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114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第七部  西域异闻 四十三章 莉莉染疾(五)     说起这双皮靴,倾注了高丽云的浓浓母爱和异乎常人的聪明智慧。    当高丽云为小脚女儿打点行装时,重中之重,是积极为她准备小脚扮大脚的皮靴。    除了单皮靴,还要准备棉皮靴。    高丽云起初并不知道,大英帝国在什么地方。后来从妹夫崔国英处借得一本《万国舆图》,这才知道英伦三岛位在何方。    高丽云想,英国距离咱们大清国,实在太远了。就是神通广大的孙悟空,翻筋斗云,怕也要不少时辰。    高丽云听上海教区女子学校校长玛丽亚·奥本海默嬷嬷说,英国冬天比上海冷得多,需要备御寒衣物。    高丽云想,大约英国像汉朝苏武牧羊的北海那样冷了。    苏武牧羊的北海,即现今俄罗斯远东贝加尔湖,它是全球最大和最深的淡水湖。    俄罗斯即前苏联,笔者在读初中时,刚刚建立共和国,一位同学误把苏联说成俄罗斯,挨了政治课老师好一顿训,现在不会挨训了。    高丽云知道北海,大约是高穆廉曾在她幼年讲过苏武牧羊的故事。苏武忠君报国,坚贞不屈,十九年如一日,广为颂扬。    六十多年前,笔者孩提时,在慈母怀抱里,不止一次听她抑扬顿挫地朗诵《苏武牧羊曲》,她是师范国文教员,想必是她的授课内容。如今慈母已仙逝多年,笔者尚依稀记得《苏武牧羊曲》的片段:“苏武,留胡节不辱。雪地又冰天,苦忍十九年。渴饮雪,饥吞毡,牧羊北海边。心存汉社稷,旌落犹未还……”    实际上,英国的气候,冬季并不比上海冷,夏季凉快得多。由于受北大西洋暖流和西风的影响,英国具有典型的海洋性气候,温和湿润,四季寒暑变化不大。最冷月平均气温在摄氏四至七度,最热月平均气温摄氏十三至十七度。像笔者所在的南方,最热月平均气温在摄氏三十度以上,最热时连续一周高达三十六七度,人如置烘箱,如放蒸笼。英国最热月的气温,比开空调还低,太享福了。    至于玛丽亚说英国比上海冷得多,可能是她在英国有暖气,在上海没有暖气,因此感觉得上海冬天特别冷。至于元旦大雪,据说是百年一遇,刚巧让林莉莉赶上了。    高丽云想,北海冰天雪地,普通的棉衣、棉帽、棉靴,难以御寒。只有皮衣、皮帽、棉皮靴,方可抵挡。她在诸多皮革中,特意挑选了东三省“三宝”之一的貂皮,据说,貂皮保暖性能最佳。东北三宝,为人参、貂皮、乌拉草。    于是,林莉莉的貂皮大衣、貂皮帽、貂皮衬里棉皮靴,在元旦大雪中派上了用场。饶    饶是貂皮保暖上佳,林莉莉仍不幸罹病。非是貂皮御寒不力,实是另有原因。    表面原因是,林莉莉迷恋雪景,久立雪地,致感风寒。    深层原因则要复杂得多,总之一句话,林莉莉劳累过度,伤了元气,免疫力下降,致使疾病乘虚而入。    海洋中飘泊了两个月,大风大浪,上下颠簸,极耗体力。    入学后,为补上缺失的功课,同时兼顾听课,日夜攻读,体力消耗颇大。脑力劳动,比体力劳动更累人。据说,人脑部耗氧量占全身的百分之六十。    林莉莉大学一年级大多是基础课。    人文基础课有:哲学、历史、医学史、法律基础、心理学、经济学、拉丁文等。    理科基础课有:医学生物物理、医疗设备、高等数学、化学、生物有机化学等。    林莉莉在学业上,素来不甘人后。在上海教会的十二年中,林莉莉不但年年小脚全校第一,各门功课考试成绩亦是全校第一。    林莉莉不仅忙于学习,每天纤弓小脚拖着皮靴,也令她不胜负担、格外疲劳。    裹脚之人,由于小脚用不上劲,全靠大腿用力,连带腰背肌一齐发力。久而久之,林莉莉深感腰肌劳损,走路多了,腰都伸不直。    由上可知,林莉莉是积劳成疾;感受风寒,仅为导火索。    也多亏了貂皮御寒,否则,林莉莉很可能会由感冒,加重而成肺炎。百年前,肺炎是一种很危险的疾病,当时尚无特效药,治疗不当,有性命之忧。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笔者尚是一名小学生,天天早上在大礼堂中背诵中山先生的“总理遗嘱”,“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等等。当时国民十分贫困,医疗条件很差,尤其是农村。小孩子一旦生了肺炎,几乎无药可救。神奇的是,有一种新发明的西药叫“盘尼西林”的,一针打下去,患儿起死回生,疗效极佳。    但是,这种进口药,价钱却是极为昂贵,非一般小民财力所及。有的人家,为救孩子一命,几近倾家荡产。    十九世纪末,这种药物尚未发明。林莉莉一旦染上肺炎,怕是凶多吉少了。    林莉莉见玛丽娜教授为将自己的一双尖尖小脚穿进皮靴,忙得不亦乐乎,心中实在过意不去,但又不好说什么。    一开始,林莉莉自己也摆弄不好。后在高丽云的精心指导下,经过一次又一次地演练,好不容易,才使皮靴就范。玛丽娜帮助林莉莉穿靴,忙碌半天,劳而无功,并不奇怪。    林莉莉的棉皮靴,是母亲专为女儿精心设计的,已是第二代的最新产品了。    高丽云当“少爷”时,脚上穿的是小官靴,样子同高知府的官靴一样,具体而微,仅是尺寸小些。高丽云身为知府少爷,是官少爷,官少爷,当然穿官靴。    高丽云在裹脚前,穿靴子,同普通穿鞋,没有什么不同。    裹脚之后,脚一天天小,靴子却要年年做大。高丽云是十三岁那年裹的脚,人还在年年往高里长。人长高了,靴子自然也要相应做大,不然就露馅了。见到的人会问:“高少爷个子很高,脚却很小,是不是靴里藏着一双金莲小脚,少爷其实是位小姐?”这当然不行。    这种脚小靴大的状况,与时俱进,越来越挂不住脚,走路拖泥带水,甚不方便。    高丽云在生母杨香莲的帮助下,对官靴作了精心改进。将硕大的靴筒改细,使其紧贴削瘦的小腿,又在靴筒侧面缝上十排布襻带,将靴子紧紧系在小腿上,走路果然轻便多了。    高丽云在为女儿制靴时,将布襻带改为鞋带。十排鞋带,将皮靴牢牢系在林莉莉的小腿上。    无论玛丽娜怎样摆弄,始终不能帮助林莉莉将棉皮靴穿好、塞紧。林莉莉的三寸小脚,穿进七寸皮靴,空空荡荡,无依无靠,走不成路。    林莉莉有些无奈地望着玛丽娜说道:    “老师,您实在太辛苦,连皮靴都要您帮我穿,实在不好意思。我一点力气也没有,有劳您了,惭愧极了。”说着眼圈红了起来。    接着,林莉莉小心翼翼地说:    “这大雪天,又是黑灯瞎火的,出门不便,我的病不重,您是医学教授,我们能不能不去,就在家里治?”    林莉莉一语提醒教授,她高兴地说道:    “对,罗莎莉,说得对,咱们就在家里治。”    玛丽娜想,眼前大雪纷飞,气温很低,就是林莉莉自己能走,室外冰天雪地,彻骨严寒,肯定会加重病情,更何况林莉莉现在寸步难行。    林莉莉一开始就不想上医院,一双小脚,众目睽睽,无处可藏,多不方便。但又不便明言,老师一番好意叫上医院,能不去吗?    既使不上医院,玛丽娜要先把林莉莉安顿好。脱去林莉莉小脚上的皮靴和弓鞋,脱去外衣,依旧睡在床上,帮她盖好棉被。    玛丽娜走出房间,说林莉莉病情不重,在家诊治即可。叫埃玛到她卧室把听诊器和处方笺拿来,其余人去吃饭。劳拉已把饭菜热过,放在保温箱里。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