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117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第七部  西域异闻 四十三章 莉莉染疾(八)     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岳母住到笔者家,与外孙女同睡。    笔者问起当年裹脚情况,岳母却不愿多讲,也许属于个人隐私。女婿虽是“半子”,却非亲生,又不是女人,诸多不便。有时,高兴起来,也肯讲一些,但甚简略。    问:“裹脚要经过多少时间,才不大疼了?”    答:“约在半年之后,皮肉都缠死了。”    “缠死”之说,系小脚老妪习惯说法。应是缠而不死,肌肉、血管萎缩。    问:“裹脚布有多长?”    答:“脚纱头(裹脚布)有天花板到地板这样长,相当长。”    房间空间垂直高度,约有二米七八,折合市尺,约有八尺到八尺四。    岳母遂又补充:“脚上绕了许多层,脚勒圆了。”大约脚裹成了竹笋形状。    南方冬季潮湿阴冷,尤其是阴天下雨之时。    有次双休日上午,就笔者与岳母二人在家。正碰上连阴天,九旬高龄的岳母,正端坐在床上,用力搓揉自己的一双尖尖小脚。由于年事已高,腰骨紧硬,弯腰不易,力不从心。    征得岳母同意,我便替她揉脚。刚一接触,便觉双脚像是从冷水里刚捞起来的一样,冰冰凉,从温度感觉,似乎不似人脚,倒似一件工艺品,木雕或玉雕了。    揉搓了几分钟,脚温缓慢回升,岳母感觉舒服,松开了锁住的眉头,微露笑意。    岳母穿袜,揉时易打滑,使不上劲。无异“隔靴搔痒”,效果大打折扣。    下一次,征得同意,脱袜为岳母揉莲。    笔者一介书生,凡夫俗子,七情六欲,一样不少;爱莲之心,自然也有。    同英国女孩埃玛和贝茜一样,也想一睹三寸金莲菩萨肉体真身。机会难得,不想错过。    岳母一双从小裹就的三寸金莲,无遮无掩,双脚尖尖,脚背耸立,大开眼界。    刚一抚摸,便觉双脚比前时更冷,竟像是刚从冰窟窿里捞起的一样。    原来袜子表面尚有些许暖意,皮肤表面却是更冷了。上次如木雕,这次却是玉雕了。    经过多时搓揉,岳母好过不少,但小脚终不甚暖。    得寸进尺,得陇望力量,提出要为岳母洗濯小脚,开言:“您老人家用热水烫脚,效果一定更好。”    岳穿上袜子,断然拒绝。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肯了。    也许,我的提议太出格了,哪有女婿替小脚岳母洗脚的?传闻出去,多不好听。    未见老伴替她妈洗过脚。虽亲生女儿亦不容“涉足”,更何况我这个非亲生的半个儿子。    为尽孝心,用热水带为岳母暖足。这次岳母欣然接受,面露笑容。    岳母自学成才,识文断字,能够看报、看小说、写书信。俨然一位女秀才。若非裹着一双小脚肯定有作为。    岳母极有主见,有办事能力。年青时,曾押送一火车皮山里木柴到上海去卖。在家里,被戏称为“二爷”。    有次替她揉脚,也许是岳母担心赤祼金莲观之不雅,遂解嘲曰:“唉!好好一双脚竟然裹成这个样子!”    笔者想,其实岳母心里或许是想说,“唉!好好一双脚竟然放成这个样子!”    岳母可能有些后悔,如果当初不放脚,小脚外面有厚厚的裹脚布保暖,冬天便不会那样冷。岳母还算是幸运的,脚上未生冻疮。放足后,小脚失去了裹脚布的维护,走得格外痛苦,格外艰辛,成为放足运动的牺牲品。    大清国小脚留学生林莉莉,生于一八八0年,大清光绪六年,比岳母整整大了二十一岁,从年龄上说,应是岳母母亲,即笔者老伴外婆一辈的人了。    不同之处,林莉莉当时二十一岁,岳母年已九旬。林莉莉在十九世纪末,岳母在二十世纪末,在小脚洗脚的问题上,想来二人想法并无什么不同:不容外人涉足。    林莉莉从遍地金莲的大清国,留洋到触目皆为天足的英国,自然感到处处不便。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林莉莉这“一时”,竟是五年之久。时间再长,也只有默默忍受了。    千年之前,南唐后主李煜命宫嫔窅娘以帛绕脚,开缠足之先河。李煜这位一国之君,才华横溢的著名诗人,舞蹈创意大师当然不知,他的创新,千年之后,却给大清国到英国留学的小脚女孩林莉莉出了一道难题。    林莉莉自从一八九九年元旦患感冒,今天已是第四天了,一缕曙光照进来,林莉莉醒了。照理说,现在还在寒假,尚未开学,又生病,不该这样早就醒了,应该再睡。    可是,林莉莉睡不着。    睡不着,是因为小脚痒痒。    小脚痒痒,是因为林莉莉三天没有洗脚了。她的三寸小脚,不管功课有多忙,回来有多晚,每天晚上总是要洗的,已经养成了习惯。    这个习惯很好,尖瘦弓小香软正,“香”为“七美”之一,是判定小脚优劣的重要指标。天天洗,才能香。干净的小脚有一种似兰非兰、似麝非麝的天然肉香,所以金莲亦称香莲。著名金莲学者方绚,就将他的著作称为《香莲品藻》。    一生病,把洗脚耽误了。    正像我们习惯于天天洗脸,三天不洗脸,一定很不习惯,很别扭,很难受。    林莉莉的小脚也一样,习惯于天天洗脚,三天不洗脚,同样很不习惯,很别扭,很难受。    不同的是,小脚是用裹脚布层层缠住的,密不透风。出了脚汗,打湿了裹脚布,如同贴身的汗衫湿了,不洗脚比不洗脸更难受。    醒后,林莉莉感觉小脚越来越痒,像是蚂蚁在小脚上爬,不但爬,还咬,真叫人受不了。    实在难忍,林莉莉拥被坐了起来,用嫩葱样的手指在小脚上挠痒痒。    隔着层层裹脚布,挠痒痒无济于事,无异隔靴搔痒。    无奈之下,林莉莉穿好衣服,点亮电灯,坐在床上,解开裹脚布,仔细查看。    解了半天,才将重重叠叠的裹脚布一一解开。淡黄色的丝罗裹脚布,蜿蜒曲折地盘在床上。解开裹脚布,一股汗酸气扑鼻而来,原来脚汗已经把裹脚布打湿了。    林莉莉望着自己千辛万苦裹成的小脚,竟然发出异味,心痛不已。又见小脚皮肤上掉下不少皮屑碎片,原来小脚由于血脉流通不畅,营养不足,容易脱落皮屑。天天洗脚,尚不明显。三天不洗,越积越多了。林莉莉看见自己的宝贝小脚变成如此模样,心中更加不是滋味。    脚痒难忍,林莉莉使劲挠了起来。越挠越痒,越痒越挠。    小脚不像天足,四趾蜷伏,脚缝深邃,颇不好挠。    挠到后来,皮肤抓红了,再抓皮肤要扑破了。好在不太痒,不再抓下去。    林莉莉很想舒舒服服洗一次脚,可是去除了裹脚布的光脚,寸步难行,怎么找水洗呢?    林莉莉无奈,只好在光光的尖瘦小脚上,先套上尖袜,再穿上睡鞋,下得床来,勉强可以举步。    一时半会,无处去寻觅脚盆了。将热水瓶中喝剩的半冷不热的开水倾入脸盆中。又找一两卷干净的裹脚布放在床头。    林莉莉将专供洗脚的小凳子置于床前,自己坐在凳子上,脱去鞋袜,将一对乳鸽样的光洁小脚置于脸盆之中。    水少得可怜,仅能浸没脚背。林莉莉将脚布浸湿,用心洗濯起小脚来。三日不洗,洗出不少污垢、碎屑。水太少,与其说是洗脚,不如说是擦脚了。    虽然如此,林莉莉感觉,这一次洗脚,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舒适,痛快,酣畅。小脚一点不痒了,感觉真好。    洗好脚,林莉莉用干净的裹脚布,一丝不苟地把小脚裹好,穿上鞋袜,一切又同以前一样了。    林莉莉想把洗脚水倒掉,同时刷牙、洗脸。楼上不成,没有地方倒水,也没有水。不但没有热水,冷水也没有。    林莉莉套上棉皮靴,系紧鞋带,下楼倒水。    一出房门,迎面来了埃玛、贝茜姐俩。    林莉莉感冒初愈,体力不支,摇摇晃晃。二人急忙上前搀扶,问明事情原委,深表歉意:“都是我们不好,没有把病人照顾周到。快进屋上床休息。”埃玛接过脸盆,下楼将水倒掉,将盆洗净,端来一盆热气腾腾的洗脸水。贝茜则小心翼翼扶她入房内休息,洗潄。    二人当即保证,以后不管是洗脸水、洗脚水,打水、倒水,统统由她们包了,林莉莉非常感激。    埃玛、贝茜也像捡了金元宝一样高兴,她们想,就凭打水、倒水的份上,林莉莉洗脚时也要让我们开开眼界,一睹小脚慈颜了。 (本章完,后篇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