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锦瑟

版權所有,请勿轉發他處

小倩她們三人剛走不久,彩鳳和倩雲又告訴我,本村的兩位八十多歲的老奶奶要來看我,因她們在村裡年經最大,輩份最高,我婆婆不好謝絕她們,就讓彩鳳二人問我的意思。我當然也祇能同意,就說了一聲“嗯。”彩鳳和倩雲就把兩位老人迎進來了。


    這兩位老人我是知道的,她們也都是小脚,因聽說做為新娘的我也裹了小脚,很感興趣,所以一定要來看看。


    她們走到我的跟前,一位老奶奶對我說道:“一山媳婦,聽說你是小脚兒,所以我們想來看看。多少年來都沒聽說有人裹脚了,這可是件新鮮事。”說畢,走向前,掀開我的裙子來看,一看果真是一雙小脚兒,驚訝得說不出話。不禁一邊端詳一邊贊道:“呀!真的是一雙小脚兒!起初聽村裡人說,我還不信,小脚兒是個受罪的事,哪能說有就有呢?現在親眼看到了,才信了。世道真的變了,現在的姑娘也肯裹脚是我完全沒想到的。吃起苦來比我們那時候一點都不差,脚裹得也很像樣,和我們過去裹的是一樣一樣的。”一個道:“這小脚裹得好,端正、瘦削,裹得尖尖的,真是討人喜歡。”接着,張開手指量我的小脚,道:“我這一叉是五寸,這小脚剛好一叉,五寸的小脚在我們那個時候也不算大,很多人快到結婚才急急忙忙把脚裹上,大都在五寸半、六寸以上,現在能裹到這種地步,也實在難為這孩子了。”另一位奶奶也把我的小脚抓在手裡端詳,道:“看人家穿的還是正經的木頭弓底呢,木底鞋我祇是小時候穿過,後來鬧放脚就把木底鞋收起來了,可這一收不要緊,脚就放大了半寸多,原來的木底鞋也穿不進了。看這孩子穿了木底弓鞋有多美!都勾起我想穿木底鞋了!到底是老了,不中用了!還是這孩子有福氣,比我們強。裹了脚招人喜歡,又有人疼,多好!”

    一位老奶奶道:“現在的女孩子越來越沒規矩了,撒丫子到處瘋跑,和男孩子混在一起,能有什么好結果?就應該把她們的脚都裹上,拘管起來,不許她們到處亂跑。裹了脚,這些女孩子就瘋不成了,想跑也跑不動了,這樣才能把心收回來,老老實實地做淑女賢婦,這才像個女孩兒樣子。”


    兩位老奶奶把我的小脚又仔細端詳了好一會兒,方才放手,道:“一山媳婦,你是個守規矩的好女孩兒,你給全村的女孩兒做了個好榜樣,全村的女孩兒都得向你學習。守規矩的女孩兒一定是好人,好人就有好運,老天也會保佑好人的。一山也是個好小伙子,你們倆結合在一起,是天造地設的絕配!祝你們小兩口美滿幸福,日子過得越來越好!”


    另一位老奶奶道:“新娘子早就是個好女孩,她就是海山家的姑娘,名叫環兒的,你該知道的吧?”


    這位老奶奶道:“原來是這樣,我早就知道環兒的,是個有名的大孝女,可憐她爹走得早,撇下她們母女二人艱難的度日,環兒矢志要為他爹載三年孝,看她如花似玉的年紀,竟穿了三年的孝,不打扮,不穿紅戴綠,辮子上扎的不是白布條就是黑布條,讓人看着怪心疼的。沒想到環兒和一山媳婦竟是同一個人。這就對了,也祇有環兒這樣的好女孩兒,才會這樣守規矩,這樣叫人尊敬。這不?好人到底有好報,讓環兒嫁了個好人家,真是老天有眼哪。讓我們也借電視裡的那句話祝福環兒:好人一生平安!”


    兩位老奶奶說罷,便告辭走了,彩鳳和倩雲忙替我送她們:“多謝兩位老奶奶!”


    送走兩位老奶奶,我心裡感覺美美的,我又有了個新名字:一山媳婦。這說明我的的確確是一山哥的媳婦了。幸虧她們還記得環兒,那麽多年的事她們都還記得,真是“人過留名、雁過留聲”呵,這就是“口碑”,是我多年來重節操、守規矩。一向老實做人的回報。鄉親們都這樣夸贊我,我一定要珍惜。當然,這都是和媽媽的嚴格管束和調教分不開的。我能有今天,更要感謝我的媽媽!媽媽用她特有的辦法,把我管束、調教成了淑女。如今,我成了李家的人,媽媽就把對我的管束權移交給了我的丈夫。古訓有云:女有三從,在家從父母,既嫁從夫,我既為人妻,就該服從自己的丈夫,給他做個賢婦。


    我在牀上已經枯坐了很久了,進來個人不是我丈夫;又進來個人,仍然不是我丈夫,難免使我有些焦燥。這正應了我媽說的那句話:我現在的任務就是忠貞地堅守、耐心地堅守,哪怕是苦苦地堅守也得認。現在我算是領會了這其中的含義了。這是在磨煉我的性子,做一個賢婦也是很不容易的,這就是要克制自己、貶抑自己,犧牲自己,成全丈夫。這其中,做妻子的受些委屈是難免的,因為丈夫的事大,妻子的事小,祇得舍小就大,服從大局。這是無法兩全的事。


    我現在終於明白閨中少婦為什麽會有那麽多的閨怨哀愁了,就是因為她們受壓抑太多,犧牲太多,又無人理解,滿腔的幽怨苦悶無處排遣,所以就形諸筆墨文翰,其中一些就成了千古名句,比如“一種相思,兩處閑愁”,比如“才下眉頭,却上心頭”,比如“簾捲西風,人比黃花瘦”之類。人們祇看到詩詞語句之美,却不知道,這其中“字字句句都是血”,耗盡了多少婦女辛酸的血淚,真是可悲、可憐、可憫、可嘆!正因為我也成了小婦人,所以深知個中滋味。如果老有類似這樣的事情折磨我,我也會變成“怨婦”的。


    我的丈夫終於來了!他帶着滿身的酒氣、滿身的豪氣、滿身的喜氣,滿身的運氣來了!他接過彩鳳和倩雲遞過來的玉如意,給我揭去紅蓋頭,就在我們目光相對的一剎那,讓我感到無比的幸福!感到了丈夫對我的深情厚愛。感到了他的大愛和寬容。從丈夫給我揭去紅蓋頭那時起,我就認為我是他的人了!他就是我親親的丈夫了!丈夫就是我絕對信賴的人、可以托付終身的人、可以生死相依的人。我多想依偎在丈夫的懷抱裡,盡情地享受他的愛撫啊,當然,我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好戲才剛剛揭開序幕,我要慢慢地、細細地品味它。所以我依然要保持我的矜持。


    丈夫溫言對我道:“沒想到讓親親久等了,很是對不起!”我連忙道:“夫君辛苦,奴家知道。”


    彩鳳和倩雲把酒菜端上來,然後退下。丈夫在酒杯裡倒上了香檳酒,他拿了一杯,把另一杯遞給我,我們都拿着酒繞過對方的臂彎來吃,這很像是“交頸鴛鴦”,很有喻意。我們吃過了交杯酒,就上來了兩樣午餐:“合子”和湯圓。所謂“合子”,其實就是兩個餃子皮合在一起,中間夾着美味肉餡,取的是“和和美美”的寓意。至於湯圓,當然是取其“團團圓圓”的寓意了。


    午飯後,不,應該是晚飯後,因為我丈夫來時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吃過飯後也就差不多五點了。我摘了首飾、卸了妝,洗過臉,然後上床靜靜地假寐,“素面朝天”地等候丈夫來“調戲”我。


    這時我丈夫也洗了臉後上床,扶我坐起來,向我露出壞壞的笑,我知道,他要“收拾”我了。


    他一上來就剝我的衣服,因我沒有穿內衣內褲,他一下就把我剝了個“赤條條”,這就是我“不設防”的“下場”!我就像一隻褪了毛的肉雞,無遮攔地暴露在他的面前。這時,我不知是害羞,還是害怕,不由得下意識地低下頭,用一只手護住雙乳,另一隻手護住私處。


    他輕輕地把我的雙手拿開:“讓我好好看看你。”他開始色迷迷地欣賞我的身體。這時真個是:“尷尬人難免尷尬事”,我祇有任他蹂躪了。


    突然,他像一隻惡狼向我猛撲過來,把我撲倒在牀上,他要吃我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