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115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第七部  西域异闻 四十三章 莉莉染疾(六)     贝茜自告奋勇留下来,帮妈妈办事。妈妈叫她赶快吃饭,吃完饭有要紧事情要她做。贝茜欣然答应了。    埃玛勤快地拿来妈妈要的东西,只见林莉莉依然卧病在床,全身盖得严严实实的,什么都看不见,有些失望。    玛丽娜·普尔曼教授,是英国剑桥大学医学院妇产科终身教授,同时又是医学院附属医院妇产科主任和主任医师,是英国乃至世界一流的妇产科专家。她大学时的恩师,七十高龄的梅布尔·奥尼恩斯女爵士,现在是英国医学科学院的院士。    玛丽娜教授从医二十多年来,从死神魔掌里,不知夺回了多少产妇和胎儿的宝贵生命,可谓功德无量。若是在大清国,怕是要被众善男信女,尊为送子观音,泥塑金身,供在庙里,享受香火了。    玛丽娜教授不但精通妇产科,临床医学,尤其是内科,造诣颇深,并不亚于一位内科主治医生。看林莉莉这种十分普遍的感冒病症,足可胜任。    英国的妇产科教授,绝非大清国的接生婆,除了接生,别的不会。    玛丽娜教授用听筒仔细倾听林莉莉的肺音,胸部听过,又听背部,看有无肺炎征象。    典型性肺火,即普通肺炎,大家可能印象不深。二00三年的非典型性肺炎,即“非典”却使全国为之震惊,谈“非”色变。    教授听不出林莉莉和肺有什么不正常的杂音,说明肺很正常,仅只感冒而已,大感捔欣慰。    接着又量体温,摄氏三十九度五,比较高,应是重感冒,心不由得一沉。    林莉莉听教授说不用去医院,就在家里治,非常高兴,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埃玛听说林莉莉仅是重感冒,没有其他病症,肺部正常,放心不少。    玛丽娜是主任医师,有处方权,可以开具处方,到医院药房取药。    这时,贝茜吃了几口饭,放心不下,匆匆忙忙来了。紧接着,劳拉也来了。    玛丽娜叫贝茜去拿药,劳拉陪病人,自己和埃玛去吃晚饭。这时,大约已是晚上八点钟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贝茜取药回来了,除治感冒消炎的药、退烧的药,几瓶葡萄糖生理盐水,还扛回来一个输液架子。    玛丽娜和埃玛也吃完了饭,上楼来了。玛丽娜给林莉莉服药、输液,陪坐一旁,观察治疗情况。    林莉莉早餐后,至今粒米未进、口水未喝,输液补充体液和营养。    林莉莉经治疗后,自觉症状开始减轻,人舒服了不少。不知不觉,沉沉睡去,呼吸较前平稳了不少。    半小时后,体温降至摄氏三十九度。一小时后,降至三十八度五。一个半小时后,降至三十八度。到半夜,体温降至三十七度五。    埃玛和贝茜自告奋勇,留下来陪病人,请妈妈和劳拉回房休息。    五瓶液体,一直挂到天亮才输完。林莉莉体温已经正常,但浑身无力,软绵绵的。如无并发症,感冒可以自愈。不管治不治,痊愈总得一星期。正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埃玛和贝茜通宵陪林莉莉,并不消停。液体输进去,多余的要排出来。姐妹俩取来便盆,请林莉莉方便。林莉莉有些难为情,既是病人,也只有在床上方便了,打心眼里感谢二人。    二人有没有趁林莉莉熟睡之机,再偷看她的尖尖小脚呢?    可能有人会说:会的,因为二人如此痴迷小脚,到嘴的好东西,岂不不吃之理?不吃白不吃,不看白不看。正如太白诗仙《将进酒》中说的“今日有酒须当醉”,来个“今日有莲今日赏,明天无莲不后悔。”    但是,这一次,二人没有再胡闹。    一是,妈妈临走时,将二人叫出来,再三叮咛:“罗莎莉是客人,对客人要有礼貌。人家正在病中,尤其不应乘人之危,偷看她的小脚。罗莎莉裹了一双小脚,大清国妇女人人如此,那是她们流行千年的风俗习惯,应该尊重,不应猎奇。偷看人家视为隐私的小脚,是一种非常不文明、不礼貌的行为。传出去,会说我们缺乏教养,影响很不好。”    玛丽娜教授最后严肃地对两个女儿说:    “不知道你们想过没有?这件事一旦让罗莎莉察觉了,生气了,不再在咱们家住,搬了出去,到那时,不要说看她的小脚,就是她的人都难以看到了。”    妈妈的话,使二人深感不可冒然行事。小不忍则乱大谋。偷鸡不着反蚀一把米。她们想,真的把林莉莉气走了,损失的,可就不是一把米,可能一斗米也不止了。    所以二人通宵尽心尽力地作好护理工作,不敢存非分之想。    林莉莉患病的次日早晨,玛丽娜来看望她,见她烧已退,心中非常高兴。叫两个女儿回去休息,自己来看护林莉莉。    克拉伦斯·劳拉,也来看望她,叮嘱她安心养病。    艾琳·格罗特教授,听说林莉莉病了,放心不下,也来看望她的“送上门来的大礼包”。林莉莉躺在床上,手臂上插着输液的橡皮管子,面色带黄,不似往日鲜亮。    艾琳是林莉莉在太平洋船上结识的忘年交,在这异国他乡,也算是位认识的人。林莉莉回忆起,在三天三夜滔天的巨浪中,自己依然健健康康,想不到,今日臥病在床。看见艾琳,忆及前事,不禁潸然泪下,一粒粒晶莹的泪珠,从秀目中汩汩涌出。    艾琳一见小友流泪,心中大是不忍。她和胞姐玛丽娜一样,心肠很软,最见不得有人哭泣,尤其是像林莉莉这样貌艳莲纤的东方小脚美人哭泣。    艾琳·格罗特是剑桥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东方历史学教授。    东方历史学,说白了,基本上,差不多就是中国历史学。古老的中国,不但人口占世界第一,也是东方版图最大,历史最为悠久,文化最为灿烂的国家。而中国历史学,主体无疑是汉族的历史学。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历朝历代,除了元朝是蒙古族人当皇帝,清朝是满族人当皇帝,其余都是汉族人当皇帝。    艾琳在大学期间,涉猎了从多的中国古代文化典籍,深为华夏文化之博大精深折服。也许由于同为女人的缘故,她对中国妇女生活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自从十世纪窅娘以帛缠足,令纤小屈上作新月状,开千年裹脚之历史先河,此后,缠足史遂成为妇女生活史的核心部分。没有了缠足内容的妇女生活史,如同做豆腐剩下的下脚料豆腐渣,粗粝无味,难以下咽。充其量不过是榨油后的豆饼,精华俱无。    因此,风华正茂的英国姑娘艾琳便被金莲文化迷住了。    按理说,艾琳从小受的是规范的英国学校的教育,脑子装的是正宗的西方文化,而小脚是道地的东方文化,相差十万八千里,根本不是一回事。可是,叫人纳闷,艾琳生生被金莲文化迷住了。为什么?    借用民俗文学大师冯骥才在传世金莲小说《三寸金莲》开头的一句话“小脚里别有魔法吧”,西方人认为,艾琳无疑是被东方的魔法迷惑住了,走火入魔了。    正像西方的艺术家,把油画蒙娜丽莎奉为崇拜的偶像,艾琳教授,把中国浓墨重彩的工笔仕女画,奉为偶像,早晚顶礼膜拜,爱不释手。    令人不胜遗憾,这些小脚佳丽,长裙拖地,烟笼雾罩,丝毫不见金莲纤影,艾琳大失所望。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