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100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四十一章 初到剑桥(六)     林莉莉一口纯正的英语,迅速拉近了双方的距离,单凭声音,他们还以为她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伦敦女孩呢。    林莉莉对于西餐的礼仪一丝不苟,刀叉亦不生疏,这得益于她在教会学校所受到的正规教育,像一家一样用餐,使得林莉莉迅速融入了这个温馨的家庭。    饭后,林莉莉双手麻得地协助女仆收拾碗碟,给女仆留下深刻印象。经过再三劝阻,方才住手,她是客人,岂有让客人动手之理?    玛丽娜一家,大女儿出嫁了,林莉莉住进来,加上女仆劳拉·福克斯,仍然住着六口人,对于一栋三层别墅来说,居住条件相当不错。劳拉生于一八五九年,今年四十岁,是玛丽娜一位远房亲戚。    劳拉在厨房里忙着洗滌餐具,林莉莉同老师一家人在客厅里休息,客厅里一圈沙发,中间是个茶几,林莉莉拿出一罐西湖狮峰龙井请大家品尝,茶汤碧绿,香味醇厚,沁人肺腑,众人赞不绝口。在闲聊中,玛丽娜讲了她们剑桥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妇产科,最近接生了一对双胞胎,却是连体男婴,幸运的是,只是胸腹皮肤相连,器官却不相连,不难用手术分离。埃玛读的是东方文学专业,有汉语课,她用英音汉语朗诵了一首李白的诗“床前明月光”。因为平上去入四声不准,林莉莉聆听之下,颇有洋腔洋调之感。埃玛问林莉莉她朗诵得怎么样,林莉莉连声说“非常棒!”虽是溢美之词,但在故土万里之外,听到李白的诗,也是倍感亲切了。李白的诗:“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使林莉莉百感交集,明月,依旧还是那轮明月;故乡,却是远在天边了。    林莉莉是个聪明的女孩,也是个坚强的女孩,她不忍扫大家的兴,强作笑颜,她用英语朗诵了英国十九世纪初年著名诗人拜伦的长诗《唐璜》中的片断,以为助兴。诗歌通过贵族青年唐璜的经历,抨击了以神圣同盟为代表的欧洲封建反动势力。英国人听到拜伦,就像中国人听到李白、杜甫,其知名度由此可见。林莉莉的才华,使得全家对她刮目相看,虽裹小脚,却是才女。林莉莉在教会学校读高中时,英语课中学过拜伦的诗,不料今天竟然派上了用场,正是“艺不压身,多多益善”了。    大家互道晚安后,林莉莉回房休息。    对于天足女子来说,洗洗脚,便可就寝了。但对于从小裹成一双三寸小脚的女孩林莉莉来说,洗脚,实实在在,是一件费力的事。    “天足”顾名思义,是天然形成的,是天然就有的,而非人工雕琢的。    “小脚”,或曰“缠足”,是经人工缠裹而成的,必须用长长的裹脚布,一圈一圈地紧紧缠裹而成;离开裹脚布,仅是薄皮包着的一团脚骨,不但不能保持靓丽莲形,而且寸步难行。裹脚布,名符其实地成为小脚的第二层皮肤,必须片刻不离,终身相伴;行也双双,坐也双双,所以方绚把裹脚布列在“香莲十友”之首。    裹脚布的缠裹大有讲究,绝非胡乱裹上就行的。裹脚布,通常在小脚上缠裹七层,至少也要缠裹五层,少于五层就不行了。    缠裹小脚的方法,专业术语,称为“莲术”,即制造金莲的技术,或者仿效工科院校教科书的书名,称之为《金莲制造工艺学》。中国的缠足文化,渊远流长,博大精深。    裹脚布裹毕,还要穿上尖袜和弓鞋,再套上藕覆,扎上腿带。    如果说,天足洗脚,好像是将脸盆洗净。那小脚洗濯,就像是将洗衣机的转鼓拆出来,洗净后再重新装回去,工作量大了许多。    林莉莉双脚拖动着笨重的皮靴,一步一步回到室内,好在大家都不朝她脚上看,她也就不再刻意模仿天足走路,那姿式,既无天足之豪迈,也无莲步之婀娜,不成样子。    回到室内后,提来一桶温度适宜的热水,倾入脚盆之中,坐在一个短凳子上,逐一将小脚上,一件又一件,一层又一层的鞋、袜、裹脚布除去,最后露出一对洁白细嫩,端端正正,窄窄弓弓,尖尖瘦瘦,造型优美,令人销魂的三寸金莲小脚。大趾一枝独秀向前挺直,四趾深伏脚底,原来脚掌已经荡然无存,脚背隆起成为弓形,脚尖像竹笋一样尖瘦,脚心一道寸余深缝,脚后跟似鸽蛋,圆润光滑,向前微折。    林莉莉看着自己一对像乳鸽一样的三寸莲钩,无比喜爱,小脚就是她的生命,活一天,就要裹一天小脚;活一天,就要作一天小脚女人。她庆幸自己生在中国,生在益阳,从小裹成骄人小脚,美丽无比,也不枉到人世间走这么一回。    林莉莉心疼地发现,由于步履维艰,布上一股浓浓的气味,连带小脚上也是一股汗酸气味。    她用心地洗濯起纤纤莲钩来,对于小脚女人来说,洗濯小脚,不但是每天一项必不可少的功课,也是一种美妙的精神享受,这是任何天足女人,由于她们从未经历过缠裹小脚的体验,所以这种美妙的精神享受,是可怜的她们所从来无法领略到的。    缠裹小脚,固然充满了艰辛,可是小脚一旦裹成,它将给小脚女人带来终生的欢乐。如同一位探险者,他只有不畏艰险,登上高耸去霄的绝顶,才能充分领略山川的秀美。    小脚必有它不同寻常的魅力,才能风靡华夏千年之久。    小脚,是女人的第二张脸,在百年之前,说来难以置信,这第二张脸,远比第一张脸重要。濯足、缠足、相当于洗脸和涂脂、抹粉了。    小脚由于终日缠裹,密不透风,易生污垢,又由于四趾深折足底,趾缝中和脚心深缝中的污垢却难以洗净。林莉莉自四岁起开始缠裹小脚,已经整整十五年了。从上小学六年级开始自己濯脚、裹脚,也已七个年头了。可以说是非常熟炼了。她小心翼翼地将弯趾拉开,脚缝拉宽,一点一点将污垢洗净。用力大了,弯趾会隐隐作疼。    双脚洗净,揩干,剪趾甲却颇费事,大趾好办,四个弯趾深伏足底,加之天天踩踏,将脚趾甲踩得异常坚硬、深陷肉中,将趾甲剪短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过,最终也将趾甲都剪好了。    林莉莉一边洗,一边含情脉脉地注视着自己的一双三寸莲钩,它承载着林莉莉,千山万水,来到英国,如今,又要用它,去完成五年的学业。说一千,道一万,无论干什么事,都离不开这一双小脚。    小脚由经年累月的踩踏,四趾关节早已脱臼。越踩越紧,越紧越踩;越裹越紧,越紧越裹。小脚缠成、定型以后,全脚浑然一体,有如天成,大大提高了小脚的行走功能。    经过这一番脱胎换骨的改造,一双三寸小脚,虽然莲步姗姗,依然可以像天足一样行走。往往由于莲步姗姗,以至使人们对小脚产生艰于行走的错觉,其实这是一个误会。    这个误会,是怎样产生的呢?源于人们只知小脚刚刚裹成的第一阶段,此时确是艰于步履,却不了解,小脚女人,由“生脚”变成“熟脚”,能够正常行走的第二阶段。    小脚是小脚,天足是天足,不能要求小脚像天足一样走路,这与不能要求天足像小脚一样走路是同样道理。    要求天足像小脚一样走路,荒唐可笑。    要求小脚像天足一样走路,同样荒唐可笑。不能单凭小脚走路姿势迥异,就冒然断定小脚不能像天足一样正常行走。    林莉莉将趾甲剪短,双脚遍洒柔莲香粉,然后换了一副八尺长、二寸二分宽的织罗裹脚布,将两只小脚一层一层仔细裹好,又新换锦袜和睡鞋,皮靴内充填的棉花被脚汗浸湿了也换掉,再套上扮天足的皮靴。    缠裹小脚,本来就费事,装扮成天足又增加了不少麻烦,是加倍的费事。林莉莉一边往鞋里塞棉花,一边心头涌出一股酸楚而又无奈的感觉:缠裹小脚,本为靓丽,现在脚上这种不伦不类的打扮,既无小脚的靓丽,又无天足的方便,无异于自己给自己打麻烦。可是,不这样打扮,一双纤纤莲钩,不是又会招来更大的麻烦吗?林莉莉此刻左右为难,真不知如何是好。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