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110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第七部  西域异闻

四十三章 莉莉染疾(一)

    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大清国留学生林莉莉迎来了一八九九年。

    剑桥大学校园,银装素裹,雪砌冰雕,一派北国风光。

    生在湘江之畔、长于东海之滨的小脚女孩,从未领略过大自然如此壮观的雪景,又惊又喜,痴痴

地看着,一动不动。傘上积了厚厚一层雪花,远远望去,好似一株洁白无瑕的蘑菇。

    一双极纤的三寸金莲,由于供血不足,饶是貂毛皮靴温暖似火,久立不动,仍感阵阵寒气袭来,

林莉莉不由得将双钩使劲跺了几跺,藉以暖足。也许是跺得重了一些,刹那间,她感到曲折蜷伏脚底

的四个小脚趾一阵剧痛,像电流一样传遍全身,不由得一颤。

    也许是剧痛使得双足血管扩张,一股热流涌进,脚上有了暖意,小脚舒服了不少。

    林莉莉鼻膜奇痒,一连打了几个喷嚏,便感觉身体不适,头昏眼花,四肢无力。

    好在这里距离玛丽娜教授家不远。林莉莉强打精神,撑着傘,冒着鹅毛大雪,深一脚浅一脚地走

回别墅。教授家一个人也没有,大约都去看雪景了。林莉莉三寸纤钩拖着七寸棉皮靴,好不容易,登

上二楼,进入卧室,一头栽倒床上,一动不动,力气用尽了。

    林莉莉将棉皮靴和大红弓鞋脱在床前,顾不得让人看见了,睡鞋也无力穿了。她除去外衣,盖上

棉被,昏昏沉沉睡去了。

    这位大清国的小脚女留学生,贪看雪景,中了风寒邪气,病倒了,从上午一直睡到晚上。

    晚上,劳拉·福克斯已将鸡、鸭、鱼肉烧好,杯、盏、刀叉摆好,全家围坐橡木雕药大餐桌旁,

就等林莉莉一个人了。

    一等也不来,二等也不来,全家等得有些着急了。壁钟一连当当地敲了十八下,格林威治时间十

八点整,即午后六点正。

    真他什么的邪门,伦敦时间,偏偏不叫伦敦时间,叫什么劳什子的格林威治时间。现在又说,伦

敦格林威治天文台。大约还是大英帝国“日不落”那阵子,该天文台执天下天文台之牛耳,连通过该

台的地球经线,也被定为起始的本初子午线。说什么“执牛耳”,要么是怕英国的坚船利炮,要么是

看在英磅的面子上。

    家庭主妇玛丽娜,身材高大,约有一米七十高,天命之年,略微发福,腰肢依然纤细。也不知道,

在如此狭小的子宫空间里,她是怎样将女儿孕育成硕大健康胎儿的?玛丽娜端庄秀丽,是位贤妻良母

型的学者,教书育人兼生孩子。

    她望着小女儿,略显担心地对她说:

    “埃玛,你过去看看,罗莎莉是不是病了?她平时吃饭从不迟到。如果真的病了,赶快送医院,

躭隔不得。”

    玛丽娜知道埃玛同林莉莉关系最好,叫她去叫最合适;却不知道,埃玛正在迷恋着林莉莉的一双

光溜溜的小脚丫。

    二女儿贝茜却是知道妹妹内心的秘密,打趣道:

    “埃玛,罗莎莉若是走不动,你把她背来吃晚饭。英国小脚背中国小脚,小脚背小脚。等她病好

了,拜她为师,也替你裹一双中国小脚,让你天天看自己的小脚,看不够,不用看别人的。”

    一家之主克拉伦斯·普尔曼教授,是标准的盎格鲁人种,体格魁伟,身材高大,有一米八五高,

相貌英俊,一表堂堂。俗话说,“儿子像妈妈,女儿像爸爸。”普尔曼家三姐妹,极像父亲,活脱脱

一个模子铸出来的。一个比一个漂亮,一个比一个高。索菲身高一米七0,贝茜一米七二,埃玛一米

七四。

    林莉莉是克拉伦斯将来中国人类学研究的心肝宝贝、独苗苗,听见贝茜信口开河,言语不逊,心

痛不已,正色道:

    “贝茜,你大学三年级了,说话还象中学生,一点不顾及别人受不受得了,这话让罗莎莉听见多

不好。妈妈叫大家在她面前不提有关小脚的事,忘记啦?”

    一家之主,究竟是一家之主。克拉伦斯教授,治学严谨,不苟言笑,孩子们有点怕他。“严父慈

母”,一点不错,他就是一位严父。

    数落完贝茜,又数落埃玛:

    “还楞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

    埃玛有些不服气,委委曲曲:

    “我没有罗莎莉房间的钥匙,开不开门,她可能还睡在床上,老爸,不是我不去!”

    说罢,又使出小姐脾气,大声喊道:

    “劳拉!把钥匙给我!”

    英国地处海外,不似咱们中华素称礼仪之邦,尊卑有序。他们对长辈竟然直呼其名,可见其缺乏

教养。劳拉分明是玛丽娜的表妹,贝茜理应称为姨娘,竟也直呼其名。

    玛丽娜打发小女儿埃玛到楼上,去叫中国小脚女孩林莉莉下来吃晚饭。

    过了一刻钟,埃玛迟迟未归,不知什么原因。玛丽娜又派二女儿贝茜去看个究竟,叫她们下来吃

晚饭。

    可是,自二人上楼后,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壁钟在一分一秒地走着,钟摆在不停地摆来摆去,

玛丽娜那颗慈母之心,也像这钟摆一样摆个不停。

    普尔曼夫妇和女仆劳拉,三人面面相觑,不知楼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致使埃玛和贝茜迟迟未

归。但愿没有什么事情才好,三人心中忐忑不安,坐立不宁。

    玛丽娜暗暗祷告耶酥基督:千万保佑三人平安无事。窗外一片漆黑,大雪纷扬。

    当,当,当,餐厅壁钟一连敲了十九下,收音机里传出BBC(英国广播公司)女播音员朱丽叶·贝

弗里奇小姐悦耳的声音:

    “刚才最后一响,是格林威治时间十九点整。英国广播公司现在向您播送气象预报,英格兰今夜

有暴风雪,温度下降到摄氏零下十五度,请做好防寒保暖工作,尽量不要外出,以免发生意外……”

    玛丽娜再也坐不住了,埃玛和贝茜迟迟未归,令她不安,对克拉伦斯说道: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两个人现在还不回来,我去看看。”

    说罢,心急火燎地上楼去了。

    她百思而不得其解:若说林莉莉患病卧床,动弹不得,那姐妹俩刚才还是好好的,无灾无病,应

该回来报个信呀。

    玛丽娜脑海里突然闪出一个可怕的念头:该不是楼下厨房里的煤气管道泄漏,煤气比空气轻,顺

着地板的缝隙,漏入二楼林莉莉的卧室内,薰倒了三人。先是林莉莉一人中毒,继而埃玛、贝茜相继

中毒。她突然之间,心脏咚咚地剧烈跳动,人像窒息一样,喘不过气来,脑子一片空白。

    她三步并作两步,急促地走近林莉莉的卧室,卧室里悄无声息。玛丽娜恐怖极了,她每走进卧室

一步,双腿有千斤般的沉重,室内不知是死是活,令她不敢再往下想。

    玛丽娜轻轻推开房门一看,见三人完好无恙,心中一阵狂喜。继而又愣住了,眼前的一幕着实令

她哭笑不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埃玛领了探视小脚女孩林莉莉的美差,兴冲冲地来到她的卧室门前,屏息倾听,室内毫无声响,

想是睡着了。

    埃玛轻手轻脚,尽量不出响声,悄悄地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林莉莉想到,可能会有人进来,故未反锁;否则有钥匙也进不来,只有把她叫醒了。

    埃玛穿着又小又尖的时尚高跟棉皮靴,扭动着英式截趾金莲,蹑手蹑脚,溜了进来。

    七寸英式金莲,又尖又瘦,在英国女孩心目中,如珍似宝。但在中国小脚妇人眼中,不值一提,

它比中国的莲船巨足还要硕大,诚所谓“花开十丈藕如船”了。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