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101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四十一章 初到剑桥(七)     也许有人会说,如果当初林莉莉不裹小脚,不是没有今天这些烦心事了嘛。    我们不能脱离历史,不能用今天的眼光来评价一百年前的事情。    林莉莉四岁开始裹脚的时候,并不知道以后她会到英国留学,不知道小脚会碰到什么具体问题。    即使能掐会算,知道以后会出洋留学,也是绝对不会不裹脚的,哪怕以后留学时小脚造成的麻烦再多,小脚也是非裹不可的。    不裹脚,林莉莉的生母高丽云绝对不会答应。林莉莉自己也绝对不会同意。她立志终生做一个小脚女人,小脚就是她的精神支柱,就是她的生命,生为小脚人,死为小脚鬼,终生不渝,矢志不移。    再说,若不是林莉莉裹了一双出众的小脚,劳膺学校和县里的小脚冠军,成为应届最优秀的毕业生,保送出洋留学,还轮不到她呢。    应了中国那句话: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给林莉莉带来荣誉的是小脚,如今给林莉莉带来麻烦的依然还是小脚。    出国留学,小脚装大脚,是当年小脚女留学生普遍遇到的问题。当代著名女学者、山东大学一级教授冯沅君,当年也曾碰到过这个问题。    冯沅君教授一生,富有传奇色彩,一级教授,留洋博士,却又一辈子始终裹着一双标标准准的三寸金莲小脚,如果不是绝无仅有,也是极为罕见。著名学者、作家、教授苏雪林,从小裹成一双三寸金莲小脚,据说后来放掉了,可能仅只剩下冯沅君一人原封不动了。    冯沅君教授在山东大学时的学生赵淮青,在《当代著名女学者冯沅君》中深情怀念恩师,写道:    “记得第一次听沅君先生讲课,她带一副深度的近视眼镜,齐耳的短发后拢着,身着偏襟的阴丹士林色布上衣,黑绸裤。姿容娴雅,才情焕发。而最为大家料想不到的,是她那尖尖的黑皮鞋,一双典型的三寸金莲。著名学者,一级教授,巴黎大学东方文学博士,缠足的三寸金莲……这些概念似乎难以协调,却又带着那个时代特有的情调。    “有一次,她讲苏东坡的词《念奴娇》,……她在讲解的时候,完全沉浸在作品的魅力中,洋溢着对千古名篇的挚爱。我还记得她在讲台上踱着步子,目光凝视前方的风度神态。    “我时或见她拎着一个装教材的深色布包,步履轻盈地走过校园中交织着法国梧桐的柏油路,风雨无阻,卡着钟点走进教室。”    赵淮青于一九五0年考入设在青岛的山东大学文史系,成为冯沅君的弟子。按一般入学年龄推算,赵淮青现在应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才华横溢的恩师,令他终生难忘。    文中“尖尖的黑皮鞋,一双典型的三寸金莲”,十分清楚地告诉我们,冯沅君裹着一双端端正正窄窄弓弓尖尖瘦瘦标标准准,“尖瘦弓小香软正”七美俱全长仅三寸的金莲小脚,难怪教室里的学生们万万没有想到,一位著名学者,大学一级教授,巴黎大学东方文学博士,脚下却是莲钩纤纤,太不可思议了。    可这件事是千真万确、板上钉钉的。学识渊博的教授,尖瘦弓小的莲钩,和谐一致,水乳交融,构成一幅瑰丽的画卷,在千年缠足史中绘出了崭新的一页。    一面接受教授渊博知识的熏陶,一面欣赏讲台上教授优美的莲步,当年山东大学听冯沅君教授课的学生,真是天底下最有福气的学生。    冯沅君教授虽是莲钩纤纤,一点不妨碍她成为著名的学者、教授、博士,深受学生爱戴。虽是纤纤莲钩,上课尽心尽力,风雨无阻,十分不易。    溤沅君一九00年,光绪二十六年,正是八国联军侵入北京的这一年,她出生于河南省南阳市唐河县的一个书香官宦之家,父亲冯树候是进士,母亲洖清芝通达诗书。作为官宦之家的闺秀,从小裹成一双三寸小脚,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今天不可思议,当时司空见惯。    冯沅君受大哥冯友兰和二哥冯景兰的影响,一九一七年,十八岁时,迈着纤纤莲趾,到北京读书,表现了冲破社会桎梏的勇气和女性的独立意识,毕业于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后入北京大学作国学研究生。一九二六年,她与陆侃如教授结婚。一九三五年,夫妻双双取得巴黎大学东方文学博士学位。    冯沅君曾发表过多篇小说,提倡反封建和妇女婚姻自由,社会影响很大,受到鲁迅先生赞许。    也许大家从来没有想到,冯沅君当时思想如此前卫,却没有在历次放足潮流中随大溜,盲目把已经裹成纤弓三寸的小脚放掉,以致行走不便,只落得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不幸结局。她并不认为裹脚是什么“封建桎梏”,是什么加在妇女身上的“酷刑”,小脚是什么“男人的玩物”。她认为,小脚是中国千年来传承的美容术,每个女人都有追求靓丽的权利,将肢体如何修饰,完全是妇女自己的事,别人有什么权利说三道四?    冯沅君正确地认识到,如果小时并未裹脚,自己长大以后没有必要再裹,可是,现在自己小脚既已裹成,万难恢复成天足,一旦放足,不但步履难艰,而且丑陋不堪。不如依旧紧裹双趺,既便利行走,又有俏丽之形,可谓两全其美,较之放足的一无可取,有天壤之别。    赵淮青继续写道:    “在入校不久的一个秋日傍晚,我们几个同学相约去看望冯、陆二位先生。    “书斋幽雅清静,处处氤氲着书香气。大家谈话无拘无束,亲切惬意。    “冯沅君先生讲得兴趣盎然。说话间,一大盘黄澄澄的花生糖已被我们‘风卷残云’。先生脸上浮漾着慈祥,颤巍巍地,又从立柜里端出一盤。还没来得及落坐,一个性格有点鲁莽的同学发话道:‘冯先生,您在法国留学时,您的脚会招来不少麻烦吧?’这种容易犯上又不相干的提问,很使我为他着急,不料先生却不以为忤,笑容粲然,朗声答道:‘这也不难,学习孟丽君嘛,外面套双靴子就行了……’”    说句实话,身为教授的冯沅君,裹着一双典型的三寸金莲,穿着尖尖的黑皮鞋,当时可能绝无仅有,是相当吸引人们眼球的,身上负担的压力可想而知。但她认为,对的,就坚持去做,决不外套大鞋,冒充天足,走得一扭一拐,而以金莲本色示人,一身正气,决不作假,令人肃然起敬。    在法国留学时,由于是在国外,与国内环境不同,有时小脚外面也要套双靴子。冯沅君虽然话语轻松地说“这也不难,学习孟丽君嘛”,真正做起来,就像林莉莉那样,也是挺费事的。    林莉莉小脚扎缚停当,依旧扮成天足,又将换下来的裹脚布,凌波小袜、莲褥和棉花,一一用香皂洗净,拧干,晾在室内昨时拉起的一根麻绳上。这麻绳还是高丽云特意准备下的,她当过“高少爷”,深切体会到小脚扮成天足的不易,想不到此刻刚好派上了用场。    林莉莉在教会学校时,两个小脚女生一间宿舍,两张单人床。没有上下双层床,学校照顾学脚女生,纤足伶仃,爬不上高铺。宿舍里随意摆放着弓鞋、裹脚布、凌波小袜、睡鞋、莲褥,腿带、藕覆等裹脚用品,学校里,净是小脚女生,莲婆老师全是小脚,并不怕别人看见。    可是,现在身外异国他乡,一应洗净的裹脚用品湿漉漉的,放无可放,藏无可藏,也只有暂时晾在这根麻绳上了。 (本章完,后篇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