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108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四十二章 埃玛迷莲(七)

    艾琳教授听到罗莎莉巧妙地以“从小患有脚疾”为自己行走不便掩盖时,不觉微笑起来,说道:

    “罗莎莉·林真是一位聪慧的女孩子,头脑灵活,随机应变。一人孤身海外求学,裹着一双小脚,

异国他乡,殊属不易,实在难为她了。她若是肯协助我们进行关于金莲文化的学术研究,那就更好

了。”艾玛教授说到这里,禁不住兴奋地说道:“罗莎莉·林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材。”她向玛丽

娜描绘了罗莎莉·林协助她们进行学术研究的宏伟兰图,眸子里闲耀着光辉。

    玛丽娜是林莉莉的老师,她关心的是五年之后将罗莎莉·培养成一位优秀的妇产科医生,使千千

万万的中国产妇,母婴平安,身体健康,造福社会,造福人类。她对艾琳一廂情愿的计划,有着不同

的看法:“艾琳,你刚才说什么罗莎莉·林‘无疑是一个送上门的大礼包,岂有不笑纳之理。’你们

有没有弄错,她是我们妇产科专业一年级的新生,不是供你进行金莲文化研究的人体模特儿,不能赤

身裸体一丝不挂地放在教室里,供人素描,想怎么画就怎么画。小脚女人也是人,也有做人的尊严。

你虽痴迷于金莲文化的研究,但也要想到中国的实际情况,小脚是缠足妇女最私秘之处,怎肯供你们

进行学术研究?一旦传出去,罗莎莉·林将如何面对家人和世人?据说在中国,嫖客皆有玩弄妓女小

脚之举,但那是在妓院,不是在堂堂正正、享有世界盛誉的剑桥大学。一旦传出去,我们的名誉校长、

维多利亚女王陛下的夫君菲力普亲王阁下,将何以面对世人和国人?不说别的,将心比心,如果有人

把你一双脚丫子进行什么《英国妇女脚文化》研究,连洗脚术都要进行物理、化学、生理、病理的化

验分析,连脚缝里的污垢都要一点一点全部掏出来称称有多重,有多少毫克甚至微克,你受得了吗?”

    玛丽娜的一番义正词严之语,如醍醐灌顶,使得艾琳清醒,看来自己是把事想像得过于简单,以

致有些莽撞了。

    埃玛·普尔曼小姐,自人在中国驻英使馆圣诞夜晚会上,见识到中国留学生罗莎莉·林迷人的三

寸金莲小脚后,魂牵梦绕,念念不忘,达到痴迷的程度,用一句中国话来说,就是成了一位“莲迷”

了。若是男士,当然可称之为爱莲先生。埃玛是个姑娘,不妨称之为爱莲小姐。

    埃玛爱莲,顺理成章,她本身就有一双英式金莲。探究埃玛小姐心灵深处,必是喜欢一双又小又

瘦的脚,肯定不喜欢一双又大又宽又厚的脚。按说,女人之玉足,又小又窄又薄,迥然不同于男人又

大又宽双厚之脚。可是,埃玛小姐却是天生长了一双“男足”,以致只好去做截趾手术,将一双“男

足”,改造成一双“女足”,以符合埃玛小姐原本女人的身份。这与中国,女人将天足视为“男足”,

将小脚视为“女足”,做一个女人必须将天足裹成小脚,以符合女性身份的理念是完全一致的。正是:

寰球盛赞金莲美,心有灵犀一点通。

    因此,埃玛想一睹林莉莉的光脚丫,也是完全可以想见的了。

    但是,林莉莉在给不给埃玛看的问题上,却是顾虑重重,十分犹豫,下不了决心。

    本来在从伦敦回剑桥的火车上,林莉莉对埃玛出格的非分之想,也曾想答应她。当时曾想,埃玛

和自己同是女人,她又是一双“洋小脚”,也算自己人,给她看应无大碍,传出去,也好解释。

    林莉莉想,“也好解释”,怎样解释?人家听不听你的解释呢?一个大姑娘好端端地竟然把一双

最私密的裸足亮给一个外国女孩看,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有人说,女人是红颜祸水,小脚肯定也在

其中,小脚最容易引起风言风语,招惹事非,自己何必给自己出难题,去冒这个不值得冒的风险呢?

    如果高丽云知道林莉莉现在窘迫的处境,作为慈母的她,肯定会十分的揪心,她深知,一个姑娘

的小脚,尤其自处异国他乡,是不能随随便便给外人看的,哪怕她是个女人。因为小脚最易招来闲言

碎语,防不胜防。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本来,裹着一双小脚出洋留学,困难重重,何必再自找麻烦,

甚为不妥。

    更让高丽云始料不及的是,当人们发现林莉莉裹着一双三寸金莲小脚时,首先不是痛斥小脚的种

种不是之处,动员林莉莉放足,而是把女儿的宝贝小脚当成学术研究的对象,一探究竟。

    高丽云究竟只在中国当过“少爷”,没有到外国去当过“洋少爷”,对外国的情况并不了解,她

精心准备的一双大脚皮靴,也未能使得林莉莉不受小脚之累。

    埃玛主动与林莉莉接近,态度非常谦恭。林莉莉心知肚明,知道她是冲着自己小脚来的,她钟爱

小脚,渴望一睹莲足。

    林莉莉有些无奈,甚至有些酸楚,千防万防,自己的一双小脚还是被人盯上了,成为她们眼中的

奇珍异宝。她有些郁闷地想,自己为什么就这样倒霉呢?自己裹成一双小脚,仅为尽一个女人的本份,

是女人就应该裹脚,决非为了哗众取宠,招摇过市,是一件对女人来说最为普通、最为平常的事情,

怎么同样一双小脚,到了大英帝国,就突然成为鉴赏和研究的对象了呢?

    林莉莉想不通,埃玛也想不通。埃玛闷闷不乐地想,看一看,又不会小一块肉,有什么不可以?

插上门,不让别人知道,光我一个人看,难道也不行?我又不会讲出去,让满世界的人全知道你裹着

小脚,总该放心吧。

    为了看到小脚,晚上,埃玛赖在林莉莉房间里,迟迟不能离去。埃玛盘算,你天天洗脚,洗脚时,

我总能有幸一睹三寸金莲光脚丫。

    裹脚女人一天到晚,花在小脚上的时间,着实不少。就说洗脚吧,看起来小脚比天足小得多,应

该一下子就能洗干净。

    用一句四川歇后语,“电灯点火,其实不燃(然)。”人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天足人洗脚,

脱掉鞋袜非常方便,用不了一分钟的时间。

    裹脚人洗脚,每次均要解开八尺到一丈长的裹脚布,解完了左脚,还要解右脚,要花费相当长的

时间。

    纤细的莲钩,脚背弓弯,脚缝深邃,藏污纳垢,颇难清理。四趾深折,清除趾缝污垢,要将弯趾

扳开,反得多了,是要疼的。

    就是剪趾甲,也颇费周折。除了大趾易剪外,其余四趾,天天踩在脚下,担负全身重量。越踩越

死,越死越踩,将趾甲踩得如铁石般坚硬,颇不好剪。

    人们都知道小脚迷人,可是,一旦骨弯筋折,纤弓三寸,裹成了一双标准的金莲小脚,终身相伴

相随时,才会深切体会到,每一个靓丽的背后,都有巨大的时间和精力的付出。

    因此,埃玛迟迟不肯起身,林莉莉很是无奈,只好一次又一次地下逐客令了。林莉莉套着大鞋,

终日奔波,已经相当疲劳了。她要赶快洗脚、裹脚,才能上床休息,可这一套程序又相当繁琐,不是

短时间可以完成的。

    埃玛并未因此气馁,仍是降孜孜以求。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