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116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第七部  西域异闻

四十三章 莉莉染疾(七)

    艾琳教授在海轮上与林莉莉不期而遇,林莉莉高挑的身材,俊秀的容颜,高雅的气质,不俗的谈

吐,纯熟的英语,给艾琳教授留下深刻印象,大为赞许。更令她喜出望外的是,这个西方教育培养出

来的靓丽中国女孩,居然裹着一双自己日思夜想无缘一见的三寸金莲;纤纤弓足,令人销魂。林莉莉

是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小脚丽人,当然比画中不见小脚的仕女强多了。

    林莉莉成为艾琳教授心中的蒙娜丽莎,今日一见心肝宝贝垂泪,自然分外心痛,急忙上前,百般

安慰:

    “宝贝,快不要哭了。哭泣伤身体。你高兴才对。烧退了,症状在减轻,安心养病。好在正放寒

假,不会耽误功课。你学习的负担很重,课程很多,早日康复,迎接新学期。毕业后做一位称职的妇

产科医生,保证母婴平安。”

    玛丽娜也尽力劝慰:

    “罗莎莉,你要高兴才是。幸亏治疗及时,没有耽误病情,很快退了烧。现在只需静静疗养。一

切均好,不用担心。”

    林莉莉听了两位教授关爱之言,感受温暖情绪慢慢稳定下来,不再流泪了。

    艾琳教授肚子里有不少问题要问林莉莉,她看见林莉莉说话有气无力的样子,便没有再问。她想,

待林莉莉病好后,在她学习不太紧张的时候,再问不迟。反正留学五年刚刚开始,来日方长。

    艾琳教授见林莉莉身体已无大碍,心中宽慰不少,又安慰了几句,便告辞了。以后,不时来看望,

送了不少营养滋补品。

    不知道,林莉莉是否知道,艾琳教授如此关心、爱护她,全是由她裹着一双标准的三寸金莲小脚,

以及她本人出类拔萃的表现,深深吸引了教授,寄予莫大的期望。

    林莉莉的身体很快好起来,脸上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红润和光泽,心情好了不少,同陪护的埃玛和

贝茜有说有笑。

    经过这次患病,加深了林莉莉同普尔曼一家人的感情,打心眼里感谢他们。

    埃玛和贝茜虽然不希望林莉莉生病,生病本来就是一件十分不幸的事情,何况林莉莉举目无亲、

孤身一人;可是借这次陪护的机会,每日与林莉莉厮守,守着一位眉清目秀、金莲纤纤的东方美女,

无疑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更是难得的亲近缠足文化的大好时机,姐俩当然不会错过。

    此时,林莉莉遇到了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情,那便是洗脚。

    对于天足之人来说,晚上将将丫子洗洗,用热水泡泡,舒筋活血,干干净净上床睡觉,是一件最

简单不过、最平常不过之事,绝无许多说道。

    可是,裹足之人洗脚,与天足之人洗脚,却是有着许多不同,一为意义不同,二为简繁不同,有

许多说道,最宜慢慢品味。

    天足洗脚就是洗脚,与洗脸扯不上,风马牛不相及。

    便在三寸金莲如日中天之时,小脚是女性的第二张脸,其重要性,比第一张脸有过之而无不及。

纵使相貌平平,只要双趺绝纤,便是美人,媒人竞相登门。那怕天仙下凡,如果一双大脚,也无人问

津。

    这种不男不女的“半截观音”,就像现在的阴阳人,处境极为尴尬,不被认同。

    说来有趣,先天性器官异常,诚为上天失职,非常不幸。若是两位同病相怜之男女,历经磨难,

几乎绝望,一旦相遇,却是绝处逢生,喜从天降。

    下面是一件真人真事,绝非笔者杜撰。

    报载,一位二十多龄女硕士,容貌秀丽,身材窈窕,天资聪慧,才华横溢,高级白领,收入颇丰,

可谓条件好得不得好。诸般均佳,唯有一事,非常不幸,她是一位“石女”,既无阴道,亦无子宫,

不能生育,是一位无“性”美女。她对个人婚姻,完全绝望,无人之时,暗自垂泪。

    还有一位,也是硕士,年龄同岁,却是美男。学富五车,才高八斗,高级白领,房车俱全。可是,

美中不足,其命根如同“蚕宝宝”,既软且小,形同虚设,且无睾丸,不能生育。有男人之名,而无

其实,是一位无“性”美男,同样对婚姻绝望。

    天无绝人之路,二人由双方家长安排,在某城市“无性鸳鸯联谊会”中相识,事先,双方情况,

已由家长沟通,双方家长,互相非常满意,认为这是天作良缘。

    两人一见面,好似前世夫妻一样,未及一语,便抱头痛哭,相遇恨晚。

    婚后,小两口生活十分幸福、美满、和谐。

    生不出孩子怎么办?领养一个就是了。

    自己没有奶水,要人工喂养;自己要上班,要请保姆,这些都很花钱。还怕他们没钱养活?只要

政策允许,不要说抱养一个,就是抱养两个、三个,怕是钱也够了。著名女中音歌唱家韦唯,独立抚

养了自己生的三个儿子。

    小脚既是昔日妇女的第二张脸,说缠足是中国古代妇女最高水平的美容术,可谓顺理成章。

    可是有人提出疑问,说“容”只指脸,不指脚。缠足不应称美容术,叫美足术还差不多。

    汉字多义,“容”不仅作“脸”讲,还作“装饰”、“打扮”讲。

    《战国策·赵策一》中说过:“嗟乎!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此处的“容”,即“打

扮”,不只局限于脸上修饰,涂脂抹粉,还包括全身从头到脚的装饰、打扮。

    在金莲时代,翠羽明璫是“容”,画眉点唇是“容”,遍体罗绮是“容”,三寸金莲更加是“容”

了。

    昔日,缠足是“女为悦己者容”的核心内容,重中之重。缠足之千年,无疑是“女为悦己者容”

的千年。缠足不但是美容术,而且是美容术中的极品。缠足不是美容术,又是什么?

    汉字多义,切忌望文生义。例如成语“走马观花”,比喻粗略地观察事物。实际并不一定是“骑

马”,也可能是“骑驴”。看的不一定是“花”,也可能是“飞鸟鱼虫”。但不能改为“走驴观花”

或“走马观鱼”。那就不是约定俗成的成语,而是独出心裁的杜撰了,并不可取。

    林莉莉因病卧床三天,小脚三天没有洗,非常不习惯,非常不适。正像我们天天洗脸,一下子三

天不洗脸的感觉。

    林莉莉天天洗脚。洗脚,洗去污垢,清洁皮肤,舒筋活血,非常舒服。

    小脚血脉流通不畅,冬季天冷尤甚。天天热水洗脚,必不可少。

    笔者岳母是位家庭妇女,生于一九0一年,大清光绪二十七年。她天资聪慧,极爱小脚,九岁开

始裹脚,裹成一双标准的三寸金莲小脚。

    岳母出生于晚清官宦之家,父亲曾给巡抚衙门作过幕僚,俗称绍兴师爷。岳母老家却是萧山,是

绍兴的邻县。

    岳母的大妹妹,约小二三岁,也是小脚,却大失水准,地瓜不像地瓜,萝卜不像萝卜。本来杭嘉

湖(杭州、嘉兴、湖州)地区,缠脚时间较晚,小脚裹成后,形体较大,并不标准,不足为奇。岳母

说了一句:“阿三从小不学好,脚未裹小。”“阿三”,即岳母亲妹,堂姐妹大排行老三,岳母排行

老二。

    岳母脚虽小,思想却新潮,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北伐胜利后的放足浪潮中放了足。这时,已年近

三十了。

    由于自己爱好,脚裹得非常之小,端端正正,窄窄弓弓,曲折的脚骨早已定型,放是放不开的,

徒使肌肉肥大而已。

    待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文革时期,初见岳母,放足已经四十年,双脚依然尖瘦,脚背高耸,并未

失形,可见当年小脚之纤了。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