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锦瑟

版權所有,请勿轉發他處

她們二人穿好了服裝,又穿上了紅鞋,在地上走了幾步。小玉道:“我沒想到,最平凡不過的一帶鞋在這裡竟成了絕配!怪不得環兒小姐平時老愛穿一帶鞋,原來它的妙用在這裡!唯有這樣,才能彰顯出女子嬌弱堪憐的秉性。這樣的打扮配這樣的鞋是再合適不過了。”


    麗娟飄然走到小玉身旁,和她悄悄耳語了幾句,然後,彼此交換了一下眼色,就學着正式結婚的場面,躬身道:“良辰已到,恭請小姐上轎!”說畢,就哈哈大笑起來,接着,她二人又問:“”我們的表演還過得去吧?


    我也笑道:“兩位老同學表演得維妙維肖,多謝給面子!我就托大做一回小姐了。”


    兩位道:“小姐是結婚場面裡的主角兒,正是小姐風光的時候,全場都得圍着小姐轉,這是應該的,算不得托大。”


    我回答道:“那就多靠兩位老同學成全了!”接着,我又道:“結婚這天,我要走紅地毯的,我本來就站立不稳,又蒙着盖頭,很容易摔跤的,還请两位老同学把我攙紧些,不要讓我摔跤才好。”


    麗娟道:“小姐怎麽連站都站不穩了?是不是太過激動了些?”


    我回答道:“不是的,不瞞老同學,是我裹了脚了,所以站不穩。”

 
    她二人驚詫地看着我,道:“小姐裹了脚了?真沒想到,原以為即使要裹脚,也要等到過門以後,怎麽這麽早就裹了呢?讓我們看看好不好?”


    我把偽裝的大鞋脫掉,把穿着玉色睡鞋的一雙尖尖小脚露了出來。


    她二人見了,驚得說不出話,半晌,麗娟才道:“我原以為,裹脚不過就是做做樣子,裝裝門面,沒想到小姐是動真格的,小脚裹得這樣狠,瘦得教人可憐。看來,做大戶人家的少奶奶也不是那麽容易的,首先裹脚這個罪就受不了。不知幾時裹起來的?現在還疼麽?”


    我回答道:“從初中畢業那年就裹起來了,到現在裹了兩年多了,現在也不覺得很疼,祇是走路走得多了,會感到兩脚痠痠的,不過,揉搓一會兒就會好的。”


    小玉道:“今天我總算開眼界了,原來現在的人裹了脚一點也不比過去的人差,一樣地好看。我可以摸摸麽?”


    我答道:“不但可以摸,也可以揑,哪能那麽脆弱,一摸就化了,一揑就毀壞?如果真的是這樣,裹了脚又有什么用呢?”


    小玉上來輕輕地摸了摸,又拭着揑了幾下,道:“真是一雙好小脚!揑起來剛中帶柔,瘦中有物,好像有無限的情意在內,怪不得男人見了都喜歡得不行,就是我這個小女子見了也十分喜歡。”


    麗娟也上來揑了幾揑,道:“小玉所見不錯!小姐是非常之人,受得了非常之苦,所以有非常之福,不是我們這些平民百姓所能達到的境界。到時候,我們一定盡心盡力,務必讓小姐順順利利,風風光光地完婚才是。”


    小玉又問:“結婚那天,是像現在這樣偽裝成大脚,還是徑直露出來不加掩飾?”


    我回答道:“偽裝大脚就不必了,故意張揚小脚也覺不妥,一切順其自然就好。”


    麗娟道:“一切順其自然這話說得好。如今時代不同了,世界就是要多元化,不要都是千篇一律,人家是自愿裹脚,又不犯法,想怎麽打扮就怎麽打扮,這是個人的權利,任何人都無權干涉。我就欣賞環兒小姐的這種灑脫的風度。這就是大家風範,氣宇軒昂,儀態萬方。”


    接着,大家又說了些彼此寒喧

的家常話,無須細表。到了臨走時,我再三叮囑,到十月一號那天一定要記着早早過來。她二人道:“放心吧,老同學的吉日還能忘了?我們還盼望着一睹新娘子的風采呢。”說罷,道別而去。


    雖說婚期往後推遲了三個月,可是轉眼間,三個月就在我身邊消失得無影無蹤,這天來得還是太快了!本來,我是想再多享受一下做姑娘的美好日子,現在已經不可能了,從今天起,我就要成為李家的媳婦了。在我做姑娘的時候,不止一次憧憬着有一天,一個白馬王子把我娶去做新娘,那該是多麽美妙的事啊!可到如今,我真的有了自己的白馬王子了,他就要在今天把我娶走了,可是我却退縮着、拖延着,遲遲不肯就範。我想起有些民族的姑娘在出嫁前要對媽媽唱哭嫁歌,唱的都是懷念媽媽恩情的內容。我想,如果我們也有這個風俗就好了,我就可以痛痛快快地對着媽媽大哭一場!


    這些年來,是媽媽和我廝守着、相依為命地度日,媽媽為了我可說是操盡了心。雖然媽媽也打我、罵我,罰我的跪,但我都認為那是天然合理的,那都是為了把我調教成一個好女孩兒必須採取的強制手段,固然,媽媽也很專制,很專橫,她說的話就是家法,不允許我有一點點的違抗,懾於媽媽的威權,我不得不屈服,但我依然認為我的媽媽是世界上最好的媽媽。正是因為有媽媽的嚴格管束,把我調教成了溫順的淑女,才有心目中的白馬王子看上了我,我才有幸做大少奶奶,應該說,我現在擁有了這麽多,都得益于媽媽的調教,所以我應該特別地感謝媽媽!


    這天一大早,我就起來了。由於無需吃早飯,時間就顯得特別充裕。我從容地洗過臉,就開始梳頭。我仔細地把辮子編好,照常紮上紅頭繩,但這下不能把辮子垂在腦后了,祇能把辫子盤到頭頂,盤成一个大大的髮髻,髮髻兩邊各插一支帶垂珠的釵子,對鏡子一照,真的像是一個俊俏的小媳婦了!


    接下来我就畫眉,塗粉底霜,抹粉,塗口紅,做完了這些,就可以換衣服了,再往後,就是戴頭飾、蒙盖頭、上轎了。由於蒙上蓋頭後就什麽事都不能做了,所以蒙蓋頭一定要放到最後。


    在我要塗口紅的時候,媽媽止住了我,道:“這個不好,還是用老輩子傳統留下來的吧。”說着,就從櫃子裡拿出一張紅紙來,“這是印唇紙,是用糯米和紅藍花做的,這兩樣東西都是可以吃的,所以無毒,用這個才安全。”


    我想起來了,在電視上看過的,過去的女人在梳妝打扮時都要用這種東西。而且那用法也很別致、很有趣,祇要把嘴唇弄濕潤了,在紅紙上抿一下,口唇被染紅了。我問媽媽:“媽,這東西是哪來的?”媽媽道:“還不是媽給你準備下的?媽知道你要結婚了,就在這兩年采了些做胭脂的花瓣,與糯米和在一起做成的。”


    我接過印唇紙,依樣把嘴唇濕潤後抿了一下,果然嘴唇被染紅了。而且還帶有一種令人心曠神怡的馨香和甜美的味道,我頓時明白了:為什麽紅樓夢裡的寶玉總喜歡吃女孩子口唇上的胭脂,是因為胭脂好看、好聞,又好吃,即所謂“色、香、味俱全”,所以能增加女人的性魅力和性誘惑。所謂“秀色可餐”,大概就是從胭脂引伸出來的吧。今天,奴家也要盡量把自己打扮得“秀色可餐”,把我的身心、我的全部,都獻給寵愛我的夫君。


    我要趕在麗娟她們到來之前把龍鳳褂穿好,因為根據婆家要求,我在這天不能穿任何內衣,連乳罩都不能載,祇能光着身子穿上龍鳳褂,這可不能讓麗娟她們看到,不然怕又會生出很多沒來頭的說詞來。接着,我用婆家送來的裹脚布把脚裹上,裹脚布祇有四尺左右,為的是裹得薄些,能穿上瘦小的弓鞋。弓鞋是我用一山哥請人制作的木制弓底和機繡紅緞做成的,一共做了三雙,我穿一雙,另外兩雙放在我隨身攜帶的小包裡,因為弓鞋很小,小包裡剛好能放下兩雙弓鞋,這是為的防備有人乘亂偷走我穿的紅繡鞋,如果在這天穿的鞋被竊,那可丟人丟大了,所以不得不事先提防,做為失鞋的補救。穿上尖尖的紅繡鞋後,小脚看上去越發顯得瘦小了,我不由得心裡暗自驚喜。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