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112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第七部  西域异闻 四十三章 莉莉染疾(三)     这是二十二岁的英国姑娘贝茜·普尔曼,平生第一次,近在咫尺,亲眼目睹享誉世界的中国妇女三寸金莲小脚。在林莉莉仅只十厘米长尖尖瘦瘦的金莲小脚上,重重缠裹着裹脚布,俊秀的莲袜散发着沁人肺腑的幽香。同埃玛一样,贝茜心旌摇荡,神醉魂迷。    暖气开得很足,双层玻璃窗保暖,室外大雪纷飞,室内温暖如春。不然,林莉莉的一双三寸金莲老是晾在被外,怕是冻也要将她冻醒了。    此刻在远离东方华夏古国万里之遥的英格兰海岛东南,一个名叫剑桥的风景秀丽的小镇上,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一座别墅里,两个中国姑娘,迷恋中国女孩的三寸金莲小脚,如醉如痴,一动不动,犹如泥塑木雕。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传来,她们仿佛已经失去了知觉,充耳不闻。    直到她们的母亲进来,方才十分尴尬地赶紧将被子替林莉莉盖好,对玛丽娜笑了一笑,算是打了一个招呼,什么话也没讲,好像什么也不曾发生。    如果说刚才玛丽娜走近之际,心中极度恐惧,生怕发生不幸,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现在,则是又好气又好笑了。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两个宝贝正在瞎胡闹。把叫人吃饭的事一股脑儿丢在一边,也不知道肚子饿,全家都在等她们吃饭,竟然没完没了地看起人家林莉莉的小脚来了,把妈妈一再告诫回避小脚的话完全置于脑后,真不知道犯了什么邪。    玛丽娜举目望去,只见林莉莉盖着棉被,睡在床上,一动不动,棉被微有起伏,说明呼吸平稳,心有点放下来。一天卧床不起,午饭和晚饭均未下楼就餐,想是病得不轻。    床前和沙发上,散落着林莉莉的鞋履衣帽,尚未放置整齐,想是这位小脚女孩,在进屋之后,摇摇欲坠,力不能支,一头倒在床上,顾及不到这些物件。否则,大红弓鞋和特制的皮靴,若在平时,林莉莉绝不会乱扔地下的。    玛丽娜想到这里,心痛地朝林莉莉望了一眼,对贝茜和埃玛这两个不懂事的孩子,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人家林莉莉,一位从小裹成三寸金莲的中国女孩,不远万里,到英国求学,多不容易。我们应该处处关心她,使她安心学习,将来造福人类,造福社会。你们倒好,人家生了病,不闻不问,不赶快给人家治病,反而心安理得地观赏起人家的小脚来了,成何体统,太不像话了。人家父母和家人知道了,一定心痛极了。    玛丽娜又想,人家林莉莉的一双小脚,是用来生活、留学的,不是橱窗里摆的艺术品。人家同意看,方可看。怎可乘人之危,干此偷偷摸摸的勾当!简直乱弹琴!    玛丽娜的这些想法,在脑子里一闪而过。进门后,径直向林莉莉走去。两个女儿自己知道错了,怪不好意思地跟在妈妈身后。玛丽娜无暇理会两个宝贝女儿。    她轻轻走到床前,举目向林莉莉望去,只见林莉莉面容憔悴,又黄又瘦,全不似平日里红润鲜丽。嘴唇干燥脱皮,想是高烧之故。又听到林莉莉嘴里不停地说些什么,大约说的是汉语,玛丽娜听不懂。    玛丽娜小心翼翼地用右手向林莉莉额上摸去,觉得她烧得很厉害,玛丽娜心里不由得一沉,感觉林莉莉病得不轻,得赶快治,千万不能把病给耽误了,以至小病变成大病,甚至不治。人命关天,大意不得。    林莉莉口中喃喃说的是汉语“别闹,别闹!”她正在做梦,梦见回到父母家中,两个弟弟多时不见大姐,相见十分高兴。小弟弟林文杰乘林莉莉不备,从她背后用双手捂住了大姐的眼睛。林莉莉猝不及防,急得喊出声来。继而觉得额上的手越来越冷,最后像冰块一样,终于醒了。    林莉莉从梦中醒来,见到玛丽娜教授和她的两个女儿立在床前,异常欣喜地望着她,她的思绪才从中国回到了英国,含羞道:    “教授,我怎么啦?”    玛丽娜高兴地说:    “你生病了,躺了一天,午饭,连同晚饭,一点东西没吃。别说话了,安心治病。”    埃玛、贝茜姐俩,刚才乘林莉莉入睡,没有得到小脚主人的特许,“乘人之危”,看了人家好大工夫的小脚。当时如醉如痴,现在不痴不醉了,深感对不起人家,十分内疚,满脸堆笑对着林莉莉。林莉莉振奋精神,强作欢颜,对二人笑了一笑,算是回应。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快给林莉莉治病了。    按照玛丽娜教授的一贯做法,生病赶紧送医院,找大夫看病。该吃药吃药,该打针打针,该住院住院,该干什么干什么。以医院为强大依靠,方是上策。    不用说,剑桥大学医学院的附属医院,在剑桥,在英国,甚至在全世界,都是一流的。看林莉莉这种小病,感冒,重感冒,就是再重的感冒,也是不在话下。俗语说,“杀鸡焉能用牛刀”,让剑桥荣获诺贝尔医学奖的终身教授,来看林莉莉感冒的区区小病,与其说是用牛刀杀鸡,不如说是,用关云长的青龙偃月刀去杀一只祸害庄稼的蚂蚱了。    再加上,现在正值寒假,门诊部非常空,门可罗雀,晚上急诊更空。住院部一大半病房,空无一人。门诊,如果嫌不够保险,那就住院,可保万无一失。医药费?剑桥学生看病、住院,免费。    正在这时,克拉伦斯·普尔曼教授和女仆劳拉·福克斯一同赶来了。    克拉伦斯十分关心他人类学研究的心肝宝贝,怕林莉莉有什么闪失,心中实在放心不下,匆匆忙忙赶来了。    女仆劳拉对林莉莉印象很好,她十分喜欢这位聪明、勤快、彬彬有礼、善解人意的小脚女孩。她看见林莉莉纤纤莲钩,天天套着一双靴子,来回奔波,忙个不停,心中老大不忍。她不理解,像林莉莉这样美丽聪明的姑娘,干什么不好,何必将一双肉脚裹得那样小,以致还要扮成大脚,走路双倍的不便。若是一双大脚,要多方便有多方便,林多省事有多省事。林莉莉没来就餐,她心中委实牵挂,也赶来了。    吃饭时间早过去了,也许是饿过了劲,忘记了吃饭,大家没有感到饥饿,心都在林莉莉身上。    克拉伦斯和劳拉看见林莉莉仅是患了感冒,并无大碍,放下心来。二人在房间外等候,看有什么事情可以帮忙料理的。克拉伦斯一个大老爷们,实也不便在姑娘闺房里久留,何况又是晚上。    慈母玛丽娜,像母亲对待女儿一样,俯下身去,和颜悦色地对林莉莉说:    “罗莎莉,你病得不轻,我看,还是赶紧到我们附属医院去看看吧。”    说毕,玛丽娜忧心忡忡地又补充道:    “看上去,你是受了风寒,患了感冒。感冒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现在体温很高,约有摄氏四十度,一旦转成肺炎,或是其它疾病,那就麻烦了。”    林莉莉十分信任和顺从地说道:    “我听老师的,老师叫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老师叫上医院,就上医院。只是我这不争气的身体,怎么就患病了呢?还要连累大家,真不好意思。”话语之中带着深深的自责和羞愧,说毕,竟然难过得啜泣不止,令人心酸。    林莉莉有气无力地哭诉,令慈母玛丽娜十分心痛。她心肠素来很软,最见不得别人哭泣。如今又是面对一个远离父母、孤身万里求学的孩子。这个中国秀丽的小脚女孩,满面泪痕,如梨花带雨,观之令人心酸。    玛丽娜俯首将林莉莉轻轻扶起身来,欲扶她下床。    下床,在天足女孩来说,是一件最平常不过的事。但在依然裹着一双三寸尖瘦小脚的中国女孩林莉莉来说,确实让她犯了难。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