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113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第七部  西域异闻

四十三章 莉莉染疾(四)

    看病,当然要下床,出门,上医院找大夫看。床上,怎么看病?又不是在住院部的病床上。

    可是,怎么说呢?林莉莉心中十分为难。棉被中一双尖尖瘦瘦的小脚,实在不愿意拿出去见人,

哪怕是亲如慈母的老师和她的女儿。虽然,埃玛曾经在圣诞晚会见到过她穿着弓鞋的纤足。但是,她

现在仅穿着一双更小更瘦的莲袜,委实不愿见人。

    无奈之下,林莉莉恳求道:

    “老师,我要下床穿鞋,实在不好意思让人看见。能否让两位姐姐暂时回避一下,到门外去。穿

好鞋,再请两位姐姐进来。实在不好意思。”林莉莉一双小脚藏在棉被里,可怜巴巴地望着玛丽娜教

授。

    玛丽娜望着林莉莉恳切的目光,一时之间,不知为何要如此要求?心想,贝茜、埃玛同林莉莉都

是女孩子,年龄相仿,亲如姐妹,有什么好回避的?

    见玛丽娜教授沉思不语,林莉莉不知如何是好,实在不愿以小脚示人。

    玛丽娜目光忽然触及林莉莉脱在床前地毯上的一双大红绣花三寸弓履,心中顿时明白过来:想必

是这个中国女孩不愿把自己的小脚让人看见。心中油然升起一股浓浓的母爱之心,十分同情这个裹着

小脚,飘洋过海,万里跋涉,不畏艰险,到此留学的大清国姑娘。在这异国他乡,裹着一双小脚,有

诸多不便,就连下床穿鞋,最简单不过的事情,竟也顾虑重重,可见我们照顾的确实不够周到,没有

念及人爱的为难之处。思念及此,玛丽娜朝着两个闺女一挥手,示意让她们出去。

    埃玛老老实实,听话地走了。贝茜刚才小脚还没有看够,越看越想看,不幸被妈妈进来中断了,

脑海里依然莲影翩翩,实在不愿离开。母命难违,扭头吐了吐舌头,对妈妈做了一个鬼脸,表示不满。

    见二人退出,林莉莉侷促不安之感,去掉大半。她本想一人下床穿鞋,可是,再要赶玛丽娜老师

走,她实在难开口,玛丽娜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妇产科教授,是她的恩师。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

为父。”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可见老师地位之尊崇。玛丽娜是位女性,应该是“一日为师,终身

为母”了。在年龄上,玛丽娜也可做林莉莉的母亲。怎好意思赶母亲出去呢,显然不行。再说,林莉

莉感到浑身无力,确也需要有人陪护。万一头一昏,摔倒了,没有人,怎么行?

    林莉莉在老师的搀扶下,把腿从被窝里伸出来,准备下床穿鞋。

    玛丽娜不经意间,看见林莉莉的双脚出乎寻常的尖小。一双精心缠裹的,尖尖瘦瘦窄窄弓弓端端

正正的三寸金莲小脚,穿着一双绿缎织锦凌波尖袜,恰似一对晴翠欲滴的青辣椒。

    虽是不经意地一瞥,但这深刻的印象,已经牢牢地刻录在玛丽娜的脑海里。

    这是这位五十一岁的剑桥大学医学院妇产科教授,第一次亲眼目睹闻名已久的中国妇女的三寸金

莲小脚,其强烈的感受,可用“震撼”二字予以形容。

    这种感爱,玛丽娜教授极难遇到,以前确也遇到过,那是在法国巴黎罗浮宫博物馆参观著名的蒙

娜丽莎画像之时。

    蒙娜丽莎之美,世界公认,无出其右。蒙娜丽莎之美,只可意会,难以言传。蒙娜丽莎之美,动

人心弦,摄人魂魄。刹那间,像是一股电流传遍全身。

    如今,这种“触电”的感觉重现。

    玛丽娜不由自主、魂不守舍地又朝林莉莉小脚上望去,如醉如痴,如梦如幻。

    林莉莉看见老师注视自己的小脚,丑怩作态,无地自容。憔悴的小脸上,泛起一抹红霞,娇羞动

人。

    林莉莉羞愧难当,可是不让老师看,却难以启齿,浑身不自在。只得赶快下床穿鞋,希冀摆脱困

境。

    林莉莉将一只平底大红缎面平金满绣三寸弓鞋,使劲穿在尖尖瘦瘦的小脚上。可能是弓鞋太过瘦

小,也可能是手软无力,一时之间,怎样穿也穿不进,鬓边渗出细细的汗珠。

    玛丽娜心痛林莉莉,疾病将人折磨成这样,鞋子都无力穿进,好意上前帮忙,拽住精美的提跟将

弓鞋使劲往林莉莉尖尖的小脚上穿。

    林莉莉猝不及防,顿时羞得满脸通红,不知如何是好,拒绝不是,不拒绝也不是,人顿时呆住了。

    拒绝,林莉莉实在开不了口。老师完全是一番好意,赶快穿上鞋上医院看病,刻不容缓。要知道,

教师一家人晚饭还未吃呢。

    接受,心中实不愿意。林莉莉自小裹成纤足,十多年来,除了母亲和小学里的莲婆老师,还从没

有人替自己穿过弓鞋呢,思想感情上实难接受。

    老师很快替林莉莉穿上鞋,但是,弓鞋上的红绿鞋带却不会系,只有林莉莉自己动手了。

    想不到,下边的棉皮靴,比弓鞋更难穿,难就难在靴内塞满了棉花套子,林莉莉的小脚怎么塞也

塞不进去。棉花套子是去籽后的皮棉,用来塞满靴内空隙的,否则无法举步。玛丽娜塞得头上冒汗,

由于技术不过关,始终塞不进去,无计可施,只得望靴兴叹。

    林莉莉大半天粒米未进,卧床不起,经过一番折腾,已是累得头昏眼花,四肢无力,只有听任老

师忙活了。

    玛丽娜只得将靴内棉花掏出来,否则尖尖瘦瘦的三寸小脚放不进去。

    但是棉皮靴一尺高的靴筒实在太细了,玛丽娜并不算粗的手臂根本伸不进去。

    看官你道是何缘故?众人有所不知,且听在下一一道来。

    原来那裹足之人,与天足之人,其小腿与大腿之间之粗细,甚是不同。

    小腿甚是削瘦,一层薄薄的油皮,包着细瘦的胫骨,比扫帚柄粗不了多少。

    小脚又小又尖又瘦,将宽宽扁扁长长的天足,裹成尖似竹萌、状如粽子的纤足,脚形已经极度压

缩。脚上密密的血管和毛细血管,也被压得扁而又扁,血液流通大受阻滞。由于供血不足,营养跟不

上,不但小脚肌肉萎缩,小腿肌肉亦严重萎缩。正像一个哺乳的婴儿,奶水不够,小儿必然饿得面黄

肌瘦,皮包骨头了。小脚削瘦,是裹脚人的显著特征。

    由于在行步之际,小腿使不上劲,全靠大腿使力,“用进废退”,裹脚之人,大腿肌肉却是异常

发达,比起天足之人,有过之而无不及。连带敏感部位肌肉亦异常发达,备受性学泰斗推崇,担言:

小脚大有利于增进性欲及快感,此亦缠足千年盛行不衰之重要原因,云云。就是有定论,哪怕此项研

究得到诺贝尔医学奖,女士们大约也不会为此而裹成小脚,时代究竟不同了。

    玛丽娜只得将鞋带一一解开,从侧面伸进手去,将棉花套子悉数掏出。

    她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错误,棉花套子不能全部取出来。否则,由于小脚的阻隔,棉花套子难以

将靴尖填实。

    总之,待林莉莉将三寸小脚,伸入七寸棉皮靴后,万难将棉花套子填实。

    这实在怪不得玛丽娜,她对这双小脚扮大脚的道具皮靴,事前一无所知,事后必然一筹莫展了。

    小脚女孩林莉莉的特型皮靴,是其母“巾帼少爷”高丽云的独门绝活,专利产品,含金量甚高,

绝非阿猫阿狗,不经培训,就能上岗操作的。当然,教授绝非阿猫阿狗一辈,但教授不经培训同样难

以上岗操作。玛丽娜是英国的妇产科教授,不是大清国的缠足婆,对裹脚事宜,纯属“擀面杖吹火,

一窍不通”。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