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106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四十二章 埃玛迷莲(五)

    埃玛有些不解地问道:“裹脚不舒服,走路又不方便,那为什么还要裹脚,还要裹得那样小呢?”

    林莉莉平静地说:“很好回答,因为非常喜欢小脚。为了好看,不惜把双脚裹得很小,纵有不便,

我们也认为很值。小脚给我们带杰荣誉、幸福和欢乐,裹脚时的痛苦和走路的不便与此相比,实在算

不了什么。有的小女孩,或者是孤儿没有人替她裹脚,或者怕苦怕疼不肯裹脚,到大小,长成一双男

人一样的大脚,男不男,女不女,嫁不出去,非常后悔。但为时已晚。无法挽救了。正如英国谚语:

‘苦难易忍,羞辱难当。’有的女孩为了嫁人,十五六岁,十七八岁才开始裹脚,付出几倍的痛苦和

泪水,也不过只能裹成五寸长的半拦脚,样子既难看,走路又不方便。远远不如从小裹脚,既少受苦,

又好看,还便于行走,何乐而不为之?”

    埃玛听不懂“何乐而不为之”是什么意思。林莉莉告诉她,“中文的‘何乐而不为之’,就是英

语里‘为什么还不高高兴兴去做’的意思。”

    其实,埃玛的问话,什么“既然不舒服、水方便,为什么还要裹?”也不是埃玛自己想出来的,

而是西方传教士从中国回来后讲出来的,使得埃玛这些年轻人,“先入为主”地觉得小脚不可取。

    埃玛在听了莎莉的解释后,消除了对小脚的种种误会。她设身处地为罗莎莉着想,她若不是脚裹

得小,得到过县里和学校的小脚冠军,加之品学皆优,恐怕还不可能被保送到剑桥来读大学呢。

    埃玛听了莉莉的话以后,深有感触地对她说道:“罗莎莉,正如中国谚语所云:‘听君一席话,

胜读十年书。’我们女人,全是爱美的奴隶,为了美丽,甘愿奉献出自己的一切。就拿我来说,为了

‘适履’,不惜‘削足’。同你们为了能够穿进三寸金莲绣花鞋,不惜从小裹脚,完全一样。截趾使

得走路不稳,脚板疼痛,仍然甘愿为之。再如为了束成细腰,不惜造成胃下垂,以致得了胃病,对身

体的危害,比小脚更为严重。我们的舆论这面镜子,为什么光照别人,从不照照自己呢?”

    林莉莉对埃玛勇于承认西方舆论的失误,相当感动,对她推心置腹地说道:“世界上有众多的国

家和民族,他们都有自己的文明和风俗习惯,妇女们如何处置她们自己的身体,裹小脚也好,束细腰

也好,完全是她们自己的事情,根本用不着别人来说三道四。大家应当互相尊重,互相理解,而不是

互相诋毁,互相攻击。”

    埃玛自从在晚会上看到林莉莉穿着绣花鞋的三寸金莲小脚后,非常想看一看她赤裸小脚的样子,

那可是“核心机密”。埃玛心里明白,罗莎莉很可能因为害羞,不愿意在一个外国人面前,那怕这个

外国人是个女人,来展示自己赤裸的小脚。埃玛的心脏在激烈地跳动,呼吸急促,语无论次地对她说

道:“给我看看行吗?”

    林莉莉觉得非常奇怪,说道:“什么行不行,你要看什么?”

    埃玛非常腼腆地说:“我很想再看看你的宝贝小脚,小脚裹得太好看了,只有一丁点大。你舍得

给我看吗?”

    林莉莉弄清楚了,原来埃玛是想看看自己从小裹成的三寸金莲小脚,说道:“你不是昨天晚上已

经看到过了吗?”

    埃玛吞吞吐吐不好意思地说:“晚会上,人多嘴杂,怕人讲闲话,说我痴迷小脚,没敢多看,回

想起来,非常可惜。”说完后,满怀希望地望着林莉莉,希望她答应。

    林莉莉有些为难地说:“照理说,再给你看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昨天在晚会上已经公开展示

过了,只是现在是在火车上,不是看的地方,”

    林莉莉想的没错,虽说是在相对封闭的包廂里,只有她们二人,没有别人,但是,一旦列车员用

钥匙开门进来,恰巧又是个男的,突然看到一双三寸小脚,那肯定成为极好的一年社会新闻,说不定

车上就有新闻记者,明天的《泰晤士报》就会刊登出来,不但剑桥,不但伦敦,恐怕英伦三岛和全世

界都知道了。

    林莉莉以为埃玛要看穿着弓鞋的小脚,实际上,埃玛要看她的一双一丝不挂光溜溜的小脚,那林

莉莉答不答应给看又当别论,就是同意给她看,更加不能在火车上给她看了。

    想看缠足妇女光溜溜小的脚丫,从古到今,都是戏曲、小说长久不衰的热门话题。

    在三寸金莲如日中天之际,女人个个都是纤纤莲钩,小脚自己就有,自给自足,用不着看别的女

人的小脚,一点不稀罕。一年到头,天天要洗脚、裹脚,不知要看多少回。就是别的缠足女人想看自

己的小脚,一点用不着考虑,十分爽快地把裹脚布解开给她看。自己同样也可看她的光脚丫。对等交

换,互不吃亏。

    但是其他人想看,则另当别论了。

    除了丈夫有时看看,良家女子的小脚是绝对不给男人看的。当然,妓女除外,小脚不但可以给嫖

客看,还可以摸,可以吞,可以咬,只要不吃到肚子里,悉听尊便,因为这本来就是嫖娼的重要内容

之一。

    至于大脚女人想看,就有些勉强。至于外国大脚女人想看,就更加勉强了。第一,她是大脚,不

是小脚圈子内的自己人。第二,她是洋人,洋种,不是中国种。埃玛·普尔曼小脚就属于这种情况。

不过埃玛做过截趾手术,算是“洋小脚”,林莉莉想,埃玛也可算作自己人。既是自己人,看看当属

无妨,就是不慎传出去,自己也可辩解。

    埃玛并不知道林莉莉是怎样想的,她对此并不抱太大希望,这毕竟是人家的隐私嘛,想看人家的

小脚哪有这样容易的。

    埃玛想得不错,想看人家一双光溜溜的小脚丫,的确不易。不但平民百姓不易,就是贵为九五之

尊的皇帝,也同样不容易。

    在杭州才女陈端生创作的长篇弹词(原创八十万字)《再生缘》中,无朝皇帝为查明丞相孟丽君

的性别,设计将她醉倒,由两个宫女脱下她的靴子,得到了两只二寸六分的弓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方才查明了孟丽君是个女人。

    不这样,又能怎么办呢?皇帝总不能在金銮殿朝堂之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对孟丽君发话:

“丞相呀,请你脱下靴子,让朕看看你的金莲小脚行吗?”这样,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

    火车一声长鸣,剑桥火车站到了。林莉莉万着笨重的步子,拖着一双式样陈旧的半高跟皮靴。埃

玛穿着一双34玛又尖又瘦的高跟皮鞋,引来不少羡慕的目光。她虽然行走有些摇摆,脚底隐隐作痛,

心里却是美滋滋的,艳羡的目光足以补偿这些不适。

    月台上,她们巧遇林莉莉在轮船上认识的艾琳·格罗特女士,她是剑桥大学文学院历史系东方历

史学教授,刚刚从国外出差回来。一位“红帽子”搬运工正将她的一只皮箱用小推车推出站去,学校

派来接她的一辆小轿车正停在站前广场上。

    林莉莉一阵惊喜,她感到艾琳教授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在轮船上结成了忘年交,高兴地喊道:

“您好,艾琳·格罗特教授。”

    艾琳教授听到有人在叫她,是个女孩的甜美声音,回头一望,喜出望外,原来是她在轮船上结识

的十九岁的中国小脚女孩、剑桥大学医学院妇产科一年级新生罗莎莉·林。罗莎莉·林,聪明睿智,

谈吐不俗,说得一口标准的英语。除了她裹着一双标准的三寸金莲小脚,一身中国古老服饰,她的思

想,她的见解,都是与时俱进的,一点不像一个大字不识的中国传统缠足妇女。裹着一双标准小脚,

说着一口流行英语,正是艾琳教授在金莲文化的学术研究中梦寐以求的珍贵人才。她想起一句中国成

语: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