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111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第七部  西域异闻

四十三章 莉莉染疾(二)

    埃玛举目,仔细打量着房间。

    在这间二十五平米、高三米三的房间内,朝南,宽大的玻璃窗前,有一张精致的书桌和一把硬木

雕花椅子,铺有软垫。东边靠墙,有一张“席梦思”弹簧床,床前散落着林莉莉的一双三寸大红缎面

绣花弓履和一双七寸尖圆头黑色女棉皮靴。一尺高的靴统,异常之细,有八排黑色鞋带,想是可以将

皮靴紧紧系在林莉莉削瘦的小腿上,不致脱落。西头靠墙的长沙发上,随意堆放着林莉莉的貂皮女帽

和貂皮女大衣。一把竹骨桐油帆布雨伞,还是沪上十六铺老字号“日升祥”伞铺的名牌产品,尚未收

拢,摊在地毯上,可见当时林莉莉确已精疲力竭,不及收拾了。北面靠墙,有一张水磨玻砖水银镜子

梳妆台。

    接着,她悄然无声地走到床前。

    林莉莉患了重感冒,病毒正在侵噬小脚女孩的玉体,她头晕眼花,四肢酸楚,咽喉肿痛,鼻塞流

涕,全身有说不出来的不适。此刻,她昏昏沉沉,卧床不起,双目紧闭。

    埃玛眼瞧林莉莉睡着了,不由得心中大喜,心头像小鹿乱撞一样,呼吸急促,她想新眼看一看林

莉莉一丝不挂光溜溜的三寸金莲小脚丫,这件令她朝思暮想、寝食难安的人间尤物。

    也许有人会问:当时中国女孩普遍喜欢小脚,不稀奇,埃玛是个土生土长的英国女孩,连她也喜

欢小脚,有没有弄错?

    绝对没有弄错,埃玛确实喜欢小脚。

    不过,埃玛在见到林莉莉之前,并未新眼目睹过华夏一绝的三寸金莲小脚,仅只见识过英式截趾

小脚。这种“小脚”,其大无比,与“小”字一点不沾边。即便莲船巨足,脚长亦不逾六寸,咸羞与

七寸英国超级莲船为伍。

    英国工业比大清国发达,技术先进,博士、硕士,学者、专家,讲师、教授,车载斗量,人材济

济。但是说到中国的金莲文化,英国人无论就小脚理念和小脚技术,落后了整整一千年,就连中世纪

小脚初期,南唐后主李煜的宫中舞女窅娘“以帛绕足”的水平亦未达到。

    及至埃玛现在中国驻英公使馆圣诞晚会上,亲眼目睹林莉莉的三寸金莲后,完全被迷住了,魂牵

梦萦,难以自已。后来见到银脚模,更是五体投地,拜倒在小脚七尺莲台之下,殚思竭虑,一心想瞻

仰大慈大悲三寸金莲菩萨的肉体真身。

    英国女孩喜欢中国小脚,原因何在?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不过,小、尖、瘦,是女士双趺的共

同追求。地无分南北,肤无份黄白,人无分老幼,爱美之心,寰球同此。据新近互联网披露,上述观

点早已为奥地利维也纳弗洛伊德研究院多年研究成果证实。

    埃玛认为,林莉莉睡觉时,同天足一样,也是光溜溜的两只小脚丫。只要轻轻掀起被角,便可一

览真颜了。

    但她撩起被子时,看见林莉莉的一双小脚上,严严实实地缠着长长的裹脚布,穿着一双比弓鞋更

为俊俏的绿缎织锦凌波小袜,散发着淡淡的幽香。埃玛像丢了魂似地,凝目注视,心荡神移,难以自

持。

    正在这时,耳边细语:“你怎么啦?大家都在等你们吃饭。”

    埃玛一惊,回头一看,见贝茜正站在她的身后,扮着怪相,不知她何时进来。

    原来,埃玛从一楼餐厅,到二楼去叫林莉莉吃饭。迟迟不见归来,玛丽娜便叫贝茜去看看,到底

是怎么回事。

    贝茜比埃玛大一岁,是埃玛的二姐,二人从小形影不离。虽说是姐姐,埃玛一点没把贝茜当回事,

贝茜也从不以姐姐自居。本来嘛,埃玛个子比贝茜高,人们还以为埃玛是姐姐呢。

    贝茜从小是个小精灵,相比之下,埃玛脑子里没有贝茜那么多的点子,是个老实的孩子。

    贝茜对埃玛心里想什么了如指掌,是埃玛肚子里的一条蛔虫。迟迟不见埃玛回来,便知道是怎么

回事了。

    一定是埃玛迷恋上林莉莉的一双尖尖小脚了。说不定,林莉莉身体不适,正卧床休息。埃玛这个

不知轻重的丫头,正死皮赖脸地纠缠不休,一定要看人家的尖尖小脚。

    贝茜为什么要这么想呢?有什么根据呢?会不会是冤枉埃玛呢?

    埃玛自打圣诞节晚会上回来,对林莉莉的一双三寸金莲赞不绝口,说是如何的美艳迷人,勾人心

魂。甚至说,“我如生在大清国,从小裹成一双小脚,也不枉活在世上一回了。”

    埃玛痴迷小脚,甘愿为小脚去作任何牺牲,甚至不惜截趾适履,以求靓丽。

    贝茜是个聪明人,靓丽归靓丽,要她为穿小鞋动手术,伤筋动骨,她是不干的。要她裹一双三寸

金莲,从未想过。她虽喜欢小脚,但也只是喜欢而已,不会身体力行。她想,林莉莉的小脚,好看固

然好看,但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走路多不方便呀。

    一位关注金莲文化多年的人认为:

    “对于小脚走路方不方便的问题,由于其足大小悬殊,缠足人和天足人的感觉截然不同。

    “缠足人,由于用小脚走惯了,天长日久,习惯遂成自然,并未感到有多少不方便,不就是莲步

姗姗,慢条斯理嘛。

    “天足人,由于用大脚走惯了,一旦叫她裹成小脚,那走路的困难可想而知。

    “对小脚的责难,不少出于天足人的主观臆测,并不符合实际情况。”

    贝茜悄悄地踮足上楼,来到林莉莉卧室门前,只见房门虚掩,微微有一条缝隙。

    贝茜屏住呼吸,凝神贯注,轻轻挤开房门,悄无声息进入室内。

    只见埃玛背向她,正在极其虔诚地瞻仰林莉莉的一大俏丽莲钩,双目聚精会神,仿佛僧人正在参

拜东海珞珈山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床上的林莉莉一动不动,只有棉被微微起伏,一息尚存。

    贝茜怕吵醒林莉莉,上前对埃玛轻轻耳语。埃玛见是贝茜,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唇,示意贝茜不要

出声。放下手,又用嘴向林莉莉的小脚努了一努,示意让贝茜去看。

    这是二十二岁的英国女孩,平生第一次看到中国的三寸金莲小脚。此前虽有耳闻,她曾听到艾琳

姨娘讲起过,姨娘是研究金莲文化的专家,她始终不相信。她生就一双七寸长的大脚,无法想像,小

脚是那样的小,尖,弓弯,令人难以置信。

    俗话说“百闻不如一见。”在亲眼目睹林莉莉穿着莲袜的小脚后,三寸金莲的迷人魅力,一览无

遗地尽呈眼前,完全证实了姨娘的话。

    在目睹金莲的瞬间,贝茜有一种触电的感觉,一股强大的电流传遍全身,不由得为之一颤,大有

走火入魔之状。

    贝茜这才明白,埃玛之所以迟迟不回去复命,是她完全被小脚迷住了。

    小姐妹两人,就这样如痴如醉地注视着二十岁的大清国留学生林莉莉的三寸莲钩。

    对于“触电”一说,学术界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据一九一九年,在维也纳如开的世界心理学家年会上,奥地利弗洛伊德研究院研究员多丽斯·拜

尔施泰小姐在论文中声称:

    “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中国,妇女习惯从小缠裹一种被称为‘三寸金莲’的小脚,已流行千

年。小脚由于长期缠裹,聚集了大量的能量,向外界散发一种具有一定频率的高能射线。在特定人群

中,他们身体拥有相同频率的接收器。在第一次接收到这种高能身线时,身体中便会产生触电一样的

感觉。”

    但多丽斯小姐的论文,仅为一种假说,八十多年来,一直未曾证实。一旦证实,说不定会成为诺

贝尔物理奖的得主。就像著名的美籍华人杨振宁和李政道教授,他们提出了“在弱作用下宇称不守

恒”,经吴健雄博士在实验中证实后,荣膺一九五五年诺贝尔物理奖。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