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锦瑟

版權所有,请勿轉發他處

    一山哥道:“沒有了。謝謝環兒能體諒奶奶的想法!”

我道:“哥又見外了,這有什么值得謝的?不聽奶奶的話還是她的孫媳婦麽?成了李家的人就得聽李家的話,遵守李家的規矩,這也是守婦道、盡本份,是應該的。”


    一山哥道:“環兒真是至賢至孝的好媳婦!怪不得奶奶那麽喜歡你。”


    接着,一山哥又和我溫存了一回,然後送我回家。臨走時再三叮囑我和媽媽商量好去香港的事。我都答應了。


    回到家中以后,媽媽問我都商量了些什麽事,我就把以上的情況原原本本說了一遍。


    媽媽聽了道:“環兒你說,結婚那天不許穿內衣短褲,怎麽會有這樣沒來頭的規矩?而且他們說的那理由實在有些牽強,這不是不把女人當人麽?”


    媽媽質疑的這種風俗,我早就有所耳聞,我在網上也查過,很多省都有這樣的風俗,說是祇有這樣,才能表示女方有誠意。其實這完全是岐視、欺壓婦女的大男子主義。它的本質就是要女方在男方面前不設防,便於被男方扒光衣服行姦。說來說去,就是把女人當成泄慾的工具。結婚是男性意志的體現,就是要女方把自己作為淫具乖乖地獻上去。男方要女方有誠意,就是要女方順從地獻身,自覺地進入“獻身待姦”的狀態,最大限度地滿足丈夫的淫欲。它代表了男性的任性和霸道,代表了女性的屈從和無奈。可它却在我們所處的男權社會中,一直不受譴責地存在着。而揭穿這些又是如此的不堪入耳,它有着如此不堪為人道的隱情,叫人怎麽說得出口呢?


    我祇能這樣回答媽媽:“誰去管那些陳穀子爛芝麻的什着道理?不過就是大男子主義、岐視、欺壓婦女那一套,這些東西存在幾百年了,誰去深究其中的原因?更何況,我已經賣給人家了,人家花了那麽多的銀子,就是要買個稱心如意。我們還能拗着來?也祇能裝糊塗敷衍過去了。”


    媽媽道:“恐怕也祇能這樣了,祇是委屈了環兒,媽媽對不住環兒。”


    我對媽媽道:“媽媽千萬不要這樣說,他們不過是為的虛名,我們得了那麽多銀子却更實惠些。等我們有了孫子,娶了孫媳婦,就把尊嚴爭回來了。要爭氣,還得靠男兒,女兒家是不中用的。你看,明明我是女兒身,竟也說出這樣重男輕女的話來,這個社會就是這樣,潛移默化地給我們洗腦,讓我們在不知不覺中就順從了它。”


    媽媽道:“環兒又說晦氣話了,原來我們是一貧如洗,現在不愁吃穿了,這還不是環兒的功勞?而且以後還給張家抱回個大孫子來,張家后繼有人了,這更要仰仗環兒了。誰敢說環兒不中用?環兒的所做所為,更勝過男兒。尋常人家的男子哪裡比得上環兒?”


    我對媽媽道:“媽又念老皇曆了,讓媽媽過得好些是環兒的責任。媽媽這邊過得好,環兒嫁過去才能心安,這就不必多說了。還是趕快把正事商量好是正經。媽看我們幾時去香港好?”


    媽媽道:“這是環兒的終身大事,馬虎不得,媽自然要和你們跑一趟,好在不需要做什么準備,拿上戶口本和身份證就行了。說去就可以去的。”


    我對媽媽道:“那我就告訴一山哥,讓他早做準備,說我們後天就去,這樣好吧?”


    去香港的行程就這樣定下來了,有關的證件也都由一山哥辦妥了。我又想起了一件事,就對媽媽道:“媽,環兒還有件事要求媽媽!”


    媽媽道:“環兒有什麽事就直說唄,有需要媽的地方,媽一定盡心盡力,用得着這麽一本正經地說麽?”


    我朝媽媽跪下了:“媽,去香港時,是要對往返過境的人進行檢查的,是用射線對人檢查,如果發現有人身上帶有金屬樣的東西,是要嚴格盤查的,一定要問明原委,有時還要搜身的。一山哥有個朋友,他的夫人戴了貞操鎖,就被攔住了,管過境檢查的人員還對她的同事喊道:‘你們都來看哪!看她身上戴了什么東西?’結果大家都來圍觀,并把她帶到一個房間看個究竟才肯放行。結果鬧得滿城風雨,人人皆知。媽也給我上了鎖,也會被人家發現的,讓他們看把戲多丟人!所以我求媽在去香港前給我把鎖摘下來。”說畢,我給媽媽磕了兩個頭。


    媽媽道:“竟有這樣的事?環兒快起來吧!媽怎麽能讓環兒受此奇恥大辱呢?那就是當媽的罪過了。如果是這樣,媽答應去之前把鎖給你摘下來,可是一回來,依舊要給你鎖上的,不許你耍賴。”我聽了,如釋重負,媽媽到底還是通情達理的。我連忙回答道:“環兒知道了,謝謝媽!”說畢,又磕了兩個頭才起來。


    媽媽道:“因你的婚期越來越近了,‘守貞’就越發顯得重要,你的貞潔是比性命還要貴重的東西,絕不能出半點差錯,媽一定要把你完整無損地交給李家。所以你不能怪媽把你看守得緊,直到李家用轎子來接你時,才能把你解放,那時你就是李家的人了,以後就由你丈夫管束你。”


    我回答道:“媽說得是,環兒知道了。”


    我想起了前幾天和一山哥在一起時,若不是有媽媽強行給我戴上的“護身符”,可能我早就喪失了貞操,那後果真是不堪設想的。本來,在如今的尋常人家,結婚時根本就不問“落紅”的有無。可是在李家那樣的傳統大家,對此却是十分在意的。到了婚後的初夜,如果李家見我沒有“落紅”,一定會仔細追問的。如果我說是把身子早就給了一山哥,他們一定會找一山哥驗證的。一山哥的一句話就能決定我的生死。當然,一山哥是不會沒良心的,他一定會“認帳”的。即使這樣,我能活下來,也會被李家的上上下下瞧不起。各種污水都會潑到我身上,比如:“這婆娘沒等結婚就破了身,原來是個破爛貨”;或者說,“這婆娘是先姦后娶,好不知廉恥!”聽了這些污言穢語,讓我怎么有臉活下去?祇有投環跳井,一死了之。


    現在看來,當年媽媽強迫我戴上“護身符”,就是有效地保護了我的貞操。也就保住了我的性命!我非但不怪罪媽媽,反而要感激媽媽!女孩子由於年幼無知,涉世不深,容易上當受騙,就是長到成年,也依然是“頭髮長見識短”。這是因為,我們女孩子所見的世面和閱歷遠不及男孩子,女孩子的見識也就遠不如男孩子,所以我承認我們女子孩子“頭髮長見識短”。所以,對女孩子嚴加管束是必要的。依照傳統觀念,女孩子“在家從父母”、“既嫁從夫”的說法是有道理的。所以我媽說,等我結婚後,就由我丈夫管束我,我不能有異議。妻子就是該被丈夫管的。


    丈夫管束妻子,既有“束縛”、“禁錮”的方面,也有親昵、愛護的方面。世上幾乎沒有哪個男子不把女人當作“私產”的,都有把自己的女人束縛、禁錮起來的欲望。其實,說白了,所謂“束縛”、“禁錮”,就是立一些規矩讓我們女人遵守。這些規矩的核心內容就是要女人在“性”的方面對丈夫絕對忠誠,要守住“貞潔”,不得與丈夫以外的任何男子親昵。一個女人,得丈夫寵愛,被丈夫供養,却還要投入別的男人的懷抱,這不該殺麽?世上有誰能容忍這種不安份的女人?所以說,男人對女人的要求并不苛刻,是情理之中的事,這應該成為我們做妻子的底線。縱使我們的丈夫不給我們立這些規矩,我們也應該潔身自好、自尊自重。再說,男人創業不易,我們坐享其成,有幸得到丈夫的恩澤,就應該知恩圖報,至於守規矩、本來就是做女人的本份。所謂恪守婦道的第一要義就是守貞,這是為人婦的立足點。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