追求甚高,‘莲不厌纤’。”    有人不解:“孔夫子乃万世师表,李灶生不过一介草民,如此比较,不伦不类,甚显不恭。”    孔子是笔者家乡的圣人,人称孔圣人。家母曾在山东曲阜师范就读,深受圣人福荫。岂敢对圣人不恭不敬,以致折了自己的阳寿,干出损人又不利己的愚蠢勾当?笔者相信,自己即使糊涂,也不会糊涂到这步田地。    笔者对事不对人,这里说的是“食”和“性”这两件关系到人类生死存亡的大事,与人物大小无关。    孟子说过:“食,色,性也。”食欲和性欲,是人类的本能、天性。    “民以食为天。”不吃饭,肯定会饿死,人类就会灭绝。没有“性”,生不出孩子来,断子绝孙,人类也会灭绝。俱为天大的事情。    孔子“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深合现代医理。医生说,“三高”症,即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与脂肪摄入过量有关,弄得老年人谈肥色变,望肥生畏,跟肥肉离得远远的。北方叫瘦肉,南方叫精肉,食不厌精,一点不错。脍不厌细,帮助消化,有益健康。孔子不但是一位伟大的教育家,同时也是一位美食家。    乡民李灶生迷上百岁老妪王日姣的小脚,必是她金莲出众,分外纤丽。否则,同样大小的金莲,干嘛不去娶一位七八十岁的?我们虽无幸一睹王日姣的纤纤金莲,但是,三寸金莲网站上,一位一百零四岁的滇莲,却使读者大开眼界,确实纤小。    无独有偶,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四川某县一位约三十岁的男性,执意要娶一位六十多岁的小脚周老太为妻。几次去登记,乡镇干部就是不同意。这也怪不得干部,试想一想,女的比男的足足大上三十多岁,给他当干妈还差不多,如何能当老婆?万一结婚后男的反悔,叫女的如何是好?    但这男子铁了心要娶周老太,想不到三寸金莲竟有如此巨大魅力。乡镇干部没有办法,最后叫他写了保证书,保证婚后不得反悔,这才领到了结婚证。据说,婚后夫妻过得很和谐。    真是令人大跌眼镜。李灶生一九九七年六十八岁,生于一九三0年。懂事时,周边不乏纤纤金莲,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喜欢小脚,顺理成章。可是那位三十岁的男子,生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竟也喜欢小脚,并决心娶一位大三十多岁、可以做他母亲的小脚老太为妻,只能归之于三寸金莲魔法般的魅力了。    不但农民喜欢小脚,身居高位的领导干部同样喜欢小脚。也许有人会说,江青不也是小脚嘛,老毛还不是照娶不误,高级干部又算得了什么?需要说明的是,江青小时候的确裹过脚,以后放掉了,成了解放脚,算不得正宗的小脚。江青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混跡于上海滩演艺界时,拐着半大小脚登台。王汉伦据说是我国第一位小脚电影女演员,正宗三寸金莲。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黑龙江省总工会一位离休的副主席,老伴是一位三寸金莲女子,夫妻恩爱,妻子去世后,一直未再找位老伴。当地哈尔滨许多关心他的人,帮他找了一位年纪较轻的女干部,因为是大脚,这位副主席没有同意。他钟情金莲,执意要娶一位同自己元配夫人脚一样小的三寸金莲女子为妻。偌大的哈尔滨,竟也遍寻无着。蹉跎多年,一事无成。后来回到原籍山东,在当地政府和妇联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一位比自己大两岁的小脚女人为伴,二人皆大欢喜。据熟悉的人说,这位副主席就是喜欢小脚女人。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