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105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四十二章 埃玛迷莲(四)

    埃玛好奇地问:“罗莎莉,那你准备穿什么鞋子呢?”

    林莉莉关照埃玛:“我穿什么鞋子,你晚上将会看到。但是,有一条,你无论看到了什么,回去

后,除了你们一家人和劳拉阿姨,我希望你守口如瓶。”

    埃玛·普尔曼小姐,虽然是剑桥大学文学院东方文学系二年级的学生,学过汉语,但对于汉语

“守口如瓶”这个成语,却不知何意。

    林莉莉仔细对她解释:“汉语的守口如瓶,相当于英语的严守秘密。”埃玛答应保密。

    埃玛又学会一个汉语成语,心里非常高兴。她心里在思索,罗莎莉晚上穿什么鞋子呢?她为什么

叮嘱我要严守秘密呢?这里面究竟都有些什么秘密呢?她忽然明白过来,罗莎莉该不会是穿一双美丽

的三寸金莲绣花鞋,一展小脚风采吧?

    埃玛这位为美不惜截趾的女孩,终于在晚会上看到林兰英和林莉莉的三寸金莲小脚,又惊又喜,

终于一偿夙愿。

    埃玛就就盼望着这一天。妈妈告诉她罗莎莉裹着小脚,自己又亲眼看到院子里晒的裹脚布和尖袜,

她曾想像过三寸金莲的样子,苦于一直无缘得见。

    林莉莉的三寸金莲小脚,又尖,又小,袅袅婷婷,异常优美,给埃玛留下深刻的印象。她想不到

自己的一双莲船巨足,又大又笨,实难相比,脸上不禁热辣辣的。

    在中国使馆的圣诞夜晚会上,埃玛在亲眼见到林莉莉的迷人小脚后,更想知道有关小脚的底细了。

她深切感到,东方古老的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历史悠久,文明灿烂,著称于世。中国的一切,

都令埃玛神往。象形文字,华丽服饰,尤其是迷人的小脚。

    英国大二女孩埃玛·普尔曼坐在伦敦开往剑桥的火车上。头等车包廂里,就她和林莉莉两人。窗

外景物,飞驶而过。车轮辗过铁轨接缝处,发出卡嗒、卡嗒的响声。

    埃玛人在车上,魂还留在昨天的晚会上。罗莎莉·林三寸金莲的倩影,在她兴奋的脑海里,像天

上的浮云一样飘来飘去。

    此刻,这双靓丽的三寸小脚的主人,十九岁的中国女孩罗莎莉·林,就坐在她的对面,双眼望着

窗外,浏览着英格兰大地上的景物和田园风光,并不在意小房东埃玛对她的关注。她想,大家都是女

孩子,女人看女人,有什么好看的,想看,就看好了,让你看个够。看够了,让你看,你也不看了。

    今天的罗莎莉·林,的确没有什么好看,她还是来时的一套“行头”,一身西装套裙,一双黑色

七寸女式半高跟皮靴,相当于从前她母亲高丽云扮成“高少爷”时的一双高统厚底官靴。当年是为了

小脚女人扮成大脚男人,女扮男装。如今虽仍是小脚扮大小脚,却是小脚女人扮成大脚女人了。

    林莉莉虽逃过像她母亲那样迟迟不能裹脚的厄运,接部就班,如愿以偿地裹成了三寸金莲小脚,

但她仍然逃不脱小脚扮大脚的厄运。历史常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今天,历史有时依然还会重演。十九世纪末,英国女孩埃玛的“截趾术”,到了二十一世纪初,

依然还在为人们采用。

    就像当年宫廷舞女窅娘,为了“纤丽善舞”,奉中世纪五代时南唐(国都西都,今南京)国主兼

诗人李煜李后主(937~978)之命,将一双天足裹成了小脚,开启了千年缠足史的先河。

    如今的女孩,也不满足于割眼皮、垫鼻梁这些“小儿科”整容术,要向更高层次迈进了。

    二00四年,一位高二女生“削足适履”,重现一个多世纪前埃玛的情景。《广州日报》对此作

了报道:

        高二女生嫌脚太肥  为穿水晶鞋忍痛剔脚骨
                   嫌脚大只能穿运动鞋

    小钰今年16岁,是佛山某中学的高二学生。身高1.62米的她却长了一双大脚,脚板又宽又厚,要

穿39码或者40码的鞋子才能合脚。因为脚大,一年四季她总是穿一双运动鞋。到了夏天,商场橱窗里

摆满了精致的“水晶鞋”,看着同学兴奋地试穿,而自己只能在运动鞋区转悠,对小钰来说是种不小

的打击。

                   宽脚板剔骨变“苗条”

    一个月前,她偶尔在街头看到有足部整形的广告,决定去试一试。

    小钰壮着胆子来到了禅城区的一家美容院。一位男医生告诉她最好的办法是剔去一根脚骨。

    小钰狠了狠心,躺上了手术台。医生按照程序进行了抽脂、剔骨、塑形,两个星期拆掉纱布后,

小钰发现自己的脚果然变得“苗条”了,原来直直的宽脚板出现了曲线,显得整个脚顿时秀气了很多。

虽然走起路来觉得这是美丽的代价,是可以接受的。至于2000元的手术费,大部分都是她背着父母跟

同学借的。

               美容专家:无病削足易造成畸形

    南海人民医院美容科卢主任告诉记者,对于脚板过大,首先可以到医院进行检查,如果是骨头的

病变、增生,可以通过手术进行矫正,去掉多余骨,进行足部整形。但如果是正常的脚板过大,脚骨

并没有发生变形,则最好不要去动它。因为脚骨构成的足弓支撑着整个人体的重量,是一个完整的部

分,如果抽掉一根骨头,就改变了整个生理结构,好像房子抽掉一根承重柱一样,对于正常行走会造

成影响。

    另外在手术的过程中如果受到感染,那更是后患无穷。像小钰这样的年轻人更要慎重,骨骼还处

于生长发育阶段,很容易造成骨骺的闭合,使骨骼不再生长,造成畸形,对健康不利。

    见到上述报道,笔者感触颇深。

    时间过去了一百多年,年轻人爱美之心依然不减当年。当年,小脚如日中天。现在,小脚即将成

为千古绝唱。如同小钰这样的“大脚板”,当年难以裹小一样。现在,大脚依然给小钰造成不小的麻

烦,与“水晶鞋”无缘。只有借助于手术,才能如愿以偿。

    即使小脚没有了,但脚大的问题依然存在。即使我们今天不裹小脚了,依然可以从中受到启发,

用人工适当的约束的方法,可以塑造一双秀美的脚。如果小钰小时双脚略加约束,何至于双脚疯长,

以至于用手术来整形。

    或者,用高科技手段,使骨骺提前闭合,人虽长而脚不长,不是可以毫无痛苦、不加任何束缚手

段,自然而然形成六寸,甚至五寸的小脚吗?

    趁着林莉莉向外观看,不会碰到她的眼光,埃玛有些心虚地朝她穿着皮靴的一双脚上瞟去。在昨

天的圣诞晚会上,当埃玛看到罗莎莉的一双三寸金莲小脚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埃玛是东

方文学专业的大二学生,曾经读到过有关小脚的诗词,但看到真正的小脚还是第一次。罗莎莉的小脚

之小,达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埃玛无法想像,这样小的一双小脚是怎样裹出来的。

    埃玛很想从林莉莉嘴里问个明白,包廂里只有她们两个人,是个好机会。

    埃玛鼓足了勇气,吞吞吐吐地对林莉莉说:“罗莎莉,请原谅,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林莉莉回过头来,落落大方地对埃玛说:“埃玛,当然可以,只要我知道。”

    埃玛问道:“你的小脚太小了,小到不敢相信。这样的小脚是怎样裹出来的呢?”

    林莉莉回答道:“要很小的时候开始裹脚,才能裹得这样小。我是四岁就由我的母亲为我缠裹小

脚了,她非常爱我,所以把我的脚裹得非常小。中国的四岁,是虚岁,一生下来就算一岁。按照英国

周岁的算法,我只有三岁,就开始用长长的裹脚布将脚裹起来了。”

    埃玛问道:“裹了几年,就裹得这样小了?”

    林莉莉回答道:“裹了三年,从四岁裹到七岁,脚背弯成弓形,成了三寸小脚,就算裹成功了。”

    埃玛问道:“裹脚时疼得厉害吗?”

    林莉莉回答道:“小时候脚骨软,不太疼。因为年纪实在太小了,记不太清楚,只隐约记得双脚

又麻又胀,走路磕磕绊绊,很不习惯。不过,自从小脚裹成后,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