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102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四十二章 埃玛迷莲(一)     十九岁的中国女孩林莉莉,紧紧地缠裹着尖瘦弓纤的三寸金莲小脚,穿着绿缎锦袜和红缎睡鞋,在像棉花一样的“席梦思”弹簧床上,甜甜美美地睡了一夜,在清晨醒来了,曙光透过玻璃窗照了进来,她感到自己疲惫尽去,重又精神焕发。    在刚开始裹脚时,钻心的疼痛曾经使她辗转反侧,彻夜难眠,那是一段最为刻骨铭心的日子。可是,这一切早就过去了,三年的缠裹,换来了一双终生受用的精美小脚。如今,躺在床上,脚早就不疼了,小脚完全与腿亲密无间地融为一体,仿佛尖瘦小脚是生来就有的。在小脚裹成以后,除了濯脚、裹脚,裹脚布片刻也离开不得,晚上就寝,不要说是光脚,就是裹脚布缠得不够紧,也是难以安眠了。    林莉莉起床,洗漱,梳妆打扮,依然扮成一双天足,心中甚为委屈、酸楚和无奈,不但不能一展金莲风采,反而要受活罪。又看了看一绳子的莲物,却也无可奈何,明知挂在室内不妥,可是又让这些裹脚用品放置在哪里晾晒呢?拿出去,晒在院子里,岂不是明白无误地告诉人家我是一双小脚吗?她将房门锁上,心事重重地走向餐厅。    女仆劳拉已将餐具、食物在宽大的橡木雕花餐桌上摆好。林莉莉热情地向她问候早安。劳拉热情地也问候林莉莉早安。劳拉大林莉莉二十一岁,在岁数上,劳拉可以当林莉莉的阿姨了。劳拉很喜欢这个美丽,懂事,对人彬彬有礼的中国女孩。林莉莉称她劳拉阿姨,劳拉心里很高兴。    一会儿,全家人都来了,大家互致早安,就坐,用餐。林莉莉看见:    “桌上先铺大白布,上列许多盘碟。有一银篮,内置玻璃瓶五枚,实以油、醋、清酱、椒面、卤虾,名为五味架。每人小刀一把,面包一块,大小匙一,插(叉)一,盘一,白布一,红酒,凉水、苦酒各一瓶。菜皆盛以大银盘,挨座传送。”    上述文字,并非笔者杜撰,乃是引自著名学者钟叔河主编的《走向世界丛书》中,清朝同文馆学生张德彝同治五年(一八六六年)游历欧洲后所写的《航海述奇》,真实可信。    林莉莉早餐吃得有滋有味,食欲颇佳。慈母高丽云现在可以放心了,她的宝贝女儿,既喝得惯英国的水,也吃得惯英国的饭。    上午,玛丽娜老师领着林莉莉来到医学院妇产科专业一年级的授课室,教室不是固定的,经常听一门课换一间教室,又给她一张课程表,表不注明在哪间教室听课。玛丽娜告诉林莉莉:“开学已经两个多月了,功课上了不少,都是基础课。我相信你能很快赶上来,不用担心,我们都会帮助你的,我们对你很有信心。”林莉莉坚定地向老师表示:“我一定不让老师失望。”    林莉莉这个十九岁的中国小脚女孩想法只有一个:一定要为中国人争光,为小脚女人争光;决不能由于自己的学习成绩不好,而招致外国人的议论,甚至说中国人学习不行,小脚女人由于裹了小脚,不但束缚了身体,同时也束缚了头脑,严重影响学习。林莉莉是一个要强的女孩,她暗暗下定决心,就是不蒸馒头,也要蒸(争)口气。    早餐后,大家各忙各的,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偌大的三层别墅里,空空荡荡的,只有女仆劳拉·福克斯在打扫房间。    劳拉用钥匙打开了林莉莉卧室的橡木雕花房门,劳拉有这个房间的钥匙,大小姐索菲·普尔曼结婚搬出去后,房间需要定期打扫。    劳拉看见林莉莉很注意房间的整洁,她稍微地扫了扫,抹了抹,房间就打扫好了,她非常喜欢这个严格要求自己,尽量不给人添麻烦的中国女孩。善于观察的劳拉注意到,这个名叫罗莎莉·林的中国女孩,走路迟缓,算不得敏捷,可双手却是十分麻利,可谓心灵手若手巧。    心灵手巧,是小脚女人的共同特点。由于双脚裹成三寸金莲,同天足相比,行动当然迟缓多了。可这并没有妨碍她们充分发挥双手的作用。双脚虽受到束缚,双手并没有受到束缚,她们用手来弥补行走不便之不足。    小脚女人不但充分发挥双手的作用,而且充分发挥她们的聪明才智。她们灵巧的双手,处处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传世的三寸金莲绣花鞋,在方寸之地,绣出花卉飞禽,栩栩如生,纤毫毕见。    劳拉在离开的时候,房间里的一根绳子上晾的物件,引起了她的注意。    绳子上挂着两条淡黄色的,约九英尺长、三英寸宽的丝带,仔细看时,尚有斑斑血跡。    劳拉从未见过这种丝织带,不知道是作什么用的。她曾听说过,中国女孩怕胸部发育隆起不好看,有布带束胸,这种丝带会不会是罗莎莉用来束胸的?也许是,可是上面为什么会有血跡呀,她陷入沉思之中。    原来,这是林莉莉头天晚上,濯脚、裹脚后,将换下来的一副八尺长、二寸二分宽的裹脚丝罗织带洗净后,因无处晾晒,临时搭在现拉一根麻绳上。    劳拉是位土生土长的乡下妇女,读书不多,从来没有见过小脚,对小脚的知识几乎等于零,所以不知道这就是中国女人用来缠足的裹脚布。    这并不奇怪,如果从未见过鲸鱼骨头制作的,像刑具一样的紧身衣,不知道这件东西是英国娘们用来制造杨柳细腰用的。    英国的束腰和中国的裹脚,可谓一对孪生姐妹,异曲同工,难分伯仲。只不过一在腰间,一在脚上。    借用高彦颐教授的下列名言:    “缠足不是一种负累,而是一种特权。”“是自尊的一种具体体现。”    把上文中的“缠足”,改为“束腰”,也是完全适用的。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各个国家和民族,完全有权选择自己美容的方式和方法,这是她们的特权。干涉她们,便是侵权。    束腰娘们嘲笑小脚女人,把束腰夸成一朵花,把裹脚贬为豆腐渣,是一种浅薄可笑的行为。“既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同时,也是一种十分不应该的行为。    绳子上晾的其它莲物,例如凌波小袜、莲褥、腿带等,劳拉更是不知用途了。    莲学大师方绚(字陶采,号荔裳)在传世莲学经典巨著《香莲品藻》中,将莲足脚上用品,列出十种,称为“香莲十友”:    益友罗纨;艳友弓鞋;梦友伴奴;执友绣曳;净友锦袜;直友弇履;殊友彩綦;香友莲褥;清友矾粉;媚友高底。    第一位朋友,裹脚布。既是缠裹小脚最主要的手术器械,也是裹成小脚后,使其终生保持小脚靓丽形状的用品。“弓鞋可褪,锦袜可脱,裹脚布则须臾不可离开,离则寸步难行矣。”是有切身关系的最亲密的一等一级的好朋友。    第二位朋友,弓鞋。弓足所著之履,皆为弓鞋。鲜艳夺目,步步生莲。    第三位朋友,睡鞋。梦中相伴,和谐温馨。    第四位朋友,鞋提跟。弓鞋极紧,益显莲钩纤瘦,不用提跟,难以穿进。执友,意为志同道合的朋友。    第五位朋友,锦袜,又称凌波小袜。可使裹脚布干干净净,故称净友。    第六位朋友,莲靴。可以是高腰套鞋,也可以是高统铁钉桐油雨靴。    需要特别加以说明的是,方绚在《香莲品藻》中,颇有“忽悠”人的嫌疑。“弇履”的“弇”字,意为覆盖、遮蔽。凡是弓鞋,均可称为弇履,“弇履”专指哪一种弓鞋呢?    又如,在“香莲十八名”中,方绚将“缠枝莲”解释为“全体纡回者”,纡,是弯曲的意思。缠裹小脚,除了大拇趾,其余四个脚趾,全部要纡回到脚掌底下去,少一个也不成,所有的小脚全是缠枝莲,方绚的缠枝莲,又是特指哪一种形状的小脚呢?    第七位朋友,腿带。凌波小袜,口呈花花边,需用腿带扎住。“綦”,作鞋带讲,转义为腿带。是一位特殊的朋友。    第八位朋友,莲褥。四趾蜷伏脚下,趾骨外面包着一层薄薄的油皮,行走时,非常硌脚。莲褥,是一种三角形的棉垫,踩在绵软的莲褥上,便于行走。莲褥遍撒香粉,故曰香友。    第九位朋友,明矾粉末。收敛皮肤,去除湿气,防止脚汗,有益清洁,故曰清友。    第十位朋友,高跟。方绚讲的“高底”,实为“高跟”。“香莲十八名”中之“穿心莲”,“着里高底者”及“碧台莲”,“着外高底者”,实为“着里高跟者”及“着外高跟者”。如同现在穿高跟革履可使玉足纤小,古代亦然。着高跟,可使大脚变小,小者更纤,不亦媚乎哉。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